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針對美國公民的「新反恐戰爭」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Lee Smith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本週,將反對派領導人唐納德‧川普的支持者定義為 「國內恐怖分子」 的運動發生了新的轉折。

一份中間偏右的刊物認為,應該像對待2001年世貿中心和五角大樓襲擊事件的伊斯蘭極端分子一樣去對待美國公民。前中情局官員凱文‧卡羅爾(Kevin Carroll)在發表於《華盛頓檢驗者》的文章中寫道:「我們打敗了基地組織,對上個月襲擊我們民主的法西斯暴徒我們也可以做到,但只有當我們對內部的敵人採取類似的強硬措施才行。」

在1月6日的抗議活動中發生了一些零星的暴力事件。左翼媒體組織、國家安全機構、和其它民主黨機構以這些為藉口,將7400萬沒有投票給拜登的美國人變成了聯邦執法機構的目標。

這種野蠻的做法是赤裸裸的黨派偏見,否則,同樣的機構應該將「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BLM)」和安提法組織也定義為國內恐怖組織。

這兩個組織應當對春天和夏天由喬治‧弗洛伊德之死引起的全國性騷亂負責。這些騷亂導致數百重罪,包括縱火、盜竊、襲擊和謀殺。但是,這兩個組織是民主黨的盟友。根據他們自己的網站,BLM是民主黨的籌款機器之一。

這就是《華盛頓檢驗者》的用意所在:從右翼的角度去強化對1月6日事件的虛假敘述,這樣,保守派的刊物就可以使民主黨利用執法機構打擊右翼的行為合法化。

卡羅爾是前中情局官員,隸屬於林肯計劃。這是個反川普組織,其聯合創始人據說試圖與未成年男孩發生性關係。在用來調查和攻破美國人防線的方法中,卡羅爾建議:對儘可能多的「1.6抗議活動」的參與者提出「儘可能最重的重罪指控」;利用網絡聊天室誘捕美國公民;並強迫消防和警察部門要求員工宣誓忠誠。「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襲擊之後,我們無情地追捕外國恐怖分子」,卡羅爾說,「我們必須對國內的恐怖分子採取同樣的行動。」

《檢驗者》的編輯和發言人沒有回覆讀者的電子郵件。這些電子郵件要求其刊物對刊登那樣一篇文章的倫理和適當性發表評論,因為那篇文章主張,應該像對待那些在一天中造成近3000人死亡的外國恐怖分子一樣對待美國公民。

截至此文發表之前,《檢驗者》的擁有者菲利普‧安舒茨(Phillip Anschutz)也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毫不奇怪,美國國家安全機構希望重整反恐行業,使之針對美國人。

隨著反恐戰爭和9‧11事件後對美國公民的大規模非法監視,這兩股力量註定會在某個時候交織在一起。美國反對派對美國企業和政治精英合法性的持續挑戰加速了這一不可避免的過程。

在過去的二十年裡,反恐戰爭已經成為華盛頓最賺錢的行業之一,不僅為五角大樓和國防工業,也為國務院和許多非政府組織提供資金。那些使用美國軍隊消滅敵人的國家和地區通過這些非政府組織來建立各種地方和國家機構。由於國防部和國務院代表了華盛頓的利益,反恐戰爭旨在無限期地持續下去。

因此,在9‧11之後將近20年,美國軍隊仍然駐紮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並繼續在中東、非洲和中亞各地執行針對穆斯林的任務。

這些任務現在很少能幫助保護在美國國內的美國人。防止潛在的恐怖分子進入美國是最好的確保安全的辦法。

但回想一下,當川普想禁止來自那些無法提供可靠護照信息的國家的外國人入境時,他的內閣是如何反對他的。

五角大樓高級官員抱怨說,阻止伊拉克國民獲得簽證會激怒伊拉克領導人,而五角大樓需要他們的允許來進行反恐行動。也就是說,負責美國國家安全的高級官員寧願讓潛在的恐怖分子進入美國,也不願冒險失去消滅伊拉克國內恐怖分子的機會,而那些恐怖分子卻是由伊拉克政府認定的。

反恐戰爭的目標幾乎全部是遜尼派。由於巴格達政府及其安全和軍事機構由什葉派統治的伊朗控制,所以美軍被引導去打擊ISIS,或基地組織,或任何被伊拉克政府認定為恐怖分子的遜尼派。與伊朗結盟的伊拉克凶殘的什葉派民兵是不能碰的禁區。由於美國官員的安排的核心是腐敗的——為了讓資金持續流入華盛頓,他們同意用美國的力量去代表一個穆斯林派別打擊另一個派別——這是一個必然的結論,即腐敗會毒害美國。

實施伊拉克模式的反恐戰爭需要重新分析事實。

1月6日觸犯法律的美國公民應被指控犯有輕罪或重罪。但是,將抗議定義為叛亂,將抗議者定義為國內恐怖分子,使國家安全機構成員建議的違憲手段合理化,則是明目張膽的分裂國家。對他們來說,美國最終的反恐使命似乎是為了一個美國政黨的利益去打擊另一個政黨的支持者。

原文:A New 『War on Terror』 on American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李·史密斯(Lee Smith)是新書《永久政變:國內外敵人如何攻擊美國總統》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