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索賠27億美元」 Smartmatic公司被傷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6日訊】【今日點擊】(4002-2)

提要
「索賠27億美元」 Smartmatic公司被傷害?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們知道在大選的過程中,主要使用的投票機是Dominion,而Dominion上一間的公司叫Smart,史馬特,說叫史馬特。那它史馬特在過程中很低調,在鮑威爾、朱利安尼等人拿到的證詞當中,他的佐證當中,Dominion是Smart的前身,就是他們之間的公司,Smart應該是Dominion的母公司。Smart在加拿大,總部在加拿大,就在索羅斯在多倫多的中國城士巴單那裡。所以smart突然昨天在紐約州最高法院,狀告這個福克斯新聞網、朱利安尼和這個鮑威爾,要求索賠27億美元。而在鮑威爾跟這個朱利安尼身上,Dominion公司各告他們,要求索賠13億美元。

那這事成了對吧,叫什麼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你要打到這個case,就是這個官司你要打到這分上,他們就打了,我撂個份就打了。中國人有句話:我沒錢,你跟我打官司,你殺我,你殺我成不成,我求求你,就出現了這種場面。但是它綁票綁了一個福克斯新聞網,那個有錢,那是默多克的。所以福克斯發出通知聲明,跟你幹定了。而中間的關節點,是Smart說這次大選是非常公正的,就會促成鮑威爾跟朱利安尼手裡面的所有有關欺詐選舉的檔,將在法庭上陳述。跟大家分享這一集節目的下半部分。亨特拜登昨天宣佈,他要在4月6日出本書,急死你,他出本書叫美麗人生。你說這是什麼世界。

在全球的互聯網上,他光著屁股耍流氓,光著屁股繞著世界跑的這個視頻、照片,那個光著屁股有小孩、有大人,他寫了一本書:美麗人生,出版商先給他200萬。聽明白了,那個老頭當四年總統,丟了20億,誰花20億去買個總統去,你花嘛,誰家有20億?這個前頭光不溜條墊底,他出本書先給他200萬,這是臭肉的社會,美麗人生啊。他寫的東西很那個,在我充滿驚悸的童年,在我困惑的人生中,就寫了一大堆。但一切在我家庭當中哪堅定的愛,在我的兄長驟然離世之時,我如何關愛我的嫂子,後這話是我填的,美麗人生。他娶了他嫂子,也不叫娶了他嫂子,叫安慰他嫂子,沒有正式娶。所以這是一個完全本末倒置的,完完全全本末倒置。

他們為什麼恨川普?昨天另外一件事情,就是美國好萊塢的電影協會,大家知道的眾多著名影星,要求電影協會的演員工會開除川普。川普在人家開除他之前,先說了Who cares,我走了,你們就是流氓。原因呢,原來有個電影,專門在聖誕節放的,叫小鬼當家。小鬼當家這個電影裡,這個電影,其中有些鏡頭是在川普在曼哈頓的酒店裡拍的,川普客串,川普客串小鬼當家裡頭,因為酒店是他的,給那個小鬼就指路。另外就拍了一些電視劇,他在電視劇裡面拍的比較多,名利場,還有一個叫什麼選秀,選秀那個電視劇,是美國電視歷史上很著名的,就是非常成功的一套劇。

所以在美國在好萊塢有規定,如果你做演員必須加入工會,你加入工會每個月給人錢的。那些有名的演員,對這個好萊塢演員工會非常有意見,因為他們只收錢不辦事,養了幾個律師,在家裡買房子置地,因為你就得交錢交會費。所以那些有名的演員曾經發出很大的呼聲,說為什麼我們要有演員工會?為什麼我要給他錢?為什麼他什麼事都不幹?他知道那是個腐敗的組織,扭臉今天說我要把川普開除,你應該演員工會開除。那川普沒等他開除,垃圾,Who cares,我才不在乎你是什麼東西。至於你是什麼物種跟我沒關係,但我在這個行業,你這麼來看待的話我都羞恥。我覺得是囉,川普會覺得很羞恥,因為川普不知道它是什麼物種。

Smartmatic是這個Dominion的投票機的上家。我們知道一共有三家公司嘛,Dominion、 Smartmatic和這個神偷傻偷。Smartmatic是在加拿大,在多倫多,那Dominion是在美國,那家公司是在西班牙,所以我們看到的整個投票系統是這麼來的。而Smartmatic真正它的投票機是在洛杉磯縣好萊塢的,是在好萊塢在用,其他的地方並沒有用。可是從檔顯示呢,Smartmatic跟Dominion中間是掛鉤的。所以在大選一結束,很火熱的時候他們一再聲明自己沒關係。

「索賠27億美元」Smartmatic公司被傷害?

所以在今天的場合下,一切他們都認為OK的情況下,Smartmatic昨天告到了紐約州最高法院285張這個狀子,狀告了朱利安尼、鮑威爾、福克斯新聞網,和福克斯新聞網裡頭三個主要的節目的主持人,叫什麼多魯比那個老頭,那是福克斯最著名的、最老牌的脫口秀的主持人。另外一個是Maria,叫做今天你早和週日你早的節目,一般早上7點半。還有一個叫皮埃,就是每週六的那個大法官的節目,他本身是個法官。所以告了三個主持,告了福克斯,告了他們兩個律師,27億美金,告了27億美金,它是一起告的。

大概Smart就說他們用了虛假的信息,在大選中進行了攻擊。但Smart在它的狀告詞當中有點特別,它說這一次大選是最公正的,他們沒有任何欺詐的證據。他們他就把這個大選簡直是,簡直是就像那個民主黨人,那些女士做不好事的女士的人,都穿著白衣服去招搖撞騙的概念是一樣。民主黨這麼幹,邪了門了,都是女人,都是騙子。民主黨的女人穿著一身白,來到了一個鐵絲網,然後就拍了一組照片跟視頻,在聲討川普的移民政策。說那鐵絲網裡面住滿了都是那些背井離鄉的難民,川普迫使他們的孩子跟父母離開。那鐵絲網裡頭是個倉庫,一個活物,除了耗子沒有活的,他們就這麼幹,今天的美國。

所以這是我們看到最新的。我說出其意表的就是說,它告了紐約州最高法院,然後它申訴的一切就是說它是最乾淨的,就這個smart是最乾淨的,乾淨得身上一個氈都沒有,一個毛病都沒有。那福克斯新聞網回覆,說小樣兒的,我們為2020年大選的報導非常自豪。這官司打定了,這戲要這麼唱,不知死活了。朱利安尼,特別是鮑威爾手裡的所有證據,沒有任何機會在法庭中陳述,沒有任何機會。為什麼Smart在這樣的方式,為了出了心中的惡氣,它可能認為法院是他們家的,那總統是他們家的。你總統的概念、法院的概念,這個包括紐約的這些檢察官的概念,他們都要仰仗這份Smart本身他們的操控做法,所以我可以把他們告輸了。

27 億不少喔,這麼多人都能破產了,對吧, 都沒錢了。那個人的律師扛不過的,哪扛得過,律師再有錢,27億那個不是那麼回事兒。所以這是我們看到,在我眼睛裡看到的魔鬼的故事。大家善惡的對比,要從中能夠品味出來。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