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拜登對華政策有關鍵漏項 或成大失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4日,拜登發表了外交政策演講,稱中共是「最嚴峻的競爭者」,並表示將直接應對「繁榮、安全和民主價值觀帶來挑戰」,「回擊中國(中共)對人權、知識產權和全球治理的攻擊。」

拜登的話顯然不對中共的胃口。2月5日的中共黨媒大致保持沉默,似乎拜登的講話根本不存在。中共外交部也極力迴避。從拜登的講話中看,似乎並未對中共有明顯放軟,但卻遺漏了一個關鍵項目,即針對中共隱瞞疫情追責。

拜登也稱要繼續保持美國的領導地位,聯合盟友對抗中共政權,但若不能帶頭追責中共隱瞞疫情,美國恐怕將失去領導力,也難以聯合其它國家。全球疫情爆發後,世界各國都在重新審視與中共的關係,拜登剛剛闡述的立場並不領先。在對抗中共政權過程中,其它西方各國正在顯露出超越美國的跡象,昨天的歷史已經證明,若美國無法站在對抗邪惡的前沿,將難保領頭羊的位置,拜登的目標恐難達成。

中共被迫暫時迴避

拜登的講話並不算多麼強硬,而且眼看要從川普的脫鉤策略後退,但仍然令中共高層很難受。

2月2日,楊潔篪對美喊話,也開出了價碼,要求美國「不衝突不對抗」,不能把中共當作主要戰略競爭者,也不能談論中共迫害人權。但拜登的講話,既把中共列為「最嚴峻的競爭者」,也要對抗中共的挑戰,還提到了中共「對人權、知識產權和全球治理的攻擊」。中共提出的籌碼大多被拜登推翻了。

雖然拜登也談到了合作,卻只有一句話,中共根本沒法做文章。中共黨媒只能暫時保持沉默。2月5日,新華社首頁四條與美國相關的主要新聞中,第一條是《外交部:中美共同利益遠大於分歧》 ,僅提到中共外交部當日記者會上,「被問及對美國總統拜登近期涉華表態有何回應」,完全省略了記者提問的原話。

彭博社記者當時提問:美國總統拜登在講話中稱中國是美國「最嚴峻的競爭對手」,美國將直面中國在經濟、人權和知識產權侵犯等諸多問題上對美髮起的挑戰。但拜登同時表示,美願在符合美方利益時與中國開展合作。中方對拜登總統上述表態有何回應?

中共黨媒沒敢透露這些內容,只是照搬了汪文斌的回答,完全重複了以往的套話,根本沒有回應拜登的講話。中共高層應該還一時反應不過來,中共外交部和黨媒只能假裝不知道。新華社的第二篇新聞是抗議美艦穿越台灣海峽,第三篇仍然繼續《中美關係航向係列評論之三——經貿往來之勢擋不得》,第四條新聞是川普彈劾案。拜登講話基本被中共黨媒消失,大多數中國人應該根本不知道。

中共高層顯然吃了癟,但應該也有些竊喜,拜登沒有稱中共是威脅最大的敵人,而只是競爭者。另外,拜登沒有談到疫情追責問題,應該也讓中共高層暫時鬆了一口氣。

拜登不提疫情追責或成重大失策

去年的聯合國大會上,川普直接要求聯合國追責中共隱瞞疫情,但如此重大的題目,卻沒有出現在拜登包羅萬象的外交政策講話中。

拜登不應該忽略掉疫情這麼重大的議題。過去一年來,疫情導致美國和西方各國遭受的生命和財產損失無法估量,追責中共隱瞞疫情理所應當,這也是中共最擔憂的外交衝突之一。拜登沒能在這一重大問題上充當世界的領導者,乾脆沒有提及,這才是拜登外交政策中真正的軟弱之處。

美國的情報機構應該完全掌握了中共故意散播病毒、企圖以疫謀霸的證據,拜登不可能看不到,他雖然也表達了對抗中共的說法,卻沒有列入疫情追責的關鍵項目,實際暴露了示弱的態度,至少顯得缺乏信心。

拜登遺漏疫情追責,不符合美國人的利益和意願。難道美國就此作罷,甘願吞下苦果嗎?美國人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已經超過46萬,經濟損失難以計數,就這樣不了了之嗎?

美國新政府放棄疫情追責,並不意味著其它國家也會放棄;若美國在疫情追責上裝聾作啞,怎能獲得盟友的認可,如何還能領導世界?

美國為何成為世界的佼佼者

回顧美國的真正崛起,第一次是在二戰中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在歐洲戰場打敗了納粹德國,同時在太平洋戰場打敗了日本軍國主義,可以說美國挽救了世界,當然也付出了很多年輕的生命,並給予各國巨大的無償援助。假如當時美國沒有站出來,也不可能成為世界的領導者。實際上,太平洋戰爭爆發前,美國對日本軍事擴張的綏靖,助長了日本軍國主義,珍珠港事件之後才被打醒。

二戰前,美國經濟已經在世界上崛起,但政治上並未得到各國的真正認可,更沒法領導世界。正是在對抗邪惡的生死之戰中,美國充當了主力,並沖在了最前沿,才獲得了全世界的擁戴。

之後幾十年的冷戰中,美國同樣是領頭羊,率領西方各國對抗共產陣營,期間還策反了中共政權,並最終贏得了冷戰。美國的巨大付出,再次鞏固了世界強國的地位。

如今,各國在瘟疫中痛定思痛,正在清醒地認識到中共政權對世界的危害。美國同樣需要從接觸政策的失敗中重新吸取教訓,如美國還願意繼續成為世界的領導者,仍然需要再次走上對抗中共政權的最前線。

中共隱瞞疫情給世界帶來了巨大的災難,追責中共政權,也是美國聯合盟友的最佳契機。若美國放棄這樣的責任,就等於讓出了領頭羊的角色,其它國家不會等待美國,卻會紛紛展露頭角,這一進程已經開始了。

其它國家或正在超越美國

2月5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美國議題只是話題之一,更多國家正在對中共施加壓力。

英國獨立電視新聞記者詢問英國撤銷中共央視國際電視台(CGTN)執照一事,彭博社記者和加拿大《環球郵報》記者也相繼追問,逼得汪文斌不得不說,「中國是共產黨領導的」,「對於中國媒體的屬性,英方一直是清楚的」,他顯然亂了方寸。

英國《每日電訊報》記者還詢問中共間諜以中國官方媒體做掩護,被英國驅逐出境,汪文斌只能試圖迴避、否認。

大陸媒體被安排提問,想配合中共外交部反駁BBC關於新疆存在對婦女的系統性性侵與虐待的報導。路透社記者立刻追問,BBC稱堅持其報導方式,外交部怎麼回應。汪文斌再次畫蛇添足,主動提到了病毒溯源問題,還稱「BBC長期以來在意識形態領域惡意攻擊抹黑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

芬蘭廣播公司記者繼續追問:芬蘭總理桑娜·馬林對於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的新疆「再教育營」存在虐待維吾爾族婦女錶示嚴重關切,中方願同芬方討論這個問題嗎?汪文斌更加難以招架。

法新社記者問:法國總統馬克龍稱,中國疫苗相關信息缺乏,如果中國疫苗無效,會加速病毒變異。沒有任何中國疫苗的臨床數據被分享。這個問題令汪文斌再次陷入了混亂。

美國之外,其它國家正在針對中共大外宣、隱瞞疫情和人權迫害問題,連續施壓中共政權,某些方面開始超越了美國新政府的立場。若美國不能走到最前面,甚至充當看客,可能很快會被更多國家超越,之後的抗共聯盟中,美國的地位恐怕不在。

昨天的歷史與今天驚人的相似,邪惡或能逞兇一時,卻無法逞兇一世。中共政權在習近平接掌時,已經從頂峰衰落,中國經濟也失去了動力,中共高層卻不自量力地要稱霸世界,巨額貪腐和「一帶一路」迅速燒光了外匯儲備,內部傾軋耗盡了能量,挑釁美國換來了高關稅和一系列制裁,瘟疫摧垮了中共的根基,國際孤立導致了中共嚴重的執政合法性危機……

正如前蘇聯、東歐的解體,也正如軸心國的滅亡,中共政權的衰敗、崩坍乃天下大勢。美國需要再次順應歷史大勢,才能繼續領導世界;若美國自甘落後,也只能讓出領導者的位置。歷史不等人,天時不等人,選擇或只在旦夕之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