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川普的中國戰略會被拜登斷送嗎?

---- 簡評大西洋理事會的最新報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國務院的官員最近說,不急於與中國接觸;在對華政策上,拜登政府目前的著重點之一,是先與盟友和夥伴國磋商,之後才與中國就共同關心的重大領域進行直接接觸。這未免令人覺得蹊蹺,因為美中關係無疑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涉及美國、中國和世界的安全、和平與穩定,從軍事到政治到經濟、科技、貿易,無不如此。但拜登政府上任兩個星期來,拜登先後與世界多個國家的領導人通話,布林肯國務卿也採取了類似的行動,卻遲遲未與中共領導人通話,當然引起人們的猜測。

實際上,川普總統的圍堵中共策略,全球剿共的大計,如今是否會中斷、甚至被葬送,美國本身是否會走上委內瑞拉的道路,都是美國人民和世界人民關注的話題。坦率的說,拜登不不急於跟中共接觸?會不會是因為不知道一旦見面他們會說些什麼、該說些什麼呢?中共試圖影響美國選舉,大量的投入人力物力,現在難道不是逼債、求得回報的時候嗎?如果左翼團隊不能澄清與中共的糾結,不敢正視中共的干預,那當然會為難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那也就會覺得沒有什麼好接觸、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呢。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萊斯(Ned Price)在二月初的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美國是否在延遲與中國就一些重大全球性議題進行互動。他回答說,這關係到「我們在廣泛的外交政策議題上安排行動的先後次序。」如果美國真的是先確保與盟友步調一致,與夥伴步調一致,然後一起針對中共,這當然不錯,也符合美國一貫的策略。但拜登政府在中共步步緊逼、屢次挑釁之際仍然祭起「戰略耐心」的旗幟,並且全面裁撤川普第一任期內國務院的人馬,不免讓人們擔憂,美國會不會讓中共僥倖脫身!

美國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二月初發表了一份最新的研究報告,題目頗意味深長:「更長的一份電報:美國關於中國的最新戰略。」而報告的作者,居然是匿名的。

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是一個具有六十年歷史的美國智庫,創建於1961年,主要研究方向是國際事務,為國際政治、商業、知識界的領袖人物提供一個平台。他們有十個區域性和功能性的研究中心,專門研究全球經濟和安全方面的議題。他們的這個報告用了「更長的電報」(The Longer Telegram)一詞,這是因為歷史上有個著名的「長電報」(The Long Telegram)。

所謂的「長電報」,是1946年2月美國駐莫斯科大使館的外交官喬治•肯南(George F. Kennan)發回美國的、長達8000字的電報。這份應美國國務院要求完成的長篇報告,最初是想了解,為什麼俄國人對創立「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在持反對的態度。但報告最終幫助美國政府確認了對前蘇聯的強硬政策,奠定了美蘇冷戰期間美國的圍堵策略。

肯南的功績,在於他確認了蘇聯共產主義政權不認為會與資本主義世界長期的和平共處,所以美國必須對蘇聯共產主義的擴張採取圍堵的方針。肯南後來用匿名的「X」作為筆名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澄清了他在「長電報」中的觀點。也因此,70多年後一篇「更長的電報」的研究報告,也以匿名的方式發表,並針對一個最後、最大的共產主義政權—中共,就非常耐人尋味。

大西洋理事會的這篇報告明確地指出,美國在21世紀面臨的唯一一個、最重大的挑戰,就是來自一個崛起之中、習近平領導之下、越來越極權的中共國。中共因為在經濟和軍事力量上的規模,技術發展的速度,和與美國截然不同的世界觀,現在已經衝擊了美國國家利益的每一個方面。並且,這是一種結構上的挑戰,是在過去20多年中逐步形成的。習近平權力地位的上升,加快也加速了中共的這一挑戰。

報告注意到了習近平回歸毛澤東的馬列路線,系統性地消滅政敵,讓中國市場改革停頓、加強共產黨對私企控制等等的倒退行為。中國在習近平時期,報告認為,加速成為極權式的警察國家,並把中共的極權體制、脅迫式的外交政策、和軍事部署,都延伸到了中國之外的世界各地。所以,報告認為習近平是整個民主世界的「嚴重的麻煩」。報告認為,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的美國政府,都需要應對這個迫在眉睫的挑戰。

顯然,這份研究報告是在川普第一任期中開始研究、寫作、成型的,應該是立足於川普時期美國政府和民間對中共最新的認識,而對美國兩黨的政府機構作出的政策建議。可以說,它是川普對中共圍剿政策的延續,並以智庫報告的形式呈現,讓美國未來政府採納和執行。報告提到川普政府2017年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並稱讚了川普政府就中共的野心向美國人民敲響了警鐘!

這份基於美國朝野對中共最新、最全面認識的報告,還指出了十個策略建議,都是足夠讓中共心驚膽顫、讓中南海難以入睡的殺手鐧。報告指出,相比於蘇聯,中共更加靈活,更加善於存活。所以,與其指望中共最後會從內部開始垮台,還不如把「推翻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明確的目標!這可真是非常難得。

十大戰略具體的來說,首先,是美國的戰略必須基於四個支柱:軍事力量,美元霸權,新興科技,和自由法制。其次,美國戰略必須立足於發展美國經濟,糾正體制性的經濟薄弱環節。這一點,正是川普「美國第一」、「讓美國再度強大」的繼續。第三,美國對中共的戰略必須基於美國的價值觀和國家利益。第四是美國必須與盟國合作,團結一致對付中共。第五點與第四點相關,就是美國需要考慮盟國的政治和經濟需求,然後協調合作。

第六點非常有趣,是要美國重新平衡(rebalance)與俄羅斯的關係。這顯然是在擁抱川普的「聯俄抗共」策略,它在川普執政時也可以執行。但在污衊川普「通俄」的左翼政府中,卻很難實施。第七個策略最有趣,也最會引起中南海的警覺:它建議美國政府巧妙利用中共內部的斷層,亦即中共的內鬥,尤其是針對習近平的反習內訌,來實現美國的目標。第八點是提醒美國官員認清中共「現實主義」、「實用主義」的特點,中共只認拳頭和實力,不講道義,也不相信戰略的真空。

第九點指出了中共的軟肋,那就是中共現在最害怕、最焦慮的,就是與美國的戰爭衝突!當然,美國戰略的最後一點,就是中共非常害怕經濟上的崩潰。這一點也非常正確和準確,中共的確是在面臨經濟上的崩潰。只要川普的經濟戰、貿易戰、科技戰,繼續的往前推進,中共必定在年內迅速垮台。

問題的關鍵是,川普成功的警示了美國人中共的危險,大西洋理事會的這個匿名報告,也重申、確認了川普圍剿中共的戰略。但現在國際社會善良人們最關心的問題是,這些優秀的戰略策略,會被蕭規曹隨的執行,還是會被拜登政府給葬送呢?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