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學院」被川普限制 拜登悄悄開放引擔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0日訊】「孔子學院」被揭是中共滲透全球的利器,並與統戰部有關連,是間諜機構。在川普(特朗普)政府時期,孔子學院遭受諸多限制,並陸續被關閉。然而拜登上任後悄悄取消了這項政策。引發美國議員的擔憂。

2月8日,美國保守派媒體「國家脈動」報導,川普政府去年12月31日對孔子學院祭出限制政策,要求擁有交流項目的大學和K-12(高中與幼兒園到12年級)等教育機構,必須出示和孔子學院、孔子課堂的合約、合作關係或是財務往來。

但美國資訊與監管事務辦公室(OIRA)的紀錄顯示,拜登在1月26日悄悄地取消了這項政策。

美國新聞網站「校園改革」(Campus Reform)稱,拜登在就職後一週內,就悄悄撤銷了這項政策。

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的發言人也通過電郵向《大紀元時報》證實,這項政策已被取消。

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美國海權中心主任塞思·克羅普西(Seth Cropsey)表示,他希望拜登政府不是在試圖「安撫中國(共)」。

克羅普西表示,他希望拜登政府,不要表現讓外界覺得,美國似乎對中共的「軍事建設、侵略鄰國、南海軍事化,以及成功竊取知識產權不聞不問」。

談到孔子學院時,克羅普西說:「允許一個外部組織,更不用說是一個與美國有戰略競爭關係的國家,能在一所大學內選擇一個項目的教授,這不是正常的做法。」這麼做也威脅了美國的「學術獨立和自由」。

圖為抗議者呼籲美國大學關閉孔子學院。(周行/大紀元)

孔子學院是中共滲透西方的利器

中共駐悉尼領事館前政治領事陳用林告訴新唐人,孔子學院是中共政府出資的一個項目。藉傳播孔子文化,做中共滲透西方社會的一個利器,從而獲取自己的利益,達到控制世界的野心。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葉寧說:「孔子學院是中共大外宣計劃的一部分,是中共弱西強中,對外進行文化擴張和滲透。通過孔子學院來影響西方各國,特別是下一代的青少年、未來的這個世界各國的領袖們,對中共的印象和觀感。

為達到政治目的,中共借著孔子學院,組織學生進行集會和示威反對中共不喜歡的政治人物訪問他國。如在法國巴黎大學,中共組織學生示威,迫使法國政府取消了達賴喇嘛的訪問計劃。

葉寧表示,中共以龐大的財力,不遺餘力地發展孔子學院。到2015年,國際上反對孔子學院的聲浪已經非常大了,但是孔子學院依然快速蔓延。到了2018年12月中共在全球154個國家開設了548所孔子學院。全球孔子學院的總人數,達到了187萬人。

在這種情況下,孔子學院有點像癌細胞那樣、腫瘤細胞一樣,它們發展非常快。

據了解,孔子學院隸屬中共國家漢辦,由中共宣傳部門資助。不允許師生談論六四天安門事件、台灣、西藏、法輪功等問題。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海外民眾認識到,孔子學院屬於中共統戰的重要機構呼籲全球抵制。 (周行/大紀元)

全美519所中小學設有孔子學堂

2018年,多位美國國會議正式提出《外國影響力透明度法案》。根據法案,要求孔子學院必須登記為「外國代理人」。

2019年一份名為「中國對美國教育系統影響」的調查報告稱,在過去8個月裡,參議院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對孔子學院展開調查,發現從2004年開始中共在全球廣設孔子學院,美國就有100多所。

此外全美還有519所小學、中學與高中設有孔子學堂,從幼稚園到12年級的學生提供中文教育。而中共從2006年至今向美國的孔子學院投入了1.58億美元資金,並控制了在美孔子學院的所有方面,包括預算、人員和課程等。

報告稱,全球孔子學院由中共教育部旗下的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主導和監管,是中共廣泛長期戰略的一部分。北京試圖通過孔子學院改變美國與全球對中共的印象,掩飾中共帶來的經濟與安全威脅。

2020年8月,前國務卿蓬佩奧宣布,孔子學院美國中心為「外國使團」,並強調要確保美國學生在沒有中共操縱的前提下,學習中文和中國文化。

同年10月,總統大選之前,蓬佩奧要求美國高中、大學和K-12教育機構關閉孔子學院。他說,孔子學院實則是中共的宣傳組織,它在美國的運作使得中共影響力能夠在美國校園內實際存在。它必須被關掉。

近年來,世界各地掀起了抵制孔子學院的活動,各國紛紛關閉孔子學院。(大紀元圖片)

美議員警告孔子學院滲透全美學校

在拜登政府撤回川普限制孔子學院的政策後,美國眾議員麥卡錫(Kevin McCarthy)轉貼相關報導,痛批拜登政府在疫情蔓延一年之際,沒有讓中共為了掩蓋事實的行為負責,反而允許中共外宣滲透至大學校園來獎勵中共。

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也發推文說: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警告,中共利用孔子學院滲透美國學校。但現在拜登悄悄撤回了川普政府所提出的規則,該規則要求學校和大學,披露與這些中共政府影響力代理人的合作關係。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也表示:「拜登政府在沒有徵求國會的情況下,悄悄地撤回了這項擬議中的規則,發出了一個令人擔憂的信號。」

他說,拜登政府此舉,是告訴學術機構,他們不需要對自己與中共政權的關係保持透明。他敦促拜登政府恪守承諾,將中共作為美國國家安全的主要威脅,包括在美國教育系統之中。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