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Clubhouse爆紅,新疆人親述被迫害慘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個名為 Clubhouse 、以語音聊天為主的美國社交平台,這個星期突然在亞洲爆紅。由於沒有審查,令其成為大陸網絡及言論審查的意外空間,大量中港台網民因此紛紛湧入,幾乎每個房間都在聊政治,包括新疆、香港、台灣等敏感話題,引發了外媒的廣泛關注,路透社、彭博社、《金融時報》、《日經亞洲》等主要媒體都發表了報導。

據香港「立場新聞」報導,網友「百靈果」在clubhouse開了一個叫「西藏跟新疆的朋友,我們想找你們過來聊天」聊天室,湧進了5000多人,現場來了很多新疆人,也包括一些西藏人,他們在現場分享自己的故事。一些分享者提到在當地的狀況,說自己的家人「進去了」(被抓進去),出來之後精神狀況變得不正常。或者因為通訊軟件會被監看,為了表達自己對家人的愛,只能狂發愛心符號給家人。還有一些人原本好好的,甚至在幫共產黨工作,後來因為原因不明的舉報就被抓進去,執法標準非常不明,讓人們無所適從且充滿恐懼。也有外媒記者在這裡分享採訪新疆問題時的過程與見聞。

以往新疆地區大力打壓外媒採訪,因此大部分有關新疆再教育營的報導,都是依賴匿名受訪者或是已流亡海外的新疆人,或甚是以分析衛星圖片、政府文件等方式,間接了解新疆內部的情況。如今大批新疆人透過 Clubhouse 這個網上平台,直接對外公開講述自己的經歷,對於不少網民而言都覺得頗震撼。

一位新疆女子說:「我在新疆出身,本土長大的女性,我媽是化學教授、我爸為中共工作30多年,大家都說他是民族之間溝通的管道。小時候我們和漢人家族相處是很好的,以前在南疆那邊種族歧視很嚴重,人權這件事而大家就不談了,這事大家都受苦,青少年帶到陌生內地工作,內地有很多當地方言,對當地也要熟悉。

過去我家人都在做民族之間的溝通橋梁,2014年北京也邀請我給中國企業給講座介紹土耳其的維吾爾社會狀況,做民族之間的橋梁,當時我搞了一個中國和土耳其中間交流,集中營發生時候,美國大學生也被邀請來參加,我弟來了之後也待了一個月時間,他也跟當時的美國學生有交流。

他也被送到集中營,我親弟被送到集中營,我們從來沒有再收到他音訊,到現在五年了,我家人沒有人出現在我哈佛的畢業典禮,我作為學者律師回北京,從我弟弟本身裡面看到,這如果不是人權問題,是什麼問題?我家已經是模範家庭了,結果我弟弟現在五年了,我們一個音訊都不知道。

新疆本來是可以實現民主和共存的地方,我是維吾爾人,並且是律師,開始為維吾爾人對中國表明,集中營違背各種規則,這樣維吾爾人才能被救出來,我希望在西方的每個人都可以講出來。

政府官員為我創造的傷痕他們很開心,家庭被催殘成這個樣子,我只能繼續告訴真相,我跟我弟的紀錄在網絡上都有,不可以因為民族就被抓入集中營。我父母都是共產黨員,我沒有受過宗教教育,我家已經是模範家庭了但是還是完全沒有弟弟的音訊,我希望看到多民族包容,中國多包容的社會。

2014年時候,我弟事情發生,我回到家裡時剛刷卡,電話就響了。問我新疆同胞妳回家是為了什麼?說要來查房,半夜一點半來一個女孩房間查房,這是什麼事情,我作為一個女性我真的嚇壞了。」

一位新疆男生說:「我是維吾爾男生,每次我回國,身分證上標註維吾爾人,每次回去都要去特別房間,問我回來中國做什麼。」

有用戶感嘆:「clouhouse上真的是各種海外維吾爾人的PTSD(創傷後遺症)大爆發。」

現場被邀請發言的漢人在聽完維族人的經歷之後每個都非常震驚(一位叫KEN的參與者的原話:「下巴掉下來了」),他們多半也知道發生了一些狀況,卻沒想到竟然這麼嚴重。

網友@zjp 說:「沒有進兩岸房,但在新疆房聽到凌晨四點。感觸很深,常常鼻酸。還是很感激,可以聽見那麼多真實的聲音。真實的獨白,真實的忍耐,真實的困惑,真實的無措,真實的自我封閉。實在不是每一把聲音背後都有『自我』,都有自己的靈魂,但能聽見『』自我被伸展、摸索中、或者被壓抑、徹底封閉的狀態。」

@c』c 講:「最深刻的內容發生在凌晨四點到八點左右,剛開始是睡不著,後來是不敢睡,一陣子不知道家人在哪的海外新疆人哭,再來是第一次聽到見證、瞬間被罪惡感打倒的漢人哭,人還在新疆的發言人求大家不要公布她的信息,『我、我真的很怕… 我真的很怕…. 我真的很怕…』實在是說不出了。」

一個學建築的姑娘說,以前宿舍一二樓很多維吾爾朋友,七五那時都上來五樓打電話回家,在角落抱著話筒哭。她今夜聽著聽著突然很害怕,想到13年有朋友高興的畫新疆發展項目的圖紙、還有朋友當軍人的男友派到新疆,她突然想到那些圖蓋的房子,是不是拿來關一二樓的同學了…… 講到這裡聲音濕了。

眾所周知,中共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關押數百萬計維吾爾族人的醜聞,近年來已成為其踐踏人權的象徵,備受國際社會的批評譴責。而上週英國 BBC 刊出報導,指再教育營中的婦女遭系統性強姦、性虐待及酷刑等,更令中共遭受新一輪的抨擊。但中共當局對於外界的這些指控和譴責,始終矢口否認。新疆人在Clubhouse 上講述的一樁樁、一件件親身經歷,再次用無可辯駁的事實戳穿了中共的抵賴和謊言。建議關心新疆問題的人們,都去Clubhouse 上聽聽他們的故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