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教育局長是流氓」到蛇年的天安門廣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教育局長是流氓」
文/大陸大法弟子

教育局長是流氓」

讀了明慧文章《「有三種人不能壞」》,我想起幾年前的事。

一天我遇到一位遼寧的王先生,他是辦技能輔導班的,言談中,我給他講大法真相。我先給他講中共怎麼腐敗,社會風氣怎麼敗壞,我剛說幾句,他痛恨的說:「共產黨不完蛋中國就得完!」

接著,他列舉了多年來自己做買賣遭到教育官員的勒索的事,痛罵教育局長是「流氓」:××科長如果你不給他「意思意思」一定會公開找茬;具體管事的人是小鬼拔毛,哪個不打點都不好使。他痛罵政府當官的「都是一幫白眼狼」,是一幫惡鬼……」還說:「本來我是正當經營的,主管部門總是以種種理由拿把我,現在當官兒的,沒個好東西!」

一聽自焚就喊「假的」

我給他講中共迫害法輪功,編造假新聞打壓好人,給他講天安門自焚」是偽案。我剛提到「自焚」二字,他突然提高嗓門大聲說:「自焚?那是假的!假的,老百姓誰不知道?扯淡呢!」

我驚訝的問他:「你咋知道?」他說:「哪有身上澆上汽油,點著(火)全身燒成那樣可頭髮不著的?有嗎?」我豎起大拇指,說:「對呀!」他又說:「新聞報道說自焚的有好幾組人,警察一下從哪弄來那麼多滅火器同時滅火?警察巡邏還背著滅火器啊?天安門咱都去過呀,唬小孩哪?!」

我問他:「你是不是聽過誰跟你講過『自焚』的事?」他說:「沒有,我就是看這事不對勁,越想越不靠譜!」我為他高興,臨走時我告訴他:「一定要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會有福報的。」他使勁點了一下頭。

回來路上,我想:邪黨以為它造假能唬住人,可是自焚那個造假處處都露出狐狸尾巴,實在太蹩腳了,連普通老百姓都能看穿幫。」

近期,邪黨在網上又鼓搗什麼「自焚」二十週年。它不提這事還好點,這一折騰,倒激起老百姓罵個底破,中共惡黨就這麼邪性!

(二)「『自焚』顯然是事先策劃好的」
文/海外大法弟子 明真

我有幾個朋友是北京方莊的。2001年時農曆辛巳年,屬蛇的生肖年。2001年1月23日之前,我給北京方莊的幾位朋友打電話問好,拜個早年。聊天中他們說: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派出所挨家挨戶,還到單位通知大家:「今年年前不要去天安門和天安門廣場。」當大家問為什麼時,派出所的人就說:「是上面通知的,你們就不要問了。」

結果在1月23日,所謂「天安門自焚」發生了。事後我再與他們聯繫時,他們說,當他們在電視上看到所謂「自焚」事件時突然明白了,為什麼年前「上面通知不要去天安門和天安門廣場」,原來是政府在策劃一場戲,怕老百姓到天安門去看出破綻,所以不讓大家去。

因為我是學醫的。看到對「自焚」燒傷的十二歲的孩子的處理完全不符合醫學常識,聯想到我的鄰居,因病做了氣管切開手術,半年了都不能說話,三年了說話聲音還沒恢復正常,而這個小女孩氣管切開四天不但能說話還能唱歌?

我有點懷疑,就打電話到積水潭醫院了解情況。接電話的是一位大夫,我說我是搞醫的,要諮詢一件事情。他說:「你說吧!」我問:「積水潭醫院是不是全國治療燒傷最好的醫院?」他說:「是」。我說:「為什麼你們對天安門自焚燒傷者的處理不符合醫學常識?記者採訪為什麼也不穿無菌隔離衣?小女孩氣管切開戴著插管四天就可以說話唱歌……」這個大夫聽完後吞吞吐吐地說:「這,這,這……」就隨之就將電話掛了。我再打過去也不接了。

我又打電話到護理站找值班大夫。一個護士接了電話大聲喊:「某大夫,你的電話!」這時聽到電話一旁那個大夫小聲對護士說:「你告訴他我不在。」護士就告訴我說:「他不在。」我說:「你不要騙我,我剛剛和他通過電話,他就在電話旁邊。我已經聽到他和你說的話了,我是來醫療諮詢的,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護士在電話那頭說:「醫院規定,要想了解採訪『自焚』這件事情,就必須通過醫院黨委同意。」說完立即把電話掛了。

一個正常的醫療諮詢還要通過醫院黨委同意?這不更令人懷疑嗎?如果背後不是有不可告人的、見不了光的祕密,需要這樣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明心)

原文網址:從「教育局長是流氓」到蛇年的天安門廣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