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習近平與拜登通話 關鍵問題仍對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時間2月10 日晚上,北京時間2月11日上午,拜登習近平終於通話。習近平應該早已急迫地等待這次通話,為了這次通話,他也一直在做各種動作。但從雙方的聲明看,仍然難有共識,習近平並未得到所期望的承諾,失望在所難免。通話更具有象徵性,並無實質性成果,對抗已經無法避免。

在改善關係上未能取得一致

拜登習近平的通話並不算晚,正好在上任20天後。2017年,川普也在就職後20天與習近平首次通話。不同點在於,習近平急於得到拜登的承諾,迫切需要緩和美中關係,甚至準備壓迫拜登做出重大讓步,最好是投降。而且,拜登已經基本完成了與各國的通話後,才安排了與習近平通話,習近平當然不願意被冷落,更不願意各國之間討論時成為被一致針對的角色。

習近平總算等來了拜登的電話,卻仍然話不投機。按照白宮的聲明,拜登稱他的優先事項是「保護美國人民的安全、繁榮、健康和生活方式,維護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

但新華社發布的新聞稿中沒有提到這些內容,相反,習近平仍然在重複「合則兩利、鬥則俱傷」,「不衝突不對抗」,並希望「朝著有利於兩國關係改善的方向發展」,「管控分歧」,還提議「兩國經濟、金融、執法、軍隊等部門也可以多開展一些接觸」。

這表明,習近平並未從拜登的口中得到儘快改善關係的承諾,白宮的聲明表述是,「在符合美國人民和盟友利益的情況下,將進行務實的、注重結果的接觸」。習近平希望更多務虛的交流,儘快為改善關係暖場,但拜登卻只願意務實的接觸,雙方在改善關係上並未取得一致。

關鍵問題嚴重對立

白宮聲明還說,拜登「對北京的脅迫性和不公平的經濟行為、鎮壓香港(的民主行為)、在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以及包括對台灣在內(印太地區)的日益強硬的行動表示根本上的關切」。

習近平當面否認,稱「台灣、涉港、涉疆等問題是中國內政」,美方應該尊重「慎重行事」。從雙方截然相反的表述看,雙方立場完全對立。

習近平還稱「中美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承擔著特殊國際責任和義務。雙方應該順應世界潮流,共同維護亞太地區和平穩定」。這等於習近平當面要求與美國平起平坐,暗示美國應從印太地區後退,這應該是習近平的一廂情願;拜登明確表示要「維護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

中共黨媒按需要編造拜登的話

習近平還希望「重新建立各種對話機制,準確了解彼此的政策意圖,避免誤解誤判」。新華社的新聞稿還替拜登發揮,稱美國「願同中方開展坦誠和建設性對話,增進相互理解,避免誤解誤判」。白宮聲明沒有這樣的內容,新華社屬於越俎代庖。

白宮聲明最後說,「兩國領導人還就應對新冠病毒疫情、全球衛生安全、氣候變化和防止武器擴散等共同挑戰上交換了意見」。新華社做了改編,稱拜登表示「可以在氣候變化等廣泛領域開展合作」。

新華社最後還替拜登總結道,「兩國元首都認為,今天的通話將向世界釋放積極信號」。但白宮聲明沒有這樣的表述。各自的表述中,對立內容為主,不但不積極,反而比較消極。

對比雙方的公開聲明,新華社代替拜登說了不少話,還修改了一些話,但實際雙方的通話基本沒有什麼成果,也沒有表明下一步該做什麼,如果去掉新華社的加工,雙方只是各自闡明了不同的立場。

拜登表明要維護美國利益,包括在印太地區的領導地位,習近平則希望拜登退出印太地區,雙方明顯對立。習近平希望儘快恢復以往的美中交往,但拜登沒有類似的承諾,僅表示符合自身和盟友利益的條件下,務實和有成果地合作。在人權問題上,雙方完全相反,其它問題只是交換意見。

美中關係惡化誰之錯

這次通話,與上週布林肯和楊潔篪的通話差不多,都是為了通話而通話。拜登想要說的也不多,白宮的聲明除了第一句話的新年問候,剩下的只有4句話。新華社的新聞稿中,習近平表述了四個自然段,更多是對拜登軟硬兼施,希望拜登儘快做出改變,但並未成功,雙方的交集相當有限。

過去的一個多月裡,習近平一面不斷喊話,一面採用強硬動作施壓,急切希望得到拜登的讓步,儘快緩解美中關係,好對黨內有所交代。

然而事與願違,拜登沒能給予習近平真正想要的承諾。在習近平咄咄逼人的姿態下,拜登確認了中共是「最嚴峻的對手」,準備對抗中共的「經濟侵略」,反擊「侵略性的強制行為」,回擊中共「對人權、知識產權和全球治理的攻擊」,僅表示了有限度的合作可能。

習近平本急於與美國修好,他和拜登也有過不少交往,但習近平卻不願意放下身段,也不願意讓步,還強硬地拉高了籌碼,擺出了一副吃定拜登的姿態,結果與期望的落差實在太大。

美中關係走到今天,如膠似漆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全因為中共毫不掩飾地亮出了蠶食美國的野心,中共對美國的不斷滲透、盜竊技術、貿易失衡、軍事挑釁,導致了大多數美國人的警醒,中共隱瞞疫情、試圖以疫謀霸,把美中關係徹底推向了最低點。

中共高層至今不肯承認一系列嚴重失誤,甚至更強烈地表達了爭霸的意圖,還更多地挑釁,實際成了美中關係改善的最大障礙。中共高層的骨子裡從來沒有真正要與美國合作,而是一直把美國當作假想敵,有時連虛偽的掩飾都不要了。美中關係的關鍵不在拜登,而在中共高層。

中共高層說話的調子,基本上也給美中關係的走向定了調,美國很難再退讓,對抗乃是大勢所趨。只要中共高層不真正地改變,對抗就會大於合作,有限的合作也改變不了對抗的大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