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彈劾將川普與政治鬥爭推向高潮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Conrad Black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週,註定不得善終的彈劾審判的戲碼,將占據政治中心的舞台。這一定是臭名昭著的民主黨人的最後一搏,他們除了憎恨前總統外,無法長期關注於任何政治活動。

五年來,對川普的憎恨一直替代了他們的政策和政治,促使民主黨在沒有正當程序、沒有證人或證據的情況下通過彈劾投票,207名(衆院)共和黨人中只有10人支持彈劾。

前總統被控煽動叛亂,他敦促(集會的民眾)「和平、愛國」地向國會交涉,不要使用暴力,當然也不要用暴力推翻政府(這是叛亂的意思)。

正是因為這場巨大的、無理性的鬧劇,參議院被要求將某人從他並不擔任的職位上撤換,即使他沒有慫恿人們去做一件沒人打算做的事,即使是那些有預謀地、領導了對警衛不嚴的國會大廈發動襲擊的職業流氓。

主要問題

這個案子最有趣的地方是,前總統看起來解僱了希望贏得這場官司的律師,他們盤算好推翻對川普的指控,而不是繼續提出選舉中有舞弊行為導致川普出局。

這就是當代美國政治的真正的、主要的問題:民主黨和所有不是明確支持川普的共和黨人(很明顯,相當多的共和黨人確實支持他),無法接受任何對選舉結果合法性的嚴肅質疑,這對整個體制本身來說是一個太大的彈劾。

川普在選舉之夜措手不及,他的法律挑戰更是亂七八糟,而且做得太過,這些事實並不能抹殺賓夕法尼亞州在午夜一面倒的可疑選票、喬治亞州(前民主黨州長候選人)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承認放鬆選民身分驗證,以及大量系統性舞弊的宣誓書證據,這些都沒有得到法律解決。

州法院在幾個州都不嚴謹,最高法院也迴避了這個問題,(最後)放棄了。

承認這是一場被操縱的選舉的可能影響,使得整個政治建制派和幾乎所有的媒體(反正他們幾乎一致反對川普)聯手反對調查選舉的公正性。

這是危險的,因為如果選舉後的調查得到徹底的進行和裁決的話,很可能會發現超過4.5萬張選票,這些是川普贏得喬治亞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州所需的選票。即使拜登贏得了普選,獲勝的候選人也曾在之前六次選舉中輸掉普選,包括2016年。

贏了 但失去了普選

塞繆爾‧蒂爾登(Samuel Tilden)在1876年的選舉中,可能因多州有舞弊行為而敗選,但他向盧瑟福‧海耶斯(Rutherford Hayes)讓步,條件是從南方撤出剩餘的聯邦軍部隊,提名一名南方人進入內閣,並增加對南方戰爭損失的賠償金,海耶斯履行了他的諾言。

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很有可能在1960年的選舉中,因選民舞弊而敗選,但作為一個傳統的愛國主義美國人,他拒絕用一場全面的選舉挑戰,來動搖整個國家,儘管艾森豪威爾總統建議他這樣做。

希拉里‧克林頓在2016年沒有受選舉舞弊所累,而是以政治化的情報部門和聯邦調查局官員的惡劣和腐敗行為來回應失敗,其程度還有待達勒姆(Durham)特別檢察官的調查來澄清。

可以參考的先例是1824年的選舉。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在普選中領先,但在選舉人團中沒有獲得多數票,而亞軍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與作為第四位候選人的眾議院議長亨利‧克萊(Henry Clay),據稱共同合作使亞當斯領先於傑克遜。傑克遜為他所謂的「腐敗交易」進行了四年的競選活動,並於1828年當選。

雖然川普不是美國那段歷史的權威,但他崇拜傑克遜。其模式就是他所追隨的。

真相時刻

很明顯,在川普被指控煽動叛亂的罪名是有罪還是無罪的問題上,絕大多數共和黨參議員將投票宣判他無罪。如果他的辯護能讓那些投票宣告他無罪的人,同意選舉結果不誠實,那對共和黨來說將是一個還原真相的時刻。

川普似乎希望有這樣的結果,我懷疑許多共和黨參議員會投票宣布無罪,但會試圖表達對選舉結果的不信任,而不會宣布他們認為選舉有欺詐行為。川普在賭博,因為如果他被判有罪,民主黨可能會禁止他再次競選公職。但在這種情況下,大多數投票反對他的共和黨人將簽署他們自己的政治死刑令。

議長南希‧佩洛西和她的黨羽可能是被氣憤、仇恨或策略上的信念所誘惑,認為再次抹黑川普可以推動拜登政府。或者,他們可能只是對抹黑川普上癮了。

但是,他們扼殺任何嚴肅質疑總統選舉中選票被公平和公正地計算的企圖將會失敗。如果川普確實被定罪,這將使他和大多數共和黨人充滿可怕的復仇情緒,這將更容易轉化為中期選舉和下次總統選舉的勝利。

如果川普被禁止成為候選人,他將有效地選擇提名人。

激烈的高潮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樣的事態發展將帶來一個原本不太可信的概念,即:沒有川普的川普主義,而這個概念實際上得到了許多共和黨人的支持。國會和州立法機構的選舉認同了川普的政策,即使總統大選普選票是由那些反對川普個人、不喜歡他的個性,或者只是要求緩解川普時代的壓力和戲劇性的人贏得的。

由於全國政治媒體致力於肯定選舉結果的公正性,而那些質疑選舉結果的人被趕出推特,並受到動議罷免他們現職的威脅——包括現任美國參議員——因此,媒體的公信力在這起彈劾案中也岌岌可危,所有民調都顯示其公信力受到嚴重侵蝕。

公眾似乎完全沒有做好准備,川普最壯觀、最吸睛的、突然成功的戲劇性回歸。這位前總統將比任何人,甚至是他最偉大的支持者們,當然也包括他的許多反對者所能想像的更快回歸。

如果佩洛西讓川普安靜地離開,即使她堅持進行譴責投票,拜登將能繼續他的任期。現在的情況是,下週,就像過去五年中除了兩週以外的所有時間一樣,全國和全世界的注意力都將集中在唐納德‧川普身上。

他與華府政治階層的鬥爭不僅遠未結束,而是正在堅定地接近一個高潮。

原文Impeachment Brings Trump’s Struggle With Political Class to Intense Climax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康拉德‧布萊克(Conrad Black)40年來一直是加拿大最著名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上主要的報紙出版商之一。他是權威傳記的作者,著有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傳記,最近還出版了《唐納德‧川普:一位無與倫比的總統》(Donald J.Trump: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該書即將以更新的形式再版。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