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比特幣飆漲:人們在規避風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6日訊】比特幣飆漲:人們在規避風險?數字貨幣背後是否有全球化的推手?淺析左派顛覆美國的圖謀|熱點互動 02/15/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2月15號星期一。今天是美國的總統日,在今天這個日子,我們當然要聊一聊對川普第二次彈劾的失敗。在美國拉什莫爾山上有四座總統雕像,這幾位總統代表了美國的傳統和價值。那麼當今美國社會離這些傳統價值還有多遠,在今天這個日子也許值得來聊一聊。

那麼另外一方面,在聊川普之前,我們先來聊一聊比特幣。馬斯克的特斯拉公司最近購買了15億美元的比特幣,而比特幣的價格也飆升到了1比特幣接近5萬美金。作為一種憑空出市的虛擬貨幣,其價值來自哪裡?這背後是什麼因素在推動。這種數字貨幣是否也在模糊國家的邊界?另一方面,特斯拉最近被中共的監管機構約談,也讓人關注特斯拉在中國的前景。

今晚節目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先後來談談這些熱點的事件。節目的前半部分,我們請傑森博士來談談比特幣和特斯拉,那麼在節目後半部分,我們請唐靖遠先生來聊一聊川普第二次彈劾的失敗。好的,那麼我們來先請傑森博士談一談,傑森博士已經在線上了,傑森博士你好。

傑森: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好的,傑森先請你來談一談有關這個比特幣和數字貨幣,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它對我們覺得生活會有什麼樣的影響?我想最讓我驚訝的是,居然1比特幣現在快到了5萬美金,4萬7千多萬或什麼的。以前我因為從來沒有關注過,簡直是難以想像,但是我就覺得很奇怪,這樣一個虛擬貨幣,它憑什麼值5萬美金,它的價值來自哪裡?如果一個人有這個1個比特幣,他能去換5萬美金嗎?

傑森:是的,真的有,如果你真的在……當然比特幣我們知道了它是一個虛擬貨幣,它其實只存在一個互聯網上。然後擁有的概念,其實也就是在互聯網上,你擁有這個比特幣。當然它有一些交易平台,這個交易平台允許你把你手中這個比特幣,比如說你比特幣有一個密鑰,你用這個密鑰輸到平台裡頭,證實你擁有這個比特幣的時候,他真的這個交易平台,它就跟一般的銀行系統連繫起來了。

他真的按現在的市價4萬8,你如果有1個比特幣,你真的能用你這1個比特幣換4萬8。那個4萬8你可以轉到你的銀行,或者現金提出來,一摞現金,真的是可以的,就是說現在人認可這一點。當然你說它到底它為啥值這麼快,為什麼值這麼高的價錢?然後短短大概在過去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就暴漲了大概150%,就是憑啥漲這麼多?這個問題在我看來的話,現在就是很多人很多人在問的這個問題。

但是呢不管怎麼說的話,有一些解釋。你比如說有人說,啊,這個疫情階段,大家沒地方玩了,以前可能玩的這個錢,現在就開始坐在家裡炒股了。所以說,炒股炒加密幣,這就變成了一個很多人都參與的事。以前我們講過有一個網站,比如說叫Robinhood 這樣的網站,使得很多的一般的散戶也都可以在裡頭炒。那麼這個炒的過程中,可能會帶來這樣的上漲。

再有人說的,現在整個各個國家,不管是美國、歐洲、日本、中國都在大量的印自己的主權的法定貨幣。那麼這個法定貨幣在印的過程中的話,大家就覺得這個法定貨幣就有點讓人覺得毛了,就好像就是到底它價值到底能不能hold 得住呢?為了保值,大家說我去買這種比如說其他的方式,那麼就有人就選擇了比特幣。當然有大部分人,比如傳統的人選擇黃金,現在有人選擇比特幣。但實際上這些東西的話,都是部分解釋。真正的核心的解釋,我的感覺上就是套用網上有一些人的說法,比特幣是最優的收割人的貪婪的這個工具。

怎麼說呢?就是比特幣因為它沒有一個準確的價值衡量標準,它是個壞事,壞事是你不知道給它評多少。但對於真的投機的人,它又是個好事,因為就是可以無限漲下去。你比如黃金,現在大家你如果是對於美元不放心的話,你去買黃金。但是確確實實黃金跟美元跟利率,它有一整套完整系統的,就是基於美元的價值,基於利率的價值來評估黃金的價值。所以說黃金就失去了這樣子,可以無限往高炒的這樣一個機會。

而比特幣不是,比特幣就是說你說它沒有,啥都不是。你要說它有的話,它無限增息。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的話,它就出現了比特幣可以無限的上炒。這就給各種各樣的投機的人,以一個就是炒作的一個工具,炒作的一個對象。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有一些客觀的,可以作為理由的,可以自圓其說的,可以某種意義上講,可以就是讓人表面上幸福的東西。而實際上的話,是在一種貪婪,用金融術語就是說,在一個投機的這樣一個心理下,比特幣就一直就是助長著這種心態往上走。

其實投資這個,就是說投機這個概念,在整個金融行業,它事實上是認可的一個概念。你就比如說股市,它其實就是靠貪婪和恐懼兩個因素在控制。那麼此時此刻的話,控制比特幣的就是這個貪婪這個因素。而且最近又不斷地有一些對彼特幣利好的消息出來。你比如剛才談到了,特斯拉就直接買了15億的比特幣。而且特斯拉也說,我現在準備把就是以後買我的車,你可以支付比特幣。還有其他的一些,比如說master card就是信用卡,或者說PayPal有可能今天下半年也會用比特幣來進行交易。

這些東西雖然遙遙無期,雖然真正的實用價值是有限的,我不相信有很多人真的用比特幣去買東西。但是它給人一個感覺,把這個虛擬的東西,好像逐漸逐漸搬到我們生活中,使它好像覺得好像有點真實感。這種東西的話又助長了人們進一步,就是去投機,往上炒這個概念這樣一個機會。從歷史上來看,比特幣暴漲暴跌是它的屬性。

主持人:是,就是說實際上就是說這樣一個虛擬貨幣,它的背後是沒有一個什麼東西去支撐它,就比如說哪怕股票,在傳統意義上,人們買股票,買一家公司的股票,他要看這個公司的的叫fundamental 對吧,它的基本面,你的這個管理層,你的那個利潤啊,什麼什麼發展前景等等。那比如說一個國家發行的貨幣,他也是有國家信用在後邊,或者說這個貨幣你肯定可以買到很多貨物。但是在比特幣的背後是沒有東西的對不對,只是說,現在就是純粹靠一種人的這種,像你剛才所說的這種思想也好,推波助瀾也好,還是一種投機也好。就是他把它注入了一種,讓可以作為買賣的這樣一個東西在用。

傑森:對,其實人世中好多事情都是人的人心促成的,其實你就比如說目前的美元,它背後也沒有黃金做支撐,它只是美國國家信譽在做支撐。而有的國家信譽好一些,比如說像美國,那有些國家信譽比較爛,比如說委內瑞拉,他的整個貨幣可以貶得一蹋糊塗。買手紙的這個鈔票,比手紙都厚。就是說本身確確實實很多時候,就是我們現在用的這種法定貨幣,英語叫做Fiat Money。這種法定貨幣其實也都是這個概念,也都是你對於這個國家政府信譽度的一個認可。

那麼剛才我談到一個概念,為什麼現在比特幣有人能炒起來呢?就是因為在疫情的過程中,各個國家拚命地在印錢。很多人在家裡頭,政府在發錢,政府用高額的背債,然後印錢的方式在維持整個各個國家的經濟在運作。那麼這個過程本身其實也在貶低,政府支撐的這個法定貨幣背後的這種人的信譽。那麼這個過程中,比特幣就變得有機可乘了,它就進來了,就進入這種暴漲的狀態。

主持人:所以就是說,像你剛才說的,比如說特斯拉他說,以後也可能甚至你可以用比特幣來買他的車。那在某種程度上,是不是有一種力量在後面推動,把這個比特幣作爲一種,甚至你可以說是作為一種全球貨幣對不對,它就可以替代美元、人民幣或者什麼東西?

傑森:他最開始2009年開創這個比特幣的時候,他的初衷是這個目的,就是說我搞一個無中心的一個貨幣,其實這個貨幣的話它就是基於一個算法,沒有人具體地去管理整個過程,就是基於這樣一個算法,然後大家,算法就好像是一個法則一樣。那麼都雞於這樣一個法則,然後人們在裡頭炒作這樣的一個事情。但是他最終的目的就是我們不要銀行,把銀行全部拿走,不要國家,國家也拿走,我們就是利用比特幣這樣的一個虛擬的貨幣在全世界傳遞財富,儲存財富,這是他一開始的想法。

當然了,到現在的話,因為比特幣暴漲暴跌得太厲害了,十年從不到就是一毛錢,現在漲到一個比特幣值五百,就是剛才你說了五萬將近五萬美元。整個這個過程因為它暴漲的一個過程的話,其實使得比特幣已經喪失了作為一個正常的交易貨幣的一個能力了。因為大家知道我今天買這個比特幣,明天它就漲了,用比特幣買輛車,明天就漲了,你知道歷史上有一個人用一萬個比特幣買了二個披薩,現在的一萬個比特幣值將近五億美元。大家說了你幾年前,短短就是八、九年前的事兒,你就等於五億美元你買了兩個披薩,那這樣的教訓讓現在的人基本上大部分人只要他買比特幣他都會拿在手裡頭,給人家一個感覺會不停地不停地往上漲這樣的一個過程。

所以特斯拉說你可以用比特幣來付帳,我相信不會有很多人真正地去用這個比特幣來付帳,而且呢,比特幣為什麼不停地漲呢?也是因為大家呢總對比特幣有一個它的以後要漲起來的一個概念,就是很多人是拿著比特幣不交易,不交易的話就出現買的人多,賣的人少,也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當然了,具體比特幣它是怎麼生成的,我在我個人頻道傑森視角裡頭講過一期,我這裡不贅述了,因為時間有限。但是呢他現在漲的這個速度也非常非常慢,就是每十分鐘才生成6又1/4個比特幣,比特幣這個產生量也比較少,但是呢,你不管它產生多少,它畢竟是虛擬的。所有的這些價值確實是人心給它賦予的,他真正的價值在哪裡,沒有人說得清。

主持人:所以就是不管它有多,現在看起來有多麼的脆弱,或者大升大降,但是呢,它這樣的一路這樣的漲,甚至以現在有公司向特斯拉這樣的大公司都去把它作為一種投資的方式,你覺得在這背後有沒有一種全球化的力量在推動呢?

傑森:我猜是有的,因為確確實實比特幣的出現它會衝擊,第一衝擊了這個主權的這種法定貨幣。如果大家都用比特幣的話呢,你人民幣也不管用了,美元也不管用了,我可以不要你這個東西。第二的話呢,就是全球交易,你現在美元主要是全球交易的載體,而中共也想介入到這個機制裡頭,但是呢,如果比特幣開始作為全球交易的這種載體的話,你美元其實這個地位也喪失了。有這樣的推動力,但是呢,不幸的是比特幣它現在呈現的這種暴漲暴跌就是這種的一個處境,或者說這種特性使得它這方面的能力在削弱。

這就是為什麼現在除了比特幣之外的話,又冒出其他的五千來個類似這樣子叫做加密貨幣。各種貨幣它的特性不一樣,大家現在都在找,都在找哪一個貨幣最能適合做這樣的事情。這是一個嘗試的過程,但是這個嘗試過程中又混雜在人群之中,貪婪或者說是投機這樣的思維中。把很多貨幣炒的上漲下跌的,很多貨幣的這個過程中的話呢,都出現了不太適合於作為一個穩定國際交易貨幣這樣的角色。

主持人:那你覺得為什麼特斯拉他要投資15億在比特幣上?他的理由是說要這個投資的多元化並且讓回報最大化。但是呢,投資多元化大家都理解就是分散風險嘛,但是為什麼他是投資在比特幣上,而不是投資比如說是黃金上呢?那比特幣跟黃金你能不能做個比較,它有什麼不同,作為投資。

傑森:對,他這個第一個的話呢,他是說它只能是現金,他說現金他如果拿著比如說拿著美元,他拿著人民幣他覺得都不保險,他就說,我就拿一部分比特幣。另外,他第二點就是,他覺得呢,就是現金回報最大化,他就覺得這就是特斯拉甚至背後的伊隆·馬斯克(Elon Musk)這個人,他對於比特幣的認知了,他就覺得這個比特幣將來會漲,所以說呢,我拿著這個作為現金,將來會升值的這種速度會快一些。但是,它確實也會跌,這一點是肯定的。經常一天跌個50%的事兒,歷史上都出現過很多次。

所以說呢,但是呢因為畢竟他是個大公司,15億對於一般老百姓數字很大,對於大公司的話呢,他15億跌的話呢,可以就是忍受過多少年放著不動,他有這樣的一個能力,有這樣的一個資本。所以說呢,在我看來的話呢,他這個15億這個數字一般人看著很大,但是對於比特幣整體現在9千億這樣的一個大的一個市值,大盤來說的話呢,其實也不是很大。但是他這個消息卻使得比特幣給人一種就是說呢,一種非常非常刺激的一個概念。所以說,他交易出來比特幣就一下暴漲了20%、15%。

就是你可以感覺到就是說呢,整個就是這就是一個次激盪的一個過程,我覺得比特幣呢可以讓我保值,所以說我買比特幣,然後呢我一宣傳,整個這個比特幣呢又往上暴漲,又好像應證了我剛才說的這個話。現在就是某種意義上講,我不知道你要嚴格的說呢你有點做勢,自己做勢的感覺。

主持人:對呀,我也覺得是,因為這樣的一個小市場,你作為這麼大的公司投這麼多錢,你就知道它是會漲的。

傑森:而且你的信譽就是整個特斯拉的信譽,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的信譽,他就是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現在可以點石為金,他指哪,哪就漲。從他這個角度來說的話呢,他有這樣的一個能力,他也就能起到真的把比特幣往上推的這樣的作用。

主持人:所以就是你覺得對於個人來講是不是還是投資黃金比較保險一點?

傑森:這一點我還真不敢跟大家做這樣的保證,黃金現在也處在一個歷史比較高的階段,比如說現在大概是1千8百多美元一盎司黃金,但是呢,它確確實實跟目前就其他的股票了或者比特幣了真是沒法比,就是黃金四平八穩的,甚至最近還不太動了。這一點上來說的話呢,就是很多時候有的人就覺得黃金不過癮,特別是一些散戶,他們就覺得我還不如去炒股票和比特幣。

所以黃金在這個此時此刻這個概念中的話呢,還跟傳統不一樣,亂世當時大家亂世去買黃金,但是呢,此時此刻在過去這已經這個一、兩年裡頭,人什麼觀念都變了,好多傳統你認為該做的事情,在這個時候好像都沒人做了。我也不知道是正常的好的還是不好的,不正常的。所以說呢,我也在看,在觀察。

主持人:但是作為像您剛才說的這個,就是很多人對現在紙幣他確實可能由於社會的這種社會的狀態,特別是比如說美國他很多人也許對這個前景有一些不樂觀,那麼連帶著他對這種紙幣的前景,他也沒有太大的信心。可能在這種情況下確實會推動黃金也好,還是這種數字貨幣也好,這方面的這樣的一個抬高。

傑森:是,剛才我談了就是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樣子的,就是至少這是個藉口,人要炒作,能鼓勵更多的人跟我一塊開始炒作,你得找幾個說得過去的理由,這是他說得過去的理由之一。當然了,我跟你說就說呢這個理由可能能把它推到比如說一萬、兩萬,但是現在推到五萬,它中間可能有很多其他的,就更多的是炒作了,或者說是人的貪婪這樣子的因素在。

主持人:跟投機貪婪的因素也可能有一些其他是一個推動。那還有一點時間,既然說到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和特斯拉,也請您點評一下,就是在中國像特斯拉似乎遇到了一點點麻煩,就是中共的這個監管機構約談特斯拉,當然它說是質量問題啊,特斯拉自己也在召回這些車啊,馬斯克本人也承認有些質量問題。但是你覺得這個事情本身它是不是一個危險的信號,還是說它是一個比較孤立的事件,可能就是主要跟質量有關?。

傑森:我覺得中共絕對不會隨便做這個事情,我印象非常深的時候,當時他們想趕谷歌,從谷歌趕出去,把整個中國留給百度的時候,它中央電視臺直接逮著谷歌說谷歌搜索都是搜黃信訊出來,所以大家都知道你要收黃訊息,都是用百度搜的,谷歌其實不是這方面的專長。但是呢,它就是不停地在那個就是新聞聯播裡播放等等這樣的事情。

那麼這次的話呢,它這個五個部委,五個部委,不是一個,是五個部委約談特斯拉,而且強調是特斯拉的質量問題。很多人猜測這個可能是中共感覺到特斯拉在中國發展得很快,而中國現在的話,有其他的兩、三家相應的跟特斯拉競爭的中國本土的電車,比如說蔚藍汽車啦,或者說是小鵬汽車等等,它最近好像這個產品各方面性能也都快上來了,但是銷量名聲,信譽度還不如特斯拉。那麼他們就覺得我要就是把國產的捧一捧,把你壓一壓,就有點像當年那個百度和谷歌那個狀態。

在百度還沒有做成,大家還沒法老用百度的時候,它就讓谷歌在中國待著,一旦它覺得百度已經做得差不多了,它就開始壓谷歌了。最後把谷歌壓出去。就是這個過程這都是意料之中的,就是它需要電車這個概念,那麼它把特斯拉引進去,而在它引進去了以後特斯拉畢竟有非常先進的這種生產流程各方面在給培養人,特斯拉在上海建廠,小鵬也在上海,就是整個來說的話這個人員各方面給起一個很重要的培訓過程。而且整個現在小鵬起來了,特斯拉這個狀態就要壓一壓了,至少把它的信譽往下壓一壓。

那麼五個部委同時調查,就是一個非常大的有噱頭,可以影響一下特斯拉這兩年的暴漲。因為特斯拉這兩年,在中國暴漲得非常厲害,一年銷售漲了一倍都不止。另外,我們也看到其他的一些汽車行業的專家,開始用政治因素說,說特斯拉很可能就是美國軍方的一個間諜汽車,他把好多消息,可能收集都送到美國的軍事衛星上等等,這種各種稀奇古怪的消息,在中國的網站也開始傳了,基本上一個思路,就是它想借這個機會壓一壓特斯拉,捧一捧中國國產的,跟特斯拉競爭的這些國產的電車。

主持人:但是你覺得像馬斯克這麼聰明的人,他沒有想到在中國會遇到的這些前景嗎?像谷歌什麼都是前車之鑑,他不擔心他自己的核心技術在中國被盜竊嗎?

傑森:我猜他是個聰明人,他應該是知道的,實際上是2018年的時候,就已經把他的一個前雇員告了,他的前雇員,據說從他這偷了自動駕駛的技術,直接給小鵬那邊送去了,他當時是2018、19年就告了一個姓曹的一個雇員。他是願意保護的,但是,同時他也意識到了,中國那邊是一個龐大的市場,他想推這個市場,那麼在當地生產,同時的話,比如亞洲地區,也都可以銷售,他想做這樣的一個事情。因為我們知道伊隆·馬斯克本人,這個人倒不一定是為錢做生意的人,他有一堆稀奇古怪的理念,比如其中有一個就是,綠色環保這樣一個概念,他覺得在全球賣這個車,某種意義上講跟他賺錢可能一樣重要,甚至更重要。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在中國市場試圖想大量賣這個車,而且我自己感覺上,所有他當時設計特斯拉公司的時候,一代車做什麼事,下一代車做什麼事兒,其實都是奔著他宏觀的,比如說把地球人移到火星等等一系列這種古怪的想法,是有系統安排的。也許在他的心目中,是,你可以搶我的技術,也許等你搶完我的技術,我已經不在乎地球了,我也開始移民火星了,他是不是有這種想法,我也不知道。當然,我認為他是個聰明人,不會傻到不知道中共會做現在這種事情。

主持人:反正對於中共來講,它可能同樣的一個模式,它是一定要用的,即使人家知道它會這樣做,它也會這樣去用。好的,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就先跟您探討到這裡了,因為等一下我們會談另外一個話題,不過謝謝傑森博士,給我們分析比特幣背後的因素,我希望就是投資的觀眾朋友們還是要謹慎一些。好的,謝謝傑森博士,我們下次節目再見了。

傑森:謝謝方菲。好,再見。

主持人:觀眾朋友,下面我們要請唐靖遠先生來為我們分析一下,有關民主黨第二次彈劾川普的失敗,還有和今天總統日相關的一些思考。唐靖遠先生現在是在現場,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唐靖遠先生,先請您很快的補充一下,對於比特幣作為一種,也不能叫貨幣吧,數字貨幣也好,還是數字資產也好,這種東西的特性本身,您有什麼樣的補充?另外,對於特斯拉在中國現在遭遇一個,好像被高調約談這樣的一個事情,你有什麼看法呢?

唐靖遠:首先對於比特幣背後為什麼這麼會暴漲,我比較認同剛才傑森的一些分析,我覺得它背後應該是有某一些勢力,可能蓄意地在推動。也就是說比特幣本身它是虛擬貨幣,現在是最牛的一種,我們可以這麼說,虛擬貨幣很多。它最大的特點是它能夠消弱國家的主權貨幣,我覺得這個其實是應該比特幣現在為什麼突然大行其道。包括我們看見中共,也在拚命努力在推動央行他們自己發的數字貨幣,它其實不是比特幣,它這個數字貨幣,它說是人民幣的數位化,是吧。

嚴格意義上講跟比特幣完全虛擬的,還不完全是一回事。但是,他們其實都有一種相同的功能,你甭管是中共的這種數字貨幣,還是比特幣,它可以弱化我們過去傳統上所認識到這種國家的主權貨幣。尤其對中共來說,它要推動這個東西,我覺得它是有雙重的意義,近期的意義對它來說,如果說它能夠成功的,在一定的世界範圍之內,能夠用它所推行的這套數字貨幣取代美元結算的體系,至少是讓它逃避美國制裁的,金融制裁的大棒。我們知道美國金融制裁很厲害的,很霸道的,這個是讓中共吃夠了苦頭的。

另外一方面,要從遠的一個目標上面講,它的確是有這個東西來替代美元的霸權地位,也為中共將來自己真的要接管,它不是要人類命運共同體嗎?真的要是達成了這樣的一個目標,它必須要有一套的,可以在全世界範圍去推行的一個數字,就是這種貨幣結算的這樣的體系。所以我覺得中共它是有這種考慮的。它將來能不能做成,那是另外一回事,但它現在的確是在往這個方向去努力,這個是我看到的一個問題。

另外,就是剛才談到的馬斯克這個,我也比較認同就是說,其實中共官方對馬斯克他們,對特斯拉進行約談,應該就是一個敲打,這個不是因為質量問題,我們都知道中國自己國產的那幾款,未來汽車,小鵬汽車,還有什麼理想汽車,這些電動車,國產品牌,他們的質量問題其實更多,比特斯拉多了很多,因為它的技術相對來說比特斯拉還是要差很多。但是,你看中共官方都不提,它為什麼單獨拿著特斯拉來下手,而且可以說陣仗很大,五個部委都聯合的進行約談,我覺得這裡面除了剛才傑森提到的,很有可能是因為特斯拉一家獨大,一家獨大以後的確是大幅度地擠壓了這些國產品牌的生存份額,市場的份額。而這些國產品牌的市場份額,我們都知道它背後其實是有中共高層家族的利益在裡面的,幾乎每一個都是。因為我們都知道……

主持人:一個行業,這個行業本身。

唐靖遠:新能源汽車這個行業,它不是被中國列為製造2025的最尖端的,國家優先發展的一個,比如說未來汽車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未來汽車被業界的人視為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其實這個話的涵義就是它一出來,它背後其實就有中共高層家族的利益在裡面。所以特斯拉這麼急速地擴張,可以說一家獨大,他擠壓了這些市場份額,其實也就影響到了中共高層很多的這些利益在裡面,我覺得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我想補充一點,我覺得它的確也有,我們都知道中共是一個數字極權的一個政權,它對大數據,對數字極權這一塊它是最敏感的。但因為新華社官方發佈的,對特斯拉約談的新聞稿裡面,除了提到電視起火,就是一些品質問題以外,它還在一個最末尾,很不起眼的位置加了一句說,還涉及到遠程升級的問題。我們都知道遠程升級是特斯拉的,可以說是獨家的技術,獨家的寶,甚至是通過天上的衛星來進行這套遠程的升級。所以這種遠程升級,從理論上講,的確存在一個數據安全的問題。

主持人:對,我記得網上有這樣一個視頻,這些車都在那邊,它是通過衛星,這些車就不停地亮。

唐靖遠:全部都在亮,就是在開始升級嘛。因為遠程升級就是我可以從很遠的地方,把數據傳送過來,其實從理論上講,我也可以把這個數據從這個地方傳送回去。所以這個就是為什麼中國大陸會出來這種所謂的陰謀論,就是說特斯拉其實就是一個間諜車,因為你要是開這個車,尤其如果你是一個公務員,或者說你是一個要害部門的一個人員,你要是開了特斯拉這個車,去了某些敏感的地方,這些數據都有可能會被記錄下來。

特斯拉如果有這樣的本事,可以從遠程對你的軟件進行升級,它也可以有這樣本事,是從遠程就獲取你的這些數據,這個就是它所謂認為有存在著國家安全的角度。但是中共現在不好意思明說,所以它點了這麼一下,我覺得這個因素,從理論上講,可能是存在的。為什麼?因為有一點是很奇怪的,按說官方約談主要談的是說質量問題,但是你看特斯拉的回覆,首先第一條,就是我們堅決嚴格遵守中國的法律、法規,這個是有點奇怪的,就是你只是質量問題,嚴格意義上講,其實不涉及到違法的問題。所以覺得這個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它的確可能有一點,也許我們不排除,就我個人在這猜測的話,中共約談他,可能也許暗地裡,可能是有這樣的條件,你是不是必須這些數據你不能夠,你通過遠程升級獲取的這些數據,必須留在我們手裡,你不能夠你自己拿過去等等,也許會商談這樣一些條件,才能夠作為允許他繼續待在中國,這樣一個先決條件。

另外一方面,我覺得是中共其實有一個一貫的慣性,就是對這些跨國公司它是要進行操縱的。我們過去看中共對什麼對NBA、對好萊塢這些進行操控,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因為它操控他的目的,它是可以通過經濟上的操控,然後來達成它政治上的這種目的,擴大它的政治上的影響力。你既然要想賺我的錢,用中共自己的話要說:你要要吃我的飯,你就不能砸我的鍋,你得遵守我的法律規定。什麼意思?遵守我的法律規定,那麼比如說在台海問題上、香港問題上、什麼新疆,還有就是迫害法輪功這些問題上,你得跟我們的官方的口徑一致,你得符合遵守我們的這個所謂的要求和規定才可以。

這個就是典型的就是用經濟為槓桿,來撬動在政治上的去擴展它的影響力。就剛才舉的這些例子,中共都是用這種手法去控制,或者說去影響這些跨國公司的,我覺得其實在特斯拉身上存在著類似的這種情況。而且中共你會發現它已經是有一個非常典型的手法什麼呢?每當一家大的跨國公司來投資的時候,它剛開始會給你很多的好處。非常優惠的政策,土地甚至我都免費給你等等,反正就是稅收又怎麼怎麼的,就是給你很多的好處。等你真的安營紮寨了,然後你就開始進行投入了,要投入很多有固定的資產,可能也有很多這種的知識財產權,技術、設備全都投入進來。

當你投入進來站穩腳跟,你已經佔據了中國市場一些非常有利的一些份額以後。就是你已經嚐到甜頭的時候,換句話說你對中國市場已經形成一定程度的依賴的時候,它就開始對你下手了。這個時候我看到過就是中共這方面針對好多台商、港商,包括這些外資企業經常都是採用這種手段。每到這種時候就開始以各種各樣理由,什麼消防啦、安全啦、質量問題或者是各種各樣的理由,就開始給你找茬、挑毛病。然後讓你窮於應付,一般最後就有只有兩種結果,有些小一點的企業實在是經受不住這種糾纏,最後就只好把自己的設備也好,技術也好賤賣就轉讓給你們當地的這些企業。就相當於脫了一層皮,自己算了我脫身,我就離開了。但是有些像這種很大的跨國公司、大的企業,他一旦在那兒,他攤子擺到一定的規模以後,你要想說讓他轉身就走,說走就走其實是很難的。所以就會讓他們形成欲走還留,他就被……

主持人:被要脅。

唐靖遠:對,其實是一種變相的要脅在那,那麼在這種時候中共有可能就開始給他提要求了。那你要想順利過關,你符合我這樣、符合我那樣就可以。

主持人:對,但是特斯拉這個情況稍有點不同,就是因為他畢竟電動車只是他商業帝國的一部分。比如說SpaceX、startlink,我看他在發展很多其他方面東西,中國市場也只佔他這個電動車的一小部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有可能我覺得馬斯克和中共現在在各取所需。那下一步會到什麼樣的程度?那當然我們可以看一看,就是會不會這個特斯拉面臨跟Google同樣的結局。

但是因為今天另外一個就是總統日,我也想在花點時間請您談一下川普的這個事情。大家畢竟還是很關注,雖然說週末一兩天前他這個二次彈劾就已經宣告失敗,那川普律師也做了很有力的辯護。但是整個這個過程,我覺得還是很值得談一談。因為從這個所謂的彈劾經理,一開始的這個放錄像啊,然後到後來川普律師表現。那麼到這中間還有一些戲劇性轉折,要不要召證人,最後一下子又很快地說無罪,然後這個川普律師事後又對媒體有一個非常嚴厲的一個批評。整個這個過程,我覺得非常多的看點,就您來講您覺得主要的這個觀察和思考是什麼?

唐靖遠:我覺得對我來說印象最深的看點就是說不在它的結果,結果其實幾乎所有的人早就知道,就是這個彈劾最終肯定是難以成功的,概率是非常低的。但是是在它整個過程之中,因為川普這個律師叫范·德·維恩,他直接就說:我們在法庭上,我們在辯護的時候我們至少三次揭穿了對方就是在偽造證據,而且三次對方都沒有反對。沒有反對就意味這其實是一種默認,就是他知道自己是造了假的。

但是我就覺得很奇怪了,或者說是可以說是很驚訝的,居然在美國的這個最高層面的機構,政治機構是吧!就是說在參議院,這麼一個面對前總統的一個彈劾,這麼大的一個政治場合裡面,這麼公開地造假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被揭穿出來,居然最後的投票的結果和最開始的那個就是投票的結果,沒啥區別。

主持人:就不問事實了,現在已經是,只看立場。

唐靖遠:對,就是支持彈劾的還是仍然就繼續支持彈劾,反對彈劾的還是依然是反對,只有一個人就是增加了一個人。就是因為最開始彈劾是否符合憲法,是否違反憲法那個動議的投票是……

主持人:好像有7個倒戈,是吧?

唐靖遠:對,對,是有6個倒戈的。但是到最後這次定罪的投票是變成了7個倒戈,還多了1個倒戈的。但是我就覺得他這個是突顯出了一個什麼問題呢?就是這些議員,尤其是支持彈劾的這些議員,甭管是民主黨的還是倒戈的這個共和黨的,他們其實是不看事實的。這麼明顯的事實,三次被揭穿。我就說我們都知道在美國如果說是一個刑事法庭上,你是這個起訴一方被當庭給你揭穿你三次都是提交的是偽造的證據,那個法官會馬上就判你這個案子,你是要算輸的。

主持人:你不要說三次了,一次可能都是。我記得O. J. Simpson那個時候,那麼大的案子就是因為檢方提供有一個證據好像不足以說服什麼的,就是因為那個,所以最後就撤了。

唐靖遠:而且你還可能涉及到偽證罪,你要被調查的。但是你想在這種場合,竟然三次被揭穿了。

主持人:沒有任何後果。

唐靖遠:沒有任何後果,沒有任何影響,然後他該投票還仍然繼續支持彈劾,也就是說它表現出來就是一種什麼狀態呢?無視事實。根本這些人都不是三歲小孩,他們其實都非常清楚的這些是真還是假,你偽造的證據是真是假。但是他仍然是無視事實的,也就是說他這種政治立場把追打、追殺這個川普,清算川普已經當成是一個絕對的政治正確這樣一個概念。它其實已經出現這麼一個概念,就是只要為了能夠打倒你,能夠清算你,無論如何哪怕是不擇手段。我造假也好,我怎麼樣也好,都是被視為可以是理解的,是可以是正常的。尤其是最後,你們剛才也提到……

主持人:對,記者採訪這個律師。

唐靖遠:這個記者採訪的時候,記者也是這樣的思維。記者都認為修改了那個推特的這個藍標,修改了推特的時間。

主持人:她還好意思把這三個一個個列出來!列三個之後,然後說你說的就是這個嗎?

唐靖遠:對啊!她不認為這是嚴重到是被視為是篡改證據,就是她是滿不在乎的。我覺得就是說這種表現出這種狀態是讓我比較留意的,就是這些人尤其是比較極左派的這些人他的思維,已經變成了一種就是真的是不擇手段,為了達成政治目的是不擇手段。他真的不認為這些造假的行為有什麼大不了的,他是這樣的一種看法。所以為什麼那個律師范·德·維恩很憤怒呢,就在任何一個正常人的思維他是覺得這絕對不能接受的,你怎麼可以在法庭上在審判的時候,通過造假來進行指控,然後被揭穿了還不認帳,媒體還幫著你們去說話。他覺得這簡直黑白是整個顛倒過來,所以他最後氣憤地把那個話筒摘了,這個也是這個視頻為什麼傳得很火最關鍵的原因。

我覺得這個是一個我看到的,就是它突顯出來的就是美國其實已經在開始出現類似於當年中共政治清洗,政治運動的那種徵兆。中共過去搞的政治運動不就是這樣的嗎?只要給你扣了一個政治罪名,無論你使用什麼手段去迫害他,去打擊他,你都被會被視為是正當的。甚至那些地主也好,被扣了一個罪名說他有罪,你把他殺了。而且是以各種殘酷的方式去殺害他,都會被視為是正當的,沒有人感覺到這裡面好像有什麼不對勁。就是整個的這種政治氛圍,它已經把人通過洗腦以後,他陷入到那種極左的那種狂熱,喪失理智的這種情緒之中去了。

主持人:說白了,衡量好壞的標準它現在用政治正確來代替,所以這種普世的價值,什麼真實啊、什麼怎麼怎麼樣,全都沒有了。

唐靖遠:分不清了,他已經分不清。

主持人:不用那個東西去衡量好壞了。

唐靖遠:分不清基本的這種是非了,這個是一個。那麼另外一個,就是我覺得在這裡面看到控方列出了一個證據,說川普說了那個什麼,我們要戰鬥到底,我們要什麼全力以赴地去戰鬥,大概是這個意思翻譯過來。他就說這個你是在煽動暴力了。那麼這個就是帶來一個問題,結果就被克魯茲後來都直接就說:這個話可能我們這個在座的這一百個參議員,每個人可能說過啊,而且是後來還被人扒出來像哈里斯,她其實自己也是有幾十次用過這樣的一句話。就是這個是這些政治人物他在做這個演講的時候,非常常用的一種表述,但是就這樣一種表述居然都成為川普的一個罪狀。

就是說我就覺得它這個其實是一種變相的一種文字獄,其實就是同樣的一句話,這些左派的人物來說,他就是正能量的代表。但是如果說你川普來說,那就代表你是有罪的,那就是一種仇恨言論。同樣的一句話,雙重標準。這種雙重標準背後其實就是一種有意識地在用文字獄來進行構陷,我覺得它其實反映出來是非常不好的一種徵兆。雖然在我個人看來這次的這個彈劾,雖然它從結果上來講對川普這邊來說是一個好消息。就是還那邊的清白,沒有能夠給你定罪,或者至少是說他這次最大的政治獵巫他沒有能夠成功。但是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講,我覺得它其實客觀上反映出來美國的政治環境其實是在惡化,還在不斷地繼續惡化,我是這麼看。

主持人:而且不只是政治環境,他是整個一個社會的環境。因為並不是只是政治人物這麼想,很多人包括你說的媒體什麼。

唐靖遠:普通人可能也都是這麼想。

主持人:對,普通人都是這樣想的,所以我覺得在這一點上可以說跟過去我所了解美國相差特別特別遠。因為最早的時候人們對美國的印象,就是美國他是很真實的,就是很誠實的,就美國人是最恨人說假話的。

唐靖遠:撒謊。

主持人:對,而且他比較寬容,比較包容,就是對各種的不同意見。過去不是經常我們聽到說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這個觀點的這個權力。那個好像我不知道是美國人最先說的這句話,但是很多人認為這個話是在美國是適用極廣的,但是現在這些最基本東西好像已經沒有了。所以我覺得就是說因為今天是總統日,對這樣一個45任總統這樣的一個彈劾。你覺得在這樣一個總統日我們來看,我們能做什麼樣的反思和思考?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總統日,其實剛才你在開始的時候你也提到就是那個拉什莫爾山,說這四個總統。我覺得其實它恰恰非常典型地說明了美國的這個傳統價值觀,它是怎麼來的,應該從這個華盛頓到傑弗遜是吧!華盛頓是建國,相當於是奠定了美國的硬件,我們打個比方。傑弗遜是這個獨立宣言的??

主持人:起草。

唐靖遠:他相當是奠定了軟件,然後再到林肯,林肯相當於是重新整合了美國,然後最後再到老羅斯福,老羅斯福其實我覺得他基本上可以算做是把美國的這個價值觀推向全世界的一個開端。所以你可以看到其實這個過程,就是美國的傳統價值觀從誕生,到成型到成熟到最後推廣到全世界,影響全世界成為全世界的領頭羊這麼一個過程。這個就是美國強大的根本,最根本的來源。但是我們看到現在川普這一次被彈劾,我覺得它其實反過來剛好恰恰是證明了什麼呢?

就是川普在任的這四年非常的成功,是吧!就是美國的國力也好,影響力也好,經濟各方面都非常非常成功。這個成功恰恰說明是川普回歸到這個傳統的這個價值觀路線的一種成功,也就是說傳統價值觀它的生命力的一種再現。這個生命力其實是非常強大的。為什麼左派一直不停地在說現在美國已經衰落了,已經不行了,我們要對他進行改變,我們要建立一個什麼新的美國。其實恰恰是因為他們背離了這個傳統價值觀,才造成了美國真正的這種所謂的衰弱。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覺得他們現在對川普進行了這種彈劾,實質上就是在對美國傳統價值觀的一種背離,一種對立,甚至可以這麼說,就是因為在這樣的一個基礎之上,他才發生了這樣的一種如此荒謬的、荒唐的這麼一幕,就是出現在美國的政壇上。

主持人:是,而且我覺得並不是因為美國的這個什麼衰弱了,而是因為他想要背離或者不要原來傳統的美國,所以他製造了這麼一個藉口。因為他這樣的可以讓他去改變原來的傳統,原來的美國。

唐靖遠:對,就給自己改變美國製造一個合法性、製造一個藉口。

主持人:好的,今天節目時間就先到這裡,非常感謝唐靖遠先生分析。好,那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們收看,

我們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 傑森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