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農民工年關難討薪 中共嚴控輿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7日訊】年關已近,中共病毒疫情導致近3億農民工難以回家團圓。而他們中還有大批人,辛苦打拼一整年卻被惡意拖欠工資,催討無門。中共政府各部門不但對求助的民工「踢皮球」推諉卸責,甚至制定網絡輿情聯動處置機制,試圖控制民間的討薪輿論風向。

中國大陸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問題,每到年底都會「如期而至」,而工程建設領域則是欠薪的「重災區」。

中共人社部數據顯示,截至去年12月底,已經查實的工程建設領域被欠薪的民工有21.37萬人,涉及金額25.95億元,分別占全部欠薪案件人數和金額的71%和82%。

安徽農民工陳江(化名)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他透露,承建鎮江市碧桂園碧水灣工程的鑫控建設(蘇州)有限公司,從2019年4月起,拖欠了18名農民工血汗錢近23萬元。

安徽農民工陳江:「他就是拖來拖去就不想給。他說當時叫開了委託書,證明幹嘛的。行,現在現在本人過去了又不行。他就胡亂搞嘛。要不這樣搞也不行,要不那樣也不行,就只能本人過去了也不行。他們是串通好的,勞動局跟那個派出所,跟那個項目部已經串通好了。」

陳江表示,現在已經快過年了,又趕上疫情時期,從鎮江回家還需要自費核酸檢測和隔離,討薪之路困難重重。

另一名農民工左四紅,受其他因為疫情出行不便的農民工委託,多次到鎮江勞動保障部門交涉,希望政府介入幫助討薪。

左四紅:「頭兩次他就說為我們操心,你們不要去工地,需要證明之類什麼的,號碼留下來,你們過來給我打電話核實一下就行了,我會跟你們討的。後來第三次第四次就不一樣了。我就當時就知道了,(勞動保障局和項目部)已經穿了一條褲了。」

甘肅省的何林也有類似的遭遇。

據《美國之音》報導,何林和其他近百名農民工,在2018年接下了當地一個文化旅遊影視基地施工項目。建設方華夏春秋公司負責人承諾年後支付他們380萬工資後,卻銷聲匿跡,工資沒了下落,整個工程也延宕至今。

何林等人作為民工代表,到處舉報、討薪維權,卻被各級政府推諉卸責「踢皮球」,浪費了大量的人力和財力卻一無所獲。

現在,何林老家靠他養活的五口人已經面臨斷炊,靠跟朋友借錢為繼。

大陸民主公益人士董廣平表示,即使中國有現成的法律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但是在沒有法治,官員利益優先的中共體制下,農民工的維權之路可謂「難於上青天」。

大陸民主公益人士董廣平:「中共獨裁社會,他沒有法律的保障勞工利益。你通過司法程序,他也沒有一個司法公正的程序,他立案不立案,這個案子怎麼判,是他當官的說了算。沒有人去真正考慮到去維護勞工,維護農民工的利益,真正是為他們去著想的。」

總部位於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r Bulletin)統計顯示,去年下半年以來,從網上可追蹤到至少420多起討薪維權事件,每件都涉及百人左右的農民工團體。

官媒調查發現,中西部地區一般以建築業欠薪為主。但過去一年,東部沿海地區的新能源汽車、教育培訓機構、網際平台、酒店和餐飲企業已經成為新的欠薪多發地。

11月,欠薪長達4個月的廣西貴港騰駿汽車,就爆發了員工維權事件。

河南信陽市一名老教師,因為被連續欠薪9個月,號召大家去教育局討薪,結果被公安局拘留10天。

1月11號,一名48歲的「餓了麼」外賣員為了討回被公司扣掉的5000元薪水,甚至攜帶汽油來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引火自焚以示抗議。

另外,在對待民工討薪維權的問題上,中共當局卻加強了鬆輿論管控。

《大紀元》近日獲得了一份2020年11月12號,桂林市委網信辦給人社局的回覆文件。

文件顯示,在「欠薪」問題上,桂林市人社局按照網信辦要求,制定了一個網絡輿情聯動處置機制的措施。

採訪/陳漢 編輯/李明飛 後製/王明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