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愛立信為華為求情? 美媒揭中共挾持外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6日訊】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的競爭對手——世界知名電信公司愛立信的執行長,以「不支持自由貿易」為由,為華為求情,引起國際社會關注。有美媒揭露,這一事件背後,是中共打經濟牌要挾西方在華企業

瑞典電信監管局(PTS)以安全考量為由,2020年10月宣布將禁止華為和中興通訊參與該國5G建設,已經從中國廠商買來且安裝的設備,必須在2025年1月1號前拆除。

瑞典電信公司愛立信的執行長鮑爾‧埃克霍爾姆(Bjorn Ekholm)表示,他對此感到難過,「如果瑞典不支持自由貿易,那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麻煩。」

埃克霍爾姆反常的為競爭對手「求情」引發國際輿論關注。

「外交政策」網站1月19號發表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員伊莉莎白‧布拉(Elisabeth Braw)的文章,質疑到底是為了什麼,愛立信的執行長,會懇求本國政府撤銷一項顯然對他的公司有利的決定?

布拉認為,原因是愛立信也在中國銷售產品。2019年,中國三大電信運營商,都與愛立信簽署了使用其技術的協議。同年,愛立信在中國開設了一家智能工廠,而愛立信銷售增長大部分來自中國市場。

布拉分析說,中國市場占愛立信總收入的8%。

互聯網觀察人士古河:「華為本身它這個所有的產品都具備間諜信息,所以受到各國的打壓、排擠、制裁。中共一看這個情況,就是說,哪個國家打壓華為,它就打壓哪個國家的企業。所以愛立信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互聯網觀察人士古河說,這種打壓實際上暴露出中共根本沒有法治觀念。

古河:「愛立信現在在大陸它並不吃香啊,它吃香的年代早已經過去了,九十年代,人們都以持有一台愛立信的手機為榮,現在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兒。你還在為8%的市場份額去發愁去。這個問題實際上是瑞典政府的悲哀,無力保護自己的企業。」

華為南京研所前工程師金淳曾在愛立信研發中心實習了大約一年。他說,愛立信在中國有非常大量的業務。

華為南京研所前工程師金淳:「我對愛立信還是有一定的了解,我所知道的就是愛立信它在中國有非常多的業務,它每年的營業收入,在中國市場的收入一百億,百億累計,就是非常多的錢,所以它很容易就被中國經濟綁架,做中國的說客。」

金淳說,利用同行去滲透同行,這是中共統戰的慣用手法。

金淳:「愛立信裡面它不是鐵板一塊,所以說,它裡面肯定有很多人有不同的立場,可是中共就容易收買一些管理層當中的一些關鍵人物。最後它能不能成功,最主要看瑞典政府是不是很堅定了?所以說,這個求情一下的話,我覺得並沒有什麼。」

繼英國在去年7月禁止華為參與該國5G建設之後,瑞典是第一個明確禁止華為進入5G網絡基礎設施的歐盟國家。

中共當局曾威脅,瑞典當局的決定,可能會為北歐公司在中國帶來不明的「後果」。

台灣企業家、社會運動人士高為邦:「中國用它的市場作為一個威脅。在一個獨裁的國家,它是政治掛帥,經濟是服務政治的,所以一切都是以獨裁者,它的政治野心作為一個目標,而不是會對人民的福祉有所關切。所以也因為這個原因,它當然用它的市場來增加它的影響力,來改變綁架別人嘛。」

台灣企業家高為邦舉例說,澳大利亞政府因為禁止華為,並呼籲國際對中共病毒起源進行獨立調查,澳大利亞的煤和酒幾乎都很難進入中國。

高為邦:「我覺得唯一的辦法,就是像川普過去所做的,就是要擺脫中國(共)的影響力。那只好跟它脫鉤,脫鉤才能解決這樣問題。脫鉤當然是暫時性的、短期的利益會受到損失,但是長遠來講的話,這個你才能夠逼迫中國(共)。」

高為邦說,以外企在華業務做要脅,或利用經濟手段打壓批評它的國家和企業,是中共的慣用伎倆。要解決這個問題很簡單,那就是西方國家聯手起來對付中共,企業都不跟它往來,這些問題也就解決了。

採訪/陳漢 編輯/李韻 後製/李沛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