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圍剿中共仍是2021國際格局演變主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0年的中美新冷戰,使中美兩極對抗格局初步形成。拜登政府上台後,美中關係有重新調整的可能性,那麼,中美兩極對抗以及由此而促成的全球圍剿中共的國際戰略格局,是否就此逆轉呢?筆者認為,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即使拜登政府堅持「戰略忍耐」,從中美新冷戰大步後退(事實上,已在一些領域悄然改變了對華政策,例如不再要求美國學校必須披露與「孔子學院」的合作情況),但是因為中美意識形態對立的激化與中共全球擴張的加劇這兩大因素,使美國再也無法回到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全面接觸+有限遏制」的綏靖政策了。拜登政府將以「有限遏制」(主要是軍事、高科技和金融3方面)為基調,加上與盟國協調,來重整美中關係。對此,筆者「拜登政府如何調整對華政策?」一文已有所論述,此處不贅。

其次,拜登政府的「與盟國協調」政策,使美國的對華政策受到盟國的重大制約。川普政府4年,費了極大力氣來推動盟國參與圍剿中共,頗有成效,從根本上改變了中共的國際環境。當今,美國的一些主要盟國因為深受中共的欺凌,已從過去的被動參與圍剿中共轉變為主動抗擊中共,他們一致要求拜登政府守住對華政策底線。因此,現在問題的關鍵是,不是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的轉變將改變全球圍剿中共的戰略格局,而是全球圍剿中共的戰略格局在限制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的轉變程度。

就此,本文舉三個事例予以說明。

第一個事例,英國成抗擊中共新先鋒。

前幾年,中共重點滲透英國,中英關係進入「黃金時代」(可參見筆者「瘟疫重擊能讓英國醒來嗎?」一文)。但是,中共的倒行逆施,尤其2019年強令港府修例引發聲勢浩大的港人「反送中」運動、2020年強推港版國安法,瘟疫重擊英國等等,使中英關係逆轉。進入2021年,英國成為抗擊中共的新先鋒,連出4拳。

第一拳,為保障港人自由、人權,1月31日始,英國政府為香港具備英國國民海外身分的人(BNO,英國當局估算約30萬港人)提供特別簽證服務,容許他們及其直系親屬移居英國,6年後可以入籍。(同日,北京和港府宣布反制措施,不再承認BNO為旅遊及身分證明文件。中英這是直接開打了。)

第二拳,2月4日,《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引述政府高層人士的消息,說英國驅逐了3名中共國安間諜,這些人裝扮成不同的媒體記者。

第三拳,2月4日,英國通訊管理局(簡稱Ofcom)吊銷了中共大外宣機構中國環球電視網(簡稱CGTN)在英國的廣播執照。英國理由是CGTN是中共政府控制,而英國不允許政府的電視台註冊,中共過去借用了一個空殼公司華星傳媒做這個事情,現在被一併處理(對此,中共威脅制裁BBC)。

第四拳,英國多家媒體報導,由於涉嫌幫助中共製造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英國近二百名大學的學者正受到英國政府調查。英20大學被捲入醜聞,包括多所頂尖學府。據稱,英國大學與中共軍事技術中心的合作程度達到了「驚人程度」。一位消息人士告訴《泰晤士報》:「不久之後,我們可能在法庭上見到數十名學者。」

除了以上「四拳」之外,英國首相約翰遜還構想邀請澳大利亞、韓國和印度加入美國、英國、意大利、法國、日本、德國和加拿大的七國集團,合組民主十國。這個構想一旦落實,中共的被孤立可想而知。

英國在西方國家中屬於「謀士」,英美又是「特殊關係」;現在,英國約翰遜政府積極抗擊中共,美國和西方國家不能不受影響。

第二個事例,美日印澳「四方會談」(Quad)加速演進。

奧巴馬政府曾推「亞太再平衡戰略」,川普政府將之升級為「印太戰略」。 川普政府還將從2007年成立的美日印澳「四方會談」激活,使之從司局級會談升級到外長級會談,迄今外長級會談已舉辦兩次(2019年9月和2020年10月)。今年1月12日,即將卸任的川普政府提前解密了2018年制定的美國印太戰略框架。據信,這一不同尋常的舉動反映了川普政府希望拜登上任後保持對華政策穩定,同時讓美國在印太地區的盟友放心 。

目前來看,拜登政府似乎維持了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框架。1月28日,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電話會談,兩人都同意強化日美同盟。2月4日,拜登與澳洲總理莫里森通話,討論了如何共同應對中共,以及緬甸近來發生的軍事政變。2月8日,拜登與印度總理莫迪通話,繼續視印度為應對中共挑戰的關鍵夥伴;兩人同意繼續密切合作,推進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地區,包括支持航行自由行動、領土完整,以及通過四方會談機制建立一個更加強大的地區安全機制。

近日,日本和澳洲媒體稱,澳美日印四國政府已經在拜登的敦促下,開始為四國首腦的「四方安全對話會議」做準備。如果「四方會談」在2021年升級為四國首腦峰會,並向印太版「北約」演進,那對中共的戰略打擊就實在是太大了。

事實上,澳美日印四國政府除了在「四方會談」機制建設上下功夫外,四國之間的雙邊關係也日益緊密;而且,四國與中共的矛盾都分別在增強(例如中共經濟制裁澳洲,中日、中印領土爭端激化),中共的「戰狼」姿態成為推動澳美日印四國聯盟的一大動力。

第三個事例,北約欲將中共正式納入「戰略概念」。

北約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政治軍事聯盟。自2019年12月4日北約峰會聯合聲明首次寫入應對「中共威脅」後,北約對中共的警惕和應對日益強化。

2020年12月1日,北約發布名為「北約2030」的報告指出,儘管俄羅斯在未來十年仍是北約的主要對手,但它必須更加認真地思考如何應對中共及其軍事崛起,並呼籲將中共正式納入「戰略概念」。報告認為,中共憑藉其技術野心、軍事擴張和貿易政策,所以不能再視其僅僅是一個亞洲國家,但北約對這一挑戰反應太慢。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指出,中共對北約安全構成重大挑戰。

今年2月4日,斯托爾滕貝格在北約總部表示,北約必須保持全球視野,與全球民主國家建立新的夥伴關係,以遏制中共構成的威脅。(斯托爾滕貝格重申北約的價值觀是「自由、民主和法治」,「這些價值觀並非是抽象的概念,它們是我們的核心」。)

針對中共,在上述北約作為一個政治軍事聯盟的整體表態外,一些北約重要成員國更是採取了直接措施。

例如,法國國防部長2月8日晚在推特上表示,法國核動力潛艦「翡翠號」在「塞納號」支援艦相伴下穿過南海海域,還附上兩艘船艦在海上的照片。又如,2月3日,英日兩國舉行外交、國防部長2+2訊會議,重申維護南海航行自由和飛越自由至關重要,英國並將派航母到印太(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打擊群今年1月初步形成作戰能力,並將在春季實現全球部署,這是英國海軍38年來重新迎來有戰鬥力的航母打擊群)。

結語

2020年以來,大瘟疫重創世界,中共以疫謀霸,加大全球擴張力度,「戰狼」姿態凸顯,直接危害著世界的和平和發展。雖然,因為拜登政府上台,中美關係有一定的不確定性;雖然,中共對世界各國仍然威逼利誘,力圖各個擊破,並有一些具體進展;但是,西方國家和國際社會對中共政權危害性的認識更深入、明白,圍剿中共仍是2021年國際戰略格局演變的主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