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海外華人吐槽父母被擋國門外的經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天是大年三十。許多之前因為各種原因出國,急切盼著早日回國的中國人,如今卻被中國大使館冷漠無情的擋在了國門之外,不能回祖國過年了。在美國多年的海外華人、網友momomoda 的父母便是如此。

之前,momomoda在華人網絡裡潛水多年從沒說過話。可不久前,他特意註冊了一個帳戶,只為跟大家講講他父母AA127航班拿到紅碼無法回國的經歷。「發帖的初衷是因為心中的情緒一直無法排遣,想和大家說說,尋求大家的安慰。」「雖然我的聲音很微弱,但是我依然希望更多的人能聽到。」他說。

據Momomoda介紹,他父母都是旅行簽證,因為疫情滯留美國已經一年了。本來他們應該坐著1月13號的AA航班飛往上海,如果當天不能回國,第二天他們的簽證就要過期,可大使館最後卻沒給他們發放綠碼,給出的理由是‌‌「非必要,不緊急‌‌」。於是,兩個老人只好拖著行李在機場眼睜睜的看著飛機離開。據說AA127賣出去200多張票,然而最後只有80個人上了飛機,能上飛機的幾乎都是持有F簽證的留學生。

Momomoda回憶說,因為臨出發前看到另一個帖子裡提到1月10號AA127的一對父母也是旅行簽證沒有上了飛機,他陷入了深深的焦慮,不停的翻看網上的各種信息。他猜想大使館現在需要提供旅行必要緊急性證明,於是便抓緊時間讓國內的親戚幫忙把各種資料拍照發過來。他還特意準備了一封信,詳細的告訴了大使館為什麼父母要回國。

之後,Momomoda的父母提前三天,凌晨2點啟程出發前往附近城市,坐上了飛往達拉斯的飛機。第二天早上到了機場就直奔檢測點,因為現在大使館要求必須在飛機出發地當地指定地點做檢測,而達拉斯現在只有一個指定地點,所以排隊的人非常多。他們排了幾個小時的隊終於做好了檢測,這才放心的去了酒店。

第二天,群裡的小夥伴們一拿到結果就開始上傳資料。陸續有人收到了紅碼,有人收到了綠碼。果然,所有綠碼的都是學生簽證和訪學簽證,其他人全部都是紅碼。拿到紅碼的小夥伴們都憤怒了,為什麼所有留學生都是‌‌「緊急必要‌‌」旅行,甚至根本都不需要提交任何緊急必要的說明,而其他簽證的人是紅碼?無論大家是什麼原因,沒有一個綠碼!有一個小夥伴說他是綠卡,要回國看望91歲的奶奶,因為奶奶生病住院了,大使館卻給了他紅碼。大使館讓他提供病危證明(Good job 大使館,人家奶奶91歲了,不快死就不能回去看了嗎?)當Momomoda的父母提交材料後,果然不久也都拿到了紅碼。這個時候,他們聯合了所有拿紅碼的人給大使館發了一封長信,他們就是想知道大使館到底是怎麼判斷旅行的必要緊急的。可郵件發出後就石沉大海,大使館沒有給任何回復,但是他相信大使館看到了,因為當他們再次提交材料以後,大使館就不審核他們的材料了,他們一直是黃碼,審核中,而這期間陸續收到綠碼的都是學生簽證的留學生。

直到飛機出發的那天早上,黃碼的人又陸續變成了紅碼。直到這個時候,Momomoda依然對大使館抱有幻想。他馬上嘗試撥打大使館的電話,很幸運竟然打通了,接線員竟然很耐心的聽他哭訴父母回國的原因,然後做了記錄。他說這也是他在整個過程中唯一一次能感受到大使館還有一絲絲人性的地方。他天真的以為大使館了解了他們的難處,會做相應處理。於是,他們拿著黃碼依然去了機場。群裡的小夥伴已經計劃好了,如果他們還是紅碼,就要在機場抗議,抗議大使館對我和他們的區別對待。期間他們所有黃碼的人給大使館發了無數的郵件,打了無數的電話,但郵件永遠沒有回覆,電話永遠無人接聽。他們太憤怒了,於是他們在機場舉牌抗議,把照片發給大使館抗議對他們的不公平對待,可郵件依然石沉大海。整個過程沒有一個人能打通大使館的電話,大使館沒有對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有任何一個解釋。機場check in 2點15關閉,直到2點5分,他們手中的黃碼開始陸續變成了紅碼,他們依然沒有放棄,馬上提交材料,他們依然要堅持到底。2點15 機場check in關閉,一切都結束了,他們手中依然是黃碼,審核中。

等到塵埃落定後,Momomoda已經沒有了憤怒,有的只是傷心。他說:「就像是媽媽喜歡的孩子不用做什麼也會被帶走,而你,無論做出怎樣的努力都是被拋棄。我大哭起來。哭不是因為父母沒有坐上回國的飛機,而是因為經歷了一件事讓你覺得無論你多努力,都無法改變結果。哭是因為我們所有的付出,幾千美金的機票,酒店,檢測,幾天的輾轉奔波,幾個月的盼望,就因為一個小小的紅碼,全部付之東流。哭是因為高高在上的大使館竟然可以如此傲慢而不公的對待我們。哭是因為一個手持中國護照的公民,竟然需要絞盡腦汁的證明自己為什麼要回自己的國家。哭是因為一個中國公民回自己的國家竟然需要根據美國給我們的簽證。哭是因為在整個過程中大使館沒有任何關於哪些旅行是‌‌『緊急必要』的說明,我們像沒頭蒼蠅一樣猜測大使館的各種要求,到頭來發現全都是徒勞。」

如果因為國內疫情要收緊回國的政策,大使館明明可以出台一個政策告訴他們到底哪些人能回國哪些人不能,明明可以在他們一切都開始計劃之前就審核他們是不是‌‌「必要而緊急‌‌」,明明可以回一封郵件給他們做個解釋,明明可以打個電話安撫一下他們的情緒,明明可以做的公正一點,而不是僅僅限制達美和AA的航班。但凡在整個過程中大使館能表現出一點點的公平公正,一絲絲的同情心,同理心,他們也不會在機場如此的無助和絕望。

「我知道你們也有苦衷,你們沒辦法直接告訴我們『為了控制疫情,你們就別回來了』‌‌,因為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拒絕自己的公民回家,並且還是以這種高傲冷酷的姿態。我們這些乘坐達美和AA航班,沒有學生簽證的人就成了被耍的團團轉的犧牲品。」 Momomoda 氣憤填膺的說。

最為諷刺的是,在整個過程中,除了中國大使館對他們從始至終冷酷無情以外,其他的人都在為他們開綠燈——核酸檢測的人盡職盡責,AA機場的空乘耐心的等待,並派來專門的人和他們解釋。就連在住的旅館本來不能打印,服務員在看到他們寫的抗議標語以後,一臉驚愕的問Momomoda,這是真的嗎?然後馬上為他打印了幾張。

作為一個海外華人,Momomoda說他是撕裂的:一邊親身經歷了被祖國拋棄,一邊又看到華大媽驕傲的說我們從全世界接回了幾萬幾萬中國人;一邊感受到了一個個美國普通人對他們的關心和同情,一邊又被自己的大使館冷漠對待;一邊在武漢疫情的時候積極的捐款捐物,一邊在要回自己祖國的時候被拒之門外,被大喊‌‌「千里投毒‌‌」;一邊經歷著一個中國人需要向大使館竭力證明你為什麼要回國,一邊又聽到祖國高呼我們大國風範,我們抗疫成功。

公正的說,一個公民回自己的國家應該是公民最基本的權利。無論他是什麼年齡,無論他是什麼美國簽證,無論他有沒有綠卡,無論他是什麼理由出國的,無論他是什麼理由回去,在滿足了大使館頒布的各項檢測要求以後,大使館都不應該剝奪一個公民回國的權利。大使館更不能以‌‌「非必要,不緊急‌‌」的理由,對不同時間段回國,乘坐不同航班,和持有不同美國簽證類型的中國公民區別對待。

退一步講,即使大使館因為國內疫情的原因不希望類似Momomoda 父母這樣的中國公民回國,也可以通過更多的方式達到這個目的,而不是在check in關閉還有10分鐘的時候給他們一個個的發放紅碼。他們這些在機場苦苦等待的人中,有老人,有小孩,有把車子賣了,把房子退了要回國的,有從其他國家轉機來美國,在美國無家可歸的。他們可以現在不回國,但大使館至少應該把他們當做人來看待,可他們連這一起碼的要求都沒做到。

無怪乎Momomoda說,國家出台嚴苛的回國政策,我們可以接受,國家號召我們中國新年就地過年,我們可以響應。但是,我們也是個人,我們也有基本的尊嚴和權利。大使館將事情做的如此決絕,「這次真的是被祖國傷到了」 !

中國大使館為何對自己的同胞如此冷酷無情,逼的回不了國的他們竟然在美國的機場抗議自己的祖國?Momomoda 的回答點到了問題的要害:在大使館的眼裡,他們就是一個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百姓,甚至不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只是幾個要向上級交代的數字罷了。所以,大使館根本不在乎他們的感受,可以不計任何後果的犧牲掉他們。換句話說,他們註定就是大使館要犧牲的那一小部分人。

試想,對待同胞如此冷漠無情的祖國,是多麼可怕的祖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