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同市法輪功學員崔玉桃生前遭受的迫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4日訊】山西省大同市法輪功學員崔玉桃,在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時左右,在山西省太原市(109)監獄醫院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歲。她姐姐崔玉萍生前曾遭到綁架迫害三十多次,在二零一三年含冤離世。

崔玉桃,原山西大同礦區工商局公務員,修煉法輪大法後,處處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單位任勞任怨,工作認真、待人寬厚,一改工商幹部「吃、拿、卡、要」的不良風氣,在單位、在家中、鄰里之間受到一致好評。鄰居都誇她是個好媳婦。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年中,崔玉桃十多次被綁架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崔玉桃被大同市公安局礦區分局國保大隊長王志龍和新勝街派出所警察綁架,至七月一日,派出所通知家屬去領人時,崔玉桃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神智不清!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崔玉桃在單位上班時又一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大同市第一看守所,當時年僅十歲的兒子無人照顧。據悉,當時,崔玉桃不走,不法人員強行硬拉帶拽、連碰又撞的把崔的皮膚弄傷流血,她穿的風衣上有好多血。

被綁架到大同看守所後,崔玉桃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躲過大災難,就大聲喊:「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看守所的不法人員不讓喊,就強行注射了不明藥物,當時,崔就神智不清,不會說話,再也不會喊了,記憶力明顯衰退。

酷刑演示:鐵椅子(明慧網)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大同市礦區法院非法對崔玉桃開庭審理,崔玉桃精神狀態不好,非常吃力地走進來,腳鐐和手銬連在一起。法警要求崔玉桃坐到了專門為犯人製作的恐怖的鐵椅子上面。當時被非法庭審的另一位當事人的律師強烈要求解除械具,法警給崔玉桃取下手銬,又把崔玉桃的手銬在了鐵椅子上面她胸前的木板上的兩個鐵環中,腳鐐還戴著。這個時候,崔玉桃的律師強烈抗議,你們這樣不叫解除械具,而是加重械具,我要求你們文明執法。可是,法庭上沒有任何人回應,後經休庭後,繼續開庭。

公訴人羅列所謂證據誣告崔玉桃,並且說崔玉桃是「在逃犯」。崔玉桃一直在單位上班,並且是在單位被綁架走的,怎麼是在逃呢?

律師站起來一項一項的駁斥,並且在庭上大聲的講述真相,要求對崔玉桃無罪釋放。崔玉桃自己反問公訴人:信仰有罪嗎?不是信仰自由嗎?我所有做的都是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大同市礦區法院對崔玉桃非法庭審後,冤判她三年半刑期。二零一七年七月,崔玉桃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監獄。

在山西女子監獄,崔玉桃被分到五監區8號房,號房組長楊海英逼著崔玉桃寫轉化書,崔不寫。

二零一八年底的一天晚上十點到凌晨兩點,崔玉桃身體難受,肚子憋的疼痛難忍,吐血,便血,想去廁所,號房的犯人阻止,說:「去了8號房的犯人全部扣分」,崔玉桃硬忍著肚子的疼痛憋的難受了四個多小時。

在這期間,值班的獄警在監控裏看見崔玉桃的病狀,就給五監區,值班的獄警任宏霞打電話問:「崔玉桃有甚麼病?」當時,任宏霞沒有及時去8號房看崔玉桃病的怎樣,就在五監區的大廳,隔著鐵大門在外面,把樓道晚上後勤值班的人,叫過來問:「崔玉桃有甚麼病?」因樓道的人,剛去五監區,時間不長,情況不詳。值班的人正準備告訴任宏霞說不知道,話還沒說完,和崔玉桃一個號房,五監區後勤給犯人發藥的姓史的快步跑過去搶著說:「沒有事,你睡吧」。

二零一九年中秋節,中午,崔玉桃去廁所,感到身體非常難受,全身無力,站不住倒在了廁所的地板上,便在褲子裏,不會說話,不會動,多人幫她替換了褲子。後被送山西109公安醫院,一直沒有信息。再後來五監區的人再也沒有見到崔玉桃。

被送公安醫院的期間,五監區的許多人看見,8號房的組長楊海英把崔玉桃穿過的衣服悄悄的漸漸的全部扔掉。號房床上的照片和樓道裏的照片,也漸漸的全部拿掉了。五監區有人問教導員侯建英,崔玉桃哪裏去了?教導員說:「取保候審,回家了。」可是,崔玉桃的丈夫當時在山西女子監獄大門外,傷心地哭著要人。

在監獄中,崔玉桃遭到殘酷迫害,幾次病危,家屬強烈要求放人,監獄都無動於衷,崔玉桃生命的最後一刻都沒有見到自己的孩子和親人。

崔玉桃被迫害致死,山西省女子監獄五監區的獄警任宏霞及監獄方面負有不可推卸的重責。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