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望奎強制隔離 小學生精神崩潰險墜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6日訊】2021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持續肆虐,中國多地民眾被強制隔離。2月5日在集中隔離期間,黑龍江省綏化望奎縣一所小學因為長期隔離,有的小學生幾近精神崩潰,險些墜樓。

大紀元記者採訪到該校一名孩子的家長王怡(化名),她表示,「補課學校至少有一百多名孩子被強制集中隔離。我的孩子想回家,情緒不穩定,差一點從四樓跳下去。」

王怡悲憤地說,1月6日到1月19日,孩子已經居家隔離了14天;後來又來集中隔離了14天,就在孩子以為隔離快結束的時候,突然又通知再加7天。

「得知這個消息,孩子的情緒非常不穩定,一直跟我說,『媽媽咱們從窗戶爬出去吧,回家吧。』然後我還告訴孩子,『那不行,這樣是不可以的。』」

王怡說,就在2月3日中午,她給孩子取餐的時候,孩子就已經爬到窗台上去了。「我們住四樓,窗台上沒有任何的防護欄,幸好當時發現得及時,給孩子勸下來了,非常危險的。我難以想像會發生什麼樣的後果,我真是接受不了!真是挺崩潰的!」

王怡透露,這所語言學校補課班的一百多名孩子年齡在8歲至12歲。「我們孩子是1月6日放假回家,居家隔離了14天。1月19日晚上,社區突然通知我們,讓孩子去集中隔離,家長申請的話可以去陪同隔離。我們家我申請了,孩子爸爸在家待著。」

社區給王怡的理由是,孩子是密切接觸者,「當天晚上,把我們拉走隔離的,隔離在綏化的某個賓館。」

王怡後來在補習班的家長群中才了解到,1月6日,他孩子補課班的一個學生家長去過慧七縣劉洪江屯,1月10日,疫情防控中心發出消息,旁邊的李錦華屯有確診病例,密接和次密接需要集中隔離。

「我們屬於次密接,我們也受到了牽連。當時,劉洪江屯、李錦華屯、洪家屯還有兩個屯子,人員全部都集中隔離了。」

王怡說,「最開始的時候,我還沒有這麼氣憤,因為是疫情,我們都配合政府。後來在補習班的家長微信群裡面了解到,同一個老師的補習班孩子,一部分居家隔離,一部分集中隔離,任教的老師也是居家隔離。我們就不明白,這個是怎麼安排的?」

王怡透露,孩子險些發生危險之後,她在學校微信群中跟學校領導和老師溝通,卻沒有一個人有回覆。

「我跟他們說孩子情緒不穩定,如果發生意外,誰能負責的了?我們所有集中隔離孩子的家長都找過指揮中心、流調組、隔離組,所有電話都打過。為什麼同樣的人群,有的居家隔離,有的集中隔離,老師都可以居家隔離。而且為什麼集中隔離了14天還要再增加7天?」

但是,沒有一個部門做出任何正面回應。

王怡表示,「隔離期間,孩子一個笑模樣都沒有,吃飯也就是一兩口就不吃了。這些8、9歲的孩子,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雖然家長陪同,但是待時間久了,孩子也上火。」

王怡說,自己是農村出身的,並不在乎隔離條件差一些,但是集中隔離的酒店,在她們住進去之前和隔離期間,感覺房間裡都沒有進行消毒,也不提供酒精和消毒液,到了後期,才提供一點消毒片。

王怡還質疑,「這個語言學校也是歸教育局管的。教育局已經發布普通學校放假了,可是補課班還在補課,教育局也沒有對補課的七星語言學校做出線上補課的規定。」

「孩子都需要上補課班,因為其他所有孩子都上,我們不上,就怕孩子在學校裡會跟不上課程。我很後悔給孩子報這個補習班,讓孩子遭這麼大的罪。」

王怡和孩子集中隔離17天後,2月5日終於回到家中,但仍要繼續居家隔離7天。但是7天後是否能夠自由出入,還沒有明確。

王怡還透露,「比我們提前一天集中隔離在綏稜、慶安、肇東的孩子還沒有回家。」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