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選者的炫耀:組織、資金與法案的充分準備(2)

作者:何清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直到2019年末,川普的執政成績單都非常靚麗,無論是經濟、政治、社會政策,民主黨通過正常選舉,都無法獲得勝利——被譽為竊選戰略的總設計師(The Architect)邁克爾·波德霍澤(Mike Podhorzer)在2019年充分認識到這一現實,為此動員了全部力量,從組織、資金、法案到人力都做了充分準備。

一個八爪魚式的龐大操控選舉網絡組織

波德霍澤是美國勞聯-產聯(AFL-CIO)戰略研究主席的助理,AFL-CIO是55個工會的聯合會,代表1250萬會員。波德·波德霍澤積二十餘年競選政治的豐富經驗,曾有一本炫耀競選技能與戰績的《勝利實驗室》,此書奠定他在互聯網時代政治競選這個行當中的地位:數據驅動政治的早期領導者。

在數據驅動政治這個新領域中,能夠與波德霍澤並駕齊驅的人物只有那位英國退歐的「關鍵先生」多米尼克·卡明斯(」Mr. Key」 Dominic Cummings)。但卡明斯與波德霍澤這兩位雖然同為數據驅動政治的先驅人物,對全球化(大重置)所起的作用卻完全是相反的:卡明斯助力英國脫歐是否定全球化,波德霍澤助推民主黨當選是為了推動大重置。

但波德霍澤所作所為,遠比當年卡明斯要難得多,卡明斯的任務主要是爭取現實生活中的真實選民,波德霍澤知道僅僅爭取現實中的真實選民遠遠不夠,必須創造選民,還要將這些虛擬的選民裝飾成真實選民,因此,計劃周密得多。

波德霍澤為2020美國大選創立的組織叫做「民主保衛聯盟」(democratic Defense Coalition),下面根據需要再成立各種二級組織,採取各種因應時勢需要的政治行動。這個鬆散的聯盟雖然是個有限目的——保證民主黨在2020大選中勝選——的臨時聚合,但作為一個組織應該具有的動員機制 、吸納與整合機制、驅動力機制、控制機制等一應俱全。這個組織建立了一個龐大的競選網絡,宛如一隻巨型八爪魚,將爪子伸向美國社會的各個角落:聯合了150多個NGO及各種組織、包括計劃生育(Planned Parenthood)、綠色和平(Greenpeace)、不可分裂(Indivisible)和前進(Move On)等抵抗組織;按照不同的任務與特定目標定期與臨時因應需要召開的Zoom會議,其中比較重要的有:全美37個州的州務卿與檢察長參加的定期會議;全國選舉誠信委員會的22名民主黨人和22名共和黨人每週至少一次的Zoom會議。每次會議都會確定即期行動方向與原則,負責聯繫實施計劃的合適人選。

在選舉日之後,捍衛民主同盟實時監控了每一個壓力點,以確保川普不能推翻結果。著名律師、前奧巴馬政府官員諾姆·艾森(Norm Eisen)曾招募共和黨和民主黨人加入選民保護計劃(Voter Protection Program)的董事會。從11月3日之後到1月20日,一共78天,他們列舉了一個詳細的78天「防政變計劃」,《影子競選祕史》將其分成五步:第一步是贏得選舉;在那之後是贏得計票、贏得認證、贏得選舉人團,以及贏得通常只是形式上的過渡步驟。大選之夜的驚心動魄,文章也有記載,在六州宣布停止計票的11時許,川普獲得大勝,民主黨深感絕望,幾百位聯盟的骨幹立即緊急召開一個Zoom會議,但掌握全局的波德霍澤早就籌劃好在大選日之後用郵寄選票的「藍色浪潮」淹沒「紅色幻影」,胸有成竹地安撫與會人員,用數據展示了他的計劃。這個細節可以解釋,密歇根、賓夕法尼亞、喬治亞、亞利桑那、威斯康辛、內華達等六個搖擺州為什麼在11點之後不久停止計票,恢復計票之後,在密歇根州出現那著名的「拜登曲線」——大選日之後源源不斷的郵寄選票幾乎都是拜登的票(藍色浪潮)。一直有人認為,六州同時停止計票究竟是誰的指令,看了這篇文章,應該不難獲得解答,因為37個州的州務卿當中,十有八九包括那六個州的州務卿在內。

《影子競選祕史》高度肯定了喬治亞州務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等共和黨官員在這次大選中所立功勞,卻忘記應該表揚密歇根州的民主黨州務卿女士州國務卿喬斯林·本森(Jocelyn Benson)。密歇根州在2020大選中舞弊現象叢生,本森女士曾下令郡辦事員,讓其「銷毀特定選舉數據和軟件」,在阻撓共和黨反對認證拜登當選的過程中起了重要作用。她曾出版一本專著,《州務卿:民主進程的監護人(選舉法,政治和理論)》(State Secretaries of State: Guardians of the Democratic Process (Election Law, Politics, and Theory),分析介紹州務卿在選舉中的重要作用。該書通過一系列案例研究、軼事以及對州務卿採訪,首次對選民登記,執行投票法律和法規,監督,監督方面的作用進行了深入研究,算是一本州務卿選舉工作指南。本森極強的政治操控能力與她在選舉認證中的表現,有人稱她是「川普的剋星」。

雄厚的資金

《影子競選祕史》證實了一件事情,該聯盟與矽谷、商界組成的反川統一戰線,讓民主黨陣營成功地籌集到前所未有的巨款。這些資金有多少?據聯邦選舉委員會2月10日公布的數據:民主黨共籌集資金32億多美元,是川普籌款的4倍,而且都花光了。這麼巨額的選舉經費投入,確實足夠供養大選期間從上到下、在全國有數萬人參加的選舉操控系統的人員。《影子競選祕史》一文說,僅扎克伯格就出了3億多資金。這筆巨款的數額小於托馬斯·莫爾協會的阿米斯塔德項目(The Amistad Project of the Thomas More Society)公布的數字。2020年12月17日,阿米斯塔德項目發布一份報告,扎克伯格通過五個基金會資助10個非營利組織,將高達5億的私人資金注入選舉的公共管理中。報告還顯示,這個黑錢網絡的建立是為了收集、匯總和分析從第三方收集到的信息,這些第三方可以直接獲取各州的選民檔案,目的是鼓勵無法無天(encouraged lawlessness),影響美國的選舉和選舉政策。

收割選票的重要方式就是購買選票。有了這麼龐大的資金後援,民主黨的受薪社工可以長期駐紮在各個社區活動,尤其是養老院、低收入者聚集的社區,培訓人員,讓他們用各種方式購買、收割選票。一位負責賓州、新澤西、紐約三地選舉事務的高級民主黨黨工,領導了三州的選舉欺詐者團隊,僅在新澤西州就指導了至少20名民主黨工作人員,他曾在2020年8月接受了《紐約郵報》記者的採訪中,公開了自己從事選舉欺詐活動的種種技巧與活動。其中包括幫助美國位居第十的富翁邁克·布隆伯格(Michael Rubens Bloomberg,又譯作邁克爾·彭博)在競選紐約市長的第三個任期時買票,每票價格約為174美元。布隆伯格本人在2020年2月26日南卡羅來納州的民主黨總統辯論會上,曾聲稱他為民主黨人在2018年中期選舉購買了21個席位,因此才讓南希·波洛西有機會做議長。

涉及全局的關鍵布局:民主黨眾議院的2019-HRR1法案

《影子競選祕史》記述:保衛民主聯盟的創始人邁克·波德霍澤從2017年就開始研究川普2016年為何勝選,當發現是工會的基本盤——製造業工人對民主黨的背叛導致這點之後,他認為要想贏得2020年大選,「第一個任務是徹底改革美國搖搖欲墜的選舉基礎設施」,所謂徹底改革,當然就是從法律上鋪平道路。

2018年中期選舉民主黨掌控了眾議院之後,於2019年1月公布了一份長達600頁的法案House Resolution 1 (H.R. 1法案),專門用於「選舉改革」。其中一些立法旨在武器化競選融資法,賦予民主黨更多控制政治言論和恐嚇反對者的權力,包括兩大類內容:1. 該法案將要求各州提早投票,必須允許選舉日和在線選民註冊,從而削弱了投票冊的準確性。將使各州從政府數據庫中自動註冊選民,包括聯邦福利受益人。高校被指定為選民登記中心,並且16歲的年輕人將提前兩年進行投票登記。2. 該法案要求「無過錯」的缺席投票,允許任何人以任何理由通過郵件投票。3. 它保留了「選票收集」規則。該規則使有薪激進主義者可以在社區中四處徘徊,以提高缺席者的選票。

特別讓人不解的是,如此重要的一部旨在改變選舉規則的法案,共和黨人及川普競選團隊,居然沒加以關注。直到2020年大選過後的11月10日,華盛頓的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高級法律研究員、前聯邦選舉委員會成員、選舉法專家斯帕科夫斯基(Hans von Spakovsky)在著名保守派主持人萊文(Mark Levin)的專訪中,才提到了該法案是民主黨為收割選票所作的準備:大選前,民主黨及其代理人提起了幾百個訴訟——這種針對選舉法進行的密集訴訟前所未有,所有的訴訟都試圖消除已有的缺席和郵寄選票的安全措施,如證人簽名,簽名對比,讓本次選舉陷入選舉欺詐和選票收割的泥潭。

2020年美國大選之後,民主黨食髓知味,H.R.1議案經過補充之後,將賦予國會對未來全國選舉的完全權力,並在某個合適的時候尋求國會通過。One America News Network在2021年2月3日專門做了個節目,介紹該法案的內容要點:

1. 強制全國線上註冊選民,無法核實選民身分;

2. 投票日當天註冊為選民;

3. 全國收割選票;

4. 允許重罪犯(包括殺人犯和強姦犯)投票;

5. DC和波多黎各變成州(這是為Pack Court作準備,每個新增加的州增加兩名參議員,民主黨可以增加4名,從此永遠在參議院占多數,然後通過提名左派大法官,占據高法大法官的多數);

6. 16歲可以註冊投票(16歲的人心智未成熟,易受左派教育蠱惑);

7. 禁止把非公民從選民名單中剔除;

8. 禁止選民身分證,把聯邦選舉委員會從兩黨共同控制改為由執政黨控制;

9. 嚴懲那些因選舉去「騷擾」投票站工作人員和政府官員的人;

10. 開宗明義,修改憲法:不再是州議會決定選舉,而是國會有廣泛的權力決定選舉的時間、地點和方式。

主持人評價說,這個法案是「把選民欺詐神聖化」,如果通過,「這個法案是民主的死亡」。

應該承認,民主黨陣營這場操控選舉的謀劃確實非常周密。無論是川普還是共和黨參眾兩院,為2020大選所做準備遠遠不足。在選舉方式發生重大變革的數據時代,共和黨以傳統競選方式應對組織周密的數據操控大選,只能認栽。如果不認真重新組織共和黨,動員本黨精英投入力量研究並堵塞各種制度漏洞,共和黨今後不可能有贏的機會。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