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緬甸政變 中共陷困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美國、西方國家群起譴責,醞釀制裁措施。中共與此迥異,僅指緬甸軍方只是大規模改組政府,並聯合俄羅斯擋下聯合國安理會的譴責聲明。有評論認為,緬甸政變是「中共看戲、西方著急」,或「美國踩空、中共得勢」。筆者以為,實際情況可能恰恰相反,緬甸政變使中共對緬政策陷入困境。這有兩點理由。

首先,緬甸民主化進程勢不可擋,政變難為緬甸人民所接受。緬甸曾是英國殖民地,1948年獨立後軍政府長期掌權,實行「緬甸式社會主義」,21世紀初的緬甸經濟總體水平,反而比二次大戰前還低。緬甸人民與軍政府的矛盾極深(美國大片《第一滴血4》以藝術形式予以一定揭示,在緬被禁)。雖有西方國家支持因素,但緬甸的民主化進程本質上是內生的,是緬甸軍人集團無法扼殺的。這次政變後,緬甸人民紛紛遊行抗議。例如,2月6日,緬甸最大城市仰光成千上萬的人走上街頭譴責政變,要求軍方釋放民選領導人昂山素季。政變最後什麼結局,還是未定之數。現在,中共公然為緬甸軍方政變背書,站在緬甸人民和緬甸民主化進程的對立面,實無理智可言。

其次,包括軍政府在內的緬甸各界,並不信任中共。雖然,中共長期對緬實施滲透,與緬甸軍政府結成特殊關係,但緬甸與中共的矛盾並不少。緬甸社會對中共、中國人以及當地華人華僑的態度也在變化,時至今日緬甸民間已經不太用「胞波」來稱謂華僑了,「胞波」更多成為修飾兩國關係的外交辭令和政治術語。2011年緬甸民主化進程啟動後,緬甸各界對中共的不滿更是得到了集中的釋放。一個標誌性例子是中國主建的密松水電站項目,2011年9月30日被時任緬甸總統吳登盛(代表緬甸軍人集團)突然叫停,至今沒有重啟。現在,雖然中共支持緬甸軍人政變,未必能消除緬甸軍人集團的戒心,但肯定更加招致緬甸社會各界的反感。

如果我們將日本對緬政策與中共相比較,中共的困境就更明顯了。日緬兩國並不接壤,長期以來日本沒有選擇支持緬甸國內的某支特殊政治力量,而是與緬甸國內的所有政治力量都進行交流與合作。當前日本在緬甸的形象與影響力,都不是中共所能比擬的。

那麼,中共為什麼要執行這麼一個錯誤的對緬政策呢?簡略的說,也有兩大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中共對民主的極端仇視。中共是一個空前絕後的「專政」政權,對人民以屠殺、掠奪、揉捏、愚弄為樂事,視民主為大敵(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在香港強推「國安法」、封殺「真普選」,摧毀承諾「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居然,就在中共身邊,世界上最貧窮國家之一的緬甸都要民主化了,這對中共實在是一個重大心理打擊。雖然,緬甸民主化進程中,中共也與緬甸民選政府、昂山素季搞好關係,但當緬甸軍人集團與民選政府的矛盾激化時,中共的傾向性也是明顯的和確定的。這不單單因為中共認為緬甸軍人集團更有力量,意識形態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第二個原因是中共的戰略弱智。這裡僅以「馬六甲困局」為例。中共當局認為,馬六甲海峽是中國的「海上生命線」,但中共海軍卻鞭長莫及,一旦出現意外,將給中國的「能源安全」造成極大隱患,形成所謂「馬六甲困局」。早在2003年11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時任黨魁胡錦濤就提出要破解「馬六甲困局」。為應對所謂「馬六甲困局」,中共的一個重要措施是修建、運營中緬油氣管道,繞開馬六甲海峽。

但是,第一,「馬六甲困局」是個偽命題。許多論者指出:一則,如果有大國想切斷中東對中國的石油供應,在波斯灣下手更直接有效;二則,精確制導導彈破壞固定而漫長的陸上油氣管道易如反掌,戰時他國可以隨時使陸上油氣管線陷於癱瘓;三則,絕大多數通向中國的陸上油氣管道都經過高風險地區,中國能源供應面臨的非傳統安全威脅不降反升。而從現實看,馬六甲海峽這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三國共管的海上「咽喉」,至今沒有出現過重大安全事故,說明馬六甲「困」局虛無縹緲,馬六甲「安」局倒是實實在在。

第二,中緬油氣管道對中國能源安全的重要性和意義被嚴重誇大。中緬油氣管道包括中緬原油管道、中緬天然氣管道,其中,中緬原油管道的設計能力為2200萬噸/年;中緬天然氣管道的輸氣能力為120億立方米/年。截至2020年6月份,原油管道累計輸送原油3312萬噸,天然氣管道累計輸送天然氣330億立方米。這個數量,相對於中國能源需求,實在是杯水車薪(根據中共海關數據,2020年中國進口了五億多噸原油、1億多噸天然氣),無濟於事。

中共對緬政策,建立在「馬六甲困局」這類偽命題之上(包括虛幻的「兩洋戰略構想」,即通過中緬全面合作,中國將成為擁有太平洋,間接擁有印度洋出海口的「兩洋國家」),其戰略經弱智到如此之地步,實在令人驚歎。

總之,緬甸政變,使中共對緬政策困境凸顯出來,暴露了中共仇恨民主的邪惡本質和驚人的戰略弱智。這或許也是中共末路狂奔的表現之一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