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崑崙 從遭酷刑的中共囚犯到國際藝術領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8日訊】張崑崙教授是中國最有成就的雕塑家之一。作為許多獎項的獲得者,張崑崙教授曾是山東藝術學院雕塑所所長和雕塑研究所所長。他還創作了一些中國最大的紀念碑。

然而,在他事業的鼎盛時期,這位著名的藝術家卻成為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受害者。當他堅持自己的信仰自由時,中共官員對他的承認和尊重突然結束了。

張崑崙教授在中國被拘留了四次,他被毆打和酷刑折磨。僅僅是因為他修煉這個和平的功法,這位著名的藝術家被當作罪犯對待。

在被監禁和嚴重酷刑之後,張崑崙移居在美國。

在美國他創作了宏偉的藝術作品,並組織策劃了世界上巡迴最多的團體藝術展《真善忍藝術展》。展覽於2004年啟動,此後已在全球五十多個國家巡迴展出,從紐約市到巴黎,從多倫多到米蘭,有一千多場展出。展覽的目的是揭露我們時代最悲慘的侵犯人權行為之一——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同時肯定藝術之美的力量。

張崑崙於2008年用人造石和花崗岩創作的3/4真人大小的菩薩雕像。(由《神聖的藝術》Kacey Cox提供)
同一雕塑的側面(由《神聖的藝術》Kacey Cox提供)

靈感

新大師學院講師雕塑家約翰娜‧施瓦伊格(Johanna Schwaiger)在電話上說,2003年她有幸作為短期學徒,在張崑崙教授位於紐約上州的工作室與他一起工作過一段時間。

「與張崑崙教授的相遇是我作為藝術家生涯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我驚歎於他技巧的精湛和他對工作所表現出的堅忍不拔的耐心。但他給我留下的最大印象是他無私和樂觀的天性,即使他在中國被關押過。」

「他的精神沒有被打垮,反而更加高昂。他的使命非常明確,他的藝術從來不是關於自己,而是用他的最高水平來表現對真理和美麗的尊重。他整天忙於幾個項目,每一個項目都具有很高的水平。但對其中的一個雕塑,他給予了額外的關注——一個真人大小的佛像。」

佛像。張崑崙創作於2002年。(由《神聖的藝術》Kacey Cox提供)

張崑崙的故事

為了拍攝即將上映的紀錄片《神聖的藝術》,多倫多的電影製片人卡西‧考克斯(Kacey Cox)連續七年追蹤《真善忍藝術展》。

《神聖的藝術》預告片

考克斯採訪了張崑崙。在這次採訪中,張崑崙詳細講述了他在中國被拘留的經歷和他在藝術方面的使命。採訪發表在新大師學院的在線雜誌《畫布》上。

「我曾是山東藝術學院雕塑系的主任。」張崑崙說。「1985年,我在興隆礦創作了一座15米(約50英尺)高的雕像。86年,我創作了一座30米(約100英尺)高的唐式雕像。它是當時中國最高的雕像。我處於事業的巔峰,但我並沒有滿足感。不管你有多少錢,你有多出名……這些都只有幾十年。我的生活缺乏意義。」

1986年張崑崙創作的《唐賽爾》。(由張崑崙提供)

1989年,在尋求生命和藝術意義的過程中,張先生搬到了蒙特利爾,在著名的麥吉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任教。

1996年,他搬回中國照顧岳母,並且有機會接觸到了法輪功。那時他才覺得自己會成為一個全新的人。

「當我回到中國時,下飛機時,我看到法輪功正在迅速傳播。幾乎每個草坪和廣場上,人們都在和平地煉功……這是美妙的。」

1999年,中國共產黨開始了一場反對法輪功的抹黑運動。數百萬人失去了工作,許多人被監禁,遭受酷刑,甚至被殺害。

張崑崙說:「中共利用所有國有部門、報紙、電台和電視台,甚至動員軍隊和警察。整個國家都在恐怖之中。這是一次大規模的鎮壓行動。」

「當時,我想做一個75米(約250英尺)高的佛像。但是自從我修煉法輪功後,我被列入黑名單,每時每刻都處於危險之中。我也成了受害者,被拘留了。」

張崑崙決定給中共當局寫信,解釋為什麼他相信法輪功對社會有益。2000年7月,張被警方拘留。在拘留中心,他受到電擊警棍的折磨。

「你可以聞到皮膚燒焦的味道。」他回憶道。他的腿和胳膊被嚴重燒傷,左腿嚴重受傷以至於在三個月中都行走困難。

張崑崙的自塑雕像。雕像展示了2002年他在中國所經受的一種常見的酷刑。(由《神聖的藝術》Kacey Cox提供)

「他們的目的是讓我們連一分鐘的獨立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張崑崙說。

「我每天24小時被一群『警衛』監視。在無休止的洗腦、欺騙、脅迫和心理攻擊之後,我幾乎崩潰了。這種精神折磨甚至比肉體折磨還要嚴重。他們把我送到王村勞教所。我準備死在那裡, 因為(山東)王村勞教所因迫害法輪功修煉者致死而臭名昭著。我沒想到我能活下來。」

「令我吃驚的是,他們使用了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一位副科長對我說,『我們來了個美術老師。你能教一些繪畫嗎?』 我說,『我不感興趣。』然後,他強迫我坐在那裡。他拿來了毛筆、墨水和紙,叫我畫畫。我用毛筆畫了兩筆。他錄了像。結果這個錄像被他們廣播給公眾,欺騙每一個人。這令我最傷心。精神上的迫害直到今天仍在。」

隨後,共產黨官員利用這段錄像謊稱張崑崙已放棄修煉法輪功,並開始與當局合作。當加拿大官員向中共施壓,要求釋放張崑崙時,中共官員也給他們觀看了這段錄像。

在大赦國際和加拿大政府的幫助下,張崑崙於2001年1月10日提前獲釋,並返回加拿大。在那裡,他捍衛中國的信仰自由的決心變得比以往更加堅定。

「(今天),許多法輪功修煉者仍然被關在監獄裡。我必須代表他們發言, 以停止迫害。我不能只關心自己的生活。但是,我應該怎麼做呢?藝術是我的職業。我只能通過藝術來做。」

「我問自己,我應該開始一個藝術展嗎?我無法得到國內法輪功學員的作品,因為他們正遭受迫害,所以我只尋找海外的藝術家。我打電話和發電子郵件。我開始到處找他們。」

「當時,我們聚集了15位藝術家,我們都有著相同的使命。開始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做。因為我有繪畫的經驗,在很多情況下,我做構圖,而其他人則完成繪畫。」

「第一次展覽是在2004年,在華盛頓特區的國會大廈。我的目標是讓世界各國政府意識到這個問題,呼籲伸張正義。展覽期間,一些國會議員前來參觀。他們幾乎淚流滿面。他們說,應該讓更多的人看到這些作品。這啟發了我們。因此我們開始在世界各地展出。」

2016年在南澳大利亞阿德萊德的黑鑽石畫廊舉行的《真善忍藝術展》。(En.Minghui.org提供)

除了創作和展示描繪迫害及其受害者的藝術作品外,張崑崙繼續雕刻佛像。

約翰娜‧施威格回憶說:「我記得在他的工作室裡,看到這座大師級的超大型雕塑,我十分敬畏。這座大佛像是彼岸世界的生命,散發著純正的慈悲,令我淚流滿面。」

奧地利大屠殺倖存者、神經學家和作家維克多‧弗蘭克爾(Victor Frankl)寫道,「發光的事物必須忍受燃燒。」 張崑崙的磨難和奉獻造就了一位藝術家,他發出的光是我們所有人信仰、忍耐、正義和美的燈塔。

觀看《神聖的藝術》請點擊 SacredArtFilm.com

作者簡介:

瑪莎‧薩維茨是一名記者,是《珍珠魚眼》的作者,畫家,電影製片人。她創作並執導了開創性的紀錄片《紅色統治》。

本文原載於新大師學院的《畫布:藝術家的在線雜誌》,在英文大紀元發表時曾稍加編輯。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