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政治局常委齊動員學黨史牽出的「祕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20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新年假期後首度集體亮相,參加中共黨史學習動員大會,以顯示一致倡導、重視黨史學習。這次電視電話會議的規模不小,包括了各省區市和副省級城市領導班子成員、中央機關各部門、各團體、國有各類企業、高校、軍隊主要負責人等。中共黨媒還推出了每日學習黨史欄目,但2月20日當天和前一天的黨史學習內容,卻洩漏了「黨的祕密」。

習近平講話稱要「學史增信」,但目前的困境,靠學黨史就能增強信心、找到辦法嗎?習近平說,中共一百年的歷史,就是「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不斷推進理論創新、進行理論創造的歷史」。

這實際是說,中共把所謂的馬克思主義不斷玩弄於口頭上,只要能矇騙過關、能續命,中共可以隨意剪裁、解釋。當天的黨史學習內容,不但做了完美的註腳,也透露了祕密。

新華社稱:「1940年2月20日,毛澤東在延安各界憲政促進會成立大會上講話……抗日民主是目前中國的兩件頭等大事。」

這段黨史,值得所有人都學一學。81年前,中共還是一個地方武裝割據勢力,或者「軍閥」之一,不聽從中央政府的管轄,卻準備奪權。中共還打出了「憲政」的旗號,實際是從國民黨那裡抄襲而來。

孫中山生前就規劃了「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一直被國民黨遵循,並由蔣經國領導邁入了最後的憲政階段,李登輝主政完成,如今台灣開始走入比較成熟的民主社會。但在中國大陸,「憲政」卻不准隨意討論。

毛還說,「目前中國主要缺少兩件東西:一件是獨立,一件是民主。這兩件東西少了一件,中國的事情就辦不好。」

81年前,中共高調倡導「民主」;81年後,中共卻稱「民主」不適合中國,香港民主進程也被中共扼殺。中共政治局常委倡導學習黨史,但這樣的黨史是不是很尷尬?

當年中共謊稱「民主」,真正目的是為了奪權。毛還說:「全國人民所要的東西,主要的是獨立和民主,因此,我們要破壞帝國主義,要破壞封建主義。只有堅決地徹底地破壞這些東西……沒有民主,抗日是要失敗的」。

毛當時的「民主」是一個幌子,中共急於破壞當時的社會體系、儘早奪權。日軍侵華,成了中共的救命稻草,中共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發展,後來才有實力發動內戰。中共奪權後,毛至少六次當面感謝訪華的日本政界和社會人士,稱「日本幫了我們中國的大忙」,「不然……我們到現在也還在山上,不能到北京來看京戲……我寧願感謝日本軍閥」。

當時若不是中共咒罵的「美帝國主義」幫了大忙,中國抗戰難以取勝。中共是最大的賣國賊,卻謊稱領導抗日。這樣的黨史,同樣值得學一學。

習近平說,「始終以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分析把握歷史大勢,正確處理中國和世界的關係,善於抓住和用好各種歷史機遇」,「提出因應的戰略策略」,不斷提高「應對風險」、「化險為夷的能力」。

中共高層也想按需要解釋馬克思主義,但顯然出現了重大失誤,陷入了內外交困中,至今無解。2月19日,新華社的學習黨史內容,也給出了很好的註腳。

新華社聲稱,「1997年2月19日,鄧小平逝世……留給我們的最可寶貴的財富,就是他創立的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第一次比較系統地初步回答了中國這樣的經濟文化比較落後的國家如何建設社會主義、如何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的一系列基本問題。」

鄧小平實際否定了毛的理論。在農村,鄧取消毛的人民公社,改成包產到戶;在城市,鄧小平鬆綁了個體戶,但也只有「摸著石頭過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鼓勵權錢交易。中國經濟的真正發展,實際是對外全面放軟、示好,引進外資、技術,被納入了美國和歐洲資本主義市場的供應鏈。中共才鞏固了政權,中共的權貴們都變成了最大的資本家,完全顛覆了馬克思和毛的理論。

過去數年中,中共高層顛覆了鄧的「韜光養晦」,不自量力地高調全球爭霸,中共一百年騙人的歷史差不多也到頭了。中共的資本家權貴們,可能還想編造新的理論花樣,卻擋不住中共歷史的終結;更多的逆勢而為,只能令中共加速退出歷史的舞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