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林曉旭:世衛背書中共 調查真相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0日訊】世界衛生組織對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研究溯源的「聯合專家組」,被指成員不具備專家獨立調查的科學性,行程與調查對象也皆由中共嚴格控制。世衛專家調查組主席彼得‧本‧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離開中國前,2月9日在新聞發布會上稱「病毒由實驗室洩露非常不可能,且世衛未來不可能對其展開調查」,「不光針對中國蝙蝠,也要對其它國家的蝙蝠進行採樣」等,被批公然替中共甩鍋推責,引發廣泛質疑。

世衛專家調查組中有中共的「老朋友」嗎?短短14天能研究出病毒來源嗎?從專業角度看,什麼才應該是這次世衛去中國調查的核心?又該如何調查取證?為什麼中共2020年那麼長時間不讓世衛專家團來中國調查?

對於這些全球關心的問題,美國陸軍總隊病毒研究所博士林曉旭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連線採訪時表示,世界衛生組織這個所謂「調查團」,實際只是一個代表團,因為它沒有對中共追責的獨立性。它的17個成員中,有三個是與中國政府長期合作的,存在嚴重的利益衝突問題。特別是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長期的合作項目,發布會上病毒來源論就是他講的,其在代表團裡有相當大的影響。

恩巴瑞克在新聞發布會發言三天後,世衛總幹事譚德塞2月12日卻說,關於新冠病毒的所有假設仍然在考慮之列,沒有什麼假設被排除在外。

在這場疫情中,中共除了從一開始就掩蓋真相,還渾水摸魚,有意混淆病毒來源與武漢疫情爆發來源這兩個關鍵概念。林曉旭指,這次短暫的調查,本身就不應該把追溯病毒來源列為核心,而應該把追查武漢疫情爆發的來源作為核心。因為在病毒學上,追蹤一個病毒的來源非常困難,兩週時間根本不可能完成。

世衛專家調查組有三人與中共長期合作

林曉旭說,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是紐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關於(研究)冠狀病毒的來自美國國立衛生署的基金,就是通過EcoHealth Alliance轉手到中國去的,「他本身是相當嚴重的利益相關者」。

此外,荷蘭的病毒學專家馬里恩‧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曾被中國廣東省疾病控制中心聘為顧問;丹麥食品專家彼得‧本‧恩巴瑞克(Peter Ben Enbarek),即世衛專家調查組主席,2017年獲得中國食品科研科技研究所頒發的科學精神獎。

他指,世衛對於中共來說,是滲透得非常徹底、比較願意配合的一個國際機構,中共在裡面的人脈已經是相當深了,所以與其合作比較容易。

新聞發布會觀點不代表所有專家組成員

世衛代表團有17個成員,還有其他的一些病毒專家,對於病毒來源秉持更嚴謹的科學態度。

「他們內部的觀點本身就是不一致的,也有媒體報導過,他們在中國調查的當中,內部成員也爭論得非常的激烈,所以實際上這個對外開記者會的時候,他們的觀點其實只代表一部分專家的觀點。」

林曉旭強調,彼得‧達扎克的發言並不代表世衛代表團,裡面有些專家肯定對中共不提供原始數據很不滿。只有獨立的調查團,才能夠真正查出病毒來源。

「即使這週會發布他們所做的研究報告,我也對此並不樂觀,因為這份報告也應該是中共科學家與代表團一起合作的。」林曉旭說,「如果中共方面刻意規避這個實驗室來源論的話,基本上這方面的筆墨會非常的輕。」

世衛無報告倉促開記者會 為配合中共

對於世衛專家調查組組長所說,2019年12月武漢剛剛爆發疫情的時候,就已經發現有13種新冠病毒毒株,林曉旭表示,原始數據沒有拿到的話,就不知道到底現在知道的毒株,與2019年底、2020年初中國流行的病毒株之間是什麼關係。

「如果沒有得到外面專家自己獨立去核實的話,我覺得仍然要打個問號。」也就是説,最初13個變種本身的真實性、客觀性、嚴謹性到底是怎麼樣,外界不知道。「就算中國政府告訴你,我原來有100種變種,那也並不太奇怪。」

他指出,關鍵是要把原始的樣本,以及病人原始的血清等所有東西提供給外面的專家,讓他們去進一步核實。比如,中共官方說他們檢測了六十多人的血清,結果都是陰性,那麼血清是在病人發病的什麼階段檢測的?除了新冠病毒以外,還檢測了哪些呼吸道的疾病?等等。

「你不會只測一個新冠病毒對不對,醫院也不會這麼蠢的,只做一個事情。所以一定會有其它的記錄,所以你要給專家看的話,你一定要把所有的醫院的記錄完整地交給外面的專家進行評估。」

但是這些事情都沒有看到,世衛專家就倉促地參加了記者招待會,他表示,這本身就不是嚴謹的做法。

「開一個記者會,如果沒有嚴謹的報告作為一個背書的話,這個本身的嚴謹性是欠缺的。」他認為,應該等調查報告出來以後,成員一起看過、得到專家組的一致公認後再發布。

「你出一份報告,所有的專家都要署名,那我作為專家,如果我是這個組的成員,就等於說我是背書了,為這個結論背書了,那你這個結論才是可靠的。」

「完全是中共方面需要他們做的這麼一個配合。我覺得這個等於是作秀一樣,沒有意義了。」

迫於國際壓力 不得不讓世衛來

「總體上來說,中共當然不希望任何組織到中國去進行調查,它自己掌握總是好的。」但是,「畢竟在去年五月,世界衛生大會上有一百多個國家要求追查病毒的來源嘛,所以迫於國際壓力,它也不得不做一定程度的配合。」

用各種各樣的理由延遲調查團的成立,是因為他們到中國訪問的細節都要經中共研究批准。

「從去年5月份,你想拖了大半年時間,到今年1月份才成行,這裡面就是明顯的拖延戰術。另外一方面,中共在1月份刪掉了幾百份中國自然科學基金會所做的相關的一些研究,這些數據也拿掉了。」

中共始終都在毀滅證據、掩蓋真相

事實上,中共從去年年初就開始對中國科學家、病理學家、醫生發表相關研究進行了更嚴格的政治審查,而不是專業審查。

「很多中國的這些病毒的基因序列等等,是沒法發表出來的。」「你如果去看比如GISAID這個網站的話,這是一個大的病毒基因庫,很明顯的就是,中國提供的測序出來的病毒株數量急劇的下降,到了3月份就急劇下降了。」

他分析說,即使毒株在政治壓力下要清零的話,如果允許發表,也不會這麼快就急劇下降,所以中共一直都在卡著這個真相,不讓外界知道中國的病毒變種到底是什麼情況,以及在中國各地流行的情況。中共提供的東西本身是否可信也打一個問號。

據澳洲媒體報導,中共當局拒絕向世衛提供武漢最早發現的174個病例的原始基礎數據,而它是世衛組織調查的一部分。調查專家稱,這些數據可以幫助他們確定冠狀病毒如何以及何時開始在中國傳播。

「蓬佩奧國務卿曾經說過,對於中共,你要『distrust and verify』(不信任並查證),你首先不要相信它說的,(然後)你要確認才行。所以你(中共)一定要給人家看到你的原始數據,那它不給你提供這些數據。」

林曉旭請大家冷靜想一下,為什麼去年就知道有這些病人,不能當時就對外公開呢?中國的醫學專家和政府已經追查了過去有那麼多病例了,對於中國的醫生本來應該可以很好地發表文章,為什麼都不對外公布?

「即使不是科學雜誌上發表的,政府也有責任對外公開這些內容嘛。包括他們在華南海鮮市場所做的其它的動物樣品的檢測的結果,過去一直沒有對外發布。」「突然一年多,現在去中國了,告訴你我們曾經測過這些東西。這不是很奇怪嗎?就是說你本身還是在隱瞞嘛!為什麼(之前)不能告訴給別人呢?」

擴大調查防聚焦 中共故意攪渾水

林曉旭表示,中共提供數據本身可能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攪渾水,把調查搞得更複雜。說除了武漢以外,湖北其它周邊地區還有很多的人也被感染了。

「本來是希望這個能夠聚焦,你一下子給擴散開來,我們要做的研究就更多了。」

然後又說,「可能不僅僅是蝙蝠,這個蝙蝠也不僅僅是雲南的,你要到東南亞其它地方去找。這不是又把這個事情給放大了嗎?就像你一個科研項目,這個任務的範圍突然擴大了很多,你更做不完了。」

混淆病毒來源與疫情爆發來源 逃避罪責

這場疫情中,中共不遺餘力甩鍋說病毒來源不是中國,有時說是意大利,有時說是美國,還有其它國家。有時對外文斷章取義,甚至外太空都說上了。林曉旭指出,中共最主要的一個策略就是,「讓人混淆病毒來源和疫情爆發來源,這兩個概念」。

「因為從病毒學上來講,要追蹤一個病毒的來源太難了。」「你可以追一輩子。」

他舉例說,SARS(薩斯)18年過去了,有人說(病毒來源)是果子狸,其實也沒有直接證據證明真正的中間動物宿主是誰;艾滋病快50年了,也真的沒有找到是哪一個非洲黑猩猩傳給的人。

「退一萬步說,就算是意大利和美國,比如説有更早的病毒,但是這兩個並沒有成為一個爆發點,對不對?真正疫情的來源還是中國。」

他說,全球人們最關心的,是武漢作為疫情最初集中爆發的地點,這個地方的疫情究竟是怎麼起來的?而中共後來一直在淡化病毒最初在武漢爆發的關鍵事實,反而不斷炒作病毒來源這個概念,渾水摸魚,因為找到直接證據極為困難。

「為什麼在武漢這個地方,這個疫情突然間爆發起來,擴散開來?那麼你中共本身對這件事情有多少隱瞞責任?包括對於人傳人、病毒的特性,你又做了哪些隱瞞?為什麼讓很多有可能感染的人旅行到全球各地去,你的目的是什麼?」這是他覺得全球人們應該關心的核心問題。

「嚴格地來說,世界衛生組織把所謂的病毒來源作為一個調查的目標之一,本身對於你這兩週的時間,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這次短暫的調查,本身就不應該把尋找病毒來源列為一個核心,「應該說的是,追查武漢爆發的這個來源」。

疫情期間 中共在全球發起假信息運動
在世衛要發表調查報告前夕,美聯社與大西洋理事會數字取證研究實驗室經過九個月的調查,發現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後,中共發起了一場全球性的假信息運動(disinformation campaign)。利用西方的社交媒體,增設幾倍官方帳號和大量水軍帳號,散播和傳播暗示美國製造病毒作為生物武器的假消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充當了重要角色。

林曉旭表示,其實這個報告早就該發布了。

「亞特蘭大的這個理事會,它畢竟原來是左派的,過去川普執政期間,什麼功績都不想給他,所以呢,這個報告也是被壓下來。因為當時川普就一直在說這個病毒是武漢病毒啊,說是中國(中共)病毒啊等等,所以他們這些人就不想給川普任何的這個可靠性。」

港府推數字化管控 慢慢形成獨裁

目前香港的疫情正在減輕,單日新增確診降低到了個位數,但政府的手段不斷加辣。從(黃曆)初七(2月18日)開始放寬食肆營業限制,必須要求客人安裝「安心出行」(App)記錄行蹤或登記資料,否則將被罰停業3至14天;3月1日起,進入所有政府場地必須使用「安心出行」,或登記姓名、聯絡電話和到訪日期及時間;更有衛生署官員警告說,如果有了疫苗以後,可能要打了針才可以進入餐廳吃飯。

林曉旭認為,香港政府跟著中共採取類似的做法,就是要借這次疫情對社會進行更嚴格的管控,慢慢形成對整個社會的一種獨裁化控制。「安心出行」這些數字化的手段,實際上是多了一個工具讓它能夠掌控人。

「控制人們的自己的聚會呀、家庭生活呀,比如說教會的活動啊等等,全方位給你限制。這就是一種在全球範圍中共特別想要推廣,對整個社會通過數字化管理,更加強對社會的控制這樣一種做法。」當然,這種做法「剝奪了人們很大程度的自由」。

相比之下,在美國這些疫情數字仍然比較高的國家,政府都沒有強制讓人們打疫苗,疫苗仍然是人們自己的一個選擇。「如果你是強為的話,你當然就是剝奪人們選擇自己健康的一種權利。」

林曉旭建議香港人民,要儘可能地找機會,找不同的渠道來表達意見。「我不知道現在港版國安法通過後還有多少空間,但是我覺得如果還有渠道能夠抵制這種強制行為的話,我覺得這次還是應該這樣做的。」

他指出,疫苗在其它很多地方打的時候,在不同人群中有不同的副作用,一定程度上疫苗的安全性因人而異。很多年紀大的,或者免疫缺失的人,他打了疫苗真的會有嚴重反應,也有人打了疫苗死去。

「雖然這個比例不是很高,但不管怎麼對這些人來說是非常大的一個危險,你沒有理由要求所有人都強制打疫苗的,所以我覺得這個做法肯定是不人道的一種做法。」「打不打疫苗,家長讓不讓孩子打疫苗,都應該是家長自己的選擇。」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