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對中共早期在美滲透行動之反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對美滲透問題,並非始於近日,也非始於1979年中美建交之後(當然,中美建交之後中共滲透就進入了一個全新階段),而是早到中共竊國之前。

二戰期間,中美是盟國,中美關係日益密切。1943年3月,抗戰勝利在望,蔣介石發表《中國之命運》,指出戰後建設需才孔亟;4月28日,蔣介石指示國民政府「以後對於留學生之派遣,應照十年計劃,估計理工各部門高中低各級幹部所需之數目,擬具整個方案為要」。之後,教育部、經濟部、交通部等都開展了選送留學生出國留學工作。 這樣就形成了二戰後的留美高潮。這一時期,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有6200人左右,約80%的人學習自然科學與工程技術,其中包括學習如何製造原子彈。

對美留學,事關重大。中共插手其間,暗中選拔並資助了一些地下黨員,如羅沛霖、張大奇、王天眷等等,讓他們通過國民政府組織的考試後出國留學。通過留美學生,中共的對美滲透就此起步。

當時,中共的主要目的,是在留美科學家學成之時,全力爭取、動員他們回國投奔共產政權。中共在美國的滲透活動主要有兩個。一個是滲透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的主要學生組織——北美基督教中國學生會(Chinese Student Christian Association,簡稱CSCA)。例如,1949 年,CSCA在美國新澤西州舉辦的夏令營,討論主題就是「認識新中國」。有中共的幕後策劃,在北美學生會的組織下,留美學生歸國情緒日益高漲。

另一個是1948年底成立「留美中國科學工作者協會」(簡稱「留美科協」)。「留美科協」更多受中共中央南方局的影響和領導,以「響應解放,準備回國」為宗旨。到1950年3月,「留美科協」地區分會增至32個,學術小組達20個,會員達718人。「留美科協」還辦有 《留美科協通訊》,1949年為雙月刊,1950年為單月刊,發行量最多時上千份。朝鮮戰爭爆發後,「留美科協」被列為非法團體。經「留美科協」幹事會表決,留美科協於1950年9月19日宣告解散。

1949年「在中國歷史轉折的前夜,國內隆隆的炮聲也震撼了為求學身處異鄉學子的心,何去何從是每個人要考慮的問題。」雖然中共的發家史是不光彩的,但其巧舌如簧、謊言欺世,利用中華兒女的樸素的愛國情懷,居然忽悠、鼓動了大批留學生尤其是高級知識分子投奔共產政權

在1956年中共中央知識分子問題會議的系列文件中,有一份知識分子工作安排小組提交的《關於從資本主義國家回國留學生工作分配情況的報告》。這個報告提到留學生回國人數,說「從一九四九年八月到一九五五年十一月,由西方國家歸來的高級知識分子多達一千五百三十六人,其中從美國回來的就有一千零四十一人。」(只是隨著反右運動的開始,留學生歸國幾乎停止了,之後回國的人成為個別現象。)

由此可見,中共在美的這次滲透行動可謂成功。但是,這次滲透行動對歸國留美科學家本人所帶來的深遠影響,卻實在令人痛心疾首。

這些歸國科學家,為中共政權立下了汗馬功勞。例如,他們為1956年制訂中國第一個科技遠景規劃(即《1956—1967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綱要》,簡稱《十二年規劃》)發揮了重要作用。又如,中共長期宣揚的「兩彈一星」,他們不可或缺。1999年9月18日,中共授予23位科技專家兩彈一星功勳獎章」, 這其中有10位是留美歸國的科學家,他們分別是鄧稼先、屠守鍔、錢學森、郭永懷、楊嘉墀、陳能寬、吳自良、任新民、朱光亞、王希季。

然而,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並未因此而放過這些歸國科學家。

最初,中共要知識分子「洗澡」—— 思想改造,以批判「崇美、恐美、親美」的思想為核心,早期留美歸國的科學家成為思想改造的重點,他們往往幾次檢查都不能過關。1957年反右運動,很多留學歸國的科學家都受到衝擊。

文革期間,流行的口頭禪是「海外歸來是特務,監獄出來是叛徒。基本如此」 。幾乎所有的從海外回國的人都被懷疑成「特務」。在中關村福利樓上貼著一幅大標語「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使人不寒而慄。據不完全統計,1950年代從美國歸來的科學家,文革期間,至少8人自殺,他們是清華大學的周華章、周壽憲,北京大學的董鐵寶,中科院力學所的林鴻蓀、程世祜,南開大學的陳天池,大連化物所的蕭光琰,蘭州化物所的陳紹澧。而被正式關進監獄的科學家就更無法計算了。

結語
70年後,我們再回首中共早期的這次在美滲透行動,令人感概萬千。中共成功的欺騙、鼓動了一大批留美科學家歸國,為其打造「兩彈一星」毀滅性軍事機器;這不僅危害美國,更危害中國、危害中國人。這裡僅舉一個例子來說明這個意思。據說,1986年鄧稼先去世前,中共派去的幹部焦急地立在他的床頭,幾乎以哀求的口氣求他重建造每一顆核彈所需要的最關鍵函數方程。鄧稼先的回覆是:我閉上眼睛,就看到趙楚的血(鄧稼先最優秀的弟子,文革中被迫害致死),他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讓毀滅性的力量掌握在不該掌握它的勢力手中,對人類是一種犯罪。

中共的一切謊言和其所作所為,都無法掩蓋這樣一個事實:中共絕不等於中國。其實,歷史和現實都告訴我們:中共是中國人民的迫害者、中國傳統文化的毀滅者,和世界和平與發展的最大破壞者。

因此,全面認清、抵制和清除來自中共的滲透,對於我們這個世界,至關重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