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三十回 周紀激反武成王 (視頻)

石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周文王死了之後,基本上四大諸侯全反了:東伯侯、南伯侯先反了紂王;西伯侯去伐北伯侯崇侯虎,崇城給了崇黑虎,崇黑虎也就占了北伯侯的位置,四大諸侯下面(各管轄二百小諸侯)那八百諸侯幾乎也全都反了。所以這是前、後對應的故事。

封神演義》中的前後次序是非常清楚的:

當初八百諸侯進貢紂王的當下,是紂王準備殺四大諸侯,但之前又是因為紂王去女媧廟上香惹出了事,然後,紂王把蘇護也叫來了,說要找蘇護的女兒(妲己)進宮,狐狸就上來了。等到西伯侯死了,實際天下八百諸侯全都反了。

如果會看《封神演義》的話,其實會看到首尾相扣、方得始終、一陰一陽的故事,相互對應得相當完美!在時間上、人物上、事情上相互對應、首尾相扣……形成了一個完整巡迴、形成周天,其實其中有八卦、《周易》背後的涵義……所以與神同行、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是沒有理由的,就是走一個過場。《封神演義》中有很多這樣的故事。

第三十回「周紀激反武成王」。黃飛虎反了。黃飛虎被迫而反,就是講紂王把真正的忠臣全都逼走了——殺的殺、廢的廢、走的走。

紂王調戲飛虎妻 逼反武成王

詩曰:

君戲臣妻自不良,綱常污衊枉成王。

只知蘇後妖言惑,不信黃妃直諫匡。

烈婦清貞成個是,昏君愚昧落場殃。

今朝逼反擎天柱,穩助周家世世昌。

黃飛虎的妹妹是黃妃。妲己既殺了武成王的太太,又殺了黃妃,都是經紂王之手。一條道走到黑,這個人就不是人了,被妖怪給糊弄了。

「擎天柱」指武成王。《封神演義》一開始談到商朝的時候:文,是聞仲;武,就是武成王。武成王家裡七世都是行武的,七世都在保紂王的家族。這樣的人都反了的話,等於動了商朝的根基。大多王朝要完結的時候也是這樣。

話說姚中上摘星樓見駕畢,紂王曰:「卿有何奏章?」姚中曰:「西伯姬昌已死,姬發自立為武王,頒行四方,諸侯歸心者甚多,將來為禍不小。臣因見邊報,甚是恐懼。陛下當速興師問罪,以正國法;若怠緩不行,則其中觀望者皆效尤耳。」

周武王自立為王,未報紂王,其實是反叛了,而且其他諸侯又傾向他(起碼北伯侯的二百諸侯歸向他),那作為紂王來講,就完了!

紂王曰:「料姬發一黃口稚子,有何能為之事?」姚中奏曰:「發雖年幼,姜尚多謀,南宮適、散宜生之輩,謀勇俱全,不可不預為防。」紂王曰:「卿之言雖有理,料姜尚不過一術士,有何作為!」遂不聽。姚中知紂王意在不行,隨下殿歎曰:「滅商者必姬發矣!」這且不表。

時光迅速,不覺又是年終。次年乃紂二十一年,正月元旦之辰,百官朝賀畢,聖駕回宮。大凡元旦日,各王位併大臣的夫人俱入內朝賀正宮蘇皇后。各親王夫人朝賀畢,出朝──禍因此起。

妲己借這功夫要殺武成王黃飛虎。妲己記恨如仇,因為聞太師出朝之後,紂王很高興,釋放了費仲、尤渾,然後所有人在御花園喝酒,到半夜時妲己喝醉了,狐狸的魂魄出來吃人,被黃飛虎瞧見,黃飛虎厲害,順手把欄杆撅下來打過去,狐狸動作比他快,閃開了,黃飛虎沒招了,把神鶯放出來,神鶯專吃狐狸,所以把狐狸給抓傷了,就結下這個怨、恨。過了一兩年——

且說武成王黃飛虎的元配夫人賈氏,入宮朝賀──二則西宮黃妃是黃飛虎的妹子。一年姑嫂會此一次,必須款洽半日,故賈夫人先往正宮來。宮人報:「啟娘娘:賈夫人候旨。」妲己問曰:「那個賈夫人?」宮人:「啟娘娘:黃飛虎元配賈夫人。」妲己暗暗點頭:「黃飛虎,你恃強助放神鶯,抓壞我面門,今日你一般妻子賈氏也入吾圈套!」傳旨:「宣。」

賈氏入宮行禮,朝賀畢。娘娘賜坐。夫人謝恩。妲己曰:「夫人青春幾何?」賈氏:「啟娘娘:臣妾虛度『四九』。」妲己曰:「夫人長我八歲,還是我姐姐。我蘇氏與你結為姊妹,如何?」賈氏奏曰:「娘娘乃萬乘之尊,臣妾乃一介之婦,豈有彩鳳配山雞之理?」妲己曰:「夫人太謙!我雖椒房之貴,不過蘇侯之女;你位居武成王夫人,況且又是國戚,何卑之有。」傳旨:「排宴。」款待賈氏。妲己居上,賈氏居下,傳盃共飲。

酒不過三、五巡,官宦啟娘娘:「駕到!」賈氏著忙,奏曰:「娘娘將妾身置於何地?」妲己曰:「姐姐,不妨,可往後宮避之。」賈氏果進後宮。妲己接駕至殿上。紂王見有筵席,問曰:「卿與何人飲酒?」妲己奏曰:「妾身陪武成王夫人賈氏飲酒。」紂王曰:「賢哉妲己!」傳旨:「換席。」紂王與妲己把盞。妲己曰:「陛下可曾見賈氏之容貌乎?」紂王曰:「卿言差矣。君不見臣妻,禮也。」

北方人逢年過節大家吃飯時,也是男人在一桌、女人在一桌。叔、伯、兄、弟、姊、妹……女賓、男賓不在一桌,很多人理解為男、女「貴賤之分」,其實「男女授受不親」,這是禮儀,不能破的……

妲己曰:「君固不可見臣妻,今賈氏乃陛下國戚,武成王妹子現在西宮,既為內戚,見亦何妨。外邊小民,姑夫、舅母共飲,乃常事耳。陛下暫請出宮,別殿少憩。待妾誆賈氏上摘星樓,那時駕臨,使賈氏不能迴避。賈氏果然天姿國色,萬分妖嬈。」紂王大喜,退於偏殿。

男人以為占便宜的時候,其實是女人在抽你的精華,這種相生相剋的道理在生命中是絕對的,在活生生的生活中每個人都會遇到。

且說妲己來請賈氏,賈氏謝恩告出。妲己曰:「一年一會,今與姐姐往摘星樓看景一會,何如?」賈氏不敢違命,只得相隨往摘星樓來。詩曰:

妲己設計陷忠貞,賈氏樓前命自湮。

名節已全清白信,簡編凜烈有誰論。

當然,女人保住自己的貞節,比什麼都關鍵。

在現實的生活中,南方管某些女人叫神女,在很多作品的字裡行間也這麼稱呼。這是今天的人對神的汙辱……

妲己攜賈氏上得樓來,行至九曲欄枰,望下一看,只見蠆盆內蛇蠍猙獰,骷髏白骨,堆堆垛垛,著實難看;酒池中悲風凜凜,肉林下寒氣侵侵。賈氏對妲己曰:「啟娘娘:此樓下設此池沼、坑穴,為何?」妲己曰:「宮中大弊難除,故設此刑,名曰蠆盆。宮人有犯者,剝衣縛身,送下此坑,餵此蛇蠍。」賈氏聽罷,魂不附體。妲己傳旨:「擺酒上來!」賈氏告辭:「決不敢領娘娘盛意!」妲己曰:「我曉得你還要往西宮去;略飲數盃,也是上樓一番。」賈氏只得依從。且不說賈氏在樓。且說西宮黃妃差官打聽,賈夫人入宮朝賀,姑嫂骨肉只此一年一會。黃妃倚宮門而候。差官回覆曰:「賈夫人隨蘇娘娘上摘星樓去了。」黃妃大驚:「妲己乃妒忌之婦,嫂嫂為何隨此賤人?」忙差官往樓下打聽。

話說妲己、賈氏正飲酒時,宮人來報:「駕到!」賈氏著忙,妲己曰:「姐姐莫慌,請立於欄杆外邊;等駕見畢,姐姐下樓,何必著忙。」果然賈氏立在欄杆外邊。紂王上樓,妲己禮畢。紂王坐下。故問曰:「欄杆外立者何人?」妲己曰:「武成王夫人賈氏。」賈氏出笏見禮。妲己曰:「賜卿平身。」賈氏立於一旁。紂王偷睛觀看賈氏姿色,果然生成端正,長就嬌容。

紂王如果欣賞「端莊女人」的話,唯一能解釋的就是狐狸的作用。

昏君傳旨:「賜坐。」賈氏奏曰:「陛下、國母,乃天下之主,臣妾焉敢坐。臣妾該萬死!」妲己曰:「姐姐坐下何妨。」紂王曰:「御妻為何稱賈氏為姐姐?」妲己曰:「賈夫人與妾一拜姊妹,故稱姐姐──乃是皇姨,便坐下何妨。」賈氏自思:「今日入了蘇妲己圈套……」賈氏俯伏奏曰:「臣妾進宮朝賀,乃是恭上;陛下亦合禮下。自古道:『君不見臣妻,禮也。』願陛下賜臣妾下樓,感聖恩於無極矣!」紂王曰:「皇姨謙而不坐,朕立奉一盃,如何?」

傳統中,男人坐一席、女人坐一席,那是對女人的尊重。

賈氏面紅赤紫,怒髮衝霄,自思:「我的丈夫何等之人!我怎肯今日受辱!」

王賜酒,那是調戲。

賈氏料今日不能全生。紂王執一盃酒,笑容可掬來奉賈氏。賈氏已無退處,用手抓盃,望紂王劈面打來,大罵:「昏君!我丈夫與你掙江山,立奇功三十餘場,不思酬功;今日信蘇妲己之言,欺辱臣妻。昏君!你與妲己賤人不知死於何地!」紂王大怒,命左右:「拿了!」賈氏大喝曰:「誰敢拿我!」轉身一步,走近欄杆前,大叫曰:「黃將軍!妾身與你全其名節!只可憐我三個孩兒,無人看管!……」這夫人將身一跳,撞下樓臺,粉骨碎身。

古人對聖潔的概念和現在人的觀念、理念相當衝突……

有詩為證,詩曰:

朝賀中宮起禍殃,夫人貞潔墜樓亡。

紂王失政忘君道,烈婦存誠敢自涼。

西伯慢言招國瑞,殷商又道失金湯。

三三兩兩兵戈動,八百諸侯起戰場。

這就逼得武成王沒退處了!

話說紂王見賈氏墜樓而死,好懊惱,平地風波,悔之不及。

當賈氏一死,紂王就醒了,他知道自己幹了這種事……

且說黃妃的差官打聽信息,忙報西宮:「啟娘娘:其禍不淺!」黃妃曰:「有什麼禍事?」差官報道:「賈夫人墜了摘星樓,不知何故。」黃妃大哭曰:「妲己潑賤!與吾兄有隙,今將吾嫂嫂陷害無辜……」

黃妃步行往摘星樓下,逕上樓,指定紂王罵曰:「昏君!你成湯社稷虧誰?我兄與你東拒海寇,南戰蠻夷。掌兵權,一點丹心,助國家,未敢安枕。我父黃滾鎮守界牌關,訓練士卒,日夕勞苦。一門忠烈,報國憂民。今元旦,遵守朝廷國禮,進宮朝賀,乃敬上守法之臣。任信潑賤,誆彼上樓。昏君!你愛色不分綱常,絕滅彝倫!你有辱先王,污名簡冊!」

黃妃把紂王罵得默默無言。又見妲己側坐,黃妃指妲己罵曰:「賤人!你淫亂深宮,蠱惑天子。我嫂嫂被你陷身墜樓,痛傷骨髓!」趕上一把,抓住妲己──黃妃原有氣力,乃將門之女。把妲己拖翻在地,捺在塵埃,手起拳落,打了二三十下。妲己雖然是妖怪,見紂王坐在上面,有本事也不敢用出,只叫:「陛下救命!」

紂王看著黃妃打妲己,心有偏向,上前勸解。紂王曰:「不管妲己事。你嫂嫂觸朕自愧,故投樓下;與妲己無干。」黃妃急攘之間,不暇檢點,回手一拳,誤打著紂王臉上,「好昏君!你還來替賤人遮掩!打死了妲己,與嫂嫂償命!」紂王大怒:「這賤人反將朕打一拳!」一把抓住黃妃後鬢,一把抓住宮衣,拎起來,紂王力大,望摘星樓下一摔──可憐:

香消玉碎佳人絕,粉骨殘軀血染衣!

紂王摔了黃妃下樓,獨坐無言,心下甚是懊惱,只是不好埋怨妲己。

紂王沒能力去埋怨妲己!當人被妖怪誘惑、蠱惑時,人們失去了與牠抗爭的能力,有時候比那妖怪還邪。

且說賈氏侍兒隨夫人往宮朝賀,只在九間殿等候;到下晚也不見出來。只見一內侍問曰:「你們是那裡的侍兒?」答曰:「我們是武成王府裡的,隨夫人朝宮,在此伺候。」內使曰:「你夫人墜了摘星樓;黃娘娘為你夫人辨明,反被天子摔下樓,跌得粉骨碎身。你們快去罷!」侍兒聽說,急急回王府來。武成王在內殿同弟黃飛彪、飛豹,黃明、周紀、龍環、吳謙、黃天祿、天爵、天祥三子,元旦良辰歡飲。只見侍兒慌張來報:「千歲爺:禍事不小!」飛虎曰:「有什麼事,報得這等凶?」侍兒跪稟曰:「夫人進宮,不知何故,墜了摘星樓;黃娘娘被紂王摔下樓來跌死了!」黃天祿──十四歲,天爵──十二歲,天祥──七歲,聽得母親墜樓而亡,放聲大哭。有詩為證,詩曰:

忽聞凶報滿門驚,子哭兒啼淚苦傾。

烈婦有恩雖莫負,忠君無愧更當誠。

「效忠」!只有在遇到改朝換代、昏君的時候,才會看到效忠的概念,如果遇到明君就沒有這個問題。

左觀四友俱懷忿,右視三男苦痛心。

回首不堪重悒怏,傷心只有夜猿鳴。

君不正則臣投外國

話說飛虎聽得此信,無語沉吟;又見三子哭得酸楚。黃明曰:「兄長不必躊躕。紂王失政,大變人倫。嫂嫂進宮,想必昏君看見嫂嫂姿色,君欺臣妻,此事也是有的。嫂嫂乃是女中丈夫,兄長何等豪傑,嫂嫂守貞潔,為夫名節,為子綱常,故此墜樓而死。黃娘娘見嫂嫂慘死,必定向昏君辨明。紂王溺愛偏向,把娘娘摔下樓。此是再無他議。長兄不必遲疑。『君不正,臣投外國。』想吾輩南征北討,馬不離鞍,東戰西攻,人不脫甲,若是這等看起來,愧見天下英雄,有何顏立於人世!君既負臣,臣安能長仕其國。吾等反也!」

四人各上馬,持利刃,出門而走。飛虎見四人反了,自思:「難道為一婦人,竟負國恩之理。將此反聲揚出,難洗清白……」黃飛虎急出府,大叫曰:「四弟速回!就反也要商議往何地方?投於何主?打點車輛,裝載行囊,同出朝歌。為何四人獨自前去!」四將聽罷,回馬,至府下馬,進了內殿。

黃飛虎持劍在手,大喝曰:「黃明等!你這四賊!不思報本,反陷害我合門之禍!我家妻子死於摘星樓,與你何干?你等口稱『反』字,黃氏一門七世忠良,享國恩二百餘年,難道為一女人造反。你藉此乘機要反朝歌而圖據掠,你不思金帶垂腰,官居神武,盡忠報國,而終成狼子野心,不絕綠林本色耳!」罵的四人默默無語。

所謂忠臣,大多講愛國、為朝廷、為先王……其實是有代代相傳、傳脈在裡頭……表面是肉身,其實其中有一環套一環的輪迴轉生的道理,才會出現所謂的「愚忠」,哪有說「為一女人造反」?……

當時的商朝有著半人半神的文化、狀態(武成王騎的也是神牛,不是一般的馬),所以他們知道死亡對於他們是什麼(是個過程)。在人的層面,他們當然非常珍惜自己的生命,但在更高的層面,他們又有能力去追溯背後那一份內涵。

黃明笑曰:「長兄,你罵得有理。又不是我們的事,惱他怎的!」四人在旁,抬一桌酒吃。四人大笑不止。黃飛虎心下如火燎一般,又見三子哭聲不絕,聽得四人撫掌歡欣,黃飛虎問曰:「你們那些兒歡喜?」黃明曰:「兄長家下有事撓心,小弟們心上無事。今元旦吉辰,吃酒作樂,與你何干?」飛虎氣不過,惱曰:「你見我有事,反大笑,這是怎麼說?」周紀曰:「不瞞兄說,笑的是你。」飛虎道:「有什麼事與你笑?我官居王位,祿極人臣,列朝班身居首領,披蟒腰玉,有何事與你笑?」周紀曰:「兄長,你只知官居首領,顯耀爵祿,身披蟒袍。知者說你仗平生胸襟,位至尊大;不知者,只說你倚嫂嫂姿色,和悅君王,得其富貴。」

這是存心損黃飛虎……

周紀道罷,黃飛虎大叫一聲:「氣殺我也!」傳家將:「收拾行囊,打點反出朝歌!」

黃飛彪見兄反了,點一千名家將,將車輛四百,把細軟、金銀珠寶裝載停當。飛虎同三子、二弟、四友,臨行曰:「我們如今投那方去?」黃明曰:「兄長豈不聞『賢臣擇主而仕』,西岐武王,三分天下,周土已得二分,共享安康之福,豈不為美?」周紀暗思:「方纔飛虎反,是我說將計反了;他若還看破,只怕不反。不若使他個絕後計,再也來不得……」周紀曰:「此往西岐,出五關,借兵來朝歌城,為嫂嫂、娘娘報讎,此還是遲著。依小弟愚見,今日就在午門會紂王一戰,以見雌雄。你意下如何?」

黃飛虎心下昏亂,隨口答應曰:「也是。」──大抵天道該是如此。飛虎金裝盔甲,上了五色神牛。飛彪、飛豹同三姪,龍環、吳謙,並家將,保車輛出西門。黃明、周紀同武成王至午門。天色已明。周紀大叫:「傳與紂王,早早出來,講個明白。如遲,殺進宮闕,悔之晚矣!」

過了一宿,第二天早上。

那個時候那些家將本來都是隨紂王的,可是他們各隨門戶,武成王反了,家將隨著他反……今天在共產黨的體制之下,人毫無道義可言,全是出賣……武成王那時候是有根本原由反的。

紂王大戰黃飛虎 聞太師明眼責商王

紂王自賈氏身亡,黃妃已絕,自己悔之不及;正在龍德殿懊惱,無可對人言說。直到天明,當駕官啟奏:「黃飛虎反了,現在午門請戰。」紂王大怒,藉此出氣,「好匹夫!焉敢如此欺侮朕躬!」傳旨:「取披掛!」九吞八紮,點護駕御林軍,上逍遙馬,提斬將刀,出午門。

紂王文武雙全,當初也是因為他力大無比——他本來是三子,不是長子——被比干他們給推崇出來了。結果比干卻死在紂王手裡。

怎見得:

沖天盔,龍蟠鳳舞;金鎖甲,叩就連環。九龍袍,金光愰目;護心鏡,前後牢拴。紅挺帶,攢成八寶;鞍鞽掛竹節鋼鞭。逍遙馬追風逐日,斬將刀定國安邦。只因天道該如此,至使君臣會戰場。

君、臣會戰場,那是不應該的(但天道致使如此)。

黃飛虎雖反,今日面君,尚有愧色。

因為人善良才會「尚有愧色」,如不是善良之輩他不會有愧疚之心的。善良者才知有上、下輩分的概念;君、臣相互尊重的概念。君不尊重臣,但臣還是敬君的,就是說:對方的無理、對方的毫無理由、對方的毫無道德,那不能促成我也是毫無理由、毫無道德。這是一種生命境界應該具有的一種品質。

但中共的概念不是這樣,你比我狠,我比你還要狠;你殺我一個,我殺你兩個。中共是這樣的,所以中共的道理是放在一個所謂人的利益上的道理。正常生命的概念不是,是放在一個立體的生命境界上。

周紀見飛虎愧色,在馬上大呼:「紂王失政,君欺臣妻,大肆狂悖!」縱馬使斧,來取紂王。紂王大怒,手中刀急架相還。黃明走馬來攻。黃飛虎口裡雖不言,心中大惱曰:「也不等我分清理濁,他二人便動手殺將起來!」飛虎只得催開神牛。一龍三虎殺在午門。

君為龍(紂王);將為虎。

怎見得,有詩為證:

虎鬥龍爭在午門,紂王無道敗彝倫,

眼前賢士歸明主,目下黎民叛遠村。

紂王自取滅亡。習近平就類似紂王,他背後都是妖、都是怪、都是獸。請神容易送神難,他把亂七八糟的東西請來之後,他想擺脫,太難了,是因為他的利益所在、他的生命品質之所在,他都沒有能力去想擺脫妖怪,紂王也是如此。他已經沒那個想法了,所以也就變成命裡註定了。

三略有人空執法,五關無路可留閽。

忠孝至今傳萬載,獨夫遺臭枉稱尊。

三略是「天地人」,五關就是「金木水火土」,在任何一個時空你都可以看到這樣的一個組成。在傳統文化中,「金木水火土」五行組成了人所知道的「天地人」這三個層面縱向和橫向的所有生命,其實是自己生命的整體,也就等於立體的自己。

君臣四騎,殺三十回合。紂王刀法展開,其勢真如虎狼。三員大將使開鎗斧,紂王抵敵不住,刀尖難舉,馬往後坐,將刀一掩,敗進午門。黃明要趕,飛虎曰:「不可。」三騎隨出西門,來趕家將,一同行走,過孟津。不表。

且說紂王敗至大殿坐下,懊悔不及。都城百姓官員已知武成王反了,家家閉戶,路少人行。又聞天子大戰黃飛虎,百官忙入朝,見紂王問安,曰:「黃飛虎因何事造反?」天子怎肯認錯,乃曰:「賈氏進宮朝賀,觸忤皇后,自己墜樓而死。黃妃倚仗伊兄,恃強毆辱正宮,推跌下樓,亦是誤傷。不知黃飛虎自己因何造反,殺入午門,深屬不道!諸臣為朕作速議處!」百官聽紂王言說,皆默默無語,莫敢先立意見。

媳婦死在宮裡肯定你有問題,他的妹妹是你老婆,也死在正殿裡,那也是你有問題。結果紂王竟然說「不知為什麼黃飛虎造反」,這就說胡話了。

正沉思間,探事馬報進午門曰:「聞太師征東海奏凱回兵。」

聞太師他走的這個空檔就出了這麼檔事。所以黃飛虎走了,聞太師就要出馬了,因為只有聞太師才能追得了黃飛虎,都是這麼對應的。就像我們說的西伯侯殺了北伯侯,結果西伯侯也就完了。

百官大喜,齊辭朝上馬,出郭迎接。只見人馬遠遠行至,中軍官報入營中曰:「啟太師,百官轅門迎接。」聞太師曰:「眾官請回,午門相會。」眾官進城至朝門,見聞太師騎墨麒麟來至,眾官躬身。太師曰:「列位請了!」眾官同進朝,見天子,行禮畢起身,不見武成王,太師心下疑惑,奏曰:「武成王為何不來隨朝?」王曰:「黃飛虎反了。」太師驚問:「為何事反?」紂王曰:「元旦賈氏進宮,朝賀中宮,觸犯蘇後,自知罪戾,負愧墜樓而死──此是自取。

這話肯定不成立。正常百官的太太都去拜正宮,而武成王的妻子是每年都要去拜的,怎麼今年會出現這種事情呢?

在過去這麼長時間裡幾乎所有死去的清官,都是跟妲己有關。所以當這話說出來之後,聞太師立刻知道這事有麻煩。

西宮黃妃聽知賈氏已死,忿怒上樓,毀打蘇後,辱朕不堪;是朕怒起相攘,誤跌下樓,非朕有意。不知黃飛虎輒敢率眾殺入午門,與朕對敵,幸而未遭毒手,今已擁眾反出西門。朕正在此沉思,適太師奏捷,乞與朕擒來,以正國法!」

惡人先告狀,然後變成了誣告。你可以想像今天中共國體制中官與官、官對民之間的關係,跟紂王今天講出來的幾乎是一樣的,就是永遠都不是我的錯,永遠都是你的錯;永遠都是我對,都是你錯。所以明白的人一聽就知道這事出麻煩了。

這種奸臣也好、昏君也好,大多跟利益有關,其實就是他缺失了人生命本身(對生命認識)的約束。紂王是被狐狸誘惑了,而當今的社會是被無神論、進化論這些東西所左右。一般相信無神論也好、進化論也好,這樣的人都是貪生怕死的(因為最大的利益傷害就是人死了),而且一定把死亡讓給別人。而以利益為先的時候,一定是不擇手段。所以生命的認識、生命的基點是最關鍵的,其它都是一種附屬的概念。

太師聽罷,厲聲言曰:「此一件事,據老臣愚見,還是陛下有負於臣子!黃飛虎素有忠君愛國之心,今賈氏進宮朝賀,此臣下之禮,豈有無故而死!況摘星樓乃陛下所居,與中宮相間,賈氏因何上此樓,其中必有主使、引誘之人,故陷陛下於不義。陛下不自詳察,而有辱此貞潔之婦。

所以我說聞仲為什麼不是武官,是文官呢?是因為他有額頭這隻眼睛,當具有這隻眼睛的時候,他在人中就能明辨是非,就是通常說的:「一眼就看透了。」一眼看透了,用的是真眼。看透了什麼?看透了事情的本來。

所以聞仲在事情的判斷上永遠是對的,但是無論他多對,他卻保不了紂王。在人的現實環境中,你可以說他是「半人半神」,但是他終歸是人,他要受這種定數、天意的限制——他本事再大,他受控於更大神的道理。所以當他聽完紂王這麼一說,他就知道這事情的原由。

黃娘娘見嫂死無辜,必定上樓直諫,陛下亦不能容受,溺愛偏向,又將黃娘娘摔跌下樓。致賈氏忿怨死,黃娘娘遭冤,實君有負臣子,與臣下何干。

聞仲就是厲害,聞仲的厲害就在於那隻眼睛。不是那隻眼睛看見了,而是當他能用那隻眼睛的時候,就超出一般人的境界(半人半神)。說白了,就是天目。

況語云:『君不正則臣投外國。』今黃飛虎以報國赤衷,功在社稷,不能榮子封妻,享久長富貴,反致骨肉無辜慘死,情實傷心。

如果連黃飛虎都反的話,那滿朝文武百官都有道理反!如果滿朝文武不去反,那滿朝文武就是助紂為虐者,跟今天的中國是一樣的。但中國因為有中共邪惡在背後,習近平下面的人自然也不太敢反,原因之一是懼怕共產黨。

乞陛下可赦黃飛虎一概大罪,待臣追趕飛虎回來,社稷可保,家國太平。」百官在旁,齊言:「太師處之甚明,無不欽服。望陛下速降赦旨,大事定矣!」聞太師又曰:「此是天子負臣,故當赦宥。若果飛虎有負君之處,只怕老臣一時之見,還有禮當說者,即行商議,不可有誤國事。」

班中閃一員官,乃下大夫徐榮出見。聞太師曰:「大夫有何議論?」榮曰:「太師所言,雖是天子負臣,黃飛虎也有忤君之罪。」太師曰:「大夫何以見得?」榮曰:「君欺臣妻,天子負臣;不顧恩愛,摔死黃娘娘,也是天子失政。黃飛虎豈得率眾殺入午門,聲言天子之罪,與天子在午門大戰,臣節全無,故武成王也有不是。」

凡是惡的,都是講人中的理(正的理、反的理),你聽起來是那麼回事,但他拋棄、掩蓋的是善、惡的根本。他只去談因為、所以,不去講善、惡。當今社會,律師多不講善、惡,講辯證、講證據。

聞太師聽說,乃對諸大臣曰:「今諸臣朦朧,只談天子之過,不言飛虎之逆。」乃傳令吉立、徐慶:「快發飛檄傳臨潼關、佳夢關、青龍關三路總兵,不可走了反叛;待老臣趕去拿來,以正大法!」不知凶吉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待續)

濤哥侃封神】第三十回 (上)

濤哥侃封神】第三十回 (下)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