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德勤遭舉報 中共嚴懲一箭雙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2日訊】2月3日,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德勤,被內部員工舉報違規,隨後中共黨媒新華社發文表態,讓相關監管部門應高度重視,要一查到底,不姑息、不手軟。然後,中國證監會也表示已經開始核查。但其實,這已經不是四大第一次因為「違規」在中國被核查,早在2005年前後,普華永道、德勤、畢馬威就已經因「審計醜聞」而陷入「誠信危機」。

為何這次中共官媒以及監管機構如此嚴厲而迅速的向德勤「開刀」?德勤舉報門背後,含藏中共的小心思。

德勤審計醜聞 逾越道德底線

2月3日晚,德勤(Deloitte)北京辦公室的一位自稱YW的員工,將一份50多頁的PPT文件群發到了公司郵箱,舉報他在4年工作期間公司不合規的人和事。這位員工說,德勤的所作所為已逾越審計道德底線,自己有義務將真相公之於眾。

YW在舉報中說,德勤在2016年到2018年間的審計過程中「放飛機」。這裡的「放飛機」是審計行業的黑話,意思是說不查看相關的支持性文件直接得出結論,就是沒有憑證抽查卻寫完審計程序。有大陸審計人士透露說,「放飛機」已經是審計行業的共識,這種情況並不少見。

這個YW的舉報,涉及到了德勤的高級經理、高級審計員甚至合夥人,而涉事的企業也引人關注,涉及中國外運、博奇環保,以及曾經因為虐童事件為大眾所知的紅黃藍教育機構等。

在2017年11月時,紅黃藍下屬的北京朝陽區管莊紅黃藍幼兒園,曾曝出了轟動一時的猥褻、虐童事件,而就在醜聞曝出前的一兩個月,紅黃藍剛剛在美國的紐交所上市。

而舉報資料顯示,德勤在進行紅黃藍2016年度審計工作時,相關項目負責人在底稿抽憑工作中的日期和金額都是隨便填寫、胡亂編造的。這裡指的抽憑,是指抽取一些重要的、金額重大或是異常的交易或業務,檢查記帳憑證以及原始憑證,並把重要的憑證複印下來。抽憑作為審計中的重要程序,對發現可能存在的舞弊問題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舉報資料中還顯示,紅黃藍下屬北京培訓學校的管理費用,主要是企業高管和董事長的孩子在海外消費的報銷,比如海外購物、創始人的兒子在紐約高消費、學習高爾夫等等費用。而德勤經理以及合夥人早在前一年的審計中就發現了這一問題,但是上市審計中卻將管理費用列為不需要進行細節測試的會計科目,而只是進行了簡單的覆核。對投資者和股東不負責。

此外,負責紅黃藍項目的德勤合夥人,被指收受紅黃藍價值幾萬元的美容卡,紅黃藍也曾同意通過上漲審計費讓德勤幫忙掩蓋一些問題。這些都嚴重違背了審計的獨立性。

YW舉報的內容還顯示,在2016年度審計中,博奇環保的項目,在山西陽城審計監盤中發現了普遍性的存貨減值問題,很多庫存已達減值標準,但德勤經理拒絕計提減值準備,還派人重新監盤,掩飾問題,得出存貨「不存在異常」的報告。

中國外運是招商局集團物流業務統一營運平台,在A股和H股兩地上市。在中外運2016年度審計中,審計負責人要求舉報人YW,直接把抽憑樣本發給中外運煙台公司財務人員,讓對方填完資料寄回,就算是完成審計程序。該負責人還要求此事只能電話說,不能發郵件留下證據。

德勤內部員工這份內容詳實的舉報信,無疑給審計界投下了一顆重磅炸彈。然而,有業內人士表示,德勤相對於其它會計師事務所,審計質量還算是好的。

在此次舉報事件之前,德勤已經因為頻頻辭任上市公司的審計師職務而備受關注。在過去一年多,德勤已經辭任了超過百家公司的審計師的職位,其中不乏中國華融、中核國際等大型中企。關於原因,德勤中國行政總裁曾表示,辭任是希望提高審計業務質量。但是,這個解釋卻讓外界猜測,是否是因為這些公司的「風險太大」,以至於讓德勤無法再擔任審計師呢?現在看來,德勤的提高審計質量的目標沒有實現,相反的,還在舉報門中陷入危機。

值得注意的是,德勤舉報門發生的兩大背景,讓這件事顯得好像並不簡單,因為此事不僅是發生在中共推動「資本擴容」、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加快發展資本市場的背景之下,也發生在中、英激烈衝突之時,那麼,人們不禁要猜測,這個時候發生舉報事件,而中共官方又立刻作出嚴厲回應、向德勤「開刀」,中共這背後是不是有什麼「算盤」呢?

中共「提高直接融資比重」

在2020年12月,黨媒人民網刊登了中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的文章《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文章中說,「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是中共十四五的「重大決策部署」,也是「十四五時期資本市場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戰略目標和重點任務」。

可見,中共將「發展資本市場」、「提高直接融資」放在了「戰略重要」的地位上。

這裡的直接融資,是指有閒置資金的企業、機構和個人與資金短缺的單位直接進行協議,或者是通過資本市場,前者購買後者發行的股票或者債券等。

相對於直接融資的是間接融資,也就是有閒置資金的一方通過把錢存入銀行,或者購買銀行、信託、保險等金融機構發行的有價證券的方式將資金提供給金融機構,金融機構再通過貸款、貼現等方式將資金提供給資金融入方。

一般來講,直接融資的籌資成本比較低,投資收益較大,並且有助於資金的快速合理配置和提高使用效率,當然另一面,風險也會比較大。

易會滿說,中國的融資結構長期以間接融資為主,信貸資產在金融總資產中的比重超過70%。而發達國家主要是以直接融資為主,比如美國,直接融資比重高達70~80%,英國是在60%左右。

那麼,中共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可以在兩大方面實現它的長期戰略規劃。

一方面,是可以支持中共的「產業升級」,向「高科技創新型」產業發展。

大陸「姜超宏觀研究」,曾在一份分析報告中說,中國之所以以間接融資為主,因為地產、基礎建設等傳統行業占了較大比重。傳統行業往往是「重資產」的行業,也就是說,固定資產比較大,很容易以抵押的方式從銀行獲得資金。而銀行在其中獲得的回報主要是以「貸款利息」的形式來實現,相對於股票市場而言,銀行貸款給企業的回報率較為「固定」。

而高科技產業,往往是「輕資產」,核心資產往往是人力資本和知識產權,難以有效定價並抵押。同時,高科技產業較高的研發投入很難在短期內轉化成盈利,如果通過銀行融資,會增加銀行的風險,相比而言,直接融資就更有優勢,因為投融資雙方利益共享、風險共擔,定價市場化,實現「高風險、高回報」。

另一方面,提高直接融資比例,有助於中共進一步吸引海外的資金流入中國市場。證監會主席易會滿也說,在疫情衝擊下,國際貿易投資明顯下降,全球產業鏈遇阻。所以,中共需要加快打造直接融資體系,促進引進外資。

對於中共來說,海外資金就像是中共經濟體的「血脈」。海曼資本創始人凱爾.巴斯曾在去年時說,雖然中共是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占全球GDP的15%左右,但是以人民幣結算的跨境交易不到1%。大多數國際貿易是以美元進行,所以,中共迫切需要美元。

可是,近一兩年來,在「中美貿易戰」以及中共病毒肆虐的影響下,外商紛紛撤離中國,外資也隨之流出。那麼此時,打造一個開放的直接融資系統來吸引海外資金,成為了中共融資的一個重要方式。

而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就需要一個完善、健康的資本市場,這也就涉及到審計監管問題。現在,中共做出姿態,要加強金融監管制度,以及加強信息披露、提高上市公司的質量,而為上市公司提供審計的會計師事務所,顯然對保障上市公司的「財務質量」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可是,近十幾年來,中資企業「財務造假」醜聞不斷,中共方面對上市公司監管力度不足也一直被外界詬病,比如曾經造假300多億的上市公司康美藥業,證監會也只是處罰了60萬元人民幣。這種形象下,中共打造的資本市場如何獲得投資者的信心呢?

所以,在此時的德勤舉報門中,德勤就成了中共必須要抓住的典型,中共擺出了不會手軟的態度,正好藉機向外界表態,自己是嚴格管理資本市場的。並且,中共抓的這個典型,根本上還不是本土的會計師事務所,是1845年在英國倫敦創立的德勤,而這又恰好發生在中英激烈衝突的時間點上。

1月底時,中英雙方已經因為BNO護照問題發生衝突,一週前,英國通訊管理局(Ofcom)剛剛吊銷了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的執照,原因是它是由中共控制的,而非一家獨立運作的媒體機構。同一天,英國媒體還表示,2020年,有三名偽裝成媒體記者的中共間諜被英國驅逐出境。

這些事情,包括德勤事件,都是中英兩國之間互相表示厭惡的動作,中共在中、英衝突不斷之時拿「德勤」開刀,也可以說是中共對英國反制的方式之一。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