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義趣】之十九:悟空痛哭為哪般

皇甫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西遊故事中,蠍子精想要淫戲唐僧,百般糾纏,唐僧牢牢地守著心中的佛地,寸步不讓。無論女怪如何甜言蜜語的哄騙:「寧教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唐僧全然不動色念,堅守著心靈白璧。他咬釘嚼鐵般的堅持著,終是感得天神相助,滅了蠍子精,闖過了一大關,著實可喜可賀。可是此後,從第56回至58回,卻出現了真假行者、二心大亂乾坤的災難場面。昔日大戰十萬天兵,悟空都沒有掉過眼淚。這回再次被驅逐的悟空飛到落伽山,在菩薩面前失聲痛哭。

唐僧走出琵琶洞,取經團隊踏上西行之路。轉眼到了朱明時節(註),也就是夏季。作者這樣描寫當前的景致:
「薰風時送野蘭香,濯雨才晴新竹涼。
艾葉滿山無客采,蒲花盈澗自爭芳。
海榴嬌豔游蜂喜,溪柳陰濃黃雀狂。
長路那能包角黍,龍舟應吊汨羅江。」

仔細品味詩句,「自爭芳、游蜂喜、黃雀狂」,三個字爭、喜、狂,點出此時此刻取經團隊出現了新的狀況。這些景致的寓意,是否唐僧剛過了一大關,心生歡喜,難以自抑,帶動了還沒有根除的六賊呢?

第56回的開篇詞,有一句「除六賊,悟三乘,萬緣都罷自分明」。這六賊分別是:眼看喜,耳聽怒,鼻嗅愛,舌嘗思,意見慾,身本憂。作者明確點明,只有根除六賊,才能悟道,萬般緣分也會隨之了結,各自分明。

這炎陽下的景致,讓唐長老思緒飄飄,想到了粽子,想到了屈原,想到了賽龍舟,就是沒有看到眼前的這些寒性、涼性的花草野蘭、新竹、海榴、溪柳等,正提醒他儘快地抑制歡喜和燥火呢。可是他沒察覺自己的內心,以致後面的火焰山,成為滅除他燥火的一大關。當然這是後話,這裡暫不贅述。

清朝彩繪《西遊記》插圖。(公有領域)

話說在這個朱明時節,悟空打殺了幾個殺人放火、攔路搶劫的強盜。這讓好生的唐長老對悟空的忍耐力達到了極限,隨口念起緊箍咒,大聖被金箍勒得耳紅面赤,眼脹頭昏,最後忍受不了,竟在地上不停的打滾。唐僧指責悟空「凶惡太甚,不是個取經之人」,「更無一毫善念」,硬是把他趕走了。

當時,悟空被壓在五行山下,菩薩探查取經路線時,行至五行山,悟空懇求菩薩救他出去,他說:「我已知悔了,但願大慈悲指條門路,情願修行。」

菩薩聽了非常高興,說道,「聖經云:『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大覺者的胸懷非常寬大,他可以大到,不計一切過往之過,只要這個人想要修煉,覺者就會不計代價地加持他,幫助他。

在神佛看來,一個人動真念想要修煉,想要返本歸真,這一念比什麼都珍貴。悟空被壓在五行山下,五百年來,吃盡了苦,受盡了五百年的寒來暑往,在這麼苦的環境下,都沒有滅掉真性,還在反思自己的過錯,意識到自己犯下了誑上之罪,才被佛祖壓在山下。他知道以前大鬧天宮做錯了,如今悔改,甘願進入佛門修煉。多少天神得知悟空皈依佛門的消息,都為他高興,為他祝賀。

悟空想要修煉,在神佛眼裡就是最大的善念;他一路降妖除魔,費盡了多少心血,為的就是保護唐僧取到真經。在第33回平頂山一難中,悟空被三座大山壓著,當時他說過一句話,他說:「感菩薩賜與法旨,我和你同住同修,同緣同相,同見同知。」個人理解為:同住,指和唐僧一起前往西天取經;同修,同修一門;同緣,說的是取經路上遇到的所有恩怨,悟空都和唐僧共同面對,共同擔當;同相,是說和唐僧是同一個整體;同見,最終一起走到靈山,一起修到終點,見到如來真身;同知,取經路上共同切磋對佛法的領會。

為了保唐僧,悟空曾「使碎六葉連肝肺,用盡三毛七孔心」。大聖只拜過三個人:佛祖、觀音菩薩和唐僧。為了騰挪寶貝救唐僧,悟空也曾忍受屈辱,在壓龍洞磕頭跪拜老妖。

悟空雖是凶頑,但取經的心是至誠的,義無反顧、無怨無悔。這麼大的善念,唐僧沒有看到,卻把他趕走了。小說作者以詩嘆息道:「心有凶狂丹不熟,神無定位道難成。」詩裡的心,個人理解指唐僧;神,指悟空。趕走了悟空,神無定位,取經正果如何成就?

清朝彩繪《西遊記》插圖。(公有領域)

很少掉眼淚的悟空,在菩薩面前,止不住地淚如泉湧,放聲大哭。取經不成,正果不成。等待真經的大唐子民,準備超度無量眾生的唐王,漫天神佛的囑託,他們寄予的無限希望都將化為泡影。悟空怎能不傷心?

佛門以慈悲為懷,禁止殺生、傷生。如果看到殺人放火,打家劫舍,都無動於衷,這樣的修煉人心態就有問題。唐僧在楊老家借宿,楊老說他的兒子不務正業,專生惡念,打家截道,殺人放火。楊家兒子幹的是殺人越貨的勾當。最後還帶著一群盜賊,拿著刀追殺唐僧師徒。悟空為了保護師父,殺了毛賊。唐僧由此斷定,悟空不善,不是取經人。

悟空向菩薩哭訴,菩薩勸慰他:「草寇雖是不良,到底是個人身,不該打死。比那妖禽怪獸、鬼魅精魔不同。那個打死,是你的功績;這人身打死,還是你的不仁。」菩薩留悟空在落伽山住了四天,沒有放他回去。這四天,悟空具體幹了什麼,小說沒提。個人猜測,想必這四日菩薩有意言傳身教,教悟空理解慈悲和仁善吧。

菩薩留悟空在落伽山住了四天,沒有放他回去。或許這四日菩薩有意言傳身教,教悟空理解慈悲和仁善吧。圖為清代彩繪《西遊記》第五十七回圖畫。(公有領域)

寫到這兒,筆者想到密勒日巴的一則故事,和悟空此時的情形稍有雷同。在古老的西藏,密勒日巴的伯父、姑母以不正當的手段霸占了密勒家的財產,還將他和母親及妹妹趕出宅院。為了報仇,密勒日巴學會了咒術,咒殺了很多人,造下了很大的罪業。後來,密勒日巴對造下的罪惡,非常後悔和恐懼,想要修煉正法的心願越來越強烈,以致於廢寢忘食。

在師母達媚瑪的推薦下,密勒日巴到俄巴喇嘛處求正法。俄巴先讓他去多雅波降冰雹,哪兒有一群壞人,阻止人們供養他。密勒日巴心裡大吃一驚,本來想求正法,反而又要造黑業。但是沒辦法,只好去。回來的路上,密勒日巴撿到很多鳥獸的屍體,帶回來放在俄巴面前,非常痛苦地說:「我是來求正法的,誰知又做了惡業,請上師慈悲看看我這個大罪人吧!」說著就痛哭起來。

俄巴安祥地說:「於一剎那間令幾百鳥獸皆能得度的口訣,我是有的!這一次給冰雹所打死的一切眾生,未來在你成佛時,都將往生你的淨土為聽法的第一會眾。」憑著俄巴的力量,這些鳥獸可以不墮惡趣。果然,俄巴靜思片刻,這些鳥獸忽然間全都甦醒復生了。後來,密勒日巴忍苦修行,修成正果。他以前行咒術,造下的巨大黑業,隨著他修大苦行的成就,最終結下了善緣。

看過密勒日巴的故事,再回到西遊故事。悟空為了保唐僧,打殺了不是妖精的毛賊,殺人越貨的草寇。當時的悟空真的不仁,犯了大錯。所以菩薩說:「據我公論,還是你的不善。」在後來的取經路上,隨著悟空不斷的修行,善的容量越來越大,最終修成鬥戰勝佛。昔日,他造下的罪業,也隨著他修煉的成就,結下了善果。

註:尸子 《卷上》:「春為青陽,夏為朱明,秋為白藏,冬為玄英。」《漢書·禮樂志》:「朱明盛長,旉與萬物。」

點閱【西遊義趣】連載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