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中共吹捧 大陸前女記者控訴家暴引熱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8日訊】大陸前女記者馬金瑜近期在網路發長文,自曝遭丈夫多次家暴。有網民則質疑,若被家暴,為何馬金瑜仍曾被中共媒體宣傳為擁有美好愛情?

2月6日,馬金瑜在網路發布文章「另一個『拉姆』」,她講述自己經常被丈夫毆打,2015年丈夫在酒後「找事」,頭髮被抓著、拳頭不斷砸在頭上,導致自己小便失禁。

馬金瑜稱,自己一直被打到早上,隨後到西寧的青海人民醫院檢查,眼球血腫、眉骨骨折,並發現自己懷孕上第三個孩子,被打後不到一個月,丈夫和一個藏族女工在一起被她撞見,她質問時又被一腳踹在肚子上,開始流血。隨後,她躲到身為祖傳彝醫的朋友家,儘管一直流血,她還是把孩子保住了。

馬金瑜說,丈夫總是在醉酒後打她,還頻繁要網店密碼。2017年中國新年,馬金瑜丈夫和一名藏族女大學生出軌,她要離婚但丈夫不肯。2018年,她終於忍無可忍,帶著三個孩子離開丈夫,

馬金瑜自稱在這段婚姻中一直選擇隱忍,從未報警;此外,她在遭受家暴期間多次接受媒體訪問,但選擇凸顯與丈夫的愛情故事,也引起部分非議。

馬金瑜的文章發出後,中共青海省婦聯、中央政法委等紛紛力挺馬金瑜,稱對家暴零容忍。大陸媒體也紛紛報導此事,多是聲援馬金瑜。青海當地警方也稱正在調查。

不過,馬金瑜的丈夫7日對陸媒回應稱,他沒有毆打馬金瑜,也並未出軌,他說:「如果我是一個家暴的男人,我們不可能一起生活7、8年。」

他稱,3年間他一直沒有馬金瑜和孩子的消息,直到昨天透過媒體看到網傳文章才知道馬的近況,直言:「讓我太吃驚了!」

謝德成說,馬金瑜的眼傷並非被他打傷,而是在2012年的一場車禍中受傷的,他本人也因那場車禍傷了肋骨。

至於出軌,謝表示,當時他和女工在喝酒,馬金瑜也與他們一塊兒喝酒,「我們在一起的,不知道她為什麼這樣說。」

謝德成還指,是馬金瑜不願意和他過了;兩人辛苦經營的網絡店鋪被她拿走;他爸爸車禍去世後獲得的11萬賠償款也被她拿走了⋯⋯

他表示,2017年,馬金瑜回新疆探望生病的家人之後「打電話說,不和我過了」,之後馬金瑜又於新年、六一兒童節回來過幾次,直到2018年徹底出走。「她帶著孩子走的時候,打電話不接,微信也把我拉黑(封鎖)。」

曾在《新京報》、《南方人物周刊》等媒體任記者的馬金瑜2012年與青海蜂農扎西(謝德成)結婚,他們住在青海西南部的貴德縣。2015年馬金瑜開始發展電商,出售偏遠牧區的生態食材,有一定知名度。她也在這個時期多次登上媒體專訪,與扎西的愛情故事被大陸各大媒體宣傳,包括中共官媒。

馬金瑜被家暴的消息引發社會持續關注。有網民報以同情心表示,「為什麼不報警?為了孩子隱忍嗎?孩子也因為你的隱忍在受害」、「懷第三個孩子的時候為什麼要回去呢?雖說很無奈,那也不能回去被打啊」。但很多網民對馬金瑜的所為表示懷疑。

有大陸網民留言表示,「當年被家暴,為何當年不說,過了3年才說?作為記者,不可能不懂得留證據,為何自述文章中沒有給出任何實質的證據,如被打後的傷痕照片等,可是你連張傷情照片也沒有,或者調下醫院病歷也可以啊⋯⋯」

還有網民質疑:「2015至2017年,馬金瑜仍然在對外宣講她的愛情童話,描寫自己與丈夫的愛情,指丈夫的心『像山上的泉水一樣』,指丈夫不說話,但是是一個『很有靈性的人』⋯⋯期間馬金瑜還跑去大學演講,要學生『相信愛情』,『哪怕下一步是懸崖,不要怕,跳』⋯⋯」

鳳凰網則有文章指,過去即使她被打到小便失禁、流產,也要在媒體前把丈夫說的超凡脫俗,忽悠大學生「跳懸崖」;如今又筆鋒一轉,丈夫成了十惡不赦的惡魔⋯⋯質疑馬金瑜是情緒化的表達,並指這樣既不發掘原因,也不提出解決方案。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