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哨人艾芬:我被做了絕對不能做的手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6日訊】武漢疫情吹哨人艾芬年初在微博自曝,她的右眼因為遭誤診失明,並為此為自己維權。2月15日,艾芬又發微博,指愛爾眼科做出的關於她診療過程的核實報告,有10大不實之處,並指自己遭院方做了「絕不能做的手術」。

現年46歲的艾芬是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醫學教授。她被稱為武漢疫情第一位發哨人,但她遭醫院領導施壓被迫禁聲。艾芬年初曾在微博自曝,她的右眼因為遭誤診失明,她要揭露這種沒有醫德的現象。

艾芬2月15日又在微博發長文,列舉愛爾眼科做出的關於艾芬診療過程的核實報告的十個不實之處,其中多次表示愛爾眼科混淆概念。

如愛爾眼科直接表述艾芬於2002年5月26日進行白內障手術,卻故意忽略艾芬於5月21號因為「視力下降」到愛爾眼科就診;將艾芬視力下降真正的病因「眼底疾病」與愛爾眼科醫院強加給艾芬「視力下降」的病因「白內障病變」相混淆。

微博稱,報告在手術適應症和禁忌症中全文隻字未提「飛秒激光及三焦晶體」,將「普通白內障手術」與艾芬在愛爾眼科醫院所做的「飛秒激光輔助下的三焦晶體植入手術」混淆。

後者對於眼睛的具體要求更高,艾芬具有虹膜粘連、嚴重視神經萎縮、不規則角膜散光、角膜外傷、高度近視及瞳孔變形等多項三焦晶體及飛秒手術的絕對禁忌症。

微博還稱,院方在報告中未描述艾芬晶體的混濁程度,將有手術指針的混濁晶狀體與艾芬實際上幾乎正常的晶狀體相混淆;報告指,「術前術後眼底檢查為高度近視眼底改變」,但艾芬反駁術前或術後均未檢查眼底,並質疑報告部分照片有偽造之嫌。

艾芬認為,愛爾眼科醫院是強行對她做了「絕對不能做的手術」。

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自稱是「發哨子的人」。(艾芬微博)

2月9日,艾芬也曾在微博發文稱,已於2日向武漢市衛健委醫證醫管部門遞交實名舉報信,詳列愛爾眼科在診治過程中的違法違規問題。

艾芬稱,2月8日下午,武漢市衛健委工作人員電話告知,愛爾眼科醫院只提供了她要求中的三張公示的照片和收費明細。她問其他資料為什麼不給?工作人員說醫院只願意提供這些,如果她願意按照他們的程序走司法鑑定,他們會把資料交給鑑定機構。

艾芬表示:「我要求提供6月3日我複查的檢查報告單,愛爾眼科醫院直接回復沒有,看來是鐵了心要隱匿病歷資料、否認事實。」

她稱,既然愛爾集團的對外公告說得那麼清楚,他們沒有任何大問題,那為什麼又捨不得把東西交出來呢?作為愛爾眼科醫院的直接領導上級主管部門——武漢市衛健委難道都管不了愛爾眼科醫院的違法行為嗎?

「另外,我也在電話中告訴衛健委工作人員:我耐心等待武漢市衛健委對我的舉報信『以事實為依據,依法依規處理』的處理結果!(並且保留隨時公開舉報信細節內容的權利!)」艾芬說。

艾芬自稱是「發哨子的人」。(推特圖片)

2月10日,艾芬再度發微博並放上她還未做手術前的照片。

艾芬說,時至今日,事情已經十分清晰明了:「我的視力下降是眼底視網膜疾病引起的,而不是晶體問題,壓根沒有必要做白內障手術。如果不做手術,我的悲劇也就可以避免了」。

她還說在這件事發生之前,很多人包括她自己都不會相信,愛爾醫院會為了增加手術量而故意製造出「符合手術指針的白內障」而進行手術治療。「但這件事的的確確在我的身上發生了。

艾芬還提到前不久一個外地的男患者告訴她,病歷上清楚記載他的左眼視力1.0,在僅僅21天後,就被寫成0.15合併嚴重的白內障收住院,並很快做了手術。

艾芬感嘆:多麼瘋狂貪婪的舉動啊!這可是人的眼珠子啊!「不知道還有多少類似的事情在每天上演。我在公立醫院工作幾十年,深深覺得這種行為實在是太可怕了!」

2020年4月13日,艾芬在微博上發視頻報平安。(視頻截圖)

2020年12月31日,艾芬在微博貼文,講述她的右眼遭誤診失明的經歷。在此之前,艾芬接受陸媒上游新聞採訪時說,2020年5月份,她雙眼視力下降,經熟人介紹,前往愛爾眼科治療。

該院副院長王勇告訴她,她右眼患上白內障,做人工晶體植入手術,視力會恢復。5月22日,她繳納2.9萬元手術費,在愛爾眼科做了手術。

但她的視力仍未見好轉,王勇告訴她是正常的,過一段時間會恢復。但一直到10月,她的右眼已出現孔源性視網膜脫離,右眼幾近失明,只能感覺到光。

多名眼科醫生告訴艾芬,眼底變性後惡化是她右眼失明的主要原因,她在做人工晶體植入手術前應該檢查眼底是否變性,這是一項常規操作。

12月29日,艾芬在電話中就此事質問王勇,他說手術前檢查不夠徹底,願意協商解決。

然而,艾芬將誤診的遭遇在媒體曝光後,疑似又遭到當局施壓。媒體試圖聯繫她,她表示自己不方便說話,但她證實自己右眼確實因誤診導致失明,目前已經無法上班。

湖北省衛健委系統內一個消息來源透露說,李文亮的親屬和艾芬至今仍被中共當局監視,官方禁止他們對外發聲。

艾芬被外界稱為武漢疫情的第一位吹哨人,2019年12月30日,她在微信上揭露「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大家不要外傳,讓家人親人注意防範」等訊息。

同樣被視為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已經過世,他生前就是因為轉發艾芬醫生發出的信息,而遭到警方訓誡。

2020年3月10日,《人物》雜誌刊出艾芬的專訪,她說,她本人也遭到醫院領導和紀監部門嚴厲警告,指責她破壞了武漢軍運會以來的大好形勢,稱她是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艾芬被領導訓斥後,一度遭到當局打壓。

她說,「當時有一種很絕望的感覺」,眼看著自己的同事一個個倒下去,眼看著一個個武漢人求醫無門悲慘的死去。她感嘆:「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是不是?」

「老子到處說!」這句話也成了艾芬、李文亮等一群敢於講真相醫生的代表性「名言」。同時也成為2020年網絡十大敏感詞之一。

(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