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從WHO到WTO:北京加強對國際組織的軟控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宣傳機器正在開足馬力,歡慶尼日利亞前財政部部長、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全球學術顧問委員會委員恩戈齊·奧孔約-伊韋阿拉女士(Ngozi Okonjo-Iweala)擔任世界貿易組織(WTO)新任總幹事。這位伊韋阿拉是黑人、女性,在美國進步派的身分政治當中,絕對是雙重的政治正確。但她的當選,意味著中國在UN各種重要組織中又下一城,是世界衛生組織(WHO)與中國關係的複製。分析中國與WHO的關係,可以預計WTO將來在中國問題上的角色。

WHO專家組兩至中國 真相仍然模糊

世界對疫情的宣傳分為兩種截然不同的敘事,一個版本是WHO與中國敘事,二者合力打造和宣傳的敘事是:中國採取及時、果斷的措施遏制了疫情,造福於全中國和全世界。但世界其他國家則是另一種敘事:中國當局的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導致全世界的大災難。在災難的起源問題上,追責的聲音從未消失。這才有了2021年1月中旬,WHO專家組第二次赴武漢調查之舉。

但中國當局仍然與WHO專家組玩捉迷藏的遊戲,在那裡呆了一段時間後, 2月9日,WHO再度宣稱中共病毒「不可能源自武漢病毒所」。但中國央視的說法卻泄露了天機:世衛組織專家組組長彼得·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表示,此次國際專家組中國之行,對疫情爆發時的情況有更好的了解,包括病毒傳播情況、病毒基因測序和野生動物溯源等領域。安巴雷克強調,「新冠病毒沒有被實驗室蓄意使用」——「蓄意使用」四字不免讓人浮想聯翩,至少我的理解是:實驗室有病毒,但不是故意泄露。

儘管沒有拿到WHO專家小組要求的最初1700份樣本數據,荷蘭病毒學家瑪麗安·庫普曼斯仍然在記者會上發言,駁斥在去年流傳的關於病毒起源的爭議,認為需要理性和科學對待病毒的起源,新冠病毒從武漢病毒實驗室泄漏出來是「極不可能的」;然後指示了一個方向,要到東南亞國家調查,而這牽涉到地緣政治。

「實驗室事故引起新冠病毒的假說極為不可能」之說一出,立刻被美國前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批評為「非常不誠實」,稱世衛組織的專家是被中共利用傳播了謊言。據法廣報道,美國基因學專家、WHO顧問Jamie Metzl在接受法國《觀點週刊》的採訪時稱: 世衛組織調查團與中國當局共同舉行的這場記者會十分令人震驚,觸及了底線。WHO的特派專家們本應認真調查,現在卻成為中國官方的宣傳人員,傳播什麼冷凍食品傳染病毒的可能性,而將實驗室泄露的問題一律排除。他認為,導致出現這種狀況的原因在於,無論是專家小組的組成還是在中國的調查方式都由北京強加,專家們不能獲得他們所需要的數據,更不能自由獨立地展開調查。世衛專家們的錯誤,就在於將一個初步的推論當作是一個最終的調查結果。

軟控制機制如何形成?

筆者對疫情一直留意觀察,最大的感觸是:事實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誰控制WHO。

由非聯盟與中國力推的WHO幹事長譚德塞一直力挺中國。我曾寫文章指出,中國多年出資「購買」 非洲的方式,主要是讓權貴集團受益而非民間。中國資助國際組織,不願意多承擔規例經費,但願意非正式地資助,包括資助這些權貴的親屬子弟(例子太多,美國就有)。對譚德賽多年持續的政治投資,早在2017年WHO幹事長換屆選舉前就開始了。這種不納入規費的臨時供款,遠比美國定期每年的撥款更有控制力。因為定期撥款被視為理所當然,臨時撥付則需要依靠這些組織機構的「表現」。中國這類投資因此收穫碩果,比如2020年全球疫情大流行,中國終於從疫情輸出第一國成了抗疫第一國,譚德塞為世界做出了犧牲。

中國影響WHO並不依靠什麼軟實力,而是金錢標識的銳實力。以前的不說了,就以2020年為例,中國給WHO的捐款共計幾筆:3月8日,中國承諾將捐2000萬美元支持世衛組織;4月 24日,中國表示將向該組織再追加3000萬美元的捐款;5月18日,中國乾脆承諾將援助20億美元給WHO,並認其主導世界抗疫。

涉及到中國的金錢數字,大數字不顯其大。這裡提一個參照系,世界193個國家2020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排名第167位的中非為22.43億美元 ,自它以下的非洲國家年總產值依次下降,第181位的聖基茨和尼維斯才10.11億美元,排名193位的圖瓦盧才4600萬美元。也就是說,中國給的20億美元,超過世界26個國家2020年GDP總量。

中美角力:中國在UN又進一球

在貿易摩擦激烈的背景下,WTO的人事調整很難輕易推進,因為中美等大國即使自己不會參選,也希望挑選聽從自己支配的人擔任總幹事。從2020年中期,兩國在水面下的角逐就已經開始。由於歐洲國家反對WTO按照美國的方式進行改革,日本又不喜歡韓國人俞明希擔任WTO總幹事,最後是中國獲勝。

為何奧孔喬-伊韋阿拉擔任WTO幹事長會被視為中國的勝利?這當然是與奧孔約-伊韋阿拉的祖國尼日利亞有關,也與她和中國的親密關係有關。《非洲報道》在2020年6月1日曾指出,未來很長時間,中國仍將繼續主導與尼日利亞的關係,主要源於以下三方面因素:貿易不平衡、尼日利亞對中國的依賴以及中國在非洲日益重要的地位。尼日利亞與中國的貿易額從2003年的約18億美元,飆升至2018年的135億美元,尼日利亞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依然巨大。隨著原油價格的暴跌和新冠疫情引起的全球經濟衰退,尼日利亞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中國的投資和貸款,中國是尼日利亞大型項目的主要出資國。故對如此依賴中國的國家來說,在國際事務中偏向中國是利益使然。奧孔喬-伊韋阿拉曾任尼日利亞的外交部長等要職,最近十年當中,2011-2015年擔任尼日利亞財政部部長,免不了經手中國對尼日利亞的經濟援助;2019年起擔任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全球學術顧問委員會委員,當然是中國向她伸出的橄欖枝。

在聯合國15個專門機構和附屬機構中,有4個目前由中國代表擔任最高領導;此外,在這些機構中,還有十幾個來自中國的副祕書長或副總幹事。WHO的譚德賽與中國的親密關係世界皆知,現在中國又下一城,世界各國心裡恐怕都不是滋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