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銷戶口 多少中國百姓成「黑市人口」?

陳天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6日訊】鄭旭軍,留英回國博士,遭電力科學研究院和「北京市法制培訓中心」註銷戶口

李春英,河北廊坊市管道科研院高級工程師,遭中共非法勞教,註銷戶口

唐嶸,重慶教師遭非法勞改3年,被剝奪教課權利、註銷戶口。

明慧網報導,他們都是修煉法輪功的普通中國百姓,在中共持續迫害這個群體的21年中,無數人被註銷戶口成了「黑市人口」。他們不能正常居住、生活、工作、外出、打工等,其最基本的生存權利被剝奪。

以下列舉部分案例:

留英回國博士鄭旭軍

鄭旭軍,曾在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工作,1999年1月公派赴英國利物浦大學從事合作研究,國家電力部科技進步三等獎獲得者。

1999年7月20日以來,他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被電科院非法開除,並註銷戶口。使他成為黑戶,好幾個警察說,電科院做得太過分了。此後的歷屆領導上任,他都通過各種方式表達了自己的訴求,但是沒有任何回音。

2001年9月17日,鄭旭軍在地鐵上遇到非法搜包,翻出法輪功真相資料,北京市國保給他套上黑頭套祕密押送到「北京市法制培訓中心」7個月。後非法勞教兩年。在洗腦班,為了逼他寫保證書放棄修煉,警察不讓他睡覺,並指使「幫教」人員毒打他。

廊坊高級工程師李春英

河北,廊坊市管道局管道科研院高級工程師李春英,曾獲多項科技成果獎。修煉法輪功不久,全身頑疾不翼而飛。她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不貪不占,不拿工程回扣,1998年年底被管道科學研究院評為「文明職工」。

因修煉法輪大法,李春英被中共綁架六次,非法勞教期間不讓睡覺,野蠻灌食,光腳站雪地,強行輸不明藥液,被工作單位無理開除,被逼離婚。

2008年7月16日,管道科學研究院給廊坊新開路派出所出示證明,說李春英要辦理戶口遷移手續。新開路派出所憑此證明,於2008年7月16日給稷山縣蔡村鄉出示戶口遷移證,偷偷、非法地註銷了李春英在廊坊市的戶口。

重慶教師唐嶸

教師唐嶸,1949年出生,2000年12月28日被綁架、抄家,此後,遭北碚檢察院、北碚中級法院非法判勞改3年。此期間遭受強迫超負荷勞動、強令寫檢查、威脅、謾罵、毆打、罰站、罰長時間跑步,不准睡覺等諸多非人虐待。

2003年12月28日,他出獄後,被學校剝奪教課權利,戶口、身分證被註銷。

清華學子虞超

1999年7月,虞超在石景山體育場遭武警毆打;被頭朝下從水泥台階上往下拉,連鐵制書包鏈都被拽斷;在派出所被三個警察連續審訊,從夜裡十一點到凌晨五點,強迫不許睡覺。

此後,他被海淀分局非法勞教、注銷戶口。

黑龍江農民雲福起

天門鄉農民雲福起,曾被非法拘留7次、勞教2次、判刑1次,累計時間長達8年多,遭受過無數酷刑折磨。

雲福起出獄後,方正縣國保大隊及迫害法輪功的專職非法機構「610」沒收了他的身分證;天門鄉當局命令村幹部註銷他的戶口,致使他成了沒有身分的人,找不到工作,生活危困艱難。

哈爾濱工人杜新

2007年,哈爾濱,原松花江紡織印染廠工人,杜新到派出所辦理身分證,才知戶口已被非法註銷,戶籍員說必須到萬家勞教所補辦戶口。

杜新拿著派出所開的證明到萬家勞教所補辦手續,被管理科長刁難,說沒有介紹信不正規,不給辦;還問杜新是否「轉化」(放棄修煉法輪功),「轉化」就給辦,不「轉化」不給辦。因杜新沒有配合警察的要求,被轟了出來。

第二次,杜新丈夫拿著派出所出示的公安局正式介紹信前去辦理,管理科的人又說因上次態度不好,這次還是不給辦。就這樣,杜新和丈夫先後去了四次萬家勞教所,直到2009年,才把這個所謂的證明補辦回來,拿回戶籍。

山東薛增年控告江澤民

山東濰坊市,薛增年在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中述說:在16年的迫害中,我被單位開除,土地被沒收,房產證不給辦理,我和老伴戶口被吊銷。我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沒有給任何人造成傷害,也沒有給國家造成任何損失,相反我有了健康的身體,從沒花單位一分醫療費。我何罪之有?

西安劉幼棟

2000年,劉幼棟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將近140斤的體重,從勞教所出來時只有90斤。回家後,她發現自己的戶口已在她被送進勞教所的那一天註銷,成了黑戶!經過詢問,是未央區國保大隊所為。

工廠倒閉後,每個人都發有一筆買斷工齡的錢。而劉幼棟因為沒有戶口,開不了銀行戶頭卡,遲遲領不到這筆錢;廠裡的職工在買斷工齡後,依舊享有各種福利、社保、醫保等等。她至今什麼都沒有。

河北涿州水電四局張宏霞

張宏霞,2001年9月被單位綁架到南馬「洗腦班」,此後,被迫流離失所。她的丈夫遠在山東,家中丟下5歲的女兒孤苦伶仃,飢一頓飽一頓好幾個月。水電四局的相關人員不僅恐嚇孩子,還強令她的丈夫下崗(失業),逼迫其與張宏霞離婚,把張的戶口註銷。

黑龍江雞西市唐桂榮

2001年,唐桂榮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戶口被雞西市、麻山區公安分局非法取消,還不讓在麻山區居住,長期無固定住所、無低保、無老保、無身分,致使退休金被停發長達十多年,在精神與經濟雙重壓力下,出現嚴重腦血栓症狀,喪失工作能力。

違反憲法 剝奪公民生存權

除大量法輪功學員之外,違反計劃生育,超生的孩子,不同政見的異議人士、維權訪民等等,多是被排除在中共戶籍制度之外的「黑戶」。

據大陸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至2010年11月,中國至少有一千三百餘萬人沒有戶口、沒有戶籍資料、沒有身分證,他們被稱為「黑戶」。大陸法律專家顧則徐2013年8月在網絡撰文稱,憑藉經驗估計,中國沒有戶口的人數在20年前不會少於5,000萬,甚至可能上億。

隨著大陸「實名制」的普及,沒有身分,人們就不能上學、不能工作、不能求醫治病、不能買房租房、不能申辦手機卡、不能坐火車飛機,生存沒有保障,更不能享受社會福利和保障。

對大多數普通老百姓來說,戶口註銷後,再恢復難於登天。

北京民權律師蔣援民表示:「戶籍制度是當局控制公民的一種手段,與中國憲法相抵觸。」「是對人身權利的限制,一種非常邪惡的制度。」

非法註銷戶口違反了《公安部最新戶籍管理條例全文》第十條:公民遷出本戶口管轄區,由本人或者戶主在遷出前,向戶口登記機關申報遷出登記,領取遷移證件。

《羅馬公約》第七條也規定:危害人類罪包括「驅逐出境或強行遷移人口」。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