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知名書畫家的見證(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6日訊】(接上文

兩次被非法勞教 見證殘酷的迫害

王建中剛剛到家,僅僅洗臉的功夫,公安就闖進了家門。他說:「我還沒來得及和家人說幾句話,就被強行綁架到裡則派出所。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大年三十下午,又把我送入濱州市看守所。當天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天安門『自焚』事件。警察立即讓我看所謂的中央新聞聯播。第二天,就有公安記者來採訪我,問我看了天安門『自焚』之後,有什麼感想和體會,我回答:這不是真的。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是不殺生、不自殺的,我們師父講的很清楚。如果這些人是真修大法的,他們絕對不會去自焚。我還肯定的說,這是你們導演的。公安的意圖是讓我顛倒是非誹謗大法,替邪黨宣傳。我沒有配合他們,這幫公安記者就灰溜溜的走了。」

「因為我堅持真、善、忍信仰,不放棄大法修煉,公安逼迫我在勞教書上簽字,我當場拒絕簽字。就這樣邪黨610惡警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把我綁架到山東省王村勞教所。在勞教所裡,因為我拒絕轉化,時常遭到惡警的折磨,每天都被強制超時超強度的奴役,吃的是豬狗都不想吃的飯菜,一人要幹幾人的勞動量,經常累的頭暈心慌。」 王建中於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被釋放。在兩年六個月的勞教迫害中,他的精神和身體上受到嚴重傷害。

據明慧網報導,中國有大約三百個勞動教養管理所、七百所監獄,在明慧網已查證的案例中,截止到2019年7月10日,有86050人被綁架,28143人被非法勞教,17963人被非法判刑,18838人被綁架關入洗腦班,809人被綁架進精神病院,各種酷刑迫害的總人次518940。二零零一年中國某勞教所副所長透露全國關押法輪功學員二十一萬人。

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二十多年來,山東一直是迫害的重災區,從迫害的數量到打壓的慘烈程度都是令人髮指的,在全國也是數一數二的。王村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暴行,曾多次在明慧網上曝光。二十多年來,多人被迫害致死致殘。其中青島海洋大學生物系碩士鄒松濤,被迫害致死時年僅二十八歲。

據明慧網發表的案例統計,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九年七月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的人數,前三位是:遼寧(2165人)、黑龍江(1746人)、山東(1545人)。1999年到2013年,中國各地法輪功學員遭勞教迫害人數前三位是遼寧(3223人),山東(2963人)和河北(2877人)。二零一九年,山東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人數達1392人,在全國是第一位的。而山東省精神病院的藥物迫害,在全國也是最嚴重的。王村勞教所也採取了這一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九年七月,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山東413人。二零二零年,又有三位山東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王建中繼續講到:「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因為我堅持『真、善、忍』信仰,不放棄大法修煉,而且在大紀元網站用真名退黨,被中共邪黨610惡警第二次綁架到山東省王村勞教所,勞教期三年,還是在王村勞教所八大隊。期間,以大隊長鄭萬新為首的惡警每天都逼迫我們在高強度,長時間,高定額惡劣的環境下勞動。包括我在內的絕大部分法輪功學員經常加班到凌晨兩三點鐘。」

為了抵制殘酷的勞動迫害,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八日,王建中根據中共司法部為勞教所制定的《勞教法律法規》和中共《勞動法》,寫了六頁書面材料揭露勞教所惡警知法犯法的惡劣行徑,很多法輪功學員在上面簽了名,以表示對勞動迫害的抵制。他把這份揭發迫害的材料拿到大隊部,大聲讀給大隊長和其他小隊長聽。王建中說:「一時間,他們傻了眼,個個目瞪口呆。好大一會兒他們才清醒過來,大隊長喊住口,把我拽到了另一房間,對我進行瘋狂報復,立即下令將我關禁閉(小號)迫害一個月。」

「我被禁閉在一間潮濕黑暗的小房間,晝夜惡警在門口看守。」白天他被吊在有上下鋪墊鋼絲床上,就是遭受酷刑「上大掛」迫害,晚上則睡「死人床」。

王建中說:「上大掛」酷刑,就是雙手被掛銬在床架上。有時,把人雙手吊起,腳尖著地。有時惡警會變換招式,強迫讓人雙腳站在鐵床一邊,身體在兩層鋪床板的下方,雙手吊在鐵床另一邊的上方,整個人呈現扭曲狀;有時,將雙手反背,再吊起來。睡「死人床」是把人的兩手兩腳分別用手銬、腳鐐固定在床角的四個鐵環上,呈「大」字形。長時間遭受這些酷刑,會導致肢體嚴重損傷,甚至可能終身殘廢、失去生命。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上大掛)

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真、善、忍」,中共時任黨魁江澤民下令施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等迫害政策。在江澤民的指使下,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使用了上百種酷刑以及不同的流氓手段。根據明慧網收錄的大量法輪功學員受酷刑案例,其中四千多人直接死於酷刑。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勞教所從非法輪功大隊調入九名心狠手辣的勞教人員,到王建中所在的八大隊成立了嚴管班,參與管教協助惡警迫害、折磨法輪功學員,王建中在被關禁閉一個月的最後一天,又被關進了嚴管班迫害。

「我被關進嚴管班後,很快又被關進來六名法輪功學員,這些兇狠的管教逼迫我們每天坐小板凳,不准動一動,一天四五個小時。誰要動一下,那些管教就會對我們頭上身上拳打腳踢,經常有同修被打的頭破血流。特別是夏天的時候由於長時間坐小板凳,有的同修的屁股和褲子粘到一起,褲子都脫不下來了,一看屁股發炎潰爛掉皮,再坐小板凳時如坐針氈。同修之間如果被發現有任何言語的交流,兇狠的管教馬上就大打出手,同修們被打傷是家常便飯。我們晚上十一點多才讓睡覺,早上四點就逼迫起床。嚴管班是勞教所最邪惡的地方。同修們遭受的迫害罄竹難書。」

王建中記的有一位名叫尹子敬的法輪功學員,他為抵制迫害,絕食反迫害長達三個月。尹子敬被長期單獨關押,多次被野蠻灌食,直到他生命垂危,看守所才不得不通知家人來把人接回家。「後來得知,尹子敬回家後堅持學法煉功,一個月後恢復了健康。」

在勞教所裡,由於王建中不配合邪惡堅決不轉化,經常遭到惡警吊銬,就在被勞教三年還剩最後三天時又被關禁閉三天。

王建中說:「我的家人為我承受了很多,特別是我的太太。我被勞教期間,公安警察經常到家裡去騷擾、恐嚇。她原是學校老師,因為受牽連,也無法繼續工作了。一兩年下來,身心受到很大的損傷,特別是精神上受到的打擊導致嚴重的心臟病。曾經病重臥床將近一年。女兒當時在校讀書本來學習成績很好還是班裡的課代表,但是由於精神壓力過大,不能專心學習,導致考試發揮不正常,學業受到嚴重影響,最後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她的班主任老師對她沒能上大學十分惋惜。」

王建中說:「這二十一年來,中共一天也沒有停止過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及他們的親人經歷了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血腥迫害和打壓。」

王建中說:「這些年來,我本應該有一個好的創作環境,可是因為我堅持『真、善、忍』信仰,遭到了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一度中斷了書畫的創作。」

二零零七年,王建中恢復自由後,也恢復了書畫創作。他的作品再度廣受歡迎。在好友的支持下,他將龍都書畫院(註﹕前面說到,王建中二零零零年十月成立了龍都書畫院。)遷到濱州市中心。許多社會階層比較高的人,從王建中這裡了解到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有不少人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來到海外 揭露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他在到美國參加一個中美文化交流活動後,選擇以政治庇護身分留在美國,同時以親身的經歷和見證,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星期六,在美國舊金山灣區的中國城花園角廣場舉行的集會上,王建中發言揭露中共迫害,表示了解真相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明慧網)

王建中說:「轉眼,我來到美國定居已經有九年了。九年來曾長期在舊金山中領館前煉功講真相,並在一家文化中心教人們學煉法輪功。逐漸的成立了一個十多人的煉功點。」王建中說:「隨著修煉的提高,又喚醒了我對書畫創作的興趣,開始了新的創作。現在已創作了一部分傳統書畫作品。」

圖5:恭祝師尊新年好(隸書)(明慧網)
圖3:隨師下世救度眾生(中國工筆畫)(明慧網)
圖4:師恩浩蕩(篆書)(明慧網)
圖6:正邪大戰 神魔之爭 (篆書)(明慧網)
圖7:老子出關圖(中國工筆畫)(明慧網)
圖8:王建中於2014年在舊金山創作的雕塑畫稿:九評神劍斬赤龍。(明慧網)
圖9:水粉畫:天滅中共,紅魔解體。(明慧網)

王建中表示,他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用心畫出《水粉畫:天滅中共,紅魔解體》,以震懾中共邪惡、清除共產邪靈、驚醒世人。他希望世界上更多的人直觀看到、感覺到中共解體就在眼前,趕緊脫離中共。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紅)

原文鏈接點這裡
英文網址(English Vers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1/2/4/190253.html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