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 新官上任不燒火 美中關係無新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拜登面對的國際關係大格局,中美的緊張關係明顯排在難題清單上的第一項。但他上任後並沒按照「擁抱熊貓派」諸多新任官僚以及民間謀士之願,「燒上三把火」,一舉扭轉川普(特朗普)時代的中美冷戰格局,重回奧巴馬時代的美中「蜜月」。

拜登這個新官「一動不如一靜」,反而讓中共格外著急。可中共屢屢催逼,卻宛如出拳打上棉花牆,始終不見拜登的動靜。好不容易拜登定於2月1日要發表對外政策演說,恰遇緬甸變局,於是便以天降小雪為由推遲演講,重新閉門構思演講內容。

一、中美冷戰:美國避不掉,雙方打不了

不管拜登喜歡不喜歡,美中關係是一個深深蓋上了川普印記的領域,在川普任期的最後一年中美冷戰爆發了。拜登能夠完全扭轉這一局面嗎?一個巴掌拍不響,不管拜登怎麼想,中共的意圖和行動始終是關鍵的影響要素。

去年6月到7月中美冷戰爆發時,我先後在《大紀元》上發表了三篇文章。6月8日的文章《中美新冷戰意味著什麼?》,說明了中美冷戰的基本特點;7月5日的文章《兩大紅色政權的冷戰表演》,分析了中美冷戰和美蘇冷戰這新舊兩場冷戰的相同之處;7月27日的文章《中美冷戰進入升級快車道?》,介紹了中美冷戰可能涉及的諸多方面。此後,在9月26日的《大紀元》上我又發表了《兩場冷戰,為何中共對美國的威脅比蘇聯大?》,解釋了中美冷戰和美蘇冷戰的不同之處。全球各種媒體中,只有《大紀元》系統地刊登了有關中美冷戰前因後果的分析。

我不在本文中重複上述各文已介紹過的內容,只想強調三點。

第一,冷戰從來是紅色大國挑起的。中共一直宣傳,川普挑起了中美冷戰,這是中共製造的無數謊言中的又一個欺騙。上個世紀蘇共把核導彈運到古巴,構成對美國的近距離核威脅,使得美蘇冷戰快速升級。中美冷戰也是中共去年上半年的三次對美軍事行動挑起的,同樣是用核威脅;與蘇共不同的是,中共的工具是核潛艇。川普總統和「古巴導彈危機」時期的肯尼迪總統一樣,為了守護美國而做了全面反應。

第二,由於冷戰只會發生在有大量核武器的紅色大國與西方大國之間,因此雙方儘管長期對抗,任何一方都不能主動開戰。相對於冷戰,如果雙方直接交戰,就屬於熱戰了。熱戰開始後,戰場上失敗的一方可能先動用戰術核武器,進而雙方可能進一步使用戰略核武器。核大戰一旦爆發,雙方的核武器足以摧毀整個地球,人類社會將因此毀滅。

第三,冷戰的軌道必然遵循兩個冷戰鐵律,我稱之為兩個「無論如何」。其一,西方國家無論如何都無法阻止紅色大國挑起雙方的摩擦。其二,冷戰一旦開啟,雙方都知道,無論如何都必須避免熱戰。

二、中美冷戰甫起即止?

拜登重要的白宮團隊成員和閣僚中大部分是奧巴馬時期的官員,他們曾經屬於構建「美中蜜月」的「擁抱熊貓派」,自然不肯承認自己為中共「崛起」鳴道鋪路之錯。按其原本意圖和慣性思維,他們自然希望儘快終結中美冷戰,回歸他們熟悉的「對話、合作」軌道。這正是此刻中共的籲求。

「擁抱熊貓派」的官員和學者有一個特點,他們不喜歡冷戰,也不懂冷戰。要了解冷戰,就必須熟悉蘇聯,研究蘇聯,所謂的冷戰史,無非是美蘇兩國的現代國際關係史。過往總結冷戰經驗的主要是西方的蘇聯問題專家,「擁抱熊貓派」的專家學者對此既不甚了了,亦不感興趣。現在中美冷戰的發生給「擁抱熊貓派」們出了個大難題,他們不懂蘇聯,看不懂俄文,而且多半沒有軍事知識,因此不知道該如何看待中美冷戰。

其中一些人甚至希望,中美之間最好脫離冷戰狀態,這樣他們就可以迴避這個難題了。前有美國《外交界(the Diplomat)》今年1月14日發表的一篇文章《美國印太戰略框架:三個疑問》,作者抱殘守缺地沿用典型的地緣政治思維的陳舊眼光,批評川普當局2018年擬定的《美國印太戰略框架》忽視了蒙古對美國印太戰略的重要性;近有2月1日《紐約時報》原駐華記者紀思道的文章《中國可能會是拜登的噩夢》,他認為,「美國很可能陷入自古巴導彈危機以來與另一核大國最危險的對抗」,美國的「不同政治派別都對北京持強硬態度,幾乎不給外交留一絲空間。這讓我感到緊張」。

對美國來說,這場中美冷戰的到來,由於奧巴馬及其前任錯誤的對華政策,導致美國的準備嚴重不足。美國只有蘭德公司2016年發表過一個軍事上的評估報告(War with China: Thinking Through the Unthinkable, 2016),那是2014年完成的研究。蘭德公司的報告指出了一個事實:「在目前所有就中美戰爭的爆發與美國的應戰的研究和學術觀點中,至少在公開的研究和觀點中,都沒有對戰爭具體情況和結果進行嚴謹的分析。這是一個嚴重的疏漏。」此話寫於2014年,直到去年中美冷戰爆發時仍然是對的。

最近,關於中美關係的各種消息接連不斷。拜登上任後,川普與中共的緊張關係會有所緩和嗎?這是全球都在關注的問題。當中共這隻「熊貓」「手中緊握利刃」、步步緊逼的時候,「擁抱熊貓派」能怎麼辦,繼續擁抱嗎?事實證明,「擁抱熊貓派」們正在學習如何面對中美冷戰的現實。事實上,他們也無法把中美冷戰消弭一空,因為那隻穿著「熊貓」外衣的,其實是一隻被美國餵壯了的「紅色老虎」。「紅色老虎」要吃人,這是冷戰史上的常識。

三、文攻武嚇,中共急於逼出一個新中美關係

拜登繼任,中共急於在經濟和外交上改善中美關係。中共有三個急於達到的包裝在外交辭令下的具體目標。第一是美國取消對華關稅,讓中共恢復大規模對美出口;第二是美國取消金融管制,以便中企恢復在美圈錢的運作;第三是美國取消技術管制和人員管控,使中共重獲盜取知識產權的「自由」。而拜登上台後僅在限制對中共軍工企業投資方面暫作緩議,其它方面仍舊「川規拜隨」。

拜登進白宮之前,中共從去年12月開始就讓駐美大使崔天凱安排外交方面的「第3號人物」楊潔篪赴美進行高級會談,甚至想爭取讓習近平與拜登舉行峰會。但美方反應冷淡,只好放棄。隨即中共開始了一系列高官喊話,同時讓外宣喉舌《多維新聞》刊登文章,給拜登施加壓力。1月26日該網站以《習近平留給拜登的時間不多了》為題,發文催促拜登早作決定。此文表示,中共憑什麼等拜登,中共沒有等拜登的理由,拜登及其團隊不可能不明白,中共在G2的現實之上已經鞏固了對美國的相對優勢。中共那種迫不及待和虎視眈眈的態度躍然而現。

1月26日中共前副總理曾培炎借「香港中美論壇」表示,中美應開展新一輪經貿談判,儘快取消貿易戰以來的高關稅。1月28日中共副外長樂玉成公開喊話,呼籲美國調整對華戰略,實現「撥亂反正」。接著,1月29日王岐山以視頻方式對出席第12輪中美工商領袖和前高官對話的美方代表喊話,為今後的中美關係定調劃道。然後,2月2日楊潔篪與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進行視頻對話,他的講話明確地展示出駕馭拜登行政當局對華政策的意圖。

楊潔篪在講話中說,「川普政府實行極端錯誤的反華政策」,美國要從4個方面作出努力:一,川普當局對華犯了歷史性、方向性、戰略性錯誤,必須「撥亂反正」;二,要恢復正常交往,取消那些對留學生、中共媒體、中共企業的錯誤政策;三,切實履行中美聯合公報的承諾,嚴守一個中國的原則;四,開展互利合作。中共表示,這4個要求只是美國應當做到的第一步。

中共的喊話非常高調,軟中帶硬,實際上是為拜登行政當局的對華政策划下紅線。楊潔篪的講話不僅口氣強硬,而且具體規定了拜登當局要為中共完成的各項任務。他講的那4點要求中,前3點是不容商量的口氣;而第4點「開展互利合作」,雖然「合作」一詞反覆講了24次,卻空洞無物,純屬虛設。楊潔篪在講話中甚至教訓美國,別老在中共面前提美國的國家安全這個詞。與此相關的是,在中美軍事對抗方面,楊潔篪一字不提,因為中共正在用不斷的軍事威脅來要挾拜登當局。

四、中美繼續軍事對抗,太平洋上不太平

拜登當局似乎對中共不斷的外交施壓擺出一副淡然態度,不溫不火,不理不睬。其關鍵考量之一是,太平洋上不太平。

最近中共針對美國的軍事威脅逐步加快。中共原來計劃建造10艘航空母艦,形成大規模航母艦隊,以爭奪太平洋的制海權。但受限於造艦工程和艦上裝備以及艦載機的技術水平,中共已經意識到,其航母艦隊無法在近期內對美國形成軍事壓力。

去年以來中共已悄悄地改變了其海軍戰略,從依靠航母編隊為主,變成了依靠核潛艇艦隊為主;更重要的是,中共同時也悄悄地改變了核戰爭戰略,把美蘇冷戰時期的被動型核反擊變成了主動型核攻擊。在美蘇冷戰時代,核潛艇扮演的是「二次核打擊」力量的角色,而中共現在對戰略核潛艇艦隊的高度重視和運用,超越了「二次核打擊」的需要;中共海軍現在所追求的是,戰略核潛艇要深入中太平洋,靠近美國西海岸,對美國形成主動型抵近核攻擊的威懾能力。

為此,中共的戰略核潛艇千方百計要突破第一島鏈,這樣才能進入中太平洋的深海區,既安全隱藏,又可隨時對美國發起突然的核襲擊。於是中美冷戰的重點從水上變成了水下。中共核潛艇艦隊的主要基地在海南島三亞的榆林港,其核潛艇從強占的南海國際水域的所謂「深海堡壘」出發,欲進入中太平洋,只有3條水下航道,而這3條水下航道就是目前美國海軍重點防範的海域。其中,從三亞往東北方向,是離美國最近的巴士海峽,因此台灣的西南海域就成了雙方水下對峙的重點海區之一。

從去年10月到現在,共軍的核潛艇在台灣西南海域持續活動,美軍潛艇也不斷實施水下跟監。今年1月2日到9日,然後從11日開始連續每天直到20日,接下來又從22日起直到1月底,共軍密集出動反潛飛機,反覆偵測在福建、廣東交接處外海的美軍潛艇。美國海軍的羅斯福號航母編隊1月23日由東向西穿過巴士海峽,進入南海水域,既讓中共的南海核潛艇「深海堡壘」破功,也為了支援在台灣西南海域水下與中共核潛艇較量的美軍潛艇。

中共不僅一再試圖用戰略核潛艇突破巴士海峽,還在印尼的爪哇海用水下無人航行器蒐集潛艇航道的水文資料,以便開通經爪哇海和澳大利亞北部海岸進入中太平洋的「深海堡壘」南航道。中共也已在靠近澳大利亞的巴布亞新幾內亞之達魯島籌建潛艇基地,為此對澳大利亞實行了半年之久的經濟制裁,欲逼澳洲放棄國防計劃。

中共這一系列不斷升級的對美水下核威脅動作,也是試圖對拜登當局施加壓力的手段。中共的文攻武嚇雙管齊下,對拜登當局步步緊逼,實際上把拜登當局擠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步。於是,「川規拜隨」便成了當前中美關係的一種自然而然的結果。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