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習近平難回應拜登 美中窘境如何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4日,拜登把中共定位成「最嚴峻的競爭對手」後,2月5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楊潔篪通話,美中外交「無線電靜默」狀態終於被打破。去年6月17日,楊潔篪與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夏威夷會面後,美中脫鉤加劇。如今楊潔篪終於又和美國搭上了線,按理中共高層應該長舒一口氣,但從中共黨媒的反應來看,似乎並非如此。

1月25日,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向拜登喊話,急切盼望拜登儘早回應。現在,拜登正式表態了,習近平卻沉默了,他仍然繼續在貴州考察、要求軍隊備戰,一時還不知如何對拜登的表態作出反應。楊潔篪布林肯首次通話後,中共黨媒也只能自說自話,急速給美中關係的話題降溫。美中關係雖然算破冰了,但如何走出窘境卻是未知數,中共高層眼下最要緊的,應該是如何在黨內自圓其說。

中共黨媒勉強自說自話

2月5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楊潔篪通話後,美國國務院僅發布了一則三句話的短聲明。第一句話是布林肯禮節性祝賀新年。第二句描述,布林肯國務卿強調,美國將繼續捍衛包括新疆、西藏和香港在內的人權和民主價值觀,並敦促中國加入國際社會,譴責緬甸的軍事政變。第三句話描述,美國國務卿重申,美國將與盟國和夥伴一道捍衛我們的共同價值和利益,要求中國(中共)對威脅印度太平洋穩定,包括台灣海峽,和破壞基於規則的國際體系穩定的做法承擔責任。

國務院的這一聲明,只是當天發布的五條聲明之一,也是最短的聲明之一。這條聲明中只描述了布林肯表達的內容,隻字未提楊潔篪表達的內容。看起來,很可能是在楊潔篪的不斷堅持下,布林肯不得不與楊潔篪通話,布林肯並無更多要說的話,因此聲明很短,美國國務院也不願意描述楊潔篪講了什麼,應該可以想見,楊潔篪急於通話,想說的話不少。

果然,中共黨媒新華社2月6日報導,楊潔篪應約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通電話。楊潔篪猴急般要求通話,對外還繼續要面子,稱應約通話。楊潔篪的話還真不少,新華社足足寫了五段,基本重複了以往的套話,但沒敢提及拜登所說的中共是「最嚴峻的競爭對手」。

報導最後一段描述了布林肯的態度,當然隻字未提美國國務院的聲明,而是幫布林肯編了一套黨文化術語,包括美中關係「非常重要」,願發展「穩定、建設性的雙邊關係」,「繼續奉行一個中國政策,遵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

中共黨媒自說自話並不稀奇,但至少證實了本次通話中,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確實沒有太多話想說。楊潔篪急於表達的內容,美國應該並不關心,布林肯僅按照拜登的表態,再次表達了立場。按照美國國務院的聲明,雙方基本沒有共識,更沒有談到下一步可能的合作,相反,雙方的主要立場相左,基本無法溝通。

因此,美國國務院只發表一個短聲明,並未當作一件目前的主要事務,甚至僅是應付一下而已。中共除了自說自話,也根本沒有達到目的,第一次通話就陷入僵局,按照中國的俗語,話不投機半句多,楊潔篪再次無功而返。中共黨媒不得不報導這次好不容易爭取到的通話,但又無法宣傳,只能降調美中關係的報導,儘量迴避拜登的講話。

習近平繼續考察假裝若無其事

目前中共黨媒中,大多沒有報導拜登的講話,只有中共軍網引用了央視的一則報導《中國是美國「最嚴峻的競爭對手」?外交部回應》,透露「拜登發表了他就任以來首次外交政策講話」,「談及中美經貿關係時聲稱,中國是美國『最嚴峻的競爭對手』」,但降格描述為中美經貿關係,而不是整個中美關係。文章的主要內容,仍然是2月5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套話式的回答,實際躲避了直接的回應。

2月6日,新華社仍然沒有相關報導,僅報導了楊潔篪和布林肯的通話,關於美中關係的各種評論文章也不見了。新華社置頂大頭條繼續高調宣傳習近平在貴州考察。

報導稱,2月3日,習近平考察烏江,談「守住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鞏固脫貧攻堅成果」。2月4日,習近平在貴陽市考察,要求解決老百姓「買菜難、買菜貴」問題,抓好基層治理現代化。2月5日,習近平在考察中又談「科技創新」,「自立自強」。習近平還視察空軍航空兵某師,要求抓好「常態化疫情防控,全面加強練兵備戰」。

美中關係對中共政權如此關鍵,習近平當然知道拜登的表態,卻沒法回應,也只能假裝不知道。但習近平考察中的講話,還是流露出了擔憂。他提到的經濟問題、民生問題、科技問題和軍事問題,都與美國密切相關,美中關係的改善,實際是解決這些問題的關鍵因素。

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的喊話中已經清晰表明,他期望美國放鬆科技制裁、取消高關稅、繼續承認中共政權,也不希望美國關注中共迫害人權,更希望美國默許中共軍事擴張,甚至與美國平起平坐。

拜登的表態,直接否定了中共爭霸的可能,拒絕了中共的全球治理企圖,也強調了人權和普世價值,還要聯合盟友對抗中共的破壞行為,習近平面對的空間明顯變小。近期中共高層的一連串動作和喊話基本落空,一時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更緊迫的應該是如何向黨內解釋,把又一次的誤判和受挫,宣傳成重大勝利。

中共暫時降調但不會真正放軟

拜登的表態,顯然超出了中共高層的預料,至少比中共高層期望的強硬很多。中共暫時難以應對,不得不先降調,但中共不可能真正放軟。

2月6日,新華社儘量迴避談論美中關係,但有關美國的話題卻沒有減少,至少有三篇文章意有所指。

第一篇文章是《2020年美國貿易逆差升至12年來新高》。這篇文章除了談2020年美國貿易逆差達6787億美元新高,更關注美國因疫情衝擊,2020年GDP萎縮3.5%。中共繼續唱衰美國。

第二篇文章是《美國調整政策難改也門局勢走向》。這篇文章直接針對拜登剛剛談到的中東政策, 看題目就可知道文章的內容,文章還故意稱「拜登政府此舉旨在抹除上屆美國政府在中東地區留下的影響及重塑美國形象」。文章還毫不避諱地談「胡塞武裝」。「胡塞武裝」被美國列為恐怖組織,直接受控於伊朗,背後的真正主子其實是中共。拜登重返中東的政策,中共顯然要大加利用,試圖繼續在中東作亂,牽制美國的力量。

第三篇文章是《現場直擊:探訪緊急狀態下的緬甸首都》。文章稱,新華社記者在首都內比都看到,「市內情況沒有明顯異常」,但又稱「只是當地網絡當天出現了中斷情況」,「幾個重要的高速路出入口有士兵值守。在一些值守點,執勤人員會讓司機搖下車窗接受安全檢查」,「進入內比都的檢查比往常更嚴格,一輛裝甲車停在入口處,有士兵在值守」,「進出聯邦議會所在地的道路仍被封鎖」,「幾名市民面對鏡頭時略顯緊張」,「一名三輪車司機告訴記者,自己的收入也大幅減少」。

這麼多事實面前,中共還在試圖描繪緬甸局勢正常,當然在為軍方政變掌權辯解。這樣的態度,實際在向美國釋放信號,布林肯要求中共譴責緬甸軍事政變,中共卻偏要與美國暗自對抗,明顯支持緬甸軍方。

面對拜登的講話和布林肯的直接表態,中共暫時可能不會公開強硬,但暗自與美國對抗的態度並未改變,這也預示著,美中關係的窘境短期內恐難化解。

無論拜登和習近平之間,還是布林肯和楊潔篪之間,認知的差距都很大,中共不會真正放棄對抗和爭霸的姿態,美中關係的跌宕起伏應該還會持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