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楊潔篪對美喊話 緬甸政變禍起修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3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2號星期二,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在節目開始之前提醒朋友們,別忘了撥點時間在視頻下方的鏈接中留下您的Email,這樣不管我們未來搬到哪個平台,或者有什麼變化,我們還來得及跟您聯繫、找到您!

緬甸政變:禍起修憲?】

昨天緬甸發生軍事政變之後,網絡上受關注的熱度至今不減。與此同時,一個視頻在推特上開始熱傳。視頻畫面顯示一位年輕的緬甸女孩,可能是一位健身操教練,正在仰光的街頭進行健美操教學演示。而在她的身後,可以看到一個小型的軍事車隊正在開往緬甸議會。很顯然,這位姑娘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身後正在發生一場震動全世界的大事件。

這個畫面非常有意思,因為這個畫風和一般人想像的那種全城封鎖,軍人荷槍實彈遍布要津,到處都是架著高音喇叭的巡邏車,一片肅殺緊張的軍事政變完全不搭調。

事實上,自從緬甸大選結束,反對黨與軍方就一直在提到選舉舞弊問題。緬甸軍方曾經聲稱全共有860萬票涉嫌選舉舞弊,並數度要求選舉委員會公布11月大選最終選舉人名冊,因為只有拿到選舉人名冊才能交叉比對是否有作票。

但選舉委員會認為此舉不合法並一直拒絕提供名冊,還在1月28號再次否認了軍方關於大選存在舞弊的指控,表示沒有發現能夠影響選舉可信度的證據。

從某種程度上講,這可能是促成軍方發動政變的導火索。

緬甸大選究竟有沒有舞弊,相關可信的信息太少,很難貿然給出結論。但從推特上一些緬甸人士發布的信息來看,緬甸大選似乎採用的是人工計票,同時投票點都有軍警帶槍把守,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想達成近千萬票的舞弊,難度是很大的。當然,如果我這裡有限的信息有錯,也請了解相關情況的朋友給我們留言,我們會在查證後與朋友們分享真實的信息。

緬甸政變目前最新的進展,是緬甸軍方昨晚在軍方電台發表聲明,宣布對緬甸政府進行大規模改組,外交部、國防部、邊境事務部等11個中央政府部門的部長遭撤換;商務部等19個部門的24名副部長也被解除職務。軍方同時在政變後任命11名新任政府官員。

緬甸政府總共由24個部組成,此次撤換涉及到了絕大多數部門,顯示軍方正在對緬甸政府進行大規模的改組。這個政府無疑處於軍方的直接控制之下,但表面形式上並沒有以軍政府形式出現。而且目前除了昂山素季與總統溫敏,據說其他被扣押的政府官員也都被釋放,這說明軍方對國際社會的譴責還是存有一些顧忌。

緬甸為何政變,其實要追根溯源起來非常複雜,既涉及到政治權力分割也涉及到國內民族矛盾和武裝衝突。就我個人看法,其最主要深層次原因恐怕與昂山素季意圖大幅削弱軍方權力有關,而其中最尖銳的矛盾焦點就是修憲。

緬甸當前的憲法是2008年在軍政府主持下制定的,概括地說,這部憲法解決了軍政府和平移交政權的轉型工作,並且允許包括昂山素季的民盟在內的許多「反對派」進入體制規則之中。

但2008憲法最突出的特徵,就是軍方在國家政治中占據主導地位。比如憲法規定軍隊事務獨立自主;國防部、內政部、邊境事務部由國防總司令提名;三名總統候選人中的一名由國防軍提名,聯邦議會中有25%的軍人議席不經選舉,直接由國防總司令提名;在國家出現緊急狀態時,國防軍可接管權力等等。

一句話,這部憲法註定了緬甸即便實現了民主化,也只能是一個強軍弱政府的格局。所以,雖然昂山素季在2015年大選時將修改憲法作為競選承諾之一,但是她上台後與軍方達成了默契,避免與軍方直接對抗,甚至還因為不反對軍方對羅興亞人的鎮壓而廣受指責,因此修憲的工作實際進展甚微。

但在2019年,修憲的矛盾開始凸顯出來。當年1月29號,緬甸聯邦議會以394票對17票的表決結果同意就一項修改2008年憲法的動議進行討論。而這項動議就是昂山素季領導的執政黨民盟提出來的。

這個舉動被認為是緬甸民主化以來對軍方在政治權力上的最大挑戰,當時軍方議員代表就起立沉默了數分鐘之久,以此表示抗議。

民盟的修憲主張對軍方最大的觸動在哪裡呢?主要是兩方面:

1. 2019年7月30號,民盟提交了修憲報告,其中最主要的內容就是修改軍方可不經選舉獲得25%議席的規定。民盟設想在2021-2026期間將這個比例縮減為15%,並在2036年縮減至5%。

這不僅是動了軍方最大的一塊奶酪,甚至可以說是要把軍方從國家權力的宴席上趕出去了。軍方支持的鞏發黨議員當天就表示,如今還不是軍人議員退出政治的時機。

2. 修憲另外一個焦點條款是,緬甸現行憲法規定,配偶或孩子為外國公民者不能擔任緬甸總統。昂山素季已故丈夫和兩個兒子都是英國公民,這導致她無法擔任總統,這幾年一直以「高於總統」的國務資政身分成為緬甸政府實際最高領導人。

民盟的修憲提議中想廢除這個條款,讓昂山素季獲得更大權力,這也是軍方視為紅線之一。因為軍方當年主導起草2008憲法的原則就是:確保軍方在緬甸政治中的主導地位。

雖然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大將曾多次公開許下承諾,說只要國家實現民族和解後軍方就將退出政治舞台,但顯然軍方目前並不認為昂山素季已經實現了民族和解的目標。

客觀地說,昂山素季上台執政後,或許是因為經驗欠缺,對緬甸內政建設上可以說是乏善可陳。再加上不斷推進激烈的修憲政治議程,難免給人留下「幹正事能力有限,搞政治奪權很積極」的印象。

所以,可以說緬甸政變其實也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並非單一因素造成。大選中存在或多或少的舞弊現象,客觀上也給了軍方一個口實。

美中對話楊潔篪曲線勾兌】

好的,關於緬甸局勢我們就暫時討論到這裡,未來如果有重要的變化我們會繼續跟進並和大家分享。接下來我們要討論中美關係的最新變化,這個變化顯示拜登政府雖然嘴上保持對中共強硬,但實際上可能已經在暗暗為中共鬆綁。

就在今天,中共官媒集體高調報導了一條新聞,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在北京同美國「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舉行了一次視頻對話。

在這次對話中,楊潔篪非常露骨地表示,希望中美雙方「推動中美關係重新回到可預期、建設性的軌道,構建和平共處、合作共贏的大國相處模式」。

我們都知道,楊潔篪是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這個職務實際上就是中共外事領域的最高官員,是實際的操盤手。

他此次視頻對話的對象是「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這個委員會是個什麼來頭呢?「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 成立於1966年,是美國的一個非政府組織,其成立宗旨是為了促進中美關係發展、增進相互了解與合作。

這個委員會有什麼特別之處呢?主要有兩點:1. 該委員會號稱匯集了美國政壇一批所謂的中國通、知華派,其中包括基辛格這樣的資深擁抱熊貓派,也包括了一批像芮效儉、尚慕傑、洪博培等前美國駐中國大使這樣的人物。

2. 1972年,正是這家委員會一手促成了中國乒乓球隊歷史性的訪美,這是中美乒乓外交的開端,也是美國就此走上與中共結成戰略合作夥伴的不歸路的開端。

這樣一來,我想朋友們就不難看明白,為什麼與美國一家非政府組織對話,需要楊潔篪這麼高級別的官員出面的原因了吧。

為什麼舉行這樣一次對話,中共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蘇曉暉表示說,這是中共「在一個合適的時機伸出橄欖枝,希望能夠與美方達成合作」。

而與此同時,這家研究院的常務副院長阮宗澤也毫不隱諱地聲稱,在美國新政府交接後,新政府也在對美中關係進行新的評估,美國也有很多聲音希望重建中美關係,實現雙邊關係正常化發展。

所以,中共的意圖很清楚,楊潔篪這次的對話姿態擺得很高,其目的就是利用美國政壇這批「擁抱熊貓派」來撬動拜登政府,逐漸從非官方接觸恢復到官方接觸。

雖然楊潔篪的話說得很好聽,但中共在拜登上台以後的系列動作並不是這樣。

可能很多人都還有印象,從拜登就職儀式當天開始,中共就對拜登進行了一系列展示強硬姿態的測試。

【中共極限施壓 模擬攻擊美航母】

從宣布制裁名單,到軍機騷擾台灣破紀錄,再到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上對拜登批評教育並指明方向,中共一直都在對拜登施壓。而最近的一次壓力測試,是中共轟炸機在南海居然對美軍航母進行了一次模擬攻擊。

美國「商業內幕」網站29號報導說,美國軍方在上個週末證實了這次模擬攻擊。當時的情況是,美國海軍「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經由巴士海峽駛入南海國際水域的時候,正值中共軍方派出8架轟-6K轟炸機、4架殲-16戰鬥機和1架運-8反潛機進入台灣西南空域騷擾。

而中共的轟炸機和戰鬥機當時就模擬了對「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的攻擊。《金融時報》報導稱,中共轟炸機飛行員還確認了對海打擊命令,並模擬發射反艦導彈。

報導甚至說美方「可以聽到轟炸機飛行員在駕駛艙裡的對話,確認模擬瞄準和向航母發射反艦導彈的命令」。

儘管這是一個非常挑釁的動作也非常危險,但一名美國國防官員稱,中共軍機沒有進入距美國海軍艦艇250英里的範圍內,這超出了轟-6K轟炸機所攜帶的鷹擊-12反艦導彈的射程。

當然,中共這個動作只是一個警告性質,但這個舉動與我們剛才提到的中共一系列對拜登的壓力測試明顯是相關聯的。

而且,這個耐壓程度的系列測試,與楊潔篪今天的這個對話,其實也是相關聯的。

【中共故技重施 「拜振華」露真容?】

我們回過頭來看看楊潔篪的這次對話。

他在對話中提出了如何重建中美關係的4點具體主張:第一,積極看待中國;第二,不要把中國學生當成間諜,不要關閉孔子學院,不要限制中國企業等;第三,香港、西藏和新疆是中國內政,不要跨越紅線;第四,中美應在新冠疫情、貿易、氣候變遷、軍隊、執法、毒品管控、網絡安全等領域進行廣泛合作。

楊潔篪的這幾點主張,我們如果簡要點看,他主動提到中美可以在疫情、貿易、氣候變遷、毒品管控和網絡安全等方面進行合作,其實潛台詞就是中共願意在這些方面作一定讓步,給拜登政府一點好處,這可以凸顯拜登的政績。

相應地,他提到的其它幾點,就是希望拜登讓步的地方。這幾個要點合併起來其實就是一個關鍵詞:脫鉤。

在經貿、科技、信息交流與人才培養等方面,中共希望不要脫鉤,這樣中共可以繼續從美國身上獲取繼續的資本主義營養來壯大中共的共產主義機體。而在人權領域,尤其在港台新疆等問題上,希望拜登把人權與經貿科技等脫鉤,這就是所謂的不要跨越紅線。意思就是你嘴上譴責是可以的,但不能來實際的制裁。

所以,楊潔篪這個通話,實際上是提出了一個中美重啟談判的框架,希望這個「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能夠轉達給拜登。

換句話說,楊潔篪是希望拜登政府放棄川普時代的「不信任+核查」原則,放棄將中共視為美國最大威脅的根本戰略。這個目的如果達到了,那麼中共崛起並將美國斬落馬下的目標,就只是遲早的事情。所以中共上上下下都覺得這是機會來了,拜登將成為振興中華、實際上是振興中共的絕好機會。

為什麼大陸民間在拜登上台後一致贈送了他一個外號:拜振華,原因就在這裡。

用中國過去的一句古話講,叫做其來也漸,其入也深。

剛才我們說了,中共對拜登政府的一系列強硬姿態的測試,和楊潔篪今天突然柔軟溫和的表態是相關聯的,原因其實不複雜。這是中共一貫的一手軟、一手硬的策略。過去我們打個一個不是很恰當的比方,就是打一個耳光再給了一顆糖。

只不過這次中共對拜登可是連續打了好幾個耳光,然後才給糖,所以這是一個前後連貫的手段,目的就是撬動拜登政府恢復與中共的官方對話。只要恢復了對話,美中關係的主導權就將逐步轉移到中共手中。

對這一點,中共有充分的自信,因為過去幾十年中共已經無數次驗證了這個手段的有效性,只要一對話,除了川普與蓬佩奧這種油鹽不進的角色,中共都有辦法滲透對方。這兩個人,畢竟是當今美國政壇中萬里挑二的人物。屬於異數,不是常態。

當然,一個巴掌拍不響,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拜登本身許多行為已經在為中共暗中鬆綁。

昨天路透社報導說,拜登政府將川普對中共軍企投資禁令的生效日期從1月28日推遲到5月27日。

而更早一點,由於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更新了對某些中共企業的投資禁令,標普道瓊斯在1月26號發布聲明稱,將暫停把中廣核電力股份有限公司、中國核電有限公司以及中國船舶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等5家大型央企從指數中剔除的決定。

所以,拜登上任還不到2週,我們看到的就已經是一方暗送秋波,另一方立馬心領神會的畫面,接下來,我們也許很快就會看到雙方勾搭的一幕上演了。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