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大疫洶洶 人類會不會重蹈覆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武漢肺炎)在2020年年初爆發,在夏天稍加歇息後,到了歲末又捲土重來,變異後的新毒株明顯提高了感染率和致死率。在對未知的恐懼中,人們透過口罩也能嗅到空氣中壓抑的氣息。

目前,擺在人們面前迫切的懸念是:接下來瘟疫會演變到多大的規模?如何未來真如古今預言中描述的那麼慘烈,自己能否倖免於難?

要找到答案,我們還需回溯歷史。在過去兩千年裡,或許沒有比古羅馬的幾次大瘟疫更能讓今人找到前車之鑑的了。下面,我們就一起回到古羅馬帝國,從歷史事實中找到瘟疫的源頭,從而吸取教訓,以免悲劇重演。

四次大瘟疫摧毀古羅馬帝國:當時的人們都做了什麼?

公元33年,當耶穌被猶太省的彼拉多執行官判處死刑後,信徒們見證了耶穌被釘到十字架上死而復活的神跡,自那以後,基督信徒與日俱增。

公元64年7月17日,古羅馬城發生了一場大火,全城一片火海。在一片火光中,有民眾目睹時任古羅馬第五任皇帝尼祿站在高塔上,彈奏著裡拉琴,演唱關於特洛伊城淪陷的民謠。大火連燒了六天七夜。

事後,尼祿一口咬定縱火者是基督徒,並開始下令抓捕基督徒,並將他們稱作「邪教徒」。儘管當時很多民眾認為這場大火是尼祿下令軍隊放的,但面對尼祿的暴政,民眾不敢也不願去深究縱火事件的真相。

緊接著,有關基督徒「殺嬰祭神」 「狂飲」、「亂倫」等各種負面傳聞開始滿天飛,古羅馬民眾對基督徒開始鄙視、仇恨。有了這個「民意基礎」,尼祿對基督徒的迫害更加肆無忌憚。

古羅馬史學家塔西佗在他的《編年史》中如此描述:「在尼祿的私人競技場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獸皮,讓猛獸活活咬死,另一些人被緊緊地捆在十字架上,點燃後作為黑夜中的火炬。身穿馭手服裝的皇帝和人群混在一起欣賞這一壯麗奇觀。」

面對迫害基督徒那慘絕人寰的場面,當時的古羅馬民眾大多拍手稱快……

公元65年,古羅馬城便爆發了瘟疫,奪走3萬多條性命。當然了,這場瘟疫在整個古羅馬瘟疫史中,充其量還只是一個前奏。公元68年,古羅馬發生暴動,尼祿在逃亡的途中將匕首刺入自己的喉嚨,結束了自己殘暴的一生。

然而,瘟疫的爆發與尼祿的慘死並沒有引發古羅馬人多少反省。

公元79年,更大規模的瘟疫迅速席捲了古羅馬城,據塔西佗記載,高峰時每天死亡過萬人,房屋內堆滿屍體,街上儘是送葬的景象,這場瘟疫也奪走了當時皇帝提圖斯的性命。這次瘟疫雖凶猛,但仍並未被排到古羅馬四次大瘟疫之中。

提圖斯死後,他的繼任皇帝圖密善並沒有收斂,他逼迫人們把他當作「主和上帝」來崇拜,對那些不願意這麼做的基督徒狂加迫害。

而圖密善之後的皇帝圖拉真上任後,更是變本加厲,加劇了對基督徒的迫害,用猛獸撕咬的方式虐殺了安提阿第二任主教依納爵。

公元125年,奧羅修斯大瘟疫爆發,其慘烈程度觸目驚心。歷史學家約翰‧傅克斯在他的《聖徒轉》中如此描述:「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腹部腫脹,大張著的嘴裡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屍體重疊著屍體,在角落裡、街道上、庭院的門廊裡以及教堂裡腐……」

奧羅修斯大瘟疫奪走了近100萬人的性命,被後世記載為古羅馬四次大瘟疫中的第一次。

公元161年,安東尼當上古羅馬皇帝,剛上台就赤膊上陣,成為第一個在全國範圍內下令剷除基督徒的皇帝。安東尼用高額獎勵來鼓勵舉報基督徒的人,甚至誇張到將被舉報的基督徒的財產直接獎勵給舉報者。於是,全國範圍的民眾都被利誘去舉報基督徒。對於不放棄信仰的基督徒,安東尼或下令直接處死,或扔進鬥獸場讓猛獸撕咬……

公元166年,天降第二次大瘟疫,這場大瘟疫持續了整整15年,殺死了500多萬條性命,並將安東尼的命也收走了。後世學者以迫害者安東尼皇帝的名字命名這場瘟疫,史稱「安東尼瘟疫」。

公元249年,德西烏斯皇帝上台,當時的古羅馬帝國已經是危機四伏。德西烏斯不僅沒有反思之前多位皇帝為何短命,反而認為對基督徒的管控太寬鬆,允許他們有信仰才導致帝國衰落的。因此,德西烏斯將迫害基督徒作為上台後執政的首要任務。

公元250年,德西烏斯發布政令,強制每個羅馬公民必須在選定的反悔日放棄對基督的信仰,拒絕者或被監禁、被殺害,或被沒收家產、淪為奴隸。

同年,古羅馬第三次大瘟疫來襲,這一次瘟疫規模更大,史稱「西普裡安瘟疫」,持續了大約20年的時間,奪走2500萬人的性命,成為人類歷史上最為嚴重的瘟疫之一。

公元303年,時任古羅馬皇帝戴克里發起了另一場對基督徒的殘酷迫害,眾多教會被摧毀,大量聖經被收繳後銷毀,眾多傳教士與基督教徒被屠殺。公元312年,羅馬西部瘟疫再次爆發,持續的災難重創了羅馬帝國。

公元395年,帝國分裂為東西兩半,此後災禍不斷,476年,西羅馬帝國被蠻族滅亡。倖存下來的東羅馬人,由於長年累月對神的背叛,導致整體上道德淪喪,蔑視生命,縱情聲色,淫亂,亂倫、無度的通姦……。

公元541—542年,古羅馬第四次大瘟疫,也是最大的一次瘟疫降臨,史稱「查士丁尼瘟疫」,最高峰時期一天死1萬6千人,查士丁尼皇帝也被奪去性命,過程中,東羅馬帝國分崩離析,被奧斯曼帝國攻陷。這次大瘟疫反反覆覆,周期性的爆發持續了很多年,共造成3000萬至5000萬人喪生,成為古羅馬史上最嚴重的一場大瘟疫。

一次次對基督徒的迫害,伴隨著古羅馬帝國在瘟疫中一次次的重蹈覆轍。四次大瘟疫總共帶走了6000萬至8000萬的古羅馬人,曾經氣勢恢宏的古羅馬帝國灰飛煙滅。

公元680年,倖存的人們總算清醒了,開始譴責當權者對基督徒的迫害,痛斥社會的道德淪喪。羅馬市民紛紛走上街頭,敬捧基督聖徒塞巴斯蒂安的聖骨遊行,並虔誠的向神懺悔。人的醒悟最終得到了神的原諒,從此,羅馬城的大瘟疫才徹底消失。

從薩斯病毒到武漢肺炎,今天的人們都做了什麼?

2001年的1月23日,正是黃曆的中國大年除夕日,全國民眾大都在家裡與親人團聚,各個電視台的收視率都飆到頂峰。突然,電視的畫面中出現了天安門廣場上大燒活人的場面。「自焚」者一共五人,卻非常勻稱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小,熊熊的火焰讓人觸目驚心,特別是,燒的面目皆非對著鏡頭喊媽媽的小女孩,更是令人心碎……

「自焚」爆發之時,距離中共第五任黨魁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大約一年半的時間。案發後,江澤民集團一口咬定「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並在案發僅兩個小時後,第一時間將這起「突發事件」的英文稿件向全球轉發。美國獨立製片人丹尼·謝克特(Danny Schechter)表示這相當不正常,因為往往中共官媒對敏感事件向來都會隱瞞,即使要報道,也要首先經過層層審查。

儘管「自焚」破綻百出,並在後來被聯合國教育發展組織鑑定為中共自導自演的偽案,但案發後電視上強烈的視覺衝擊,再加上中共官媒轟炸式的報導,使得廣大中國民眾無暇去思考這場鬧劇背後的蹊蹺。而且,多數人壓根兒沒有想到,一個政府會耍如此的流氓,自導自演這樣一個惡毒事件來嫁禍這群修煉「真、善、忍」的好人。

這場「自焚」之火在當時直接點燃了人們的憤怒,很多曾經理解和支持法輪功的民眾開始對法輪功學員敬而遠之,取而代之的是鄙視與憎恨。有了這個「民意基礎」,江澤民便肆無忌憚的升級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中共對這群善良民眾採用綁架、抄家、開除工職、罰款、監禁、野蠻灌食、電擊、各種酷刑、強制洗腦、逼迫離婚、非法勞教、非法判刑、下毒、強姦、輪姦、打傷、打殘、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

2002年11月,薩斯病毒在廣東爆發,很快就一路北上到了北京,江澤民批示「以穩定求繁榮,不惜死200萬。」。2003年4月,瘟疫攻入了中南海,並放倒了兩個政治局常委——羅乾和吳官正,而這兩人都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得力幹將」。見情況不妙,江澤民嚇得從北京跑到上海躲了起來,並下令當地官員用生命保衛上海。

當時上海很多人感染了薩斯病毒,但江澤民堅持「穩定壓倒一切」,官方公布的人數一直保持在四個。上海當地民眾爆料「簡直是開玩笑,我住的樓裡就有五個人得非典。」

外界估計,當時中國很多人死於薩斯病,但因中共內部傳達了江澤民的命令,任何一個地方爆發薩斯,當地官員就地免職,所以官方報出來的數字遠遠低於實際死亡人數。

疫情稍有緩解後,中共江澤民集團並沒有任何反思,持續迫害法輪功並變本加厲,大力推動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江澤民集團因擔心法輪功有朝一日被平反,在中共的政法系統、以及公檢法司系統培養了一大批雙手沾滿鮮血的人,來延續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

迫害元凶江澤民下台後,在過去10幾年中,儘管中共黨魁已經換了兩屆,但對法輪功的迫害從未停止過。出於利益,世界各國政府面對中共對法輪功的慘烈迫害,大多保持沉默,即使有一些政府也發出一些聲音,但並沒有採取實際行動來制止這場迫害。

2020年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全世界被告知武漢肺炎爆發,而這一天剛好是「自焚偽案」19週年之際。隨之,武漢肺炎迅速蔓延至全世界,並在短短幾個月內演變成一場世紀瘟疫。

儘管中共極力隱瞞死亡人數,但從武漢殯儀館的超負荷運作、外地移動焚屍爐馳援武漢,以及武漢海量骨灰盒的發放,外界不難想像此次瘟疫的慘烈。

儘管如此,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並沒有任何收斂,並在瘟疫仍肆虐之際,於2020年上半年發起了一個詭異的「清零行動」。所謂的「清零行動」就是要通過迫害施壓,讓中國所有的法輪功修煉者都放棄修煉,以達到人數「清零」。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2020年一年,中共操控公檢法誣判法輪功學員615人,遍布27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149個城市。有114名65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被誣判,其中,80歲以上的老年人11名。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現金接近兩百八十多萬元。法院非法罰款至少兩百五十多萬元,警察、檢察院非法抄家搶劫勒索現金超過二十二萬元。

此外,中共政法委、610在多個省市公開煽動「人人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設置「舉報獎金」最高達10萬人民幣……

與此同時,世界多數國家的政府仍在跟中共繼續勾兌……

結語

古羅馬在經歷過四次大瘟疫、一半以上人口在瘟疫中喪生後,劫後餘生的人們才開始清醒過來,不再迫害基督徒,並學會了虔誠的向神懺悔,最後大瘟疫徹底消失。

有人曾說過:「人類最大的歷史教訓就是人類從不接受任何歷史教訓。」似乎,這句話又要再次被驗證。武漢肺炎來勢洶洶,可中共的迫害還在繼續,糊塗者與重利輕義者仍在與魔共舞。

武漢肺炎新的變種病毒傳染力更強,並在世界各地快速蔓延。人們曾寄以厚望的疫苗也在多個國家不斷爆出毒副作用。目前,無論科學界還是預言界都一致警告,更大規模的瘟疫或將很快到來。

如果大瘟疫真的無可避免,那作為個體的話,到底應該怎麼躲過劫難呢?其實,當年古羅馬大瘟疫肆虐之時,有不少民眾看到基督徒並不染疫,一些人經過反思後,開始聆聽基督徒的教誨,並在瘟疫中向神祈禱,結果很多人都出現了治癒的奇蹟。

如果今天有人頂著被誤解、被嘲笑或被迫害的壓力,向您傳遞避疫良方,您會作何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