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聞:和要殺你的人談競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白宮換了住戶之後,在對中政策中出現了一個新的詞,叫「極度競爭」(extreme competition),在CBS2月7日播放的採訪中,拜登被問到美中關係時,使用了這個詞。

不過,拜登團隊也有和川普(川普)團隊一致的地方,那就是新任國務卿布林肯也認為,川普團隊把中共在新疆對維族人的暴行定義為群體滅絕是對的。

中共搞群體滅絕,這是拜登和川普都認定的,但在之後如何對待這個搞群體滅絕的團伙問題上,就非常不一樣了。

川普團隊是明確點名中國共產黨的,認為中共不能代表中國人,中共不能和自由世界並存。在長期戰略上,美國應該領導自由世界國家,並且和中國人民一起,消除中共。川普團隊認為中共是美國的敵手(adversary)。

而拜登團隊就不同了,他們一方面承認中共是一個搞群體滅絕的團伙,一方面又把對中共的定位從敵手變成了競爭者(competitor)。並且拜登團隊也沒有把中共和中國明確區分開,可能拜登自己也對這種做法沒底,所以又在競爭前面加上了「極度」。

但是再極度的競爭,也是競爭,既然是競爭,其實也就承認了中共的對等地位。而川普政府卻明確認為中共不代表中國人民,本質上其實就是不再承認中共的權力合法性。

況且,既然有了競爭,那就也會有合作。拜登政府還期待在全球氣候變化上和中共合作。但不妨用常規邏輯想一想,一個對本國信仰團體、少數民族搞大規模群體滅絕的團伙,會在乎什麼氣候變化?會願意為他國人的福祉作出奉獻?氣候變化必將又成為中共對美國開價要挾的一個手段。

再說氣候變化這個問題,如果回看一下中國歷史,就會發現在歷史上政治清明、民眾道德高尚時,氣候也會風調雨順。但是在王朝末年,從官場到民間都道德下滑時,就會天災不斷。

真要關心氣候變化,減少天災,不妨從道德方面入手。和一個搞群體滅絕的魔鬼團伙談合作、談競爭,本身就是道德極度敗落的表現。但是在過去40年裡,幾乎全世界的政府都在這樣干,這或許才是天災不斷的原因。

再說,中共的群體滅絕對象絕不會只停留在國內,在它的長期規劃中,如果有一天它真的能征服了美國,它同樣也會對不服從的美國民眾進行群體滅絕。

在中共環境下長大的中國人都知道,不管是前30年,還是後40年,中共都是一致的把美國視為最大的敵人。之所以有時候在美國人面前擠出笑臉,把和平掛在嘴邊,只不過是實力不濟而已。中共綁架了14億中國人,壟斷著海量的財富,一旦哪一天中共真的有實力戰勝美國,那麼它的種族滅絕手段也必定會用在美國人身上。

和一個時時刻刻想殺死你的團伙談競爭?那就是在交出自己的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