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班農對話Gab CEO:超人類科技暴君欲統治人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3日訊】【今日點擊】(4015-2)
提要
超人類主義生物科技 統治人類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美國的社會,在大概就在這個週末的前後,討論的基點已經從選舉欺詐等等,包括拜登上臺一個月死了十萬美國人,在這樣的一個信息的背景之下,人們開始轉向探討今天的美國往何處去。它轉向了在歐美地區傳統的一個東西,就是宗教認知上的搏殺。比較多的傳統派的人,意識到今天的美國,出現了種族衝突,它跟信仰的概念相關。無神論的菁英,以法律的名義,以所謂叫做剷除文化的說法,在大面積絞殺和占有正常的人類社會。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

超人類主義生物科技統治人類

Gab,這是一個是小的社交媒體,那它的概念跟這個推特差不多,大概有兩百多萬用戶。它比較有心、它為川普的推文都做了備份。但截止到今天,我們沒看到川普會入主哪一家社交媒體,聽起來並沒有跟這家有所聯繫。這家老闆CEO,在昨天在班農的,班農的節目當中露面,是這個人。他闡述一個很特別的觀點,很特別的觀點。其實我以為其實也沒有什麼太特別的,今天的大科技公司,他叫做超自然主義、超人類主義,他起個名字叫超人類主義。為什麼呢?他們不信神,他們把自己要塑造成神,誰?比爾蓋茨、奧巴馬、索羅斯,這些人要把自己塑造成神,跟習近平一樣。用當代的科技,用所謂創造的財富和展現自己的能力,讓每一個追隨他的人自我神話成神。

可能這聽起來比較那個。你看他大陸人,你們都笨蛋就我牛叉,羨慕、妒忌、恨,充斥每一個人身上。當你是羨慕、妒忌、恨,你的生命,自我生命的定位就是神化自己,當你妒忌所在的時候,你就在神話自己。撒旦當初跟這個對神的概念的這種頂撞,就是自我神話。妒忌的根本,我眼睛裡妒忌的緣由,比如說就像馬斯克,人家換張照片就掙幾十億,你這爺們早上五六點鐘打工,掙不了幾個錢對吧,然後回家看新聞聯播,看看中國發生了什麼,他說我不能忘祖國啊。你說大嘴巴抽他,垃圾。那這種東西充斥著一切,而今天的人沒有能力,沒有意識,沒有這種意識的能力去能夠自我反省到,這是生命的潰敗,而生命的潰敗是自我神化的本身。

那比爾蓋茨、奧巴馬、索羅斯,利用他手裡的錢和對技術的控制,這是表面上嘍,他們要控制著人類,所以他的講法就是這些人他們是否定神的。把他們科技的一切,高科技的一切神化。所以出現了今天的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世貿組織、世界銀行、達沃斯,他叫達沃斯黨,達沃斯是為中共服務的。這些當代的菁英,菁英是他自我描述的,其實就是自我帝王,自我神化的一種說法。人定勝天的變種,人定勝天的雜種。他裡面講述了AI、芯片、貨幣數字化。今天中國貨幣數字化,那這些都變成了從一個實體的財務變成了虛無的概念。比特幣,你拿得出來嗎?誰也拿不出來,它在電腦上對不對。當把你的錢財,說我有20個億,20個億都在電腦裡頭,我很有錢。你這個人就是這個電腦的奴隸。當一旦電腦出現狀況的時候,你就是赤貧對不對。你為了防止自己赤貧,你將賣掉自己人性中的一切。

這個人叫Chumley,Chumley是美國一個很有名的寫書的人,是一個信宗教的,她應該是美國新教徒當中一個很有名的作家。她說左派把神給殺了,所以這是不同的人嘍。怎麼殺了祂呢?她就講比爾蓋茨這些人,奧巴馬這些人,用人的貪婪、虛無去頂替了人善良的歸屬:神。神死了,左派把祂殺了。就像我們節目中講的似的,今天對真正有信仰的人滿考驗的,特別是對那些祈禱的人對吧。神死沒死?但你現在看到的一切都不管用。如果你說現在看到的一切的祈禱都不管用的話,就像在美國的社會,75%的人相信他傳統的宗教。美國的新教、美國的福音派基督教和美國的天主教,三大宗教,占據美國75%,但是卻發生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左派把神殺了,為什麼?

那這些信宗教的人,他的概念,信仰的概念大幅度下跌,基點太低了。當基點太低的時候,人們祈求的一切,那些祈禱的一切,都為了獲得人間的所謂正義,為了獲得自己的利益所歸屬,你看到就不管用了,那你看到就不管用。那這個人很有名,這是個女的,這個人很有名。我看到她包括在哥倫比亞公司、廣播公司、CNN、ABC、CBC,都有採訪她的。她是在有關生命認知上,因為她這話說出這話了。她在一些宗教認識上,和美國現代狀況上,有著她很獨到的認識。那這是我們看到最新的認識:神被殺了。其實我跟大家解釋,意思就是你要品味這其中的味道。

從美國大選初之後,其實我眼睛裡,是從去年10月1日,川普遭到中共病毒襲擊之後,美國社會,整個人類社會在經歷著大挑選。人們對神的真正的信仰,遭到了歷史性的衝擊,才會有著不同的人會有著不同的思考,我覺得會有著不同的思考,那最後就會回歸到有關信仰上。我們通常把它叫做宗教衝突,宗教衝突跟信仰有著距離。西方,歐洲的歷史就是宗教戰爭的歷史,其實今天在美國就發生了。但它不侷限在美國了,它其實是在人類社會中,以中共為中心,以尚存的那些宗教認識的人做為另外一面,發生正面衝突。班農說習近平最懼怕什麼,他什麼都不怕,他不怕美國的經濟,不怕美國的軍事,習近平最懼怕的是福音派基督教,這是他說的,他最怕福音派基督教。原因,習近平要做神,而基督教呢有著它自己獨特的認識。

在今天的中國,一切都可以鎮壓,但它鎮壓不了基督教。我個人以為,這是班農的認識,對不對,但是我跟大家解釋過,就在福音派基督教的背景之下,今天的美國已經這樣了,你如何討論習近平呢?所以這就是在我眼睛裡,他真正的侷限性,我個人覺得侷限性。但是呢想跟大家分享,就是在美國的社會中,回歸到在從大選當中,已經回歸到人的信仰,那對很多中國人,我覺得沒有這個意識。不關我什麼事,川普輸了對吧,我打我的工,我看我的新聞聯播,那別的我也看不懂啊。你跟他說,他比你有道理。所以這是,反過來這是我以為彌勒、彌賽亞再現人間的自然的背景跟條件。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