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封城釀悲劇 揭當局不敢曝光的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6日訊】河北疫情爆發後,因封城釀出大量慘劇。但中共官媒對此幾乎隻字未提。近日,大紀元獲得河北當局的大量內部文件,揭示了當局不敢曝光的內幕。

獨家:老人在他人電話求救市長過程中當場死亡

大紀元獲得河北當局1月17日的《邢臺市政府服務熱線交辦卡》,洩露了南宮市一名老人發燒,家人打市長熱線求救過程中,老人當場死亡的悽慘事件。

1月17日,秦女士反映,南宮市紫塚鎮南七里口村的郭XX,於1月16日發燒38度以上、哮喘(之前沒有哮喘)沒有醫院可以接收。「老人平時身體健康,現在老人在打電話的過程中已經沒了。」她說。

「現在還有一個老人,一個6歲的小孩子,子女需要回家。」她說,「(有關)部門村幹部都不協調,且家人不知道老人是因什麼病死亡,不清楚是不是新冠肺炎(中共肺炎)。」該事件在內部文件中標註「緊急」。

(大紀元)

由於疫情加重,從1月16日晚開始,邢臺南宮市實行嚴厲封控措施,全市所有社區、小區、家屬院及居村人員一律不許流動,所有居民居家隔離;所有有工作任務的人員一律在單位吃住,嚴禁返家。

獨家:中共不讓上醫院 部分南宮市病人出現生命危險

大紀元獲得大量河北當局的內部文件,揭示了在封城下,當地部分患有危重疾病的民眾向市長熱線求救,上不了醫院。還有人被擋在城外,父母重病卻無人照顧。由於篇幅有限,僅舉以下例子。

1月22日,王XX反映,他在石家莊橋西區核酸檢測為陰性,1月20日其母親實發腦溢血昏迷住院,目前家中癱瘓的父親無人照料,情況十分危急。

他表示,他可以出石家莊,但南官市段蘆頭鎮西康村(無病例低風險區)實行隔離政策,不讓他回家照顧父母,又無法安排人員照顧,急需回家。

(大紀元)

閆女士1月5日反映,閆XX是南宮市交通局家屬院居民,生病需要化療,現化療到第三階段,需要去北京化療,病情無法耽誤,希望部門幫助協調出南宮。但多次聯繫南宮市防控辦,電話一直未接通。

(大紀元)

1月23日,馮先生反映,他的哥哥馮XX是南宮市大屯鄉大屯村村民,有心臟病,前幾天突然發作,聯繫當地鎮政府和120,表示缺少救護車,現在病情更加重,喘不上氣。

1月23日,乞XX反映,她的哥哥乞XX現居住在南宮市西丁鄉西乞家村,患有腎衰竭需要透析,現在聯繫縣醫院稱做不了,聯繫中醫院說有病例的村的人不能去。

(大紀元)

1月22日,張先生是南宮市西丁鄉魏家莊村村民,他反映因胃部惡性腫瘤要去南宮市中醫院做化療,聯繫120已經7天,都排不上隊。

(大紀元)

1月21、22日,楊女士反映,她是南宮市天一和院小區的住戶,家裡有老人剛做完腫瘤手術,現出現了胃脹氣等情況,南宮市醫院稱這種情況急需到石家莊長城醫院就診,現在南宮不讓出去,聯繫當地防控辦和120,也一直無人接聽。

(大紀元)

1月21日,王XX反映,因所在地屬高風險地區,南宮市婦幼保健醫院不讓其配偶齊XX住院。

獨家:滯留南宮段國道 沒飯吃回不了家

(大紀元)

1月20日,王和盛反映,1月12日在黑龍江做核酸(陰性)返邢被滯留6天,在南宮與冀州交界處106國道解村位置,一行2人要求回南宮市。

1月20日,韓XX反映,他是大貨車司機,被滯留在106國道南宮段,家在南宮,現在沒有飯吃,被滯留的有二十多人。

(大紀元)

1月20日,徐先生反映,他等11人自山東德州到南宮建設方艙隔離點,招聘廣告說建設方艙隔離點每天每人1200元人民幣,但到達後幹了一天後,招聘方說是每天每人500元,目前停工中。

1月19日,馬XX反映,他看到南宮出現疫情後聯繫南宮市防疫辦小公室,希望可以幫助南宮市,將其公司的3臺吊車和5名工人從廊坊市調回南宮支援,工人和設備於1月18日下午到了南宮大屯鄉工地,現在工地上卻不用邢臺本地的人員,現在被滯留在南宮市,沒有人員接收,這幾名工人沒有食物和住所。

(大紀元)

評論:中共主導的防疫 沒什麼好稱讚的

自2019年12月開始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由於中共隱瞞疫情,導致全球大爆發,釀成了世紀大災難。

疫情爆發後,中共官方一邊採取嚴苛的封城措施及隱瞞疫情,一邊對國際社會謊稱其「防疫成功」。

《中國戰略分析》雜誌社社長李偉東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當局最初的隱瞞和誤導性宣傳導致疫情在中國大爆發禍害全世界,當局最初的一刀切的防疫措施非常不人道,其中包括不准疫區的人外出就醫,包括報導疫區情況的公民記者張展最近被判重刑,包括為了防疫封堵染病或被懷疑染病的人家的門窗,甚至把患病的孩子封在房間裡活活餓死。

報導說,在最新一波疫情出現之後,中共當局為防疫而採取的種種封城封省的措施在中國公眾當中引起了強烈的批評。

此外,中共政府還是全世界唯一的公開阻攔在外國的公民返回中國以避免病例輸入的國家。

李偉東表示,撇開上述這些驚人的所謂防疫、抗疫做法不談,僅僅就所謂的防疫效果、成果、成效來看,中共主導的防疫也沒有什麼好稱讚的。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