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推遲8個月公布中印衝突死亡數據 更多黑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1日訊】中印邊境去年6月曾發生流血衝突,造成至少20名印軍死亡。中方直到目前才公布4名官兵死傷。引發輿論質疑。有港媒披露習近平當局被迫公開死亡數據的內情,並曝出軍中更多死傷黑幕。

中共央視2月19日公布一段中印軍方去年6月在兩國邊境發生流血衝突的短片,並稱中方在衝突有4人死亡、1人重傷。死者包括某機步營營長陳紅軍、士兵陳祥榕、肖思遠、王焯冉。受重傷的是某邊防團團長祁發寶。

這是中印邊境衝突發生8個月後,中共首次宣布有4名軍人死亡。印方當時即報告說,其軍隊至少20人死亡,76人受傷。但北京當時沒有提供任何數據。

據俄羅斯媒體此前披露,在中印衝突中,中方有45名軍人死亡。印度軍方此前也多次表示,中方傷亡人數遠遠超過印軍死傷人數。

擁有250萬粉絲的微博大V「辣筆小球」,因推斷中方真正的死亡人數不止4人,20日已遭中共警方逮捕。其微博帳號被封,但相關的帖子仍在流傳。

(網絡截圖)

有不願透露姓名的軍事專家向《蘋果日報》表示,印度軍隊擁有全球最龐大的山地戰部隊,當中有藏兵和山民,適合高原作戰,而中共軍人體能未必適應,雙方以人海戰術交戰,中共沒有太大勝算,戰敗很合理,否則也不用調動西藏民兵上山支援。

該軍事專家還指,中共軍隊如果真的「取得重大勝利」,死傷僅5人,早已經「大鑼大鼓慶祝」,現在明顯是撒謊,歷史上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那麼中共為何在衝突過去8個月後,才對外宣布中共官兵有死傷呢,也令外界頗多猜詳。但中方沒有給予解釋。

習近平不得不公開中印衝突死亡原因

2月20日,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網站刊文披露,習近平當局不得不公開中印衝突死者原因,是因為該中心一直尋找真相,並接觸到陣亡者家屬。

如果他們率先在海外引述家屬的證言,證實中印衝突有死者,習近平會更加被動,因此習不得不儘快公布死亡人數。

據悉,該中心8個月來打了2000多個電話,找了300多人試圖找到陳祥榕等死者親屬,在福建屏南縣信息中心就找了200多人。

包括屏南縣退役軍人事務局4名人士,屏南縣全部鄉,鎮的退役軍人服務中心主任,以及陳祥榕所在部隊新退役人士及去過新疆康西瓦陵園人士。

對於中共軍人僅公布4名死者,該中心表示,他們正在調查。並指,習近平掌控軍隊後,對軍隊的死傷保密越來越嚴密,而這樣做造成了軍隊的致命傷,因為對軍人死傷數據保密的軍隊,絕對不是現代軍隊。

圖為2020年9月2日印度陸軍車隊攜帶補給品,在中印接壤的高速公路上行駛。(Yawar Nazir/Getty Images) ;

中共軍隊有待揭開的更多死傷黑幕

該中心在文章還提到兩宗仍有待揭開的軍人死亡事件。其中一宗是2018年導致12名軍人死亡的「1.29」空難仍被保密。

2018年1月29日,空軍20師59團的一架運-8GX4電子戰飛機,在貴州省遵義市綏陽縣鄭場鎮墜落。當時機上載有12人,其中機組人員5人,執勤人員7人,12人全部死亡。

死亡人員分別是閆閣、王玉合、郭朝慶、唐忠柏、汪良波、魏相超、孫鑫、尚璡、郭明剛、張宏俊、鄒存邈、陳寧方。

另一宗就是官方此次證實的在中印衝突中死亡的陳祥榕所在的69316部隊一次重大傷亡,至今仍高度保密。

文章說,中共十九大召開的前夕,2017年8月29日,69316部隊發生了一次高度可疑的極其重大爆炸事件,至今軍方仍對事件高度保密。

該中心在調查陳祥榕的事情時,發現了這起高度保密且可疑的極其重大爆炸事件。至今已發現部隊的6名死者,包括副團長李光輝,副連職參謀王繼聖,副班長朱斌,副班長潘克,副班長杜兵虎,上等兵蔣洪波。

文章認為,該炸彈爆炸事件高度可疑,這6人直到2018年12月才被南疆軍區政治部評為烈士,之後家屬才被允許安葬死者骨灰。

文章說,中共軍隊以前曾發生惡性事件,有士兵拉響手榴彈自殺殃及其它官兵,被殃及的官兵要1年半後才被評為烈士,因此69316部隊發生的這起爆炸也高度可疑。

《看中國》也曾披露一份涉絕密的「2019年中共軍隊死亡軍人名單」。名單中有曾負責中南海防空的中部戰區第81軍防空旅關鍵人物、該防空旅旅長黃會倫神祕死亡。

這份絕密名單中的黃會倫死亡信息,只寫著:「2019年7月22日,不幸犧牲」。但官方從未發布消息。而名單上的其他軍人,也從未有官方發布死亡信息,只是散見於地方官媒間接報導。

《南華早報》曾援引中共軍隊內部消息人士透露,北京對軍事傷亡「非常敏感」,所有數字都必須經過軍委主席習近平批准。

時評人鄭中原分析說,從中共建黨到建政後維持政權,所積累的害怕倒台的經驗,都讓它有一點風吹草動都神經繃緊、如臨大敵,任何事件都被認為是政治,生怕導致它政權不穩,因而事事都有可能成為它的「非常敏感」事件。

(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