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病毒是否武漢實驗室洩露?台海局勢有多危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3日訊】病毒是否武漢實驗室洩露? 前美國高官質疑中共軍方牽扯其中;中共武力侵犯台灣危險逼近?|熱點互動 02/22/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2月22號星期一。中共病毒是否武漢實驗室洩漏,這幾天再度成為焦點。前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週日在接受採訪時披露,中共軍方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做秘密的動物試驗,間接證據表明,病毒有可能是人為失誤導致。而德國漢堡大學的一位物理學家,日前發布一篇報告,採用跨學科以及對各種信息源的廣泛研究,認為此次疫情起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起實驗室事故。

另外還有一位世衛顧問,在近日接受採訪時也表示,病毒是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依然存在。為什麼這些不同領域的專家們,都不約而同的指向這種可能,疫情一年之後,病毒溯源到底有沒有進展?另一方面,近日臺海局勢引發外界的極大關注,中共不斷軍機擾臺,在臺海地區,在南海地區也動作頻繁。那麼中共是否在為武力侵犯做準備?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先後就這些熱點事件作解讀。

節目的前半部分,我們會請唐靖遠先生來分析,病毒從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節目的後半部分的我們會請姚誠先生來分析臺海局勢。唐靖遠先生現在是在現場,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唐靖遠先生我們先來聊一聊這個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這幾天一直是有不同的這個報導,就是有關這個問題,突然成了一個焦點。當然這可能跟世衛剛從武漢回來,就是發布了一些東西,調查結果有關。但是現在我們看到說,剛才我聽到是幾個不同方面,一個就是博明他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他又提到國務院那個報告,他說這個裡面是經過了很多研究,大家一定要重視這個報告。

那麼還有這個漢堡的科學家,他是說99.9%,他認為病毒是實驗室,從實驗室洩漏。當然世衛這個專家也很有意思,他不是去武漢的團的人之一,他是一個顧問,但是呢他說,你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這不是什麼陰謀論。所以我想先請您分享一下,就是說到底是,綜合的來看,到底是哪些因素,讓這些不同領域的專家都認為說,這個可能性是很大的。

唐靖遠:在我看來,他們自己可能說的都有一部分是交叉,是共通點。如果說我們把它歸納一下,我覺得到現在為止,就這個病毒起源,它存在的五大謎始終解釋不了。第一個謎就是這個中間宿主,到現在為止,找不到任何動物,沒有任何確鑿的證據證明存在著中間宿主。因為這個就帶來,中間宿主牠是什麼意義,帶來一個問題,如果說這個病毒是起源於一個自然的起源,是從這個野生動物傳到人身上。

那麼我們現在都知道病毒最初都是來源於蝙蝠,現在普遍是認定說,這個病毒最初是來源於蝙蝠。但是現在為止,所有在蝙蝠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它是不能夠直接感染人的,所以牠中間就缺了一環。按照正常情況就一定是,要嘛是需要有個中間宿主,來把他進行一種改造和變異以後,讓它變得可以直接傳染給人。要嘛你就是通過人工的方式,通過實驗室的人工干預的方式,讓他獲得了,它本來是不會直接傳染人的,它現在變得可以直接傳染人,這是第一大謎。

那麼第二大謎就是到現在為止,無論是世衛的調查團去了兩次了,就是包括中共自己官方,他從來沒有公布那個最原始的數據。到現在為止,沒有拿出任何最早期的病例,包括這個病毒最早期的,究竟它的最原始數據是怎麼一回事?現在誰都拿不到,一直都是不透明的。

主持人:世衛這次去也拿不到,也說他們沒有給他。

唐靖遠:這是第二大謎,第三大謎就是,中共官方一直一口咬定說,這個就是蝙蝠傳給人的。包括石正麗還提出了一種假說,只是一種假說,這個蝙蝠身上攜帶的病毒是有可能直接的傳染給人,就是不需要中間宿主,這是他們自己又找了另外一個理由來說。但是他們始終就無法解釋,因為現在發現了蝙蝠跟這個病毒關係最密切的就是有96.2%的相似性的RATG13病毒是吧?

這病毒它的存在是存在於雲南偏遠地區的山洞裡面的蝙蝠身上的,他距離這個武漢這個城市有兩千公里遠。你怎麼能夠讓這個蝙蝠,就是它這個是無法解釋,讓遠在兩千公里外的蝙蝠,牠怎麼會把病毒跑到這個武漢這個地方。而且武漢那個華南海鮮市場,已經是官方自己都不得不承認說,這個海鮮市場沒有發現任何蝙蝠的蹤跡,沒有人賣蝙蝠的。那麼唯一有蝙蝠的地方就只有武漢研究所。

武漢病毒研究所裡面有蝙蝠,他們不但有這個蝙蝠,有這個病毒,而且他們在對這個病毒還進行做研究。那麼這個嫌疑最大的,毫無疑問所有的目光肯定會聚集在這兒,這個事第三大謎。第四大謎就是2012年的時候,在雲南的礦洞裡面,就是有工作的,曾經有6個礦工出現了類似於今天這個中共肺炎這種症狀,最後是死了3個人。那麼這個就是最初那個RATG13這個蝙蝠身上這個冠狀病毒被採集到的最初的來源,就是從那來的。

所以這個是,就是這個事件,中共官方對外是一直沒有承認,沒有公開,沒有承認。但是這個事件最初是被法國媒體報導,然後又被這個就是美國的國務院那份報告,明確的就點到了這個事情,就是這個事情可能應該是拿到一些證據證明的確是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那麼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說這個事情是真的,那麼很有可能6個人,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批最早感染病毒的人。

那麼這個病毒,那個是2012年,距離現在這麼長的時間,七年時間為什麼這個病毒沒有被中共給公布出來呢?你早就在研究這個病毒了,你想要拿它幹什麼。結果就帶來一系列的問題,這個是第四個謎。第五個謎就是我們提到武漢病毒所,他其實一直都在做這種,叫做功能獲得性研究。在學術上叫做,所謂功能獲得性研究,就是對這個病毒進行改造,然後讓它獲得更加強大的傳染力,或者獲得更加強大的致病力。

傳染力是致病力是兩個概念,這個獲得性功能研究一直都是石正麗在主導的,在進行的。這個他自己都有公開發表過好多論文,而且是有成功的獲得了一種獲得性研究的這樣的一個紀錄。

主持人:最早期我們去年一月底二月的時候已經談到。

唐靖遠:對,我們去年就談到過這個問題,所以那麼究竟中共在利用做這個獲得性功能研究,他們究竟做了哪些研究?得到了一些什麼樣的成果?會不會跟這一次這個病毒的洩漏有關係等等,這個也是一個現在,他完全說不清楚,所以我覺得這五大謎是現在所有的,我看到這些專家剛才你提到,他們共同的來質疑這次這個病毒,它來自於非自然界,一致都把這個焦點是瞄準的是實驗室。

當然就是實驗室它也是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是你是誰出了事故,就是不小心洩漏出來,就是屬於事故造成的。另外一種就是你可能是惡意的,當然是不是惡意的,或者是不是有人工干預的這種痕跡,我們現在的確沒有,還沒有太直接的證據,能夠證明這一點,這個還有待以後再來這個證實。但是就是你是從實驗室出來的這一點,這個是可行度是越來越大,所以這個我覺得相關的證據越來越多。

主持人:就是說不管從邏輯上,還有從科學上,因為以前SARS的時候,也是在中共的實驗室有洩漏嘛,SARS的這種洩漏還不只一次,一次還是兩次。

唐靖遠:兩次,對。

主持人:所以這個東西並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而且現在最新一些信息我看到說,也是非常的讓人的質疑的,就是一個就是今天的美國媒體說了,他說世衛的專家透露說,他們去中國以後發現說,中國官方跟他們說十二月份的時候已經有174個確診的了。那麼在那之前,前兩個月在中部,中國的中部有90多個病人,說有這樣的一個類似的症狀。所以其實他說一個174人確診,就說明無症狀或者感染的人比那個人群要大很多,那是十二月份。

而在那兩個月,那之前的兩個月,又有90多人有這種症狀。所以也就是說,現在疫情的起源時間又往前推了,而這個時間線恰恰和美國國務院,他不是發布報告,報告中他說有三個就是他說認為是作為世衛也好,或者相關的機構,一定要去調查三方面。其中一方面他就說去年秋季,武漢病毒所有人染疫,他就說症狀跟這個是相同。我不知道他這個信息是哪裡來的,但是博明是說,這個報告是經過了很多的考證和調查。

唐靖遠:很多部門共同審核過。

主持人:共同的這樣一個合作的結果,所以他這信息來源應該是很有根據。那這兩點是不是吻合上了,如果是吻合上了,如果病毒在秋季就可能已經爆發,這到底說了什麼問題呢?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他從時間上是完全可以吻合的,因為你十二月發現,你往前推兩個月,就是在十月份,十月份正好是秋天的時候,這個時間是能對得上的,第二一個呢就是說,他說在此之前兩個月其實有90例左右的這個是病人又出現了完全就像這個武漢肺炎這樣的這個症狀,他們要求中共交出這90個病人的這90例病人他們的原始資料,被中共拒絕,不交,不交呢,然後他們就又索要另外一部分資料,就是是中共給了他們一部分資料,就是說我們對這90個人其中的一部分人我們進行了這個血清的檢測,這個血清檢測呢,沒有發現任何抗體的痕跡。那麼言下之意就是這些人他們都沒有感染過這個病毒。但是呢,你想世衛今天去進行調查,就是今年才開始進行調查,距離前年的十月份2019年的十月份,這已經是過了一年多的時間了,如果說那批人他們是在2019年的十月份左右被感染的,他體內即使產生了抗體,我們都知道現在這個抗體呀在人的體內就是維持普遍的時間就是三個月左右。

主持人:很快消失。

唐靖遠:很快就消失了,三個月以後基本上就會大幅度的下降,再往後就會下降到你已經都測不出來的這樣一個水準,所以你現在給了這種說法根本就是毫無疑義的。

主持人:而且這些他怎麼能證明他給的信息就是那90個人中間的這個檢測呢?

唐靖遠:對,所以這個就涉及到這個問題,剛才你提的就是這個國務院的這份報告,裡面提到三個關鍵的核心,所以就是希望他們去進行調查的。第一個就是說在2019年秋季已經發現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這個員工有出現這種症狀了,那麼這個是要調查清楚的,他出現症狀究竟是普通的感冒呢還是屬於感染了這樣的一個病毒?因為這個涉及了一個什麼問題?涉及到就是零號病人。究竟零號病人是不是在病毒所之內?如果說能確定零號病人是在病毒所之內,這個病毒的來源很有可能就是從你這個研究所出來的。

主持人:那這個幾乎是板上釘釘的,如果零號病人是你實驗室的人。

唐靖遠:對,所以呢,就是中共它這一點他就不敢交出來,那麼第二個他關鍵的需要去調查的問題就是說,武漢病毒所他一直在做剛才我們提到就是做這個獲得性功能的研究。而且也就提到了2012年這個武漢,就那個雲南礦洞這幾名礦工出現了這個事情,這個感染病毒,事實上就是點到這個RaTG13這個病毒。那麼這個病毒其實現在是嫌疑最大的,就是很有可能認為這個中共病毒的來源就是從這個病毒來的,至於說他是經過人工改造來的,還是因為發生一種某種事故被洩露出來的,還是怎麼地怎麼地,現在我們還暫時沒辦法確定,但是現在嫌疑最大就是這個病毒,而且這個病毒直接就跟這個人體感染時已經有這樣的先例的,這個是必須要調查清楚的。

那麼第三個就是直接提到了武漢病毒所跟中共的軍方是有合作關係的,你這個合作而且是從2017年開始。而且還有更驚人的,我是就看到博明他不是接受採訪時說,他透露出了更進一步的信息,就是中共軍方跟武漢病毒所進行合作研究是研究什麼呢?就是這個功能獲得性的研究他們把這個小鼠啊,小白鼠的這個進行基因改造,基因改造把小白鼠的這個肺部改造得讓這個小白鼠的肺部的構造呢,已經接近於人的肺臟,叫做人猿小鼠試驗。就是把小白鼠的肺臟改造成通過基因改造以後讓牠有點接近於人的肺臟了,然後在這種情況之下再用這個病毒去做他這個感染這個小白鼠的試驗。

不是以前我們討論過這個問題嗎?石正麗就曾經專門發表過論文,他做的就是這個。用這個改造過的一個人工合成的一個病毒去感染這個小白鼠,真的是成功的感染了這個小白鼠的這個肺臟,然後讓小白鼠出現了很嚴重的這個肺部的這種這些症狀啊,什麼的。然後他自己寫成論文出來了嘛,其中的這個在2015年發表的,2015年發表的論文。所以他這個我覺得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你作為一個軍方人士來參與了這個武漢病毒進行合作你們來研究,針對的人體或者是模擬了人體的一個試驗,你究竟想幹什麼?你這是要想要殺人還是要救人?對吧。他這個直接涉及到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所以就是你軍方的研究,他就直接涉及到就是你有沒有人工干預。現在這次這個病毒,一直是一個絕大的疑問,雖然中共是就是用盡了全力是吧,想要把這個說成是陰謀論,說是怎麼地,但是你至少你自己不透明,你很多的原始數據你也不拿出來,你怎麼能夠杜絕讓人就是這就是不對你進行懷疑呢?你自己說不清楚嘛這些東西。

主持人:就是所以博明的意思就是,他好像還在暗示說,那也很有可能是軍方跟實驗室在做這個實驗的過程中出了紕漏。對吧?然後這個東西就釋放出去了或怎麼樣。

唐靖遠:他提到我覺得他跟軍方有兩個關係,第一個就是說他認為軍方在跟武漢病毒所在進行合作,所以這種合作很有可能是出了問題以後導致這一次這個大流行的事故,當然這個呢他也承認這個我們目前只有一些間接證據,暫時沒有直接的證據。同時另外他提到一個我覺得比較直接的證據,就是說,他在一月底的時候他直接就跟中國大陸的很多的在第一線的醫生有聯繫,他也提到這一點,因為他曾經在中國當過記者嘛,他其實是有一些人脈關係在裡面的。他就是這些第一線的醫生當時就告訴他。

主持人:對不起我插一句,他不只是記者,SARS期間他是第一個,他好像是採訪那個蔣彥永的人,他當時是華爾街日報的記者。

唐靖遠:對對對對。

主持人:所以SARS期間他做了很多採訪。

唐靖遠:就說明他還不是外行。他對這個還是很了解的。

主持人:對,真的是,沒錯。

唐靖遠:我就看到他說博明他所透露出來有二兩個關鍵信息,第一個他說他跟這些醫生打電話時候,這些醫生就告訴他說這次這個病毒,那個是在一月下旬剛剛才開始嘛,才開始爆發。他說這個病毒,這次這個病毒跟SARS完全不一樣。這個病毒這一次的這個流行不會像SARS一樣,而且會是像這個1918年那次西班牙大流感的樣子。在一月下旬的時候中國的醫生就已經得出了這樣的一個結論。你想他能夠說明什麼問題,我覺得他只能夠說明一個問題,就是那個時候的醫生他們,他那個醫生還補充說了一句就是說,至少有超過一半的人感染者,他們發現都是輕症或者是無症狀的這種感染者。所以事實上意思言外之意就是根本是難以預防的。

那麼你想他為什麼在那個時候他敢做這樣一個結論,就是說這個會變成像西班牙大流感似的這樣一個流行,我們都知道SARS是什麼,SARS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SARS的傳播他是屬於線性傳播。就是線性的一根線,一個人傳一個人傳一個人,你只要是充分地做那個流行病學調研,我們的這個醫學上把他叫做流調,你就很容易就能夠查明他傳播的途徑,你就可以切斷他,那麼你就可以遏制住這個疫情的傳播,病毒傳播。但是呢,他們在那個時候敢斷言說這個跟SARS不一樣。就說明他不是線性的傳播,他是面性的傳播至少是這樣的。

面性的傳播還加上他是有大量的無症狀或者是輕症的這樣的一些這種存在,病人的存在。再加上中共蓄意的在那個時候一直都沒有禁止向海外的這個航班都沒有封鎖嘛,所以甚至連很多一些國家,連美國在二月,美國是在二月初是吧,就是說開始這個切斷了就是這個旅遊入境的這個禁令的時候,還被中共還強烈的抗議啊怎麼怎麼地。其實這個部分我覺得至少在這部分中共體現出來它證明是有蓄意的、惡意地在散播這個病毒。

主持人:哇!那很蓄意的,因為一月份您想想看,當時大家連他有沒有無症狀都搞不清楚,好像世衛還在跟著中共說沒有無症狀。

唐靖遠:而且沒有人傳人,在人傳人的時候都還都還沒有得到確定的。

主持人:連這些信息都沒有呢,更不要提這個中國醫生,如果那時候都覺得這是跟西班牙流感差不多的,那這個國際上得知的信息跟這簡直是差之萬里啊。

唐靖遠:差別非常大,而且他還提到一點就是說,中國的這個CDC的這個主任是在12月31號最後一天才知道了這個疫情,了解到武漢的疫情的相關的情況。但是其實在此之前他們得到的情況是,情報是中共的軍方已經介入了,就中共的軍方介入去控制這個疫情是很早的。這個是很奇怪的,按說像這種公共衛生的危機,你應該是有專業人士來處理的,應該是由CDC來處理的,這些他們是才是專業的,你讓軍隊去處理是什麼意思呢?那你做一個合理的推測,就是,第一這個出事兒是跟軍隊有關係。第二呢,你用軍隊呢,你是要用強力來掩蓋,甚至是採取很極端的手段來扼殺一些這個消息的傳播。

主持人:能不能先把他壓下去,對不對。

唐靖遠:我覺得你只能這樣去解釋,因為CDC的這些這個工作人員,他們其實很難有這樣的權利說是能夠,用暴力,甚至使用暴力的形式是吧,在強制的達到某些限制這個消息的傳播,限制疫情的擴展,這樣的目的。他是沒有這個權利,只能有軍隊的介入,所以我覺得就是博明他給我們透露出的信息的最關鍵的是這兩點。

主持人:對,我覺得這些非常關鍵,因為這些的話你可以得出非常合理的推斷,就說這個事情的話如果是提前發生了,如果已經軍隊介入了,如果已經在試圖掩蓋,到後來掩蓋不了的時候,CDC才開始進入,然後他在醫院的這些人才開始能夠對外訊息,但是那時候對外傳的時候已經是比較晚的了。很可能他已經是面積已經非常廣,那更不要提這個疫情的源頭啊,所以現在就說呢,我覺得現在的主流媒體和科學界的主流的人士,他們似乎是非常不願意去接受一個客觀看待事實,所以現在凡事這些提出有可能實驗室洩露的,都被打成陰謀論,您怎麼看?是因為他們站在中共的立場,還是因為他們難以接受呢?

唐靖遠:我覺得他們這種背後,是雙重因素都有。首先第一個,中共我相信,因為中共在海外的滲透,無論是在輿論方面,甚至還是在科技界的滲透,其實是非常深的,遠遠超過一般的想像。所以中共這一次可以說是開足了馬力,動用了所有的資源,想要摘掉病毒起源於實驗室的嫌疑。所以,它就是利用操縱這些收買的一些科學家,比如像達薩克,類似這樣的,再把這個說成是陰謀論等等。

另外一方面,尤其是美國的主流媒體,一些左媒,左媒在當時他們想要利用疫情來對川普進行攻擊,因為大選的原因,這個眾所周知。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如果去認同了這樣一種懷疑,這個病毒很有可能是起源於實驗室的,我們必須要進行調查。因為起源實驗室這個性質就非常嚴重,很有可能涉及到是不是在開發生化武器等等這些問題。這樣的話,全世界所有的焦點和目光,都會集中在中共的身上,它們覺得這會幫了川普的忙。

在從大選的角度,它們不願意,所以這個其實相當有左派在這個問題上,他們的這種態度,我覺得他們實際上起到了一個助紂為虐的作用,就是幫助中共,客觀上它主要目的還是為了打擊川普,把這個疫情的責任,全都一股腦推到是川普防疫不力這個頭上去。但是實質上,他們客觀上的確是起到了幫助中共掩蓋疫情,幫助中共推卸責任,這麼一個作用。

主持人:對。很快一個問題,現在好像博明說,世衛到中國這一趟,沒有能夠在這三方面做任何進一步的調查,同時世衛還提出了,中間宿主有可能是兔子和另外兩種動物。

唐靖遠:叫做鼬獾。

主持人:對這個您覺得有多大可能性呢?

唐靖遠:首先,提出說中間宿主有可能是鼬獾和兔子這個理論,就是剛才我們說的達薩克,這個達薩克本身是石正麗的合作者,他所建立的生態聯盟,跟武漢病毒所有15年的合作關係,他們合作發表了超過20篇論文,所以達薩克本身就是一個嫌犯,按說的話,你要我看,他本來就是應該受調查的,現在他居然變成了一個調查人員,一個罪犯嫌犯,變成了警察的身分去進行調查,這是第一。第二個,他提出什麼鼬獾和兔子,是說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冷凍庫裡面,發現了這些動物的屍體,他自己都承認,對這些屍體進行檢查,發現是陰性的,並沒有查到病毒的痕跡。但是,他就說,但是這兩種動物是有可能會攜帶病毒的,所以我們不能排除它的嫌疑。

你想,你會發現他為什麼要這麼說,冷凍動物的屍體,就是冷凍食品,他剛好和中共現在極力在推銷的冷凍食品傳播鏈,這個理論在一唱一和,因為中共就是從這個疫情,從去年以來不是一直有局部地區爆發疫情,一直都是甩鍋,說是我是從海外的冷凍食品,有什麼蝦啦,什麼牛肉、豬肉,還有什麼車離子,全都檢測出來有病毒,這是外國輸入進來的。

現在中共正在想把這個理論,應用到武漢疫情的爆發上面去。就是說武漢疫情最初的爆發也不是原點,很有可能是不是武漢從外國哪個地方,進口這種冷凍食品,然後把這個病毒輸入進來的,中國現在拚命的在往這個方向去引導,所以達薩克的這種理論,他其實就在配合中共,在往這個方向去甩鍋的。

主持人:我覺得真的是可信度非常的不高。但是我們很快這個病毒的起源,今天又只能討論到這裡,但是我覺得有關病毒與實驗室之間的關係,確實值得大家去嚴密的關注。所以這些人提出的很多都是非常好的問題,我覺得作為一個不管是科學界,還是各個國家政府,你為自己的人民負責,你都應該去推動溯源的進一步調查。但今天因為時間關係,只能先談到這兒,非常感謝唐靖遠先生。

唐靖遠:謝謝。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我們節目的後半部分,要請姚誠先生來分析一下臺海局勢,姚誠先生已經線上了,我們非常感謝姚誠先生,姚誠先生您好。

姚誠:您好,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您。姚誠先生,其實我們今天談的兩件,都是大家非常關注的事情,疫情當然是跟每個人都有關,但是現在在國際政治上,台海地區其實是相當受到關注的一個地區,因為最近中共在那個地區動作頻頻,軍機繞台幾乎成為常態,在南海也有很多動作,軍演還是什麼的,特別是拜登上台以後,美國這樣的一個行政當局的轉換,讓很多人就關注中共會不會利用這樣的一個國際政治不定的期間,對在台海方面做一些很激進的舉動,甚至真的很認真在準備去侵犯臺灣。

現在有兩種觀點,一種是認為中共的這些舉動,它只是一個幌子,它就是來施壓的,它不是真的要打,因為臺灣本身又有抵抗能力,然後美日同盟等等,它打了以後也有很多後果,因為他們並不是真的要打。但是,另外一種觀點認為,這種武力犯台的危險性是相當真實的,而且甚至不會在很長時間之後,就有可能發生,因為中共很可能認為這是一個國內,還是國際政治也好,都是一個有利的時機。所以我想先聽您談談您怎麼看?在這個問題上。

姚誠:中共要打臺灣70多年了,每天都在想這個問題,我們在軍隊的時候,一天到晚也在聽到要解放臺灣的事情,就是說,好不容易等到這麼個機會。所以中共打臺灣,我分析有三個方面的因素,一個是國際形勢,國際形勢可以這麼說,現在對中共打臺灣是最佳的時機,因為要想打臺灣,武統臺灣,首先一條,就是把美國人趕出去。現在美國不需要你趕,他恐怕就沒有能力去到台海跟中共去作戰。因為他在軍力上已經不佔優勢了。如果中共這時候打臺灣,你看看美國現在,打戰是需要錢的,美國的經濟到這個程度,遠離本土到中國的周邊來打,這是一個。

第二個,中共現在完完全全的不把美國看在眼裡了,如果這時候不打臺灣,等美國恢復過來以後,中共就再沒有機會了。所以中共認為國際形勢是它的一個空窗期,是最好的機會,失去了它就不再來了。所以從軍事角度說,打臺灣70多年,已經到70多年了,一切是美國來干擾,現在的美國跟中共相比的情況下,從經濟實力、從軍事實力,差距最小的時候,再等就不行了,這是一個國際形勢,對中共有力,是個空窗期。

第二個是國內的形勢,中國國內的形勢主要取決於習近平。習近平為了他的連任,他甚至改掉了國家主席的任期制,這一點在中國是犯大忌的,因為鄧小平上台以後,為了杜絕在毛澤東時候的獨裁,在11屆三中全會形成了一系列的制度,尤其是領導幹部不要終身制,這一點在全黨內都形成了共識,你習近平現在居然把鄧小平這個推翻了,而且把中共中央的形成的局勢都推翻了,什麼意思,他的一個藉口就是,我的連任就是為了解決臺灣嘛。

現在看習近平把中國搞成這個樣子,20大又要到了,他這時候怎麼辦?他不打臺灣,20大就沒有理由再連任了,這是從國內的形勢看,習近平把打臺灣作為他個人,他的一個樹碑立傳,終身制的一個藉口吧!從國內形勢。那麼第三個打臺灣,看的是戰爭準備。習近平上臺以後,大家都知道軍艦像下餃子一樣的,各型的飛機加速的研製,航空母艦一條一條的下。他造那些艦幹什麼?他不是打臺灣,即使建他的主要的目的是把美軍趕走,不讓美軍介入。因為從五十年代初韓戰以來,美國的第七艦隊進入臺灣以後,中共就沒有機會再打臺灣,那這個時候他們很好。

比如我以前講過,去年年初的時候我們統計中共渡海、投送兵力尤其是大型的登陸艦。因為中共要想把臺灣,它必須要有70條以上的大型登陸艦。因為它要運,它不但是搶灘部隊需要氣墊船那些重型武器,它要把很多的重型武器運到臺灣。因為它即便登上了臺灣島,它也要跟臺灣的幾十萬軍隊,包括老百姓打仗,甚至不排除美、日盟軍登陸。所以登陸艦我們到了年底的時候,就是2020年年底的時候發現,它的登陸艦已經造到了74條,已經夠了。原先我們說登陸臺灣,就是海軍陸戰隊需要10萬人,20個旅搶灘。那麼中共這麼段時間以來,它七湊八湊的才有8個旅4萬人,這麼一看是不夠的。但後來一下子突然發現,它把73軍、72軍完完全全變成了陸戰旅,就是填補了海軍陸戰隊的兵力不足的問題,然後71軍和74軍也列入了打臺灣的這個戰鬥序列,所以它從軍事上準備已經很到位了。

前幾天我們現在還又看到了,中共海警船,海警船發展突然之間它是2018年到現在才兩年多時間,那麼收歸中央軍委管。它現在已經發展到一百多條36萬噸,就相當於一個艦隊的水面艦艇的總數。所以後來我現在就講它不僅僅是中國的第二海軍,它簡直就是中國的第四艦隊,中國有三個艦隊嘛!北海、東海、南海,現在加上海警船。海警船現在是正規的軍隊的編制,它2018年收歸了以後歸武警,他只是穿的軍裝不一樣,他的艦艇的人員培訓全是從海軍的各個水面艦艇去教育出來的。

主持人:好,姚誠先生,我接著問您,我知道您這個地方有很多東西可以講,但是因為時間關係。我接著問您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您剛才說的,您說中共覺得現在時機成熟了,國際政治它不把美國放的眼裡了。我的觀察是說中共是在這個拜登、川普換屆的前後開始對臺海進行騷擾,然後最近的軍機騷擾一二月份是特別特別頻繁。所以它不把美國放在眼裡,我覺得跟美國的這個政府換屆,甚至跟拜登上臺,它可能覺得拜登對中共不會向川普那麼強硬,跟這個有很大的關係。我不知道您的看法呢?

姚誠:對的,主要的就是這個關係,因為川普已經在軍事上完完全全的把中共給包圍起來了。比如說前面我們講到的中印邊境的問題,印度撤軍的。印度在川普的時候為什麼高調的敢跟中共打?絕不讓步。那麼到了拜登的時候,不幹了,撤下來了,他知道拜登沒有川普那麼堅定的支持印度跟中共打,那現在從臺灣島上面都能看得出來。臺灣島現在有一部分人在做夢,他們認為蔡英文政府惹怒了中共,特別是國民黨有些人站出來了,要想做一個和事佬。要想跟中共搞好關係,保證臺灣的安全,這個是在白日做夢,中共根本就不聽你的那一套了。它已經偉大不掉了,它已經完全做好武力打臺灣的準備了。所以這一切的國際形勢和國內的形勢,包括臺海的形式,它都是與美國政府的換屆有相當的關係。因為中共一致認為臺灣問題解決不了,就是因為美國人攔在中間。現在拜登上來以後,明顯的就是很軟弱了,說要跟中國政府還有很多合作的項目。

主持人:對,你一合作你就沒有辦法在很多其他方面對它強硬。但是我還想問第二點就是您剛才提到的,就是武力攻台的問題。中共如果要侵犯臺灣的話,其實外界認為說有不同的做法,武力侵佔是一個做法。但是更多的人認為它不一定非要去武力侵佔臺灣,它可以在海上禁運或者封鎖用這種形式來把臺灣相當於隔絕開。另外可能在武力上,如果它覺得它能夠把美國逼出第一島鏈,諸如此類的。您覺得這個是不是一個可能的做法?

姚誠:儘管中共現在認為它的實力跟美國人已經很接近了,已經有能力去跟美國抗衡了,但是它心裡還是沒有數。從目前中共飛機繞開這個情況來看,它還是在執行一它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制定的那種封台戰略。臺灣兩頭在外,能源進口、產品出口,那麼封鎖臺灣以後導致臺灣的這個經濟崩潰。然後也影響到臺灣的政局,影響到臺灣的這個社會動盪,那時候叫以武逼和。那麼現在看它也沒有完全的把握能登上臺灣島,這個您剛才講的是非常對的。所以從一方面看,它唯一實行的還是封台戰役,封鎖臺灣,它現在的封鎖臺灣就是說它用飛機來繞臺,這是最初步的。為什麼呢?飛機的突發能力強,機動性大,容易封鎖,也很大程度上是一種象徵性的封鎖。

我有些節目我就說了,中共出了飛機以後不見得臺灣馬上就要起飛飛機。從現在看我們這麼認為,中共對臺作戰已經開始了。它現在執行的是一個叫灰色地帶戰略,就是以消耗臺灣的國力和軍力為目的的,消耗你。戰爭的前階段它就是消耗對方的實力,把你哪個軍殲滅掉,把哪個師殲滅掉,然後軍力上佔優勢以後再發起總攻。所以現在的中共已經對臺灣,就是說從戰爭的角度上,它已經開戰了。你剛才講的戰爭這個事情要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大家一味地去想武統臺灣就是不是登陸臺灣島?不是的,它要量力而行。

比如它要攻佔外島,比如它要定點清除,比如它要摧毀,就像以色列摧毀阿拉伯國家的軍事基地一樣的,它光摧毀它,它不上去,這些現象都存在的。比如說還有一個定點清除的事情,中共在三年時間內下決心建造五艘075兩棲攻擊艦,同時中共陸戰隊成立了兩個旅,一個是航空旅一個是特種作戰旅,這艦艇就是給陸戰旅用的。幹什麼用的?軍事。那程度上就是突襲用的,定點清除用的。就是說打臺灣,全面的登陸臺灣的可能性,中共要惦量惦量,這個風險太大,能不能成功,但是不排除它以其他的手段,反正是要動武,最終是動武。

主持人:但是它如果以其他的手段呢?現在外界有一種看法,認為說它這樣做的代價會非常大,覺得就是說中共它不會做。因為它如果這樣做的話,比如說如果真的,美國和西方國家對它進行封鎖、經濟上的制裁了或者什麼,它可能經濟上會受不住。就是它本身如果真的是去侵犯臺灣,它這個代價,您覺得它能不能承受得起?

姚誠:中共什麼時候怕過制裁啊?六四的時候全世界對它制裁,有用嗎?中國土地這麼大、人口這麼多它自成市場,它的市場它自己人能做。中國的很多老百姓現在給共產黨洗腦,洗到什麼程度?就說吃草都要支持政府打台灣。你在網上現在看到很多,還有一個什麼中學教師說打臺灣他要捐掉他半年的工資。對於打臺灣這個事情,國家統一的這個問題,中共把它放在最高的一個層次上面。

主持人:我們可以聽到聲音,沒關係您繼續講。但是姚誠先生如果這樣的話,就是說您覺得它不會因為擔心代價而不去這樣去動作。但是如果這樣的話,您覺得國際上應該怎麼做?因為中共作為一個專制的,那臺灣做一個民主的這樣一個地方,大家肯定是覺得說這個前景不能這樣下去。那中共難道沒有弱點嗎?臺灣沒有強項嗎?就是有什麼可以制約中共的因素呢?

姚誠:我剛才講中共打臺灣有很多的好處,最重要的一個好處就是臺灣打下來以後,它突破了第一島鏈,突破了以美國為首的各個國家對它的封鎖。當然這個利益是巨大的,不僅是政治上的,經濟上的。那麼你剛才講的是什麼,哪方面的?

主持人:就是說中共有沒有弱點?臺灣有沒有強項?

姚誠:中共的弱點很明顯,中共的弱點在於它的內部。我在這裡講解放軍不能打仗,這個論述我講過很多回,其實習近平現在對軍隊的指揮這個能力非常有限。據我所了解到的,習近平上臺以後在軍隊的反腐,上將抓了一大堆,其實軍隊對他不滿,特別是高級軍官。大家不想站隊,因為中國有一個慣例,鄧小平上臺以後清理毛澤東軍隊的代理人,江澤民清理鄧小平的,習近平清理江澤民的。那現在要跟江澤民站在一塊,哪天誰上來以後清理習近平的人,都受不了。所以現在中國的高級軍官在觀察,不會給你去賣面子。第二個話說回來,中國的軍人們大部分都是獨生子女。

主持人:打仗都不行。

姚誠:現在你從一點可比看出來,思想教育已經沒有用了。習近平前不久要給軍隊加工資,幅度達到40%,這證明了不再聽他的。這個是中共最大的弱點。

主持人:好的。謝謝您,姚誠先生。因為今天時間有限,我們因為直播所以只能到這裡。我們下次再繼續再分析啊!因為這個話題很大,抱歉!我們現在分析到這裡,非常感謝您今天給我們來談這個問題,我們下次繼續分析,謝謝。好的,觀眾朋友我們節目時間也到了,感謝您收看,下次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
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姚誠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