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清華大學「萬字號人物」22年沒有回中國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每逢佳節倍思親」。正值2021年黃曆新年,身在海外的遊子,無不思念故鄉的親人,無不希望與家人共享天倫。但是,中共對法輪功持續22年的迫害,令許多人有家不能回,有國不能歸。

清華大學「萬字號人物」22年沒有回中國了

謝衛國曾被稱為清華大學「萬字號人物」,意即清華大學「萬裡挑一」的人物。

謝衛國祖籍湖北,出生在新疆。1991年,以優異成績考入清華大學化工系,先後三次獲得清華大學學生科技發明一等獎;讀碩士研究生期間,獲清華大學特等獎學金、清華大學「研究生學術新秀」榮譽稱號;1999年1月1日,成為清華大學校報首頁上的「清華人物」。後留學英國,2002年,獲曼徹斯特大學理工學院博士學位。再後來,移居澳大利亞,成為昆士蘭大學的高級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現在,謝衛國教授在美國一所大學任教,是計算機電子成像測量技術、光纖化學傳感器、壓電傳感器、應用化學工程方面的專家。

自從1999年8月12日離開中國後,謝衛國再也沒有回過中國。不僅沒有回過中國,而且被中共駐英國大使館拒絕辦理護照延期,等於被中共非法剝奪中國籍,時間長達7年之久。2011年,為了工作和生活的便利,謝衛國不得不加入英國國籍。他寫道:「就在將要宣誓加入英國籍的前一天晚上,我輾轉反側,不能入眠:我熱愛的那片國土和人民,將在明天離我更加遙遠!」在英國留學、工作11年半之後,炎黃子孫謝衛國,成了英國公民!

2003年2月19日,謝衛國摯愛的母親病逝。因擔心謝衛國回國被抓,家裡人不敢告訴他,直到母親下葬後,弟弟才告知。謝衛國寫道:「多少次,夢中遇見母親,您慈祥的面容深深刻在孩兒的腦海中,往日您對孩兒的教誨仍牢記心中;可是,孩兒難以接受的是在您痛苦的最後日子裡孩兒未能盡孝,而如今,在人間再也無法見到您。」

2021年1月29日,謝衛國在《寫給我無法盡孝的父親》一文中寫道:「收到弟弟發來的電子郵件說:父親今天剛去世。非常突然,雖然父親過去一年身體不太好,但四天前與父親通電話時,感覺他狀態還挺好。由於中共在新疆對於國外打來的電話進行干預,不到一分鐘就掐斷,並再也打不通,與父親的最後電話就是不到一分鐘。原本以為還有機會,令人痛心的是永遠沒有機會了。」

謝衛國從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到今年已經修煉了27年。

一大群清華學子都不能回中國

據謝衛國教授說,「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前,在清華大學,每天都有逾五百學員參與學法煉功,曾經接觸或短暫煉功的清華師生難以計數。可謂盛況空前,在清華大學難找不知法輪功者。」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22年的今天,一批非常優秀清華學子,被迫從中國大陸流亡國外,其中包括:一生最美好的年華有8年半在中共監獄裡度過的「天才學子」博士生王為宇;獲得過清華大學「先進工作者」、「優秀教師獎」,北京市「教育教學成果(高等教育)一等獎」,「國家級教學成果一等獎」,教育部頒發的「在促進科技進步中作出重大貢獻獎」等的副教授須寅;現在美國某跨國公司工作的高級工程師、曾經在中共監獄裡被迫害五年的博士生黃奎;1998年獲省部級科技合作進步獎的原清華大學副教授王久春;被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非法判刑9年的清華博士生王欣;被非法判刑10年的清華電子工程系教師孟軍;兩次被非法判刑共計達13年的清華大學微電子所女講師褚彤;被非法判刑4年、勞教2年的清華博士生俞平;被迫害長達5年的清華博士生劉文宇等。

還有一批旅居海外、修煉法輪功清華學子,也因中共的迫害有國不能歸,其中包括:周世雨,計算機博士,原清華計算機科學技術系學生;楊森,物理學博士,原清華無線電系學生;葉穎紅,計算機博士,原清華計算機系學生;李淵,電機工程博士,原清華無線電系學生;方向東,機械工程博士,原清華精密儀器系碩士生;牛立成,物理學博士,原清華物理系學生等。

一位首批中國留蘇生紐約寄語老同學

孫樂之是「中共國」成立後的第一批留蘇學生。1956年10月21日出國,曾就讀於中共前總理李鵬的母校——莫斯科動力學院。中共開始「改革開放」後,孫樂之回到莫斯科,成為第一家中蘇合資企業的中方代表。在俄羅斯工作、生活了很多年,為中俄兩國經濟技術合作與交流做出過重要貢獻。

孫樂之持有莫斯科工商聯合會頒發的至2009年到期的工作準證。但是,就因為孫樂之修煉法輪功,在中共的壓力下,俄羅斯內務部限令孫樂之必須在2006年9月28日前離開俄羅斯。由於「中共國」仍在迫害法輪功,孫樂之不得不從莫斯科飛抵美國紐約。

孫樂之上高中時就加入中共,從小受中共無神論影響,什麼氣功也不相信。但是,1998年,孫樂之的太太得了類風濕,痛苦萬份。當時,他們的醫療條件非常好,可以找最好的醫生,吃最好的藥,但是,無論西醫,還是中醫,都無濟於事。

1998年中國新年時,孫樂之夫婦從莫斯科回到北京。一個偶然的機會,孫樂之太太接觸到了法輪功。煉功僅兩個月,他太太的病就奇蹟般好了。1998年4月,孫樂之開始修煉法輪功,他的各種病也不知不覺好了,醫生囑咐他出門必帶的急救藥盒也用不著了。

到今年,孫樂之修煉法輪功23年,沒吃一片藥,沒打一次針,紅光滿面,精神飽滿。老夫婦倆每天堅持學法煉功,過得非常充實。但是,也有遺憾,那就是,已屆耄耋之年,卻不能自由地回到故國。

2月4日,孫樂之在明慧網發表《我是如何徹底認清中共本質的》。文章講述了他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通過閱讀《九評共產黨》,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認清中共「假、惡、暴」本質的過程。2004年《九評共產黨》問世後,孫樂之與他的太太立即嚴正聲明,退出中共及其一切組織。

文末,孫樂之寫道:「我也希望我的老同學們,能及時認清中共本質,遠離中共,每日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度過劫難(目前正在全球大流行的大瘟疫)。」

期待回國的那一天早日到來

我是2015年1月22日從北京飛抵紐約的。今年是我在美國過的第7個中國新年。

到美國後,我靜下心來,認真研究了法輪功在國外的傳播情況。我所了解到的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與中共的宣傳完全相反。在中共運用古今中外最邪惡的流氓手段迫害法輪功22年後的今天,法輪功不僅沒有被打倒,相反,傳播到了全球一百一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的經典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四十多種外語,在中國大陸以外公開出版發行,成為中華五千年文明史上被翻譯成外語最多的中文經典。

與中國大陸僅隔著一條海峽的台灣,是中國大陸以外修煉法輪功人數最多的華人地區。法輪功受到各國政府、團體、組織的褒獎達三千多項。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受到超越國界、黨派、種族、語言、年齡、性別、職業、文化程度、宗教信仰等各方面人士發自內心的推崇與尊敬。「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福音,已傳遍亞、歐、美、澳、非五大洲的萬水千山。

在美國,我遇到了許多從中國大陸流亡到國外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中,有很多高級知識分子,各領域的精英人才,幾乎每一個人都曾遭到過中共的迫害,有的甚至是殘酷的迫害。但是,到了自由的美國,他們仍然堅定修煉法輪功,持之以恆向各界民眾講清法輪功真相。有時,我在想,如果在中國大陸,沒有中共的迫害,人人都可自由修煉法輪功,將會有多少億的中國人修煉法輪功?

經過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持續22年的講真相,在國外,已將中共在法輪功問題上顛倒的是非顛倒過來了;在中國大陸,已有三億七千多萬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在香港、澳門、台灣,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越來越多。

中共持續迫害法輪功22年,是中共在全中國、全世界大搞「假、惡、鬥」的22年。其結果是,中共成了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由中共人禍導致的大瘟疫全球大蔓延,給全人類帶來一場空前未有的大災難。

22年來,中共沒能打倒法輪功,卻自己將自己打倒了。2019年,香港爆發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反送中運動,提出的最響亮口號是「天滅中共」。現在,最大的天象變化,就是「天滅中共」。天要中共亡,中共豈能不亡?

雖然現在中共仍在竭盡全力用高壓和欺騙維持其統治,但是,「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歷史的大潮,時代的洪流,人心巨變的態勢,是任何中共領導人想擋也擋不住的。我堅信:中共這堵牆,即將,隨時,被推倒。

當中共紅牆倒塌這個普天同慶的日子到來時,就是流亡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堂堂正正回國時,期待這一天早日到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