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楊潔篪再對美喊話 有何效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對拜登公開喊話,並作出一系列強勢動作,意圖在可能的美中和談中占些上風。或者說,中共高層試圖以強勢的姿態,逼迫拜登作出反應,儘快開始接觸。但拜登卻擺出了戰略忍耐的態度,暫時迴避中共的種種軟硬信號。

中共幾乎打完了所有的牌,只能再度喊話。2月2日,中共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楊潔篪在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發表視頻講話,再談美中關係,希望美中儘快溝通,並又一次亮出了很高的籌碼。

中共的喊話依然毫無誠意
楊潔篪首先表示,中共對美政策始終保持高度穩定性和連續性。

中共的外交官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但似乎完全不清楚這句話可能傳遞的信息,恐怕也更不知道美國會如何理解這句話的涵義。

按照中共的邏輯,應該想表達與美國修好,最好能像以前的美中關係一樣。另一個含義應該還表示,中共從未想與美國對抗,更不想取代美國,楊潔篪也確實表達了類似的說法。但在美國看來,卻不一定有相同的理解。

如今的美中關係已經大變,大多數美國人對中共的認識也逐漸清楚,正在深刻認識到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和威脅,當然也看到了中共躍躍欲試,準備與美國在太平洋和全世界爭霸。中共至今也沒有放棄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習近平剛剛在達沃斯論壇還稱,「國際上的事由大家共同商量著辦,世界前途命運由各國共同掌握」,「不能由一個或幾個國家發號施令」,「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體系」。

中共根本沒有放棄全球爭霸的野心,卻要求美國主動放棄領導地位,如果這就是中共對美政策的「高度穩定性和連續性」,美國和其它西方各國只能更加戒備與防範。這樣的喊話實際根本沒有誠意,中共不肯作出任何改變,卻一味要求美國趕快讓步。很難想像中共的外交官是真的過度自信,還是真的無知,或者只是為了完成中共高層交代的任務而已。

把責任推給川普政府
楊潔篪再次把美中關係惡化的責任推給了川普政府,認為上屆美國政府採取了一系列錯誤政策,並認為美國戰略誤判,誤將中共當作主要戰略競爭者甚至是對手。

這樣的認識實際是美國社會主流的認識,川普的政策反映了民意,在扭轉對華戰略的過程中,也讓更多人猛醒,中共的滲透早已到了家門口,威脅就在眼前。拜登內閣成員和白宮發言人都明確表示,中共就是最大的挑戰。

楊潔篪作為中共前外交部長,不可能看不見這樣的事實,但顯然在中共高層的授意下,只能反話正說。這樣的邏輯,更像是給中共內部聽,即美中關係搞壞,責任全在美國,並非中共高層的一連串失誤造成的。

美中關係的關鍵轉折發生在2020年。中共隱瞞疫情、故意傳播病毒,搜刮醫療物資、甩鍋、口罩外交等都是中共以疫謀霸的步驟,終於惹惱了川普。明知美中關係眼看鬧僵,中共還頻頻軍事挑釁、禍亂香港,引發美中脫鉤。中共也沒有收斂大規模間諜和技術盜竊行為,不斷導致美國反擊。中共介入美國大選舞弊,更引發美國的一系列制裁

中共高層一手搞壞了美中關係,卻不斷推責、不肯認錯,這樣的態度卻對緩和美中關係毫無益處。

中共急於與拜登政府和談
楊潔篪表示,美中應恢復正常交往,這也是中共不斷喊話的真正動機。

儘管中國黨媒一再唱衰美國、仇視美國,但習近平說了實話,不能「動不動就搞脫鉤、斷供、制裁」、「貿易戰、科技戰」。

川普的一系列制裁,確實把中共逼上了內循環的路,但中共高層清楚,所謂的「新發展理念」完全是口號,中共離不開美國的市場、資金和技術。與美國的關係,直接涉及到中共政權的存亡,更別說中共高官在美國的後路了。

中共急於和談,但又表示不肯讓步、動作不斷,實際等於又堵住了可能的緩和之路,拜登也端出了戰略忍耐,暫時不表態。

中共開出的籌碼美國難接
中共很想與拜登政府早日溝通,但卻設置了很高的門檻。

楊潔篪繼續重複所謂的「彼此尊重」、「不衝突不對抗」,還明確提出,「美方應停止插手香港、西藏、新疆等涉及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問題」。

中共開出的價碼是,美國不能對中共迫害人權實施制裁,也不能介入中共武統台灣,還不能介入南海島礁軍事化和在東海的擴張。

中共想讓美國接受這樣的籌碼,作為美中關係緩和的前提,相當於自我設置障礙。這也反映出,中共高層確實看低、看輕拜登政府,才敢開出這樣的價碼,但中共高層的誤判,顯然與現實太遠。

中共提出合作抗擊疫情、經濟復蘇、氣候變化等領域,本可能還有一些交流的空間,目前卻被中共設置的門檻擋住了,拜登政府很難冒天下之大不韙,按照中共開出的條件談和。

楊潔箎還提出中美兩軍加大合作,與中共目前處處軍事挑釁的氛圍極不相稱。很難想像新任美國國防部長會命令刀槍入庫,與中共把手言歡。

中共高層派出楊潔篪喊話,不但毫無誠意,還推責美國、拉高價碼,又釋出種種動作施壓拜登,無形中為可能的對話設置了重重障礙。楊潔篪的講話,充滿了中共黨文化的荒謬邏輯,卻再次公然擺上了國際舞台,應該能讓美國和西方各國更清醒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