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武漢新年花市火爆 黨媒謊稱「報復性消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過年,武漢的花市熱銷到斷貨。

之所以如此火爆,是因為武漢有一個風俗,就是新年的第一天要上墳祭奠過去一年內去世的親人,叫上新香。這種時候,花尤其是菊花自然是不可缺少的。而武漢去年死的人那麼多,今年過年上墳的人當然就會很多,買花的人也就會很多,花市能不火爆嗎?

一位網友描述:「今天來上香的親戚朋友都說跑遍全程買不到花,來來往往一天的人,只有三盆花,還是有人開車去很遠的地方買的。」

另一位網友說:「早上8點出門,按照往年的情況信心滿滿的以為滿街都是賣菊花的,甚至還能貨比三家,結果走了四十分鐘只找到一家開門的花店,前面排著十幾個人,等老闆現場插花,應該是插好一個就被買走一個。瞥了一眼地上的零零星星幾支黃白菊花,都不知道還能插出幾個花籃來。 10點到扁擔山,我在2020一整年看過人都沒有這裡的多。」

可當地黨媒卻張冠李戴,稱花市火爆是因為報復性消費,結果被網友罵慘,不的不關閉評論。這不是活該嗎?!

讓我們來看看網友們都說了什麼:

「武漢人表示今年的菊花花籃要靠搶的,以前都是2-30元一籃,今年供不應求,55元一籃,確實火爆!」

「我跑遍了我們這裡的大農村才買到一小盆菊花,身在海外也想給爸媽拜個新香,作為武漢本地媒體,不可能不知道武漢拜新香的傳統,你當這是廣東呢?還過年花市。」

「我天哪,就把事實講出來,大家都哀悼一下又怎麼了嘛,非要藏半截說成喜事。想說這是「正能量」中毒,又覺得這種報導根本就是虛偽,欺騙,毫無正能量。比不上堂堂正正的哀傷和悼念。」

「明明正確對待集體哀悼能收穫一波正能量,結果非要反人性膈應人!」

「想想去年報的死亡人數……不打臉嗎……」

「哪怕沒有對逝者的哀悼,至少也不能把祭奠親人的活動,當作個喜事宣傳。年味和喜悅難道還是必須達標的政績嗎?」

「一天幾百幾百人去世的去年,多少家庭悲涼到絕望。」

「我永遠忘不了去年是怎麼對著喜慶洋洋歡聲笑語的春晚背對著家裡人流了一晚上的淚。」

「他們能夠化一切為力量,為亢奮,為勝利,為躁狂,為歌舞。」

「說真的,我以為今年春晚起碼用一段完整的時間講一下湖北人民的犧牲,緬懷一下在去年不幸離世的人們 結果沒有沒有冬天是跨不過去的沒有冬天是輕鬆可以跨過去的,大部分人跨過去了,跨不過的那些呢? 剛過去了不久呢。」

「上午看到這條新聞還沒意識到,現在想來真是時光斗轉,已經記不太清去年春節為武漢流淚時的樣子了,人類遺忘的本能呀,除非身處其間,作為看客又記憶多久,汶川地震對我來講已經只是一個名詞了,這次的疫情大概率也會是如此。」

「用同胞的獻血織成一次次的勝利獻給同胞。」

「考研政治還考了武漢疫情中體現的制度優越性。大家都以為至少照顧武漢考生心情不會考,結果還是考了。」

「在這種事情上耍聰明噁心這個英雄的城市?武漢不需要這種浮華,武漢只需要被銘記真正的歷史。」

「不想看春晚節目的重複播放,就直接換台到新聞台。好像是關於武漢春節的板塊,中途穿插了一個小片段(大概說是):沒能過的年才是最想念的年,今年的新年是一個特殊年(有人團聚,有人身邊已經沒了去年本能一起過新年的人)。最心碎的畫面是女生一直重複播放親人祝福新年快樂的語音坐在窗邊哭。」

「各種意義上來說,這都是災難。」

「武漢難日,是經歷過的人一輩子都不能忘記的痛!是經歷過的人永遠都邁不過去的哀傷!所以,沒經歷過生離死別的人都閉嘴吧!別再說什麼冬會過去春會來的衰話了!有點同理心吧,是個人的話!」

「雖然我沒有經歷家人的離世,但我永遠忘不了那段時間我的恐懼與悲痛,因為我知道我的城市在遭受巨大的災難,而我無能為力,我知道很多人都因此永遠離去,他們可能曾經與你擦肩而過,是那麼鮮活而美好的,那種無奈與悲憤,並不是幾句煽情就可以解決的,希望大家正視武漢人民的痛苦。」

「唉,李醫生周年的時候,看到一句話——我們不要忘記留在上個春天裡的人。」

「宣傳部門死絕,中國才有希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