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美國台灣需慎防 緬甸政變是陷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1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焦點:緬甸政變有六項好處可拿,中共還否認支持?政變是陷阱,中共要誘捕誰?美中合作應對政變,台灣為何得當心?

最近,有不少朋友留言告訴我,他們想知道緬甸現在的軍事政變,背後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有中共勢力的介入?所以,我們今天就來跟大家談這個重要話題:緬甸軍方政變誰支持?美國台灣要慎防,避免掉入中共陷阱。

緬甸民眾抗爭對象:緬甸軍方和中共當局

緬甸軍方從1月31日突然發動政變以來,已經三個星期,軍方逮捕昂山素季、破壞民主政治的舉動,引發當地民眾的強烈抗議。緬甸軍警也在2月9日首度開槍鎮壓,當時造成一名女子頭部中彈。

2月19日,這名女子最後不治身亡,成為緬甸政變以來,第一位遇難的抗爭者,也讓這場軍方政變染了血。同時,還有大約500名抗爭民眾遭到軍警逮捕。

要注意的是,緬甸民眾的抗爭對象,不是只有緬甸軍方,他們還把矛頭指向了中共當局。

因為有消息傳出,中共在祕密資助軍方的政變行動,引發民眾強烈不滿,紛紛走上街頭抗議,要求中共停止幫助軍方的政變行動。還有許多民眾前往中共大使館門外抗議,他們告訴習近平說:「我們正在看著你。」

特別是當世界各國紛紛譴責緬甸軍方破壞自由民主體制時,唯獨中共怎麼都不願意批評緬甸軍方,這一點更是讓民眾憤怒,他們高舉標語罵中共說「你太無恥了」,同時也讓他們更加質疑,中共在這場政變背後扮演了某種角色。

到底中共有沒有介入支持或甚至是發動這次的緬甸政變呢?日前中共駐緬甸大使陳海用書面方式告訴當地媒體說,「對於此次緬甸政局出現的變化,我們事先並不知情。」

過兩天,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再次出面否認中共支持緬甸的軍事政變,說中方不願看到緬甸出現這樣的局面。但真的是這樣嗎?我想您大概也不相信,畢竟中共長年來說了太多謊言,早就信用破產了。對不對?

緬甸事件 中共有多少利可圖?美台需慎防

當然,我們說話要講證據,所以我想帶您去深入看看,緬甸的軍事政變,到底對中共有什麼利害關係?會不會讓中共有利可圖?畢竟,如果無利可圖的話,中共就沒有動機去蹚這場渾水;但如果有利可圖的話,那麼中共即便沒有主導、指揮這場政變,至少也會暗中支持,來為自己謀取更多的好處。

不過,我們先要請你注意一個大環境的背景因素,就是對中共黨魁來說,現在是非常關鍵的時間點,因為今年七月就是中共建黨一百年的日子,中共黨魁必須拿出點成績來為黨「慶生賀壽」,對不對?

而且,明年2022年,中共就要舉行「二十大」了,但是習近平到現在都沒有指定接班人。因此,到時候習近平想要繼續連任中共黨魁、想繼續保住他的權力地位,他就必須得在這段時間內,拿出夠大的成績或作為,來證明他有資格再做第三個任期,他有資格破壞黨的規矩,讓自己成為「終身主席」。

那什麼是「夠大的成績」?在中共黨魁的心裡,一個當然是拿下台灣,統一兩岸;另一個是扳倒美國、稱霸全球。當然,這兩個大目標很難在短期內就做到,但至少他得做出一定程度的改變、做出一定幅度的進展,才能向黨內的各派系、各大老們證明,他確實有資格繼續連任黨魁。

特別是美中關係。至少要讓中共從川普時代的「被動劣勢」地位,轉回到過去奧巴馬或克林頓時代那樣,中共可以蠶食美國、予取予求的主導優勢地位。畢竟現在美中關係的高度緊張,是習近平任內造成的嘛,是他對川普頻頻誤判嘛,所以現在這個帳也得由他來買單,對不對?

而現在,緬甸的軍事政變,對中共來說,正好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大好機遇。怎麼說呢?因為,緬甸的局勢,有機會幫中共取得好幾項的好處或者戰略優勢:

一、落實「中緬經濟走廊」,擴大中共在緬影響力

「中緬經濟走廊」是中共「一帶一路」的重要項目之一,主要是要打通從中國雲南昆明,一直通到緬甸皎漂的交通運輸路線。中共宣稱通過這條經濟走廊,可以為兩國帶來雙贏的發展。而昂山素季本人也曾經多次與習近平會面,商討推動中緬經濟走廊的建設。

你或許會說,欸,這次政變是軍方發動的,昂山素季的政府派下台了,這樣應該是會不利於中共啊?對,表面看是這樣,但實際上中共長年以來,對緬甸軍方與昂山素季兩邊,都不斷地加強往來、建立關係。

雖然說,中共與緬甸軍方的關係可以說是愛恨交織。因為前緬甸軍政府總統登盛曾經叫停了中共投資的密松水電站項目,讓中共在西南邊境失去一個重要的電力來源。

而且,在緬甸靠近中國邊境的果敢地區,當地有批強悍的反政府武裝力量,叫做「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他們被指控背後有中共在支持,而且有來自中國的僱傭兵。從這一點上看,中共確實讓緬甸軍方感到不滿與不安。

不過,在緬甸還是軍政府統治的時候,緬甸軍政府曾經被國際社會聯合制裁,當時只有中共對緬甸伸出援手;而且緬甸軍方還與中共進行軍事合作,有不少緬甸將領都曾經到中國境內受訓。所以,中共與緬甸軍方,雖然彼此有矛盾、不信任,但在利益關係上還是比較密切的。有點像中共與朝鮮的關係。

而且,昂山素季領導的民選政府派,雖然與習近平經常往來,願意合作推動「一帶一路」項目。但是緬甸國會擔心會不會落入中共的債務陷阱,反而讓皎漂港變成下一個斯里蘭卡的漢斑托塔港。大家知道,斯里蘭卡因為參加一帶一路,最後還不起中國的貸款,只好被迫把他們的漢斑托塔港租給中共99年。

所以,緬甸國會就大砍了皎漂港項目的金額,從原先的72億美元砍到只剩下13億美元,而原本預定建造10個可以停靠大型油輪的碼頭泊位,也被砍到剩下2個泊位。這一點讓中共感到不滿,也發現民選政府在民意的壓力下,未必有利於中共在緬甸的發展。

因此,現在軍方發動政變,將民主政治推回到過去的軍方專政,這樣一來,就有利於中共的發展計劃,中共只需要跟軍方搞好關係、談好條件,不需要考慮當地民意的問題,就可以通過軍方的專政手段,在緬甸加速推動「中緬經濟走廊」的工程,同時擴大中共在緬甸的投資與影響力。

我們知道,緬甸是中南半島第一大國,而且緬甸的地理位置就處在中國、印度、中南半島和印度洋之間,戰略位置非常險要,所以中共一直處心積慮想在緬甸擴大支配力。現在,軍方政變,推翻民選政府,正好給了中共一個不可多得的機遇。

二、鞏固能源補給線,避免美方截斷

你可能知道,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有70%的石油消費量要靠海外進口,除了俄羅斯之外,中東和非洲國家,是中國最主要的石油進口來源。因此,中國的進口石油,就要從中東或非洲走海路,經過印度洋,穿越麻六甲海峽,通過南海與台灣海峽之後,才能送到中國。

而現在中共與美國和印度的關係都相當緊張,如果印度與美方聯手,在這條運輸路線上攔截中共的油輪,那麼中國國內的原油供應就會陷入困境。這一點,一直讓中共在南海、台海、或東海地區發動長期作戰,有所顧忌。

我們剛剛說過,中共在緬甸的皎漂投資開發深水港口;同時,中共也準備在緬甸興建「曼德勒高鐵」,如果高鐵通車,就可以把來自中東與非洲的石油,直接在皎漂港上岸,通過鐵路運送到雲南境內,就不必再走馬六甲海峽和南海,也就避免能源補給線被美方或印度從海上截斷。

到時候,中共就會更敢在釣魚島、台灣以及南海問題上,採取激進的軍事行動,來跟美國、日本或台灣對抗。

三、軍力直進印度洋 「珍珠鏈」破解「印太區」

如果從軍事角度上看,「中緬經濟走廊」其實就是中國從西南直接進入印度洋的戰略通道,特別是如果高鐵項目完成後,中共就可能借道緬甸,直接派兵抵達皎漂港,介入印度洋。

事實上,「中緬經濟走廊」正好符合中共過去的所謂「珍珠鏈戰略」,這是中共用來介入南海與印度洋的大戰略。

他們想要控制緬甸的皎漂港、斯里蘭卡的漢班拖塔港以及巴基斯坦的坦瓜達爾港,再搭配海南島,形成一個W形的海上戰線,用來對抗「印太區」戰略,也就是對抗美國與印度對中共的圍堵封鎖。

特別是中共的原油運輸如果可以不再依靠海路運輸,不必經過馬六甲海峽,那麼中共就會更有恃無恐地在南海與印度洋上與美國、印度對抗,就會更積極地向東南亞、南亞地區擴張滲透。

五、控制稀土輸出 箝制美國軍工與高科技產業

稀土是17種比較罕見的金屬元素的總稱。稀土也是現代高科技產業、半導體產業必備的重要生產原料,不管是手機、電腦、電動車甚至是戰鬥機,都要用到大量半導體芯片,而這些芯片的製造都需要大量的稀土。

舉個例子,美國最先進的F-35戰鬥機,平均每製造一架就需要使用417公斤的稀土。而中國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生產國,產量大約占全球的63%;而美國企業每年需要的稀土,大約有80%是來自中國。所以你會想到什麼?是不是中國的稀土,控制著美國的高科技產業與軍事工業,對不對?

因此,從川普發動貿易戰、中共被打得灰頭土臉以後,中共就想要限制稀土的出口,用來打擊美國的軍工與科技產業。最近英國金融時報披露,中共內部確實在研究,如果限制稀土出口,那美國與歐洲的企業會遇到多大麻煩?也就是說,中共準備用稀土當武器,拿來掐住歐美國家的脖子。

但是,很多人可能忽略一點,緬甸也跟稀土很有關係。緬甸雖然不是稀土生產大國,但是緬甸生產的卻主要是更稀有的「重稀土」,緬甸大約提供全球一半的重稀土產量,先送往中國冶煉,再輸出到其它國家。

那麼,現在緬甸發生政變,中共如果與緬甸軍方聯手,控制全球的稀土供應,減少或切斷對美國的稀土供應,是不是就可能對美國軍工業與高科技產業帶來不可估算的風險?是不是就可以把稀土「武器化」,用來逼迫歐美國家對中共讓步、甚至聽從中共?所以,稀土接下來會是美中之間非常重要的競爭戰場。

五、削弱緬甸民主體制 避免向歐美傾斜

我們知道,昂山素季領導的民選政府,是效仿西方的民主體制,所以民選政府越來越重視西方的普世價值,在價值觀與立場上,會越來越向歐美國家傾斜靠攏。這樣,民選政府就會與中共產生越來越多的分歧與矛盾,這是中共不願見到的。

現在,軍方發動政變,自由民主停擺,回到軍方獨大的專政狀態,軍方的專政思維會跟中共的專政體制有更多的共同點,這樣就會讓緬甸軍方跟中共站在同一條船上,跟著中共一起擺盪。

六、以緬甸為槓桿 提高中美談判籌碼

現在的緬甸政變,表面上是一場「自由民主」與「極權專政」的體制衝突,但實際上也是西方普世價值與威權主義的價值觀衝突。所以,政變發生後,西方國家紛紛發表聲明譴責軍方,並要求中共也應該加入譴責行列。

當然,你一定也猜到,中共是不會譴責緬甸軍方的,因為他們正希望利用緬甸軍方的政變,來為自己在緬甸進行勢力擴張,還要藉此來破壞美國與印度的印太區戰略、打擊美國的軍工產業。這場政變對中共是有利可圖的,所以中共非但不會譴責緬甸,還會利用這場政變做陷阱,來困住美國。

怎麼說呢?我們知道,美國是全球最重視民主與人權的國家代表,是世界警察,拜登也才剛剛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強調,他相信「民主必須勝利」。所以如果緬甸軍方繼續控制著政權,就會讓拜登面子掛不住,所以拜登一定要想辦法介入干預,好證明他是「捍衛民主」的大國領袖。

但是,要怎麼介入呢?一種手段是發動各式各樣的經濟制裁,但是這些制裁對緬甸軍方將領可能沒有太大影響,再加上如果有中共在幕後支持的話,那這些經濟制裁就可能變得不痛不癢。

另一種手段是軍事介入,不管是美國自己出兵、或者聯合盟友出動多國聯軍。但是,軍事介入的風險太大、代價太高,拜登才剛上任一個月,不會希望一開始就把自己捲入另一場國際戰爭裡。所以,拜登會怎麼辦?就只能再找一個對緬甸有影響力的朋友,來請他幫忙、說服緬甸軍方有條件的讓步。

那拜登會找誰呢?沒錯,就是找中共幫忙。這一點,就跟奧巴馬時代,美國要應對朝鮮的核武威脅,不是直接壓制朝鮮,而是找中共幫忙勸說、談判。所以接下來,拜登應該會考慮跟中方協商合作,通過美中聯合施壓,逼緬甸軍方讓步,讓緬甸恢復民主體制,這樣拜登也才能建立一個「守護民主」的形象。

不過,這樣就剛好落入中共的陷阱圈套裡面。中共想要的就是這樣的劇本,他們想利用緬甸政變作為槓桿,不用自己動手,就可以逼迫美方主動來找中共談判協商,等於是推高了中共的談判籌碼與資本。

這樣,中共就可以拉高姿態,順便要求美方必須做出某些讓步、或者給出某些中共想要的條件,比方說取消貿易關稅、恢復高科技出口、甚至是對台海問題不要介入等等。

這就等於說,中共想通過緬甸問題逼得美國不得不上談判桌,到時候中共就可以從「被動劣勢」的地位,爬回到「主動優勢」的地位,對不對?這樣是不是就可以證明中共黨魁做出了「成績」、有能力改善美中關係?甚至還有機會取得美方在台灣問題上做出更多退讓。

其實,別忘了,過去中共就是拿這一套「代理人」戲碼,用在朝鮮身上,中共讓朝鮮丟丟導彈,製造國際恐慌,國際社會就會想來制裁朝鮮,但中共就會出面說「大家要克制」,說與其制裁或起衝突,不如來和平談判。到時候,中共就可以藉機勒索其它國家,拿到好處後,再叫朝鮮安靜消停一陣子。

所以,你看懂了嗎?以前,中共拿東北亞的朝鮮當國際談判的陷阱與槓桿,現在又加入了一個東南亞的緬甸,等於想要對美國進行「包夾」戰術,迫使美國主動找中共幫忙,讓中共可以藉機抬高身價、拿到好條件,逼美國讓步。

更麻煩的是,拜登一上任,就再次把朝鮮拉高到敵人層次,宣稱要對朝鮮強硬,也就是說,美國要加強對朝鮮的施壓,那麼就勢必又會給中共另一個介入斡旋、當起權力掮客的生意機會。

中共打造另一國際陷阱 困住美國與西方國家

所以說,我認為,中共至少在態度上支持緬甸政變的,因為這不但對中共有利可圖,而且可以讓中共打造另一個國際陷阱,用來困住美國與西方國家,同時讓中共有機會增加籌碼,跟美國討價還價,甚至還有機會要求美方在台灣問題上退讓,所以包括美國與台灣,都應該重視美、中、朝、緬關係的後續發展。

至於中共是不是參與緬甸的政變或者指使政變?這一點,目前還無法做出百分之百的判斷,但是已經有不少的相關跡象冒出來了。

比方說,在緬甸爆發政變前兩週,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就曾經訪問緬甸,並且與軍方頭子敏昂萊互稱是「兄弟」,關係非常親密。而在政變發生後,中共黨媒卻非常低調,不但絕口不用「政變」這個詞,反而只宣稱是緬甸政府「大規模改組」,顯然是在為軍方的政變行動做護航與背書。

另外,一度傳出中共為緬甸軍方提供封鎖網絡的技術支持,雖然中共官方出面否認,但依然引發民眾大規模抗議。同時,還有消息指出,包括中國北方工業公司、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等五家中共國企,都有提供軍火給緬甸軍方。

雖然我們不知道這些國企提供的軍火,是否跟這次政變有關,但至少可以證實,中共與緬甸軍方關係十分密切,而且中共願意資助緬軍武器,也代表著中共想與他們合作,圖謀在緬甸與東南亞的政商軍事利益。

好,最後我們再重複一次,我認為緬甸軍方的政變,是獲得中共支持的,因為這場政變會對中共帶來至少六個戰略優勢:

一、落實「中緬經濟走廊」,擴大中共在緬影響力
二、鞏固能源補給線,避免美方截斷
三、軍力直進印度洋 「珍珠鏈」破解「印太區」
四、控制稀土輸出 箝制美國軍工與高科技產業
五、削弱緬甸民主體制 避免向歐美傾斜
六、以緬甸為槓桿 提高中美談判籌碼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我是誰

日月移星辰
時光轉巨輪
歲流蒼茫過
吾初本何人

唐浩

《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