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馬三家教養院的罪惡(7)

——曝光中共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的發家、衰敗與解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8日訊】(接上文)

第六部份(2013年-2019年):勞教制度解體,馬三家死而不僵

「2009─2012三年計劃」失敗後,中央「610辦公室」開展了另一個為期三年的「2013─2015年教育轉化決戰」。從所謂的「決戰目標」來看,中共迫害法輪功已走到了窮途末路:有的地區目標是「力爭至2015年底使需要重點鞏固對像不出現反復」,還有的地區目標是「決戰期間實現無新增法輪功人員」。中共也越來越清楚,要消滅法輪功是不可能的了,要清除法輪功學員內心真、善、忍的信仰,更是癡心妄想。

正如紀錄片《求救信》的主人公法輪功學員孫毅在鏡頭面前,對所有觀眾所說:「我想告訴全世界,在中國有數以百萬的人正遭受著迫害。但是,最後正義終將戰勝邪惡。」

一、馬三家教養院黑幕曝光,引爆勞教制度解體(2013年)

2013年4月7日,大陸媒體《財經》旗下《LENS.視覺》雜誌在4月號刊登了一篇深度報導《走出馬三家》,首次在大陸媒體中揭開了遼寧省馬三家女子勞教所滔天罪惡的冰山一角。廉價勞作、體罰、蹲小號、電擊、上「大掛」、坐「老虎凳」、縛「死人床」……當天傍晚,同時被大陸各大網站轉載。短短幾個小時,文章引發巨大的社會反響,在大陸微博瘋傳,眾多知名人士紛紛譴責中共地獄般的惡行,大陸民眾發出正義的聲討之聲。

4月11日晚22點,香港鳳凰衛視在《社會能見度》節目中推出《揭秘馬三家》,主持人重點採訪了《走出馬三家》中的主線人物,受訪者在節目中更為直觀的描述她們曾經遭受過的酷刑折磨,說到痛處,潸然落淚,相對文字表述更為令人震驚。

但是,很快《走出馬三家》原文被刪,鳳凰網的視頻也被刪除。但馬三家教養院的駭人酷刑給人們留下的衝擊,以及對馬三家酷刑的聲討一直在持續。很多民眾看到令人髮指的酷刑悲憤難平,在「馬三家教養院」裏發生的罪惡,用「滅絕人性」一詞一點也不為過。許多人表示,中共的暴政太恐怖,不忍卒讀,根本無法相信這樣的暴行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

(明慧網)

這份據悉是「通過勞教人員講述、相關物證、文字材料、訴訟文書和知情人士的敘述」而成的報導中,提到了多種馬三家教養院使用的酷刑,包括令人生畏的「老虎凳」和「小號」(懲戒室)。報導中說:「前者本是專用於特殊群體的,以後被用在普教身上。」「『小號』不止一種。據勞教人員說,最狹小的懲戒室寬1米多,長2米,原來只用於特定類型人員,後來卻使用在普教身上。」

但是「特定群體」、「特定類型人員」沒有明確說明特指的是哪個群體。作者在國外媒體中提到:這個特定人群是法輪功學員,而且法輪功學員遭受的酷刑要比訪民受的酷刑更嚴重。

(明慧網)

遼寧省撫順訪民朱桂琴說:「甚麼樣的事情都有,五把牙刷毛朝外,捅進法輪功學員的陰道裏,轉刷刷。馬三家教養院就是甚麼殘忍的手段都能做出來的,這個小姑娘可是沒結婚的呀。一個老金太太(法輪功學員)的門牙,被馬三家教養院流氓院長,可能是姓劉的,用鉗子給夾下去。」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為掩蓋罪惡行徑,從2013年5月22日開始,勞教所讓那些不是法輪功學員的勞教人員(上訪、傳銷、賣淫、賭博等)全部都穿上統一的戒毒服裝。改名為「女子戒毒所」。

但是在國內、國外的雙重聲討和追責的壓力下,中共不得不決定廢止勞教制度。2013年12月28日,中共當局正式宣布:「廢止勞動教養制度。」2013年12月,馬三家教養院解體,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陸續回家。

二、變身「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繼續作惡,並最終走向解體(2014年─2019年)

(明慧網)

2013年7月至10月,馬三家教養院對舊牆、大門、監舍、崗樓、電網進行改造。2013年12月28日,馬三家教養院解體後,搖身一變,原址原地直接歸入遼寧女子監獄,成為遼寧女子監獄的一個分監區──馬三家監區,監區內又分三個小監區。馬三家監區的警察,基本上是馬三家教養院的原班人馬,頭目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十多年的警察張環。那裏依然是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原來馬三家教養院的種種酷刑手段一直在延續。

從明慧網的報導可以得知,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小號」,遭毒打等酷刑;有的法輪功學員每天被迫做奴工十幾個小時,每月還得寫所謂的「思想彙報」;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注射藥物;有的法輪功學員由於不配合獄方要求,就不准家屬接見(半年或更長時間),不准給家裏打電話,不准(在監獄的)去超市購物。

【被迫害實例】

(明慧網)

2013年底,瀋陽市法輪功學員李丕雲被東陵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秘密劫持到馬三家監獄「入監隊」迫害。李丕雲兩次遭到暴打,並長時間不讓睡覺。僅四十多天,人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瘦的皮包骨,呼吸困難,不能坐起,雙下肢浮腫,心力已衰竭,胸內積滿了水,院方給抽出相當於十多飲料瓶的液體。李丕雲於2014年10月31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去世前一個月,警方看李丕雲身體生理指標均已臨近死亡指標,就急忙給辦了保外就醫的手續,以推卸責任。

【被迫害實例】

(明慧網)

2014年1月,錦州市法輪功學員王彥秋被非法判刑四年後,被非法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二分監區遭受迫害。被獄警和犯人多次毒打、「關小號」等酷刑摧殘,王彥秋被迫害致腦出血。在出獄前的一個月,她一直昏迷不醒,處於植物人狀態。經歷五個月的痛苦掙扎後,這位飽受摧殘的善良婦女,於2017年12月29日早上7點半含冤離世,終年56歲。

【被迫害實例】

2017年2月7日,七十歲的吉林省永吉縣口前鎮法輪功學員王桂復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在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被迫害致雙腿癱瘓,不能行走,滿頭白髮,滿口假牙也沒了,上廁所全得靠別人。獄方拒絕家人「保外就醫」的請求。

在腥風血雨中,海內外法輪功學員不斷的努力將馬三家的罪惡曝光,並將真相傳播到社會的各個角落,明白真相的民眾也越來越多。雖然馬三家監獄表面囂張,但是也只是在苟延殘喘、垂死掙扎。

根據被釋放回來的法輪功學員講述:2019年年底,馬三家監區徹底解散,全部搬到新成立的遼寧女子第二監獄。原來馬三家教養院所佔的區域很可能騰空,挪為它用。

但此事官方沒有放出任何消息,仍不確定。無論中共對馬三家監區做何處理,在馬三家教養院這塊土地上發生的一切罪惡,永遠都無法從宇宙中抹去。歷史也必將馬三家教養院所犯下的全部罪惡昭示天下,必將審判參與其中的每一個人。

三、馬三家毒瘤遺禍中華

1. 瘤毒擴散殃及全國

中共一手培育出的瘤毒──馬三家教養院,它的邪惡程度已遠遠不能用人類的語言來描述。在中共的操控下,馬三家創造的滅絕人性的迫害模式與罪惡手段,被迅速推廣到全國。馬三家瘤毒擴散,為禍中華二十載。凡是「馬三家」沾染過的地方,人心迅速魔變,慘絕人寰的悲劇一個接一個的發生。

專人、專程到馬三家教養院學習「轉化術」

【黑龍江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

(明慧網)

2001年4、5月左右,萬家勞教所派人去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討教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惡手段。回來後,以所長盧振山、副所長史英白為首的警察全面效仿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6月初,開始對三百名法輪功學員強行暴力「轉化」,造成「6﹒20虐殺慘案」。黑龍江省密山市張玉蘭、黑龍江省雞西市糧食局退休職工李秀琴、黑龍江省雙城市樂群鄉趙雅雲3名法輪功學員被直接迫害致死。

(明慧網)
(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譚廣慧被獄警用熏香熏後,獄警們又往她腦袋裏打「乙醚」,在太陽穴上打針。被注射藥物後,譚廣慧感到渾身無力,無法說話,精神好像被抑制住了一樣。她眼睛看著獄警在強暴自己,無法也無力反抗。暗夜裏,譚廣慧被萬家勞教所三個警察輪姦。譚廣慧被獄警強暴後,獄警怕事情敗露,將譚廣慧關進了萬家勞教所醫院。萬家勞教所醫院每天給她打一種「迷魂藥」,讓她昏睡、失去知覺,再遭獄警強暴。在巨大的精神打擊和藥物毒害下,譚廣慧瘋了……

2002年,萬家勞教所副所長史英白親自去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取來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經驗。將拒絕寫「決裂書」的李海燕等50多名女法輪功學員送入萬家的男隊,以各種慘無人道的刑罰和卑鄙手段對這些法輪功學員晝夜輪番進行摧殘折磨,8~9天每天24小時站在水泥地上,晝夜綁著不許睡覺,只要閉上眼睛,就拿電棍電。

【長春黑嘴子勞教所】

(明慧網)

2001年,吉林省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去馬三家參觀回來後,買來好幾個大小不等的電棍,擺了一排充電。說:「從馬三家子學來的經驗,絕食就用電棍電,不決裂的,電!」很多法輪功學員被強制灌鹽水和玉米糊。惡警孫某某手持電棍看著,誰不喝就用電棍電。經常聽到電棍滋滋的響聲,然後就聞到焦糊味。有法輪功學員拒絕配合,被綁在死人床上,呈大字形。惡警用鐵器把嘴掙開,插胃管,胃管在胃裏亂攪一通。一名法輪功學員的嘴、臉、腮、胳膊上留下了道道血印和水泡。

(明慧網)

一小隊惡警管教蘇桂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更是卑鄙,叫法輪功學員把衣服脫了,然後用手銬把法輪功學員銬住,拿一盆水潑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導電面積大),然後用電棍電法輪功學員。用電棍電法輪功學員的陰部、陰道,遭受此迫害的人很長時間無法正常行走。

(明慧網)

惡警葉炯,當兵出身,對法輪功學員更是凶殘。除用電棍迫害外,惡警李穎、蘇桂英、陳平等還把拒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往盛滿水的大缸裏浸,看人不行了才拉出來,一會兒再浸。

【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勞教所】

(明慧網)

2004年年初,齊齊哈爾勞教所(原雙合勞教所)派惡徒張志捷、郭麗等去馬三家學習迫害經驗。自此,齊齊哈爾勞教所緊隨馬三家,更加邪惡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採取車輪戰術、強制洗腦、酷刑折磨、非法奴役、動輒毒打、野蠻灌食。

2004年2月16日,齊齊哈爾勞教所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取名為「破冰行動」。首先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強迫法輪功學員寫所謂的「四書」。不寫的拖到4樓「小號」酷刑。用黑布蒙上雙眼,每個鐵椅子扣2~3個人,再把每個人的手腳用鐵銬子扣上,用繩子把手腳捆到一起,由2~4個惡警打罵。

如果堅持不寫,惡警就把法輪功學員的胳膊吊到鐵椅子上,把胳膊擰一圈緊緊用銬子扣上,把腳死死扣住,再用繩子把手和腳拴在一起吊上。這樣站不起來、坐不下,跪不住,旁邊的幾個打手還拽著捆著手腳的繩子往上拎,然後猛一鬆手,再拎、再鬆手……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的昏死過去。惡警還明目張膽的說:「已經跟火葬場聯繫好了,車就在外面等著,打死算自殺……」

(明慧網)

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強制坐鐵椅子長達二十七天之久。此種酷刑將人坐於鐵椅子上,將兩隻手從鐵椅子靠背特製的兩個圓洞伸過去銬住雙手,再用繩子把雙腳固定在鐵椅子上,再將繩子的另一端牢牢繫在手銬上,全身各部位都動不了。銬子卡到肉裏流血、流黃油,手、腳、腿浮腫的要崩裂似的。寒冷的冬天,惡徒們不給法輪功學員穿鞋、穿棉衣。法輪功女學員來例假,惡徒也不給衛生紙,任血浸染衣服順鐵椅子流到地面。經過折磨後的法輪功學員身體各部位嚴重變形。有的經此種折磨後精神崩潰、身體致殘。

【浙江省莫干山女子勞教所】

(明慧網)

浙江莫干山女子勞教所從臭名昭著的遼寧馬三家教養院學來的迫害經驗,就是建立「嚴管區」,這是牢中之牢,獄中之獄。「嚴管區」一共建了六間,每間面積約有4平方米,是專門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修建的。被關進這裏的法輪功學員的大小便均在裏面,地上鋪塊木板為床(後來建了一隻寬約2尺、離地約5寸的小木箱為床)。鐵門終日緊閉,在鐵門的下方開了一個約15釐米見方的小洞,作為送飯口。

冬天,禁閉室內寒氣逼人,人住在裏面彷彿住在冰窟窿。為了監視法輪功學員,惡警還將賣淫或吸毒犯也關在這裏。他們年紀輕,穿上厚厚的棉衣、棉褲,有的還裹上毯子,卻被房間裏的潮濕和寒氣凍得關節疼痛,嗷嗷直叫。而關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最大的年近70歲,年紀最輕的也有40多歲了。

炎熱的夏天,禁閉室內悶熱、潮濕。獄警將門窗緊閉,並用厚厚的黑布擋死窗戶,屋內再開一盞200W的電燈。不讓法輪功學員碰一滴水,每天罰站18個小時,不准動一下,否則就是拳腳相加,電棍電。法輪功學員周愛女被關了7、8天後,衣服都結了厚厚一層的鹽霜。

【江蘇省大豐方強勞教所】

(明慧網)

2000 年,方強勞教所就抽派人員專門去馬三家教養院學習犯罪經驗,回來後就馬上加大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且把「轉化」法輪功學員與警察的獎金、業績、升遷掛鉤。2001年5月27日,三大隊18位法輪功學員以抗工形式爭取合法的人身權利,結果參加的法輪功學員全部遭到惡警電擊。法輪功學員唐建新被反銬吊起,惡警把電警棍伸到他的嘴裏,電的唐建新滿嘴牙全鬆動,一個星期不能說話。法輪功學員孔令勝、徐愛華等被反銬吊起來,警棍伸進衣服,直電至大小便失禁。涼水潑醒後,繼續暴打。惡警行刑前召開全體警察會議,鼓動大家「放心使用警棍,出事由集體承擔。說不定電擊出幾個轉化的,成績也由集體分享。」

馬三家教養院親自上門傳播「轉化術」

【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

(明慧網)

2000年7月,中央派的馬三家「轉化團」來到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傳授「經驗」。過後,勞教所為了強制「轉化」 法輪功學員,他們成天讓法輪功學員超負荷勞動,強迫幹最苦、最累、最髒的活。有的法輪功學員在磚廠裝窯、出窯,本是非常勞累,一天下來早就精疲力竭,但晚上還要 「學習」幾小時。

法輪功學員由於拒絕「悔過」,又被安排掏煙道(這煙道裏全是大型風機抽出去的上千度的煤氣。裏面極其悶熱,進去幾十秒鐘全身便已濕透。最可怕的是無氧氣、無法呼吸,而且煤氣刺鼻,眼睛也難睜開。每天要進出一、兩百次,整天頭昏眼花);有的每天平均扛二十餘袋水泥;有的成天吃力的推被惡意裝滿泥土的斗車、拖一千多斤重的磚車;有的頂著烈日做玻璃工,赤裸的上身每天都要被飛濺的碎玻璃劃破十幾道傷口,鮮血淋漓,褲子一直被汗水和髒水濕潤著。

而且下工後又「學習」,晚上兩、三點才能回監室,沒有時間和精力換洗;有時凌晨三、四點鐘還在勞動;有的在其他犯人的監督下,頂著烈日開荒、修路、幹苦力活;有的每天十幾個小時立正站在烈日下「補學習」;有的甚至連續幾天白天勞動、不准休息、不准睡覺整得法輪功學員行走困難,搖搖欲墜;有的被威脅注射海洛因等等。

惡警們用電警棍、狼牙棒、鋼金條毒打折磨法輪功學員。樂山的法輪功學員李鳳琪被鋼金條毒打,她雙手的肉被打爛。一名獄警揚言說:「有中共撐腰,把你們打死,火化埋了都不犯法。」

【河南省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

(明慧網)

2003 年4月28日,勞教所糾集了臭名昭著的馬三家邪惡之徒,由勞教局、司法廳坐鎮,聚集各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老手、邪惡之徒,對該所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了前所未有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一個個被輪番的拉出去上繩、穿約束衣(穿上這種特製衣後,全身骨肉被勒的越來越緊,痛苦的令人窒息)。這其中,前後有5人被折磨致死。僅6月4日一天,就有3名法輪功學員被虐殺。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有的胳膊、腿至今不能正常活動,有的身上留下了長長的疤痕。

(明慧網)

此刑叫做「約束衣」,是一種極其殘酷的刑具,由細帆布製作,衣袖長出手臂約二十五公分,衣袖上有帶。獄警將它給法輪功學員套上,在後背結帶,將手臂拉至後背雙臂交叉綁住,然後再將雙臂過肩拉至胸前,再綁住雙腿,騰空吊在鐵窗上,嘴裏再用布塞住。據目睹者口述,一用此刑者,雙臂立即殘廢,首先是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斷裂,被活活痛死。

【廣東省三水勞教所】

(明慧網)

2001年,受廣東省司法廳勞教局內部指示,借鑑馬三家的迫害經驗,對不「轉化」的學員,獄警們採取殘酷的肉體折磨。罰站,從上午站到晚上;罰曬太陽;關禁閉,禁閉在一個四、五平方米的小房間內,全身脫光,只留一條底褲睡在瓷磚上;沒有水, 每天只有菜湯泡鍋巴,大便池在同一房間內,惡臭熏人;不允許洗澡;蚊子多的驚人;電棍電,從兩條 0.5 米長的高壓電棒上升到四條、六條、八條;電擊時間持續一小時,專電敏感部位,如手心、腳心、腋下、大腿內側、脖子、頭部、臉部,有的皮膚都電焦了,電弧啪啪亂響;上手銬,吊起來,綁起來,或綁在床上,以懲罰法輪功學員公開煉功;如果法輪功學員絕食,他們就故意拿一支較粗的橡膠管灌食,動作野蠻粗暴。

【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

(明慧網)

2002年5月,圖牧吉勞教所惡警孟慶才從北京學習馬三家的迫害經驗回來後,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進一步升級。對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挨個「上繩」。就是把雙臂一道道勒上細繩,把雙手向後背,再向上提雙臂,繩全勒進肉裏,然後繫緊。看人不行了才鬆開,鬆開時雙臂全無知覺。然後一邊一個壯漢用力抻兩條胳膊,這倆累了再換倆,痛苦難當。上繩的屋子坐一圈人,以惡警張亞光為首,桌上放著各種刑具,一進去就陰森森的,像個魔窟。有位法輪功學員被連續上了三繩,疼昏了過去……

從明慧網報導的有限消息中得知,浙江省十里坪勞教所、遼寧省錦州市勞教所、葫蘆島市教養院、大連市勞教所、山東省王村勞教所、湖南省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太平區戒毒所、江西省女子勞教所、青海省多巴勞教所等多個勞教所,都受過馬三家教養院的「傳經授道」。中共制下的勞教所幾乎都直接或間接的受過馬三家教養院的傳教。

2. 道德淪喪,全民受害

「公檢法司」助紂為虐,淪為虐殺善良的工具

在正常的社會裏,司法機關通常通過庭審主持公道,為受害者伸張正義,懲治違法犯罪,保護公民的權益,從而維護司法公正。不幸的是,在中共集權暴政下,「公檢法司」成了中共迫害善良的工具。身為執法者,有意知法犯法、執意執法犯法、肆意枉法瀆職、蓄意違法犯罪,其惡更毒,其害更深,其禍更遠。

這麼多年來,許多正義的維權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了上千場無罪辯護。在法庭上,律師質問法官:「法輪功學員到底觸犯了那一條法律?造成了甚麼社會危害?」很多法官皆無法回答。

正如維權律師余文生在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時候說:「每一位為法輪功(學員)做過辯護的律師都深深知道,他們是無辜的,他們的言行本應該得到讚許與尊敬的,可是唯一在我們的國度裏,十七年(現在已經二十多年)來他們卻因為真善忍的信仰被定了罪名,送上這樣的法庭,這是荒唐的。十年來,一場場辯護,不僅已講清了他們的合法無罪,其實也同時反證了這場針對法輪功信仰的打壓是非法的,我們每個人在其中扮演甚麼樣的角色是需要慎重思量的。」

二十多年來,在中共抹黑造謠宣傳的欺騙下,警察把綁架、非法關押、虐殺好人當成了執行公務;檢察機關把構陷公訴良民當作正常工作;法官把枉法判決善良當成了職責;司法機關把打壓刁難律師等當作份內之事;而非法庭審則成了他們違法犯罪作案的現場平台。

他們同中共黨政軍醫等沆瀣一氣,一再破壞法律實施,再三破壞司法公正,結果造成了數百萬民眾被非法勞教、判刑,一百多種酷刑被強行施加在善良人的身上,難以計數的百姓被迫害致死,無數個家庭分崩離析。神州大地瀰漫在巨大的罪惡災禍之中。

救死扶傷的「天使」成了「屠夫」

活摘器官進行移植,喪盡天良、滅絕人性,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邪惡,是人類巨大的恥辱和悲哀。中國器官移植市場的瘋狂後面,正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帶來的天價利潤。因為器官移植能給參與者帶來巨額收入和聲名,從而利誘了大批官員、軍隊醫院、地方醫院蜂擁而上,大發血腥財。也培植了一條從上到下的殺人鏈。

醫院裏曾經受人尊敬的教授、專家,受學生們愛戴的師長也參與到了「按需殺人」牟取暴利的罪惡中!在金錢名利的驅使下,他們手中神聖的手術刀已經成為了殺人害命的屠刀!無影燈下凝神揮汗已經不再成就救死扶傷的「天使」,而是在打造甘當中共謀財害命產業鏈上的「屠夫」!也許有的醫生不清楚內幕,但是,許多醫生絕對是心知肚明的。然而,金錢把人活生生的變成了魔鬼。其實當醫生能泯滅良知任意殺戮法輪功學員的時候,舉刀殺其他人將不再有任何負罪感。

(明慧網)

2009年,中國大陸媒體《財經》雜誌《器官何來?》披露了廣州市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中山三院)肝移植科副主任醫師張俊峰及另兩名同院醫生,將一名貴州省興義市流浪漢帶到醫院抽血做配型,將全身可用器官摘取,拋屍到水庫中的殺人活體摘取器官事件。此事件曝光之後,海內外一片嘩然。

血腥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就這樣上演了二十多年,而且今天還在我們身邊持續發生著。按照這樣走下去,這個社會將會是魔鬼佔領、統治的世界,人類也將被毀滅。

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揭示的一樣:

「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和低層空間的各種敗物構成,實質是一條蛇,在表層空間的表現形式是一條紅龍。出於恨,它屠殺了超過一億人,破壞幾千年的輝煌文明。出於恨,它肆無忌憚地敗壞人類道德,引誘人遠離神背叛神,達到最終毀滅人的目的。」

「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靈魂)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待續)

原文連接:遼寧馬三家教養院的罪惡(7)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