【十字路口】美中台進新格局 台灣抗共四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3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說明:若需本集節目免翻墻鏈接,請看視頻底下「置頂留言」。

美國大選落幕,拜登政府上任,以美中關係為主軸的國際關係出現新的秩序重組,中共對美國的挑釁、對台灣的文攻武嚇近日也持續升級。究竟,在當前面臨重整期的國際秩序裡,台灣應該如何對抗中共、保持獨到競爭力?本集節目,與您探討。

一年前,我們團隊去到台灣,採訪台灣大選的盛況,見證了台灣人民無懼中共的文攻武嚇,用選票對中共與親共政客做出強硬反擊。一年後的現在,美國大選落幕了,拜登政府上台,美中台三方關係也將走入新的格局。

所以,我們今天要跟大家來聊兩個話題:

話題一:後川普(特朗普)時代 國際秩序洗牌 台灣如何抗共競爭?
話題二:唐浩答客問

馬上來看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後川普時代 國際秩序洗牌 台灣如何抗共競爭?

為什麼我想要聊這個話題呢?因為,在拜登上任之後,中共開始升級對台海與南海的軍事騷擾密度,在1月28日與31日兩天,中共軍機更是同時發動白天的「日襲」與晚上的「夜襲」騷擾行動,讓台灣軍方進入高度警戒。

而且,在拜登就任第三天,就傳出中共軍機在南海飛航時,曾經下令模擬攻擊美軍「羅斯福號」航空母艦,中共這些咄咄逼人的舉措,不但明顯是在挑釁拜登政府的美中關係底線,同時也是在刻意試探拜登政府對台灣問題可能會如何回應。

因此,台灣如何在「後美國大選」的時代裡,找到合適的防衛戰略,特別是軍事力量以外的防衛戰略,就變得格外重要。因為這不僅牽涉到台灣未來的社會安全與人民的福祉,還牽涉到整個東亞區域安全的穩定。

巧的是,1月31日在台灣,有幾位重量級的學者專家舉辦了一場名家講座,包括著名的時事評論員汪浩、台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明居正、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謝金河以及總統府資政、著名社會學家蕭新煌等人,他們一同探討台灣應該如何在當前全球秩序的重整過程裡,找出「奮起」的方向。

我覺得這幾位名家,提到了幾個亮點,確實很值得借鏡,所以我們拿出來跟大家一起分享與探討。

亮點一:台灣是地緣政治與文明價值觀第一島鏈

我很贊同汪浩博士提到的一個重點,他說,台灣在自由世界對抗中共霸權的過程裡,起到了「標竿」和「橋頭堡」作用。汪浩強調,台灣與中共的對抗,不僅僅是在地緣政治上的「第一島鏈」,「更是文明價值觀的第一島鏈」。

這個觀點,我認為十分準確,其實不論是台灣與中共的對抗、香港與中共的對抗或者是美國與中共的對抗,其實本質上都不是中共宣稱的「民族主義對抗」或者「民族分裂對抗」,本質上都是價值觀與文明的對抗,也就是自由社會價值觀與共產極權價值觀的對抗。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中共總是對外宣傳在中共統治下,打贏了脫貧攻堅戰、打贏了疫情保衛戰,還拿出一堆數據來吹噓,好像中共真的比西方政府來得強大,做事有成效。

但是,這背後其實是種似是而非的假象。因為,中共可以為了政治宣傳而公然造假數據、掩蓋真相,這對中共來說一點都不是問題,一點都不會覺得可恥;而且,中共可以為了達成某些政治目標與績效,會不擇手段地傷害人民、摧毀人性與道德的底線。

比方說,從去年疫情爆發到現在,大家都看到了,中共各級政府,為了強制隔離居民、不讓人民出門上街,不但會在居民門口貼上封條,甚至還強制把居民的大門焊死,讓人們完全出不來,哪怕你的生活過不下去、沒有糧食吃了,也不讓你出門。

為什麼這樣?因為在中共的黨性思維裡頭,只有黨的地位凌駕一切,人民的死活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保住黨的地位以及保住官員自己的烏紗帽,所以中共官員寧可封死居民的活路,也得為自己和黨留下生路。這就是中共極權統治的變異價值觀,沒有人性與道德可言,跟正常文明社會是完全相反的。

再來看看台灣的防疫,雖然台灣最近疫情也略有擴大,但是他們還是採取相當人性的方式來實施隔離與防疫工作,完全沒有中共那種不管人民死活、硬是把人封死在家裡的蠻橫霸道手段。而在歐美社會一樣,即便政府下令封城,但還是允許人民合理地外出與採購生活物資。

換句話說,台灣與中共的最鮮明差異,不是在績效數字的差異,而是在對人性、對道德的認知差異,也就是價值觀的差異。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重視數據績效的表面功夫,但是卻完全忽視道德,各種績效是用摧毀人性、放棄道德的手段達成的,是犧牲了許多人的生命血淚換來的。

所以,台灣不僅僅是在地緣政治上站在與中共對抗的第一島鏈灘頭堡的地位,也是在捍衛自由社會價值觀上,站在第一島鏈的地位。

亮點二:台灣要站穩反共立場

台灣大學的明居正教授在這場講座上強調,目前國際社會上的反共聲浪非常強烈,而台灣是美中對抗之間的關鍵支點,所以他說:「台灣一定要站穩反共立場,如果不反共的話,我們真的沒有未來。」

這一點我相當認同,也確實是台灣從政府到民間都應該格外重視的。但是我還想補充一點,就像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一再強調的,我們反對的是「中國共產黨」,不是中國人民,中國不等於中共,這一點應該要劃分開。

在過去一年多來,大家很清楚看到,雖然一開始只有川普政府在強硬對抗中共,但後來隨著中共掩蓋疫情、造成疫情在全世界大爆發;中共又死不承認,到處甩鍋病毒、掠奪防疫物資,造成各國無力防疫。

再加上中共不斷打壓香港、台灣,迫害新疆維吾爾人以及恐嚇歐洲、澳洲、東南亞國家等等,這種跟流氓沒什麼兩樣的霸凌舉措,讓國際社會徹底看清中共的「假、惡、鬥」面貌。

而台灣,不但得頂著中共的恐嚇壓力,而且還堅守著自由、人權的價值觀,不向中共妥協,還嚴密地做好防疫工作,甚至還輸出大量口罩與防疫物資幫助其他國家,這一點正好與中共形成鮮明對比。台灣就像中共的照妖鏡,把中共的虛偽畫皮剝個精光,也讓國際社會更明白台灣的可貴、更願意支持台灣。

所以,明教授講台灣「一定要站穩反共立場」,其實不是只有「政治上的反共立場」,更重要的是站在「文明上、價值觀上的反共立場」,因為中共的一切價值觀,都是與正常社會相反的、與普世價值相背離的。

所以,只有遠離中共,跟中共站在對立面,才能獲得自由世界的認可與支持,台灣才能獲得更大的國際空間、交到更多的國際朋友,台灣的地位與安全度才能提高。相反,越靠近中共、越聽中共的話,就會跟世界的主流民意越來越脫節,越來越難交到朋友。

亮點三:台灣要明確敵我意識 別對中共有所幻想

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董事長蕭新煌不但是台灣知名的社會學家,同時也是總統府資政,他在這次的講座上強調,從過去的國共戰爭以及中共對西藏、香港的打壓迫害來看,都可以看出「中共是不可信任、不能信,一信就會讓你倒楣的政權」。

蕭老師講的這句話,雖然非常通俗卻又非常精闢,不信大家看看台灣那些親共政黨與政客們,幾乎都是一個個走向泡沫化,一個個被邊緣化,對不對?這背後的根本原因,其實都跟他們相信中共、認賊作父有關。

當然,現在有某個已經泡沫化的政黨前主席,要回去另一個親共政黨選黨主席,這是人家的家務事,是中共與紅色代理商之間的算計鬥爭,我們這裡先不管。

不過,我們要強調的是,台灣民眾接下來面對的中共統戰手段,只會越來越多,不會減少,所以台灣一定要更明確地分清中共才是台灣的真正威脅、是所有自由社會人民的共同敵人,全世界也只有中共明確把台灣視為「敵人」,並且一再強調「不放棄武力犯台」。

因此,台灣的朋友們,千萬不要誤信中共與親共政黨的花言巧語,別把中共當成可以信任的正常朋友,更不要對中共抱持任何幻想,比方說「中共會變好」、「中共會民主化」、「一國兩制會實現」等等,那些只是中共的大外宣與大外騙伎倆而已。

畢竟,我們非常清楚中共是怎麼回事,很清楚中共在過去是怎麼欺騙中國人民的,我們也清楚他們未來會怎麼欺騙台灣與海外人民。我記得前陣子台灣流行一句話,說「打台灣不如買台灣,買台灣不如騙台灣」,就是這個道理。因為欺騙與謊言,就是中共鬥爭史上最擅長、而且成本最低的攻心武器。

亮點四:台灣經濟發展 未必要依賴中共

台灣著名的財經專家也是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謝金河,在講座上特別指出,去年台灣全年度的經濟增長率是2.98%,幾乎達到3%,是去年全球表現最好的經濟體之一,還是近三十年來首度超越了中國。

謝金河提出一項很值得反思的觀察,他說,有人總是說「兩岸關係好,台灣經濟才會好」,但他認為未必是這樣。他強調,「過去30年兩岸關係好,台灣的人、錢被中國都吸走了,當然台灣的經濟不會好。」不過,這兩年兩岸關係非常不好,但是台灣的經濟卻反而非常好。

當然,謝董事長的這個說法可能稍有簡化,畢竟背後還需要考慮到三個大環境因素,包括川普發動美中貿易戰;中國疫情爆發,導致大量企業撤出中國;以及台灣防疫表現優異等等。不是簡單地說兩岸關係變好了,台灣經濟就會變差,或者兩岸關係變差了,台灣經濟就會變好。

不過,謝董事長的這個觀察,也確實提醒了一個重點:就是台灣的經濟發展未必得全部依賴中國市場或者依賴中共的統戰施捨,台灣只要設法保有獨到的競爭優勢,特別是中共所缺乏的競爭力,就可以讓台灣經濟保持一定程度的自主性,支持台灣的未來發展。

那什麼是台灣的獨到競爭優勢呢?比方說高科技的技術研發與知識產權,這些是中共缺乏的、也是世界各國追求的,台積電的晶圓技術就是最好的例子;比方說自由、公平、法治的社會環境,這也是中共所沒有的;還有信息透明、高度安全的防疫環境,這也是中共所沒有的。

當然,這不是說台灣就完全不需要中國市場,企業不需要到中國發展,不是這樣的極端思維,而是提醒我們,台灣可以有其它的選擇來維持一定的經濟自主性,藉此擺脫或減少中共的要脅與箝制,避免中共用經濟統戰來快速淘空台灣,達成「以商逼降」的統戰目的。

好,我們再重複一次,在「後美國大選」時代裡,台灣要在國際新秩序裡維持競爭力,有四個重點相當值得參考:

重點一:台灣是地緣政治與文明價值觀的第一島鏈。台灣不但要維持一定的國防力量來保障安全,更要堅守自由社會的普世價值與中共對抗,自由台灣的存在,本身就像一面照妖鏡一樣,不斷起到揭露中共的作用。

重點二:台灣要站穩反共立場。當前國際社會的主流民意依然相當反對中共,對中共的邪惡本質有了越來越明確的了解,所以台灣更要堅守反對中共、揭露中共的立場,才能獲得更多自由國家的認同與支持。

重點三:台灣要明確敵我意識,別對中共有所幻想。中共不會放棄對台灣的統戰與欺騙,台灣民眾要對中共進行更多了解,更明確而理性地分清中共為什麼是台灣的威脅與敵人。

重點四:台灣經濟發展,未必要依賴中共。過去台灣受到中共的「磁吸效應」,導致資金與人才大量西進中國,削弱台灣經濟基礎。但如今國際局勢大幅轉變,台灣應該藉機強化自己的獨特競爭力,做中共做不到的事、提供中共給不出的條件,才能穩固經濟動能、吸引更多資金進入。

話題二:唐浩答客問

最近有很多朋友留言或寫信給我,問的都是這個問題:

問:唐浩最近去哪裡了?怎麼都沒看到人?

好,非常感謝大家的關心。其實,自從我們被YouTube切斷營利功能之後,我就去研究接下來頻道該怎麼做才好。不過,沒想到,我跟著就出現身體不適的情況,聲音變得很虛弱,沒有辦法做節目,所以就決定先暫停幾天,沒做節目,這一點還請大家見諒。

雖然不做節目,但我跑去處理其它的周邊業務,比方說詩集,我們的詩集目前已經大致完工,就剩最後的設計與插圖的補充。

另外,我想了想,目前雖然頻道沒辦法營利,但我們目前還是會先留在YouTube上,因為畢竟這是目前全球最大的視頻平台,雖然外面也有一些其它的平台,但那邊的觀眾多數都是西方人為主,華人很少。

因為我們的節目有很大的比例是在向全球華人觀眾揭露中共與左派,所以如果我們搬家到別的平台上,未必能對得上號。但是我們可能會考慮通過其它的方式來經營,比方說通過銷售周邊商品、或者找贊助廣告之類,雖然這確實挺難的,但我們會儘量先試試看,看看效果怎麼樣再說。

不過說到廣告,坦白說,一直都有VPN廠商找我們做廣告,但是很抱歉,因為我實在沒有能力去核實每一家VPN廠商背後有沒有中共資金、您的VPN到底安不安全、能不能保障中國與香港網友的安全。所以,我們目前一概不接VPN合作廣告,這一點還請見諒。

因為,對我來說,觀眾來看我的節目是出自對我的信任,我得珍惜這份信任,同時更得重視他們的網絡通信安全,這是用多少錢都買不到的。

另外,還有一點很抱歉的是,我們頻道的會員功能也被切斷了,所以沒辦法再做會員節目了,這一點對我們的正義股東們很抱歉。不過,我也準備在我們的一般節目裡,做一些我想跟大家分享的題材,比方說神祕學、書籍介紹等等,還請大家拭目以待。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田園詩趣

筆耕吟松月
文詠水雲間
墨嵐沉夕染
仙韻步青煙

唐浩

《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