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目如電 是善是惡 上天看得最清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6日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自古不虛。然而,世間還是有一些人,表面上做了很多善事,沽名釣譽,實則在背地裡做的卻是蠅營狗苟、滿足私慾之事。他們或許可以瞞過世人、瞞過親友,但卻瞞不過上天。神目如電,自是可以分辨出是真的善還是偽善,而報應也如影隨形。

「大善人」貪污救災款 死後下地獄

民國初年,諦閒老法師去北京講經,途徑煙台時,給他的皈依弟子、煙台道尹伍雍說了當時發生在上海的一件事,因為伍雍的夫人是故事中主角程某的女兒。

生活在上海的程某在過去做過大官,家裡很富有,他和夫人做了不少善事。不久前,程某故去,他的夫人非常思念他,整日哭哭啼啼,希望再見夫君一面。

彼時上海有一個法國人,可以通靈,就是可以把剛死去的鬼魂招來與家人見面。程夫人聽說之後,就將這個法國人請到了家中。

晚上,法國人在大廳中做好準備,然後將燈熄滅,開始招魂。但是,過了好長時間,法國人並沒有將程某的鬼魂招來。他打開燈後告訴程夫人說程某很難找,在陰間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後來發現他在地獄中,但無論怎麼叫他,也叫不出來。

盼著與夫君見面的程夫人聽法國人說夫君在地獄中,勃然大怒,罵法國人騙人,並說道:「我丈夫一輩子樂善好施、蓋廟修橋,不升天也就夠冤枉了,為什麼反而下地獄呢?你這不是故意污辱我們嗎?」

法國人看程夫人不相信自己,便說可以找來另外一個新死之人的鬼魂,以證明自己並沒有欺騙。站在一旁的程夫人的大兒媳婦建議說,可以試試把剛死的大少爺的魂魄招回來。

於是就把大少爺的生辰八字以及死的日期寫出來,由法國人去招魂。

法國人打開燈後告訴程夫人說程某很難找,在陰間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後來發現他在地獄中。示意圖。(王嘉益 / 大紀元)

這一次,程大少爺的鬼魂很快就來了。來的時候,先在桌子底下哭了一通,之後才說話。他的妻子問他是某人嗎?回答說是。又問他在陰間如何,回答說:「因為我剛死過不久,還在疏散鬼之列,未受拘禁。過幾天,恐怕一點名,我就要受拘禁了。唉!我在世間的時候,整天花街柳巷、吃喝嫖賭,不做正經事,造下這種孽,覺得很對不起你。現在我已經走到了這步田地,也沒辦法,除非你們能做功德,念經超度我。在我那件衣服裡,還有一張支票,你可以到銀行取出來。家裡的事,你多費心,要好好照管孩子!」

程少奶奶聽了,很難過,就哭了起來。僕人去程大少爺的那件衣服裡找,果然找到了一張支票。這時候,有人把他們的兒子抱了過來。小孩問鬼魂是否是自己的父親,程大少爺說「是」,並讓他好好聽媽媽的話。說罷,又哭了起來。

在客廳裡的一片哭聲中,程少奶奶突然想起了程父之事,就問為何請父親不來。程大少爺哭著說:「聽說他已經到地獄去了。」在旁聽著的程夫人沉不住氣了,著急地插嘴說:「你父親一輩子行好作善,重修某隱寺、創修某佛寺,捨茶捨藥,廣作布施,印送經典,他有什麼孽,還得下地獄?」

程大少爺說自己問過父親,原來在其先前做官窮困之時,有一年,山西鬧饑荒,皇上派他去賑災,朝廷發了六十萬兩銀子的賑濟款,但他卻全部收入私囊,因此餓死了成千上萬的人。後來朝廷派欽差去調查,他又花了幾萬兩銀子賄賂,將罪行掩蓋了過去。因為罪孽太大,所以到陰間沒幾天,就下到地獄裡去了。

程夫人馬上反駁說:「你父親一輩子做的善事也不少哇!就是有罪的話,將功折罪,也不至於下地獄吧!」程大少爺說,「他的功固然有,究竟抵不過他的罪。有功德,將來可以上天去享福,那又是一回事。而現在所欠的這些成千萬的人命債,還得先要來補償!」

諦閒法師說完後,問伍雍是否知曉程某過去所做之事。伍雍沉思了半天,吞吞吐吐地說:「他當時在北京做官的時候,正窮得難過,這事情不能說一定,大半或者也許有,我不敢說。」

這個報應故事其實就是在告訴世人,神目如電,程某那些所謂的善行,也有可能是先前做了大惡事,只是想通過建廟、布施等表面善行來尋求心理安慰,並不是發自內心地痛改前非、修心向善,其行善的目的本身就不純,而且之前還害死了那麼多條人命,功是抵不過罪的。如果其為人始終是善良的,又怎會做出如此傷天害理之事呢?

程大少爺說自己的父親貪污了賑災款,因為罪孽太大,所以到陰間沒幾天,就下到地獄裡去了。圖為明代《地獄十王圖》之一,哈佛大學賽克勒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了凡減錢糧 積大功德

有一位算命先生在給明朝的袁了凡算命後,告訴他只能活到53歲。後來,袁了凡得遇高人,決定行善事來改命。他曾在佛前發願:「誓行善事三千條,以報天地祖宗之德。」其後數滿,得償心願,便又發誓行善事一萬,以期中進士。此後,他在做寶坻縣知縣時,將每日所做的善事惡事都一一記錄下來。晚上,則在庭院中擺上供桌,換上官服,焚香禱告天帝,天天都是如此。

他的夫人非常擔心,不知他何時能夠做完一萬件善事,畢竟衙門和家中沒有那麼多的善事可為。

一天晚上,袁了凡做了一個夢,夢中見到一位天神,他便將一萬件善事不易做完的情況告訴給了天神。天神說:「你當縣令時減免錢糧這一件事,就足以抵得上一萬件善事了。」

原來寶坻縣的田,每畝本來要收銀兩分三厘七毫,袁了凡覺得百姓錢出得太多,所以就把全縣的田清理了一遍;每畝田應繳的錢糧,減到了一分四厘六毫。袁了凡覺得奇怪,怎麼這事會被天神知道呢?而且為什麼這件事情就可以抵得上一萬件善事呢?

袁了凡於是去問了經過寶坻縣的名為幻余的禪師。禪師說:「善心真切,即一行可當萬善,況合縣減糧,萬民受福乎?」

到了53歲時,袁了凡無病無災,最後活到了74歲。

顯然,無論是民國時期的貪污災民賑災款的程某,還是明朝減免百姓錢糧、使百姓受益的袁了凡,他們的一言一行都被上天記錄在案,自然善惡之報,分毫不差。@*#

參考資料:

《科學時代的輪迴錄》
《了凡四訓》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