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世衛訪武漢 疫情四大關鍵疑點 仍待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5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說到武漢病毒研究所,大家一定都還有印象,這可以說是去年全球知名度最高的科學機構,因為武漢病毒所曾經被懷疑是武漢肺炎疫情的病毒來源地。

至於病毒是不是真的來自武漢病毒所,我們還不清楚,不過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團隊已經在2月3日前往武漢病毒所進行訪問。所以今天我們要來跟大家聊一個重要主題:

世衛專家訪武漢病毒所 科學調查還是政治走秀

相信大家都還記得,去年疫情在中國首先爆發後,沒多久就開始快速蔓延全球,造成全球性的大流行病,而世衛組織的194個成員國也在去年5月一致同意,世衛應該對病毒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

不過,一直要拖到今年1月14日,世衛派出的專家團隊才抵達中國武漢,他們在隔離14天之後,才正式展開所謂的「調查行程」。世衛專家先到了武漢兩家醫院進行訪問,接著在1月31日,前往華南海鮮市場與白沙洲市場進行考察,不過現場戒備森嚴,全程受到當地警方的嚴密管制。

接著,在2月3日,世衛專家組終於前往武漢病毒所進行訪問,專家組停留了大約3個半小時,並且與武漢病毒所的知名病毒專家石正麗會面。不過,究竟世衛專家在武漢病毒所裡獲得什麼信息、調查有什麼進展,專家組並沒有對外說明,外界目前也都不得而知。

世衛專家到武漢查到什麼?

好,直到我們發稿為止,世衛專家這次來到武漢,究竟查到了什麼、看到了什麼?目前全都沒有對外透露。不過,我們可以從幾個角度與疑點,要來分析這次所謂的「專家調查」,很可能只是一場精心設計的政治樣版秀,由中共自編自導,世衛專家組來配合演出。

第一個疑點,是專家組的行程與發言,受到中共的嚴密控制。
早在專家組開始走訪武漢之前,世衛發言人就已經在瑞士對外表明,這次專家組的行程將完全限定在中共官方安排的行程裡,不會接觸非官方安排的人員或地點,對外的理由宣稱是因為「衛生限制」。

這個理由其實很牽強,衛生專家千里迢迢來到中國就是要來調查病毒與衛生問題,現在竟然說為了「衛生」問題而限制專家的活動範圍,這是不是就像有間豪宅的臥室發生了命案,但是屋主卻說警察身上可能有細菌,所以只願意讓警察在客廳調查,不能進到臥室或其他可疑的地方?這能調查出東西來嗎?

而且,世衛專家也坦承,他們這次所要提出的任何問題,都得先「寫在郵件裡,提前兩天發出,以便得到允許」。換句話說,什麼東西可以問、什麼東西不能查,全部控制在中共的手裡,這樣的調查,還會有獨立性、公正性與可信度嗎?

說穿了,世衛專家這次到中國的所謂「調查」,只是一場「政治走秀」,是根據中共安排的路線、劇本,找外國專家來武漢配合演出,完全失去了世衛原先聲稱的「獨立調查」的地位與功能。

而且華南海鮮市場早在一年前疫情爆發後,就被官方徹底封閉、清理與消毒,即便有什麼證據,還會留在那裡嗎?而且世衛專家也被禁止與當地居民交談互動,現場可以看到大量的警察保安人員在管控現場人員、阻擋媒體記者。所以,這絕對不是一場追查真相的獨立調查。

第二個疑點,是世衛專家的發言展現了高度「克制」。

無論是在醫院、海鮮市場還是武漢病毒所,專家組基本上都被警察保安包圍著,記者們沒有機會跟專家接觸;而專家組的行程也沒有對外公開,因此各國記者只能日以繼夜地跟蹤專家組的車輛,才能知道他們的行程。

但是,即便跟上了專家的行程,但所有專家也都沒有直接接受媒體採訪,似乎只有極少數獲得授權的專家,才能偶爾在社交媒體上發出一些簡短的信息。

比方說,目前發言最多的是「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達薩克(Peter Daszak),他曾經在中國工作了15年,與中方關係良好。

達薩克在訪問華南海鮮市場後,就在推特上發文說,專家組「走訪了非常重要的地點」,「這對我們團隊了解2019年底開始傳播的新冠病毒的流行病學,非常有幫助、非常重要」。

世衛專家在訪問武漢病毒所後,達薩克又在推特上發文稱,「今天與武漢病毒所的人員,包括石正麗博士,舉行了非常重要的會議。開誠布公的討論。(我們)提出了關鍵問題並得到了回答」。

不過,另外一位專家組成員費雪(Thea Fischer),她的態度則有所保留,她只在車上對記者喊了一句「很有意思,問了很多問題」。

好,請注意,截至我們發稿為止,除了達薩克與費雪之外,還沒有看到其他專家對外發言。但是,很顯然,發言權集中在跟中方關係良好的達薩克身上。他不但正式接受媒體採訪,還在推特上多次轉發中共黨媒與大外宣的相關報導,宣傳世衛專家到武漢「調查」。

從這些跡象來研判,很可能世衛內部已經對專家組進行發言的管制與安排,只有特定被世衛與中共認可的專家,才能對外發言。專家組的話語權實際上是操控在世衛與中共的手裡。

那相信大家都還記得,世衛在疫情發生初期,不但極力配合中共掩蓋疫情真相,世衛總書記譚德塞,不對,世衛總幹事譚德塞還高興地會見習近平,大力吹捧中共的防疫表現,還說要各國對中共「充滿信心」,結果釀成了疫情大流行,世衛也成為各國砲轟的眾矢之的。

所以,這次世衛專家組的對外發言,幾乎都是對中共相當正面、相當符合「政治正確」,這一點完全不讓人意外。

第三個疑點,武漢的罹難者家屬被警方嚴密監控。

在世衛專家抵達武漢之後,就有疫情的罹難者家屬希望專家組可以見他們,交流疫情的真相。但是,這些家屬隨即遭到警方的嚴密監控,甚至家屬之間的手機維權群組也突然被關閉。

家屬們告訴澳洲媒體,當局這種封殺言論、監控他們的舉措,是中共官員為了掩蓋他們當初瞞騙人民、瞞報疫情的責任。

大家想一想,如果中共真的沒有掩蓋疫情、真的一切「公開透明」,那他們需要這樣監控人民、封鎖言論嗎?這些舉動,不正好說明了他們心裡有鬼,害怕知道疫情真相的人民,趁機向世衛專家與海外媒體 「告洋狀」嗎?這樣的話,世衛這場所謂的「獨立調查」,真的能查出真相嗎?幾乎不可能,對吧?

第四個疑點,世衛專家先被安排參觀「武漢抗疫成就展」。

這一點可能是中共最讓人啼笑皆非、卻又自露馬腳的笑柄。我們知道,世衛派出專家組到中國訪問,是為了追查疫情的真相與病毒的起源,但是中共卻在專家訪問華南海鮮市場與武漢病毒所之前,就急著帶專家們去看所謂的「抗疫成就展」。

為什麼呢?顯然中共就是要先「灌輸」和「提醒」這些專家們:中共領導抗疫勝利了,所以你們不用查了,也別想說不利中共的話。這就好像,警方到嫌疑犯家裡調查命案,嫌犯卻搶著跟警察說:我們已經破案了,你們不用查了,聽我說的就對了。

中共這項安排不但相當荒謬可笑,反而讓海外社會看見,中共肯定對疫情真相覺得心虛,所以才會公開對這些世衛專家進行「洗腦工作」,這也反而曝光了中共「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心態。

好,剛剛討論的這四項疑點,足以說明這次的世衛專家組調查,其實是完全操控在中共的手裡,不但不太可能查出疫情的真相,甚至最後還有可能淪為世衛幫中共洗地、洗白的另一場政治宣傳。

四大關鍵疑點待解

不過,不論這場調查的結果會被中共與世衛搞成什麼樣,我想提醒大家,有四個非常重要的關鍵疑點,是我們要不斷記住、不斷追查的:

第一個疑點,病毒是不是起源於實驗室外洩?

關於病毒的真正來源,至今依然眾說紛紜,許多科學家跟發明艾滋病「雞尾酒療法」的何大一一樣,認定病毒最早來自中國,但是中共拚命地把病毒向海外甩鍋;有科學家認為病毒來自大自然,但也有科學家像閆麗夢一樣,認為病毒是來自中共軍方的實驗室。

究竟病毒是從哪裡來?是不是跟中共的實驗室外洩有關?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案情疑點,因為這將牽涉到未來國際社會追究疫情責任、以及索賠求償的方向。

第二個關鍵疑點,這場疫情最早發生在什麼時候?

雖然中共官方發布的「抗疫白皮書」宣稱,最早的病例是在2019年12月27日向武漢的江漢區疾控中心通報的,也就是中共宣稱在2019年底才發現首例病例。

但是根據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發表在國際知名期刊《柳葉刀》的論文,他們指出武漢首例發病的病人,其實是在12月1日發病,如果按照病毒潛伏期兩個星期來往前推算,那麼病人感染病毒的時間應該是2019年11月中旬,跟官方說法是有出入的。

而且,武漢在2019年10月舉辦了世界軍人運動會,當時就有多個歐洲國家的運動員在抵達武漢時發現不對勁,比方說武漢機場要求他們要量體溫,他們被要求要勤洗手等等,這一點就讓運動員覺得不尋常,而且當時也有多位運動員出現了類似流感的症狀,但當時官方沒有提到疫情這回事。

巧的是,劍橋大學學者福斯特(Peter Forster)的團隊,去年4月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發表論文指出,病毒最早是在中國境內擴散,而且他們推算病毒最早是在2019年9月13日到12月7日這個區間內開始蔓延。

大家想想,劍橋學者說病毒是從9月中到12月初之間蔓延,這個時間點是不是剛好符合了金銀潭醫院研究說的,首例病人可能是在11月中發病?是不是也符合了武漢在10月舉辦軍人運動會,有運動員發現不對勁呢?

所以,疫情最早在什麼時間開始擴散,勢必需要追查釐清,這不但牽涉到疫情究責,也牽涉到未來更深入的防疫研究工作。

第三個關鍵疑點,中共是否早已掌握新冠病毒?

早在2019年9月,也就是世界軍人運動會舉辦前夕,武漢當局就曾經在天河機場舉辦一場特殊的演習活動,現場模擬機場發現了一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患,演練整個處置過程。

大家想一想,這是不是很離奇?2019年9月,中共還沒對外公開「新冠病毒肺炎」這個名詞,中共就已經在對新冠病毒進行防疫演習了。如果中共方面沒有提前掌握了這個病毒,他能做演習嗎?而且中共還勢必對這個病毒有了一定的了解與研究,甚至掌握了怎麼處理、防範這個病毒,才能做正式演習,對不對?

而且,根據「中國軍網」去年公布的病毒疫苗照片顯示,軍方研發的疫苗上面,清楚寫著生產日期是2020年2月26日。剛剛我們提到,中共官方宣稱的第一名病例是在12月27日通報的,這樣算起來,中共只花了兩個月時間,就能完成病毒的分析、疫苗的研發、臨床實驗與製造,這可能嗎?

幾乎不可能。一般的疫苗研發,往往需要幾年的時間才能穩定。即便根據中共黨媒自己的說法,光是疫苗的兩期臨床測試,最快最快也需要半年的時間做觀察,才能進一步量產。

但是中共軍方在2月就做出一批疫苗了,這是不是意味著中共早就掌握了新冠病毒?所以才能提前研製疫苗?所以武漢才能在2019年9月在機場舉行防疫演習?

而且,有中國民眾整理發現,中共黨媒從2013年開始,就已經陸續出現關於「新冠病毒」的相關報導,甚至2015年還有一篇報導稱,病毒專家石正麗讓SARS病毒與蝙蝠病毒雜交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可以感染人的呼吸道。

所以,這些跡象都顯示,中共很可能早就掌握了新冠病毒,只是在疫情爆發後,拚命掩蓋。這一點,非常需要追究調查。

當然,還有一點非常重要,就是中國去年到現在的疫情,真實的傷亡數據到底是多少?這項數據,也是中共至今極力掩蓋的關鍵疑點。

中共到目前宣稱,累計只有10萬人確診,4800多人死亡。這個數據,怎麼看都不合理。就連人口只有一億兩千多萬人的日本,都已經將近40萬人確診,超過6000人死亡,十幾億人口的中國,怎麼可能數據這麼低?

當然,我們知道是中共掩蓋疫情,我們也通過特殊渠道了解到,中國真實的死亡人數遠遠超過官方宣稱的數字。因此,追查、釐清中國的真實疫情數據,也是另一個不可遺忘的關鍵疑點。

好,最後我們再重複一次,這次世衛專家組到武漢調查,至少有四個主要疑點,可以反映出這次的調查本質上只是一場中共精心安排的「政治走秀」:

行程疑點一:世衛專家行程受到嚴密控制,全程都被中共嚴密安排與監控。
行程疑點二:世衛專家發言高度「克制」,只有特定的、與中方關係良好的專家才有發言權。
行程疑點三:武漢罹難者家屬被嚴密監控,他們被切斷發言權,不得與專家、媒體接觸。
行程疑點四:專家先被安排參觀「抗疫成就展」,先接受中共的「抗疫勝利」宣傳與洗腦。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出迷

冬去春來歲流變
落凡塵迴轉千年
人生如夢戲一場
看透盡捨出迷仙

唐浩

《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