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中印誰撒謊 亨特電腦維修店主訴推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1日訊】 今天是2月20日,星期六。焦点话题:中印邊境衝突8個月後,中方才承認4名軍人陣亡卻稱勝利,而質疑中方陣亡人數的網民被抓,中方公布的錄像中的印軍實為流亡藏人子弟參加的印度特種部隊


中共宣傳和外界往往低估印軍實力和戰績,真實情況如何?亨特硬盤門關鍵人物蘋果電腦維修店老闆再次起訴推特誹謗罪,推特這次該受230條款保護嗎?

中印邊境衝突8個月後 中方稱勝利?

中方在8個月後公布了去年6月中印邊境衝突中4名陣亡軍人的名字。同時公布的中方衝突現場部分錄像並聲稱取得勝利。實際情況可能並非如此。衝突地點的阿克賽欽地區是西藏的阿里地區,靠近南疆和印管克什米爾,屬共軍南疆軍區管轄,從士兵墓碑也可以看出是南疆軍區。

一、中方傷亡人數

印度當時公布20名軍人陣亡,而中共到現在才公布, 國內網民,據說有250萬粉絲的@辣筆小球在大陸新浪微博帳號發文,質疑中方死亡人數,微博以「詆毀英烈」為由關閉「辣筆小球」的帳號,19日更以「尋釁滋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這個網民是否大V,或以往的政治立場如何,無關,他的質疑是有理的:4人都因救人犧牲,連救人的都死了,當然就有沒救出來的,所以死亡不只這幾個,所以印度敢第一時間公布死亡人數和名單,所以他認為印度贏了,而且代價更小。

這是非常有力的推論。那為什麼中方傷亡人數和名單就一直是機密,到現在還是機密呢?

1)中方傷亡更大,從報導情況看可能是中方吃虧比較大,損失也較大。如果只有4名軍人陣亡,而印度則在一開始就報導二十多名軍人陣亡,中方應該立即報導,傷亡小也是勝利,而誰在領土爭端占了便宜,反正誰也說不清。所以來自多方報導的中方死亡43~45人,是比較可信的。

當然印度第一時間公布,最重要的並不是這位辣筆小球說的贏了,而是他們對陣亡軍人的尊重,也沒有撒謊的習慣。

2)中共不講真話是本性,不需要理由,所有公布的東西都和事實關係不大,而和當局的意圖有關,如果和事實接近,是偶然碰上了,而當局意圖的動機是沒有多少理由的。

從朝鮮戰爭到珍寶島中蘇衝突,到79年中越邊境衝突,哪次中共公布過真實的傷亡數字了?中共人海戰術,陣亡人數極高,如果按照現代戰爭的定義,中共都是打敗仗,即使贏了也勉強算慘勝。

二、為什麼現在公布?

根據協議,中共從1月份從衝突地區撤離,1月30日的衛星顯示班公錯地區還有中方部署,而2月16日的衛星圖像上中方已經撤空了。 也就是說,從去年5、6月份開始的邊境衝突,最終以中共軍隊撤回2020年4月以前的位置結束,中共改變邊境現狀的企圖失敗了。

消息遲早會傳到國內,中共要有個交代,也算是精神勝利法吧,公布一個比印度小得多的陣亡人數,宣布勝利。

三、印度特種部隊 中印士氣比較

中共的宣傳使很多中國人認為打印度還不容易,外界有時也有這種看法。

我先講講雙方士氣。一般人不容易注意到的,錄像中的印軍,是一支特別的部隊,SFF Special Frontier Forces 特種邊境部隊,是1962年中印邊境衝突後建立的,主要針對高山地區作戰,一直保密,參加過1971年印巴戰爭,孟加拉國獨立戰爭和1999年和巴基斯坦的衝突,是印度最精銳的部隊,目前有3500名士兵(另一說1萬名軍人),大部分是流亡藏人的子弟,去年一位藏人連長在班公錯地區觸雷陣亡,這支部隊才廣為外界所知。

當時的葬禮是按照印度軍人最高葬禮舉行的,覆蓋印度和雪山獅子旗,鳴槍21響,很多軍人和藏人參加。

如果比較中方陣亡軍人的待遇,我們可以看到幾點,1)印方對陣亡軍人禮遇極高,和美國類似,這對軍隊士氣非常重要,軍人在社會上地位很高,無論是印度軍人,還是藏人為主的特種邊境部隊,藏人軍人在印度民眾和流亡藏人中都是極受尊重的。

而中方軍人陣亡後,只能在當地埋葬,不能回家鄉,家人還被禁止對外透露,除了這4個外,大部分陣亡軍人連名字都不能公布。這在自由社會是不可思議的。士兵的實際地位就是炮灰,無論叫的多漂亮。

62年戰爭之後,印度舉國上下同仇敵愾,尤其軍隊,非常想報一箭之仇,而中共軍隊自改革開放後就一路腐敗下來,也許反腐以後情況有所不同,但和民主國家軍隊是不能比的,和印度軍隊也完全不能比。印度軍隊至少是為國而戰,而特種部隊的藏人士兵還有為民族而戰。

中共士兵為什麼而戰?胡錫進也就是讓韭菜去送死而已。軍隊是黨的,戰死不是為國而是為黨。自己的家都保不住被拆遷的。不要小看,這個為誰而戰的問題非常重要,絕對會影響士氣的。

另外就是中方是獨生子女軍隊。短期作戰可以,時間拉長對士氣有影響。

戰爭不僅僅是武器的對抗,更是國力、人心的對抗,何況武器也是人造的,人使用的。再說印軍裝備並不比共軍差。

電腦維修店主再起訴推特

再講一下亨特拜登電腦硬盤門的主要人物,蘋果電腦維修店老闆起訴推特的事件。

事情簡單回顧:約翰‧保‧麥克‧艾薩克(John Paul Mac Isaac)是特拉華州一家蘋果電腦維修店的前老闆,幾年前,亨特‧拜登送來一台損壞的電腦,但在電腦被修好後,並未回來將其取走。麥克‧艾薩克根據當地法律規定檢查了電腦內容,發現了令人震驚的內容,後設法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聯繫上。

朱利安尼為新聞媒體提供了亨特電腦內的一些材料。《紐約郵報》報導後,推特封殺了這份報導的傳播,聲稱它違反其「通過黑客攻擊獲得材料」的相關政策。該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這違反了關於「傳播被黑客獲得材料」的規定。由於推特認為這項對硬盤內容的獲取是通過黑客,艾薩克名譽受損,最終不得不關閉維修店。

艾薩克這項訴訟去年曾被佛羅里達的一家聯邦法官駁回。現在提出新的指控再次提交訴訟。

推特作為社交平台受230條款保護,但我認為這個案子不屬於230條款保護範圍,因為原告並不關注推特是否有權刪除或封殺《紐約郵報》的推特帳號,而是聲明中對原告名譽的誹謗及其對原告造成的損失。

在國會立法對230條款進行修改或廢除之前,其實已經有一系列行動針對大技術公司展開,都和230條款無關,例如有美國各州對大技術公司壟斷的訴訟,有澳洲和臉書的大戰,而且澳洲還在尋求各國更廣泛的支持和採取同樣行動,而各國政府對臉書推特封殺言論自由也很擔心,因為這是沒有國界的。

從個人到公司到美國地方政府再到各個主權國家,已經開始形成對大科技巨頭、社交平台的聯合戰線,這不是有人組織的,而是自發的,因為都感覺到了來自這些網絡巨頭的霸凌和壓力。反抗是自動的。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