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真正敵人是滲透內部的中共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ruce Abramson和Robert B.Chernin聯合撰文/雲川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最近警告說,如果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失誤的話,我們的處境將會變得「很不一樣」。

這種既準確又讓人不寒而慄的說法,美國人千萬不能大意。中共正在以威脅到美國的利益和價值觀的方式改變國際世界,並且已經影響了我們的生活和自由。

有數據顯示,中共對美國經濟和文化的影響正在擴大。中共對超過2,400家美國公司持控股權,其中不乏大型公司。他們的觸角伸到了美國商業的各個領域,包括尖端信息和通信技術。我們都知道,中共在疫情期間掌控了食物和藥品等關鍵貨物供應鏈。中共還不斷地向美國教育機構、娛樂業和媒體投入資金,正日益影響著我們耳濡目染的一切(,還有無法聽到的一切)。

貨幣財政政策是中共戰略進攻的武器。它通過貨幣管制來操縱市場調控能力和人民幣價位。中國價格低廉的消費品、食物、藥品、科技產品、教育補貼和娛樂產品,在世界市場氾濫成災,這些經常對我們國內的企業造成危害。

中共在人權方面劣跡斑斑,將維族人囚禁在集中營,虐待基督徒和法輪功學員,強摘政治犯器官。2020年它又踐踏了香港的自由和自治的權利,大量散布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起源的錯誤信息,推卸自己的責任。

然而太多的美國領導人對此絲毫不關心。即使有證據表明,加州民主黨的參議員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和眾議員埃里克·斯沃威爾(Eric Swalwell)和中共間諜長期保持親密關係,而且這兩名民主黨人都可以接觸到涉及國家安全的機密情報,這些事情在那些領導人眼裡彷彿空氣般存在。更奇怪的是,斯沃威爾立刻重新獲得情報委員會的成員席位,而且被選為川普(特朗普)總統二次彈劾的負責人。

儘管逐漸意識到中共正在挑戰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但對絕大多數美國人而言,對於中共對生活方式和自由的威脅並不清楚。

拜登政府把中共當作競爭對手,而不是真正的威脅,這一點不意外,但是,他們大錯特錯了。

縱觀歷史,國際關係的基本結構(即「世界秩序」)基本上類似於一個或多個主導強國的結構。二戰結束後,世界開始向美國學習這種模式。世界各國採用定期選舉制度,因為選舉賦予政權合法性。

甚至聯合國也是採用兩院制的結構。會員國名義上是平等的,人權一直是討論、辯論和外交策略的話題。基於規則的貿易和爭端的解決方式是所有主要國際性組織的特點。

儘管很多選舉其實是做做樣子,聯合國也成了反美主義的溫床,侵犯人權氾濫,關鍵在於,幾乎全世界至少在表面上對美國的價值觀和制度是尊重和認可的。

在中共統治的世界裡,中共的價值觀和制度將被廣泛採用。人權、公民權、法治、代議制政府將基本不存在。這改變的不僅僅是世界秩序,我們的國家治理也隨之效仿。要保護和維護美國的自由和繁榮,我們就必須認清這點,至關重要。

美國在不知不覺而又心甘情願地犧牲自己的自由和繁榮,去換取中共的價值觀,這一趨勢已凸顯輪廓了。美國的進步主義就是一種溫和的中共模式。

由一個開明的、精英的寡頭集團公布官方認證事實、理念和價值觀,任何人都不得質疑。那些順從的人在符合寡頭集團公共利益概念的條件下可以過好日子,剩下的人在按照指定的方式表達對政府的感恩戴德後領救濟金。鼓勵公民互相打小報告來討好當地寡頭。那些無論是因為他們的種族還是信仰被認為看不順眼的人,都被逐出了文明社會。

如果中共主宰世界,美國的民族之魂——基本權利和自由,將不復存在。

當今,美國出現的每種事態都似乎把國家拖入深淵。拜登政府的遷就主義政策已經對美國的理念、價值觀和福祉構成嚴重威脅,他們把我們的國家帶向與中共一致卻與美國相左的理念和價值體系中去。

告訴美國百姓來自中共的威脅是一件事,真正令人擔心的是,拜登政府的失誤已經危險到催生另一種世界模式。

蓬佩奧的警告是切中要害的。中國共產黨及其與美國進步主義的聯盟才是真正的來自內部的威脅。

原文:Opinion: China, the True Enemy Withi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布魯斯·艾布拉姆森(Bruce Abramson)和羅伯特·切寧(Robert B.Chernin)是美國教育與知識中心主任(American Center for Education and Knowledge)。艾布拉姆森即將發表新書《新內戰:揭露精英,與進步主義戰鬥並恢復美國》(The New Civil War:Exposing Elites,Fighting Progressivism,and Restoring America)(RealClear出版社,2021)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大紀元時報》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