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專家6大線索 指向中共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9日訊】世界衛生組織最近在中國進行疫源調查後,尚未搞清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來源。而德國專家日前列出6大線索,皆指向中共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

據自由時報19日報導,德國漢堡大學(Universität Hamburg)18日發布新聞稿指出,根據該校著名物理學家羅蘭德維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過去一年的研究發現,武漢病毒研究所發生實驗室事故,是當前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的起因。

新聞稿說,維森丹格的研究是在2020年1月至2020年12月進行,旨在引發廣泛討論,特別是關於所謂「功能性」研究的倫理問題,這使病原體對人類更具傳染性、危險性和致命性。

維森丹格列出6大線索,指向中共病毒來自實驗室:

1、相較於以往的冠狀病毒流行病,例如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和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目前仍無法確定中間宿主,該宿主可能使SARS-CoV-2病原體從蝙蝠傳播到人類。因此,做為大流行可能解釋的人畜共通傳染病理論,缺乏合理的科學依據。

2、SARS-CoV-2病毒可以意外地與人類細胞結合,並滲透到人體細胞中,但其兩種冠狀病毒特性此前並不為人所知,表明SARS-CoV-2病原體並非源自自然。

3、武漢市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並未提供蝙蝠,但武漢病毒研究所匯集全球最多的蝙蝠病原體,這些病原體源於中國南方省分的遙遠洞穴,將近2000公里之外的蝙蝠自然到達武漢的可能性極低,卻在武毒所附近引發全球大流行。

4、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個研究小組多年來對冠狀病毒進行基因操作,目的是使冠狀病毒對人類更具傳染性、危險性和致命性,許多科學文獻中均有記載。

5、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冠狀病毒大流行爆發前,就存在重大安全缺陷。

6、許多直接跡象顯示,SARS-CoV-2病原體的實驗室起源。據稱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名年輕科學家是第一個被感染的患者。也有許多跡象表明,SARS-CoV-2病原體早在2019年10月就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傳播。還有證據表明,中共當局在2019年10月上半月進行相應的病毒學研究。

這項研究於2021年1月完成,最初在科學界分發和討論。維森丹格指出,對當前中共病毒疫情起源進行科學的關鍵性研究非常重要,因為只有根據這項知識,才能採取充分的預防措施,降低今後出現類似大流行的可能性,這不再只是一小群科學家的問題,而是必須立刻成為公開辯論的主題。

值得關注的是,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最近在中國進行了為期四週的調查後,仍表示尚不清楚中共病毒的來源。

在此之前,中國病毒學家閻麗夢(Li-Meng Yan)博士從香港逃亡到美國後,對媒體驚爆「中國(共)政府與世衛組織(WHO)聯手隱匿疫情」。

中共病毒疫情於2019年底從武漢爆發,由於中共隱瞞,導致疫情迅速擴散全球。截至北京時間2月19日,全球感染人數超過110,263,766例;死亡人數超過2,439,580例。

(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